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24章 命案进展——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朱小勇进门,一边用纸巾擦手,一边笑道:“在后面挑了两条七八斤的草鱼,后厨热油泼鱼,香味扑鼻,叫人直流口水,侯市长带的是个好地方啊。

除了侯卫东,李云、邓铁军、贺广全站起来,沏茶拉凳子忙了一通,朱小勇虽然比侯卫东大两岁,但却比这三位还小上六、八、十来岁。

在官场习惯以官职排序列,体制中人也习以为常,朱小勇坦然坐在侯卫东身边,侯卫东笑呵呵道:“能对你的胃口,就不白我安排一回啊。”

大家配合着呵呵笑着。

侯卫东继续道:“老邓、贺局长都是公务繁忙之人,今天酒就免了,大家就算是年前小聚吧。”

贺广全有心和侯卫东、朱小勇两个年轻新贵,用酒加深感情,就热烈道:“侯市长、朱部长,过年要与民同乐吗。开一瓶怎么样。”

朱小勇组织部长管帽子习惯了,打趣道:“你贺局长正处级,要是民的话,级别最高的侯市长,顶多算个村长哦。”

侯卫东心情不错,这些人在茂云,都是左膀右臂。很现实的问题,侯卫东不培养自己的圈子,在茂云就玩不转。

“我在基层干的职务不少,就没干过村长,呵呵,村长也好市长也罢,上至总理工作内容,都是服务人民群众,人民安居乐业,就是职责所在,今天酒是不喝的。”

“邓局,安居乐业要看你的保障力量啊,今天有难处就说,是组织上的有朱部长,资金方面,贺局长现在就可以解决。”

在座的都是混出来的人精,侯卫东的官路仕途不用怎么思量,肯定是前程无量,侯卫东几句话,丝毫不带唱高调的意思,倒是浅显朴实,几位猜度着侯市长是有谋划的,坐着就有变成圆桌会议的意思了。

晏子平进来为侯卫东倒了茶,放了些湿巾,见侯卫东眼色示意了一下,听了几句,话题深沉,便在江湖聚包厢门口,回避闲人打扰。

邓铁军听了侯卫东的话,目光疑惑看了看侯卫东,见侯卫东环视一下,信任点了一下头,就知道在座是可靠之人,就吸了口气道:“春节茂云平安专项治理,市委市政府很支持,现在需要解决的是基层警力问题,我们局长办公会初步商讨出个草案,第一是市局行政警力159人,下沉充实到基层,二是招录新的警务人员150名,三是加强和武☆警力量的协调配合。”

“根据前段时间的摸底,除了人,缺的还有装备和经费,茂云各县区都是山路,越野警车配备太少,还有通信设备改造,警用器械设备也落后,初步缺口资金1500余万。”

朱小勇心道:老邓这是要借机,打造队伍啊,新招聘警力,历史清白,很快就能形成战斗力。行政力量下沉,必然涉及机构、人员的内部改革,要制衡市局班子其他成员的意见,邓铁军才能顺利洗牌。

贺广全心里更清楚:老板安排中午生活,是要解决公☆安局的疑难杂症,有人有枪有粮,老邓才能志在必得啊,1500万的资金,别说矿业开发市财政富裕,就是勒紧腰带我也要支持啊。

贺广全呵呵道:“以前公☆安局罚没款多,案子破的不多,票据账目混乱,入干股分红利不乱,资金自由由来已久,是李建林李主任做市委书记时,惯出来的毛病,公☆安局那就是独立王国,现在邓局配合财政局把财务规范起来,分管后勤的马长有副局长也很支持,财政结算中心人员已经驻公☆安局。”

“财政局是大管家,管不到位,出了小金库、挪用坐支问题,市政府面上也不好看,我向侯市长请示,再为公☆安局追加500万的经费,改善一下民☆警春节待遇,为专项活动提供福利。”

又对李云道:“公☆安局报告递上来,请李秘长呈侯市长批转。”

