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21章 华裕国贸——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回岭西市区路途中,各个交通岗交☆警,见到省委贵宾奥迪,一律庄严敬礼。。晏子平跟侯卫东时间长,不以为然。洪阳的秘书小柯也习惯如此阵势。韩明刚从警校毕业,都是给别人敬礼的份,如今真有了侯门深似海的感觉。

洪阳的秘书小柯在车里,打了沙州司机的电话,让司机立刻到岭西接洪书记,当然不是领导不会走几步路,不是领导不会使用大众交通,专车也是身份的必要体现形式,所以国内不少省市领导,倡导环保节能也好,还是出于节约公务用车费用也好,都那么秀了几下,以OVRE而终。这也是体制使然,公车改革说了多少年,公车配备还是越说越多起来。。

韩明、晏子平去岭西大酒店取过车,停车场上川西16888奥迪熠熠闪亮,前天到岭西市,车停到酒店后,晏子平曾示意韩明道:“韩明,把后车厢打开,换下车牌。”韩明在和老胡交接时,老胡特意交待,在什么场合换什么车牌,韩明暗道:自己怎么那么没有伶俐劲儿,还是在警校学的框框太多了啊,脑子呆板生锈。

赵东把侯卫东、洪阳的住宿和晚宴,安排在华裕国贸大酒店,这是个新建的101层五星级宾馆,元旦才开业,营业没有太久时间,华裕国贸在岭西高楼大厦中如鹤立鸡群,声名显赫。

大厦装饰宏伟瑰丽,古典大气而又不乏时代感之美,才接近傍晚,灯火已是靓丽辉煌,衣冠楚楚的政商名流,已经陆续登门。停车场宾馆服务人员制式服装整齐,导引着名车豪车,摆放的展览会一样。

这里是省委省政府接待中央领导和外宾的定点,是省委为了提升接待档次,由岭西国资委和国际知名酒店公司合资建造,有国际餐饮酒店管理公司运营,满足省委省政府高端接待的同时,也满足了岭西民间先富起来的群体。对洪阳、侯卫东的到来,赵东以奢华、隆重表达着心意。

洪阳和侯卫东在金碧辉煌的大厅,瞟了一眼住宿消费,一晚住宿标价二三千上至十几万,心里就有了高期望,果然四处所见,均皇宫一样的内饰,走道金箔贴墙,地毯厚实华丽,造型各异的雕塑,逼真的仿制世界名画,还是震撼了两人,难怪单单装修耗资数亿。

客房内更是富丽堂皇,侯卫东入住的是欧式风格,家具卫生洁具均是进口定制。侯卫东暗道:和郭兰、李冰在这里春风一度,情调倒是不俗,可这是省委定点,岭西达官贵人云集,也就和妻子张小佳有此可能,今年年夜大餐就定在此吧。

乘赵东和洪阳去选酒的时间,侯卫东一番洗漱,刚出卫生间,李晶的电话打了进来:“卫东,你今天回来了吗?”

侯卫东边擦头发边道:“刚回来,和朋友在华裕国贸,你的那个融资计划,周省长很看好啊,你可以放手运作。”

李晶心里很兴奋,有周昌全把过脉,加上自己精密实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口中却道:“我不是问你这个,想你就不可以打电话吗?”

侯卫东呵呵道:“李总日理万机,接你的电话荣幸之至,我随时欢迎,你不是那个了没两天,又想那个了吧。”

李晶甜蜜而又羞涩,啐道:“你说的是你自己吧,我有那么没有出息吗?我忙完就回美国了,到美国抓紧把房间整理好,再找个会做川菜的保姆,实言相告,今天我联系过伯母了,农历二十六两位老人回静海县老家,见见老亲戚看看老朋友,没有什么事情,二十七去美国,岭西这边安排吴总负责接送,美国那边我负责,你就放心吧。”

侯卫东几次要插嘴,都被李晶一句句的左计划右安排,堵了回去。李晶一停顿,忙道:“李晶,佳佳知道我爸妈去美国,我怎么解释,我爸妈在你那里过年,说不通啊。”

李晶没有儿子时候,和侯卫东在一起还超脱,现在有了儿子,维护儿子地位是第一位的,说话也有了态度道:“是伯母伯父同意的,佳佳愿意赴美考察,我也全程安排,你就说爸妈到美国散散心旅行旅行,难道还说是到枫林郡住我那里啊。”