李云公事公办的点头应承。

侯卫东脸上笑意就浓起来,朱小勇暗道:卫东比我还精,看来火锅鱼不白吃啊,也严肃表态道:“邓局,你内部改革只有合乎政策,怎么做我都支持,方案在组织部报批一下,其他班子成员你要团结好啊,实在不好做的,我来谈心,组织上什么事直接找我得了。”

说着指了指侯卫东“侯市长忙的像总理,小事就不要麻烦他。”

邓铁军想不到,侯卫东在云州一个多月,人马运作如此了得,就是找市委书记段宜勇,解决都不能这么快,心里大爽,连道:“感谢各位领导支持啊,谢谢,谢谢。”

侯卫东沉着道:“邓局,大家做的都是云州的工作吗,要刚柔并济啊,人事改革毕竟要触动一些人,一些利益,祛病如抽丝,万万不可操之过急。”

侯卫东的好意邓铁军心领,心底却呵呵不止,这是最初青津打黑治矿时,邓铁军常建议侯卫东的话,现在反过来嘱咐他了。

邓铁军将门前茶一饮而尽,心底很振奋,加上上午收到市局西路新专案组的报告,还没有汇报,就报喜道:“侯市长,上午收到西岗专案组汇报。”

在座各位立马都聚精会神,看着邓铁军的黑脸。侯卫东也关注很久,知道里面肯定有猫腻。

邓铁军见大家都面无表情期待自己,抹了一把下巴。

“西路杜康命案和东阳县食品命案差不多,当事人属于被自杀,用毒灭的口,尸检查明毒剂成分为氰化物,嫌疑最大是西岗检察院主审杜刚,不过一月前命丧矿区,西路检察院、公☆安局现在又改口:杜康属于谋杀,刘刚是嫌疑人。”

“偏偏刘刚家中遗留笔记、复印案卷材料证实,刘刚本人也怀疑,杜康死的莫名其妙,刘刚遗留材料被家人复印很多,保全下来,涉及一些领导,将由市政法委杜东书记,另行汇报常委会研究,内幕颇为复杂。”

正直官员知道内幕太多,又不同流合污,作为隐患惨遭灭口,古今不绝。

冰与火,善于恶的对立是永不调和的。

茂云竟有如此歹毒阴谋者,在座官员也是经历颇多的人,都不寒而栗,都心道:涉及那些官员是谁,为什么如此毒辣,致人死地呢。

侯卫东印证了自己的揣测,仍不免惊心动魄,稳了稳心神:“老邓,春节也不要放松西岗案,还有强奸常琳的那个民☆警,你亲自提审,他配合的话,春节可以允许家人见一见,我不信一个警☆察,在北京如此低级,肯定也有其他黑手操控。“

“如果人手不够,可以向省厅借调些,廖凯厅长和耿徳彪总队都是表过态的。”

邓铁军站起来,坚定回道:“是,请侯市长放心。”

侯卫东也站起来,握住邓铁军的手严肃道:“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公☆安局的潜在变化,邓铁军官面上,没有办法汇报给侯卫东,有些事情拿到桌面上,只能说明自己驾驭大局能力不够。

侯卫东现在管的是一个市,事务繁杂,今天特意作此安排,为邓铁军解忧排难,也够理解支持老搭档了,邓铁军心情激动,中国历代有士为知己者死的传统,老邓也不免入俗。

西路新专案组是邓铁军亲自布置组成,直接对邓铁军负责。组长郭大可,是邓铁军在沙州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小老弟,两人一起在一线枪战过,有过命交情,后来郭大可任沙州刑☆侦支队三大队长,业务能力强,政治十分可靠。

因为郭大可茂云籍原因,和老婆两地分居多年,三年前调离了沙州,回茂云工作,仍在刑☆侦支队,却无意中成了邓铁军预埋的钉子,这是邓铁军没有从沙州带人的重要原因。

三十九岁的郭大可,到茂云被安排任茂云刑☆侦支队五大队副大队长,分管南浦区刑事,由于看不惯一些人和事,基本被边缘,整整沉默了3年。

如今受命老领导邓铁军,大展雄风,精心组建新西路专案组,挑了知根知底的六名干练民☆警,在市局,却回避了和邓铁军的私交。

郭大可当真了得,受命之后,除了邓铁军谁都不认。被刑侦副局长路长健和支队顾卫建狠批了几次,言下之意:郭大可有邓铁军撑腰,行动不听指挥,案情不汇报,不把刑☆侦支队领导放眼里。

郭大可当面什么也没有说,回去在刑☆侦五大队公室拍了桌子,瞪眼狠狠道:公☆安局是有纪律的地儿,谁敢胡来,都他妈的有枪,谁吊谁啊,老子忍好多年了。

为此主管刑☆侦的路长健副局长,和老邓掰了几次手腕,当面质问邓铁军:老邓,你还叫我怎么分管刑☆侦工作。

郭大可专案组组建起来也不易,刑☆侦支队不支持,就连调取西路案卷,专案组成员佩枪的小事情,都是邓铁军带人,亲自办理的。

这个典故,屁股干净的民☆警无不振奋,屁股有屎的难免半夜惊心,气候不对了,知趣的收敛收敛。有些不知趣的还想,侯卫东能干上几年,邓铁军还得滚蛋,茂云还是李建山、闻天强的天下,升官发财还得跟着闻局长啊。

朱小勇佩服侯卫东,当真是做实事谋大事的人啊,比起来自己历练还欠缺啊,却有意淡化严肃萧杀气氛,呵呵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吗?侯市长老邓,你们坐下来吗,放心,什么牛鬼蛇神,难不倒我们邓局老邓,今天在江湖聚谈谋杀,当真是江湖险恶啊。”

贺广全从闻天强被拿下,就彻底为张卫东魄力折服,真心要跟侯卫东大干一番,搏个副厅的前程。茂云老财政了,知道茂云不好搞,不就是李建山、闻天强弄得乌烟瘴气吗?今天见了听了,贺广全也感慨不已。

李云也感觉气氛太庄严,接话道:“江湖讲究快意恩仇,今天我们吃的鱼可是朱部长挑中的,不知道该怎么讲啊?”

几人看着朱小勇呵呵笑了起来。晏子平拦下火锅鱼多时,听里面笑语连连,就招呼服务员把底锅送了进来,一大盆鱼肉嫩滑,香味扑鼻,清油一层油汪汪透亮,白鱼肉红辣椒酸青菜野山椒,油炸的芝麻粒、奇香的大料散落汤中,几人被酒终日泡麻的胃,立刻活跃起来,口中生津。

没有酒就没有那么多礼节,几人一番风卷残云,已后背脊梁窝汗津津一片,侯卫东用湿巾拭了嘴角,几人留意到侯卫东停了筷子,立马也放下筷子,稍事休吃。

贺广全抹了一下油乎乎的嘴巴,道:“想不到,路边店竟做出如此美味鱼来。”

李云喝了口汤,回味悠长,也深有同感道:“可见乡村野店,也有美食佳肴啊,我在生产队插队工作时,常分草鱼,竟不知鱼可以做到如此口味。”

贺广全呵呵道:“李秘长,我驻村也分过鱼,不过是自己抓,男女老少争先恐后,跳进鱼塘里抓,生产队长老曹的闺女,不慎摸进我们驻村住的毛家的二小子的大裤衩里。毛家二小红着脸说:那是我的!老曹闺女吼道:什么你的我的!都是生产队里的!”