说过李晶才意识有一句失言,语意含糊的“爸妈”,心里砰砰,又羞又臊道:“随意你怎么说,慧慧守着爷爷奶奶过了八个春节,我儿子六年也没有见过爷爷奶奶几面,你自己想吧。”

李晶电话挂了好一会儿,直到赵东打那个手机,侯卫东才回过神,暗道:该死卵朝上,不死万万年。

“卫东,我和洪书记在桃园轩,你抓紧下来啊。”

侯卫东连道:“好好,马上就到。”一边琢磨,桃园三结义啊,酒店设名有此一虑,赵东也正有此意。

桃园轩,装修的古色古香,一幅桃园国画长了一大半墙面,桃林芳菲,一行行草书狂放蛇形,添了儒雅气氛,侯卫东在这上面没有研究。洪阳正和孔东探讨在世几个书法大家。

侯卫东落了坐,赵东把话题转移到茂云,一副赞赏神情道:“卫东,茂云现在了不得啊,昨天我看一个内部通报,说:茂云公安转作风局长微服察警情,你任命的那个老邓,亲自抓了个酒后值班的派出所民☆警,当场把喝酒的干☆警领徽肩章都扯了。”

“最显著的是老弟你,视察茂云尾矿库图片,发在岭西报二版,报道内容很详实,你讲话也很有水平,钱书记看后,连讲了两个:不错不错。”

侯卫东谦虚的忙摆手:“过奖了,茂云尾矿库出事,就是惊天大事,祝部长特意交待过,不可小视,我敢不尽心尽力吗?再者老邓也是我老搭档,你们两位领导都知道底细,老邓给我做公☆安局长,可以省我多少心,不怕你们笑话,茂云命案两宗有二个月,专案组无所作为。”

洪阳做过沙州政法委书记,对邓铁军很了解:“老邓是个查案子可以不吃不睡的人,早他妈的该做局长了,可惜被些人阴了多年,要不是老弟你,老邓也就耽误了。”

赵东深有体会,自己本身就是险被某些人耽误的,咬牙道:“不是我们追逐高位,我们这些正直的上去,总好过那些庸官贪官在大位上,玩阴谋、耍权术、贪财色。”

赵东突然低声,一副恶心的神态道:“中纪委专案组通报的,那个陈副省长家里搜查11本存折共计312万,办公室保险柜里,除了有20万现金,竟然搜出若干避孕套、壮阳药和两本日记”。

“第一本日记上记载着陈雨录与情妇们的**史。上面记载着:127名情妇的简介,情爱次数、地点,感受,满意度,其中不乏公☆安厅的中层女干部,还有下面市局的漂亮民☆警。”

“陈雨录不亏是省公☆安厅长,做什么讲究个证据。第二本日记上专门保存“爱的物证”,100多位情妇的印毛粘在内页上,一个情妇占一页,做的如案卷般详尽工整。”

侯卫东、洪阳知道这是没有发布的消息,在服务员进来布菜斟满酒,大家都闭口不谈,神态自若,气度悠闲品着茶。

几个妙龄服务员鞠躬行礼,燕语莺声用普通话道:“请三位慢用。”退了出去。

三人都还思索陈雨录荒淫无耻,赵东严肃接着道:“我们党和政府的声誉威信,都败坏在这些王八蛋手上了,饱暖思淫欲,用权搂钱揽色,。”

洪阳见三人言谈气氛冷峻起来,就微笑道:“陈雨录的保险柜不够高级,轻易就取了出来,还敢放这些私密东西。南湾省的副省长被双规,家中一大保险柜,中纪委的人迟迟不能开。一个识货中纪委官员说:这是声控锁,密码多用八个字。”

“于是大家轮流猜试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芝麻开门芝麻开门;上天保佑 升官发财; 八仙过海 各显神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但保险柜均没有开!”