大家忍不住一场爆笑,侯卫东摆了摆手,示意继续,就起身去洗手间。朱小勇跟了出来,卫生间在后院,轻松后,两人信步走了起来。

鱼塘有几亩的样子,水面清波荡漾,鸭子嘎嘎不畏水寒,游来游去,怡然自得,鱼塘边还特意扎了几个茅庐,很有休闲农家的情趣。不是不远处高速服务区,很难和新时代联系在一起。

朱小勇貌似轻松实则有意道:“祝部长家在岭西郊区吗?年前我准备登一下门,今年在北京罗宁家,过春节,后天也就祭灶了,卫东替我安排安排啊。”

侯卫东呵呵道:“祝部长还要跟省委老板们,去北京拜访罗部长,你何不一起见了,乘机拜个年,套套近乎。”

朱小勇严肃道:“你别看我在企业呆久了,人性子野,可礼数我是懂得的,祝部长是我在省委的顶头上司,你是做过祝部长秘书的人,你要负责安排。”

侯卫东不再嘻哈,正色道:“祝部长要求很严,上次和沙州领导一起吃饭,特意交待春节不准登门送礼,你就给祝老爷子,准备两瓶有年头的茅台吧,我给你约个时间。”

朱小勇那里还真有1985年的茅台,呵呵道:“好,我等你通知,年前你来北京住两天吧,罗宁约好了侯佳佳和方红线,在北京购买年货游玩两天。”

侯卫东不敢贸然应允,毕竟年前还不是假期,市长还要应付事务,这几天侯卫东接连出席了,几个系统的表彰会,还有歌舞晚会应酬,都是要市长给面子的,忙得他筋疲力尽,还有很多慰问人物等着他呢。

“看情况吧,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大管家,茂云吃喝拉撒都要操心,段书记和我还要分工下去慰问,忙到什么时候不好确定啊。”正说着饭店前面喧闹沸腾,打骂喝喊一片,侯卫东皱起眉头,西路的遭遇出现在脑海。

二楼包厢几位隔窗看时,一帮黑色羽绒服的人,有的带着墨镜,均是五大三粗,满面凶光,手持棍棒或者跳刀。围定一个普桑,车上两个年轻人已经被拉了下来,一顿暴揍,两个年轻人哭爹叫娘喊着:还,我们还,别打了,老大。

邓铁军一看就明白是赌场放高利贷的,逮到欠款不还的了。韩明这次机灵,忙下楼找侯卫东,一看侯卫东和朱小勇不远不近的正观看,放下心运了运劲道,站在侯卫东前面。

见围起来人,一个光头抽着烟卷骂道:“都滚开,他妈的看什么,老子是放水的,这两个毛头赖老子的钱,有什么看头。”

一边指挥手下,叫两个小伙子写还款保证书,一个小伙子满脸沾污道:“老大,我借三万还不到一星期,也不能就十万吧。”

光头把烟卷摔在地上,给多嘴的小伙子两耳光,恶狠狠道:“他妈的,我们银座就是这个规矩,再一星期不还,老子就拿欠条,收你老爸的厂子。”

韩明跃跃欲试,看了侯卫东几眼道:“侯市长,我上去,这几个不是我的对手。”就要冲过去。侯卫东微摇了下头道:“治标不治本,抓几个几天就放了,解决不了什么。”

再看邓铁军已经站在后面,侯卫东深沉道:“邓局,任重道远啊,西路打民工,茂云放高利贷,都是我亲眼所见啊。”

邓铁军幽幽道:“茂云积压多少命案、抢劫强奸重案,像这样的治安案件上万件,更别提黄赌毒泛滥成灾了,我过来不到一个月,了解的黑恶团伙就有54个。”

贺广全知道茂云很黑很乱,现场还是刺激了他,在一边道:“邓局,明天你就递报告吧。”

在场几位在饭桌上刚议过,就被上了生动一课。眼见吃饭的打110的都没有,麻痹的各行其是,有个别还嘟囔:借高利贷,败家子活该。

邓铁军想通知市局出警,侯卫东道:“算了,我们几位为避嫌,才到郊区,除恶务尽,不在一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