“无奈,押南湾副省长至保险柜前。他清清嗓子,用浓重的湖南话正色道:“清正廉洁,执政为民!”柜门应声而开,好家伙,金条、美金、人民币,装满一柜。”

洪阳拿着架势,学的惟妙惟肖,赵东和侯卫东都呵呵大笑起来。侯卫东打趣说道:“陈省长如也用有声控锁,密码应该是:为鸟奋斗 自强不息。”

三人呵呵捧腹一阵,赵东端起门前酒杯,诚挚道:“不说这些,贺洪阳兄、卫东升迁,我敬一杯。”

侯卫东、洪阳互看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都起了豪气,一饮而尽。

侯卫东觉酒味香醇、劲烈无比,细看修长的异国风情的酒身“MARTELL COGNAC L’OR ”,过去送出去不少洋酒礼品,侯卫东接触不少,懂得是金皇马爹利,至少7、8千的样子,看来孔东在省委确实地位超然,不得钱书记的信任,专职秘书哪来如此潇洒,消费的天马行空。

几圈洋酒下去,三人红润上脸,官场矜持暂放一边,赵东醺醺然道:“卫东好运气,一路攻营克寨,已是正厅,在座你年龄最小,级别最高啊,过了年三月茂云人大会,应该是熊常委前去指导,老弟在茂云稳稳干上一年市长,很轻易再上个台阶,35岁做到市委书记,在岭西就是全国也是难得。”

侯卫东深感困惑,祝部长只是私下流露过这样的意图,孔东说出来就不一样了,自己深知在茂云想稳稳一年,没有那么容易,昨夜邓铁军电话,整理公☆安局内部沉疴,就需时日,新组刑☆侦力量,已经进驻西路,摸底调查。

侯卫东沉吟道:“孔主任,市长一年转正市委书记,可是很少有如此惯例啊。”洪阳却想:朝中有人好做官啊,宁月就是一年之内,由市长做到市委书记的。周昌全、祝炎着意提拔侯卫东,硬是一年一个台阶,如此了得。

赵东自信的说道:“钱书记、乔志民副书记对你印象很好,寄予厚望,周省长祝部长更是青睐有加,有些不能说破,老弟好自为之,大有前途啊。”

侯卫东谦虚几句,暗道:段宜勇初做市委书记,做事稳重,凡事低调,虽刚性不足,无重大过失,实在想不出省委会轻易拿下,我是做好市长分内之事既可,还是莫管太宽。

由于赵东有去沙州打算,洪阳也不提沙州人事的事情,问道:“省委年前年后有什么调动没有?|”

“目前省委也就调整周省长分管的工作,很多职权分配给其他副省长的。省委还是新班子,乔书记刚来,祝部长才到位,人事问题估计要冻结一段时间吧。”

“对了,春节洪兄和卫东到省委要跑跑的话,乔副书记中纪委出身,自律很严,但礼多人不怪,不要面冷少了礼节。赵省长那里老领导了,惯例就可,钱书记那里我安排出时间给卫东,洪兄我就力不从心了。”

赵东说的都是肺腑之言,洪阳知道为侯卫东安排拜访,也是出于钱书记对卫东的欣赏,省委书记一般不怎么接见市长的。

兄弟情重,相互提携,气氛烘托的更加热烈,美酒佳肴之下,洪阳赵东醉意朦胧,身体微晃手拿酒杯道:“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再干一杯,初五到老哥我那里串门,你嫂子可是用心准备了的,一起打打牌,你们不许推辞。”

赵东有酒了的人,用力支撑着自己,保持应有的镇定道:“一定一定,我就安排初六,卫东排在初七吧,初八上班地市就开始忙了。”侯卫东酒量可以,思路还清晰道:“赵主任,该和嫂子和就和了吧,何必赌那一口气,你不心疼孩子啊。”

赵东在沙州官场不得意时,心绪压抑,夫妻不和,加上家务事烦乱,几次纷争,就和卫生厅工作的妻子赵红梅,冷战分居至今。如今赵东在省委得意,又临近年末,都在走亲访友,孔红梅心慌起来,就四处托友劝和,大家也是出于为赵东孩子着想,轮流规劝。

赵东也非铁石心肠,酒意上涌,也就不那么拿架子,叹道:“贤妻难觅啊,如果我混的一塌糊涂,孔红梅不知作何姿态,女人啊女人,一会打电话就回家,免得大家挂牵过不好节。”

侯卫东心道,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我自己家务还不是马上要四处冒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