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18章 海南谈心——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周昌全在三亚没有入住度假村、大酒店,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儿子周扬出资300万,在三亚椰岛风情给两位老人买了栋别墅,小区距离亚龙湾不远,绿化景色宜人,疗养休憩的天堂。

在客厅侯卫东看到阔别的周昌全,虽消瘦了一圈,眼睛炯炯有神,虎老不倒威,常务副省长风范依旧,忙上前一步,双手握着周昌全的手,恭谨道:“老领导,现在才来看你,心里很不安啊。”

晏子平将带来的珍贵虫草和野山参,交给忙碌的周夫人。周夫人是随周其昌见过大世面的,估量一下成色,这些礼品没有十几万,恐怕置办不来,也就是侯卫东,换了其他人,还真不能贸然就接。

周昌全亲切拉着侯卫东的手,一边示意洪阳大家坐,声音嘶哑些呵呵道:“我还不打算见马克思汇报工作,看我做什么,你们都刚做市长做书记,担子重了,工作做好,我脸上有光,比给我带什么都高兴。”

周夫人一边帮楚秘书取茶,一边拉家常道:“卫东,你来就行了,这么破费做什么,又不是外人。”

侯卫东道:“这是给阿姨您补补身子的,照顾周省长您日夜操劳,劳苦功高,一点小心意,说不上什么破费。”

洪阳心道:卫东老弟练达沉稳,毫不拘泥,难怪领导、领导夫人们都那么待见他。

侯卫东接过楚玉修递过来的茶,夸张着道:“老领导,春节我可是要带老婆孩子,全家过来拜年,来吃大餐啊。”

周昌全和夫人都呵呵大笑,对侯卫东一家他们素来都是自家人一样的。

洪阳见老领导很高兴,忙道:“周省长,还有沙州老部下,春节也要过来,我是先来打个前站,要喝您的好酒哦。”

周昌全越发高兴,亲切拍了拍侯卫东的肩膀呵呵道;“你们都来,你阿姨最喜欢慧慧了,你大周哥买的这房子有的是地方,大家就当度假。”

“现在全国到三亚过年的挺多,热闹的很,老婆子好酒好烟准备好,沙州老伙计可都是海量。”

傍晚时分,楚玉修、晏子平、韩明开车去了距三亚26公里的天涯海角风景区。侯卫东、洪阳陪着周昌全,在小区绿化景观区,转了转,回忆了一起在沙州工作的趣事。

洪阳给周昌全讲了宁月主政沙州的现状。洪阳提拔为分管组织三把手,有周昌全打招呼的因素,也和宁月的推荐有关。宁月和侯卫东私交很好,还有难言的情愫,心理上也接受了周昌全在沙州的嫡系,洪阳为首的周系人马,也很好配合着宁月市委书记的工作。

“宁书记带杨林市长到北京跑了几次,沙州火电厂项目落实到位,不久整合组建华电集团,宁书记有魄力啊。”洪阳很服气宁月的泼辣敢干。

周昌全皱起眉头,黑瘦的脸很严肃道:“宁月这个女娃娃,巾帼不让须眉,急于出政绩,手中又有可供调配的资源,就怕是镀金心理,沙州说到底,还是需要踏踏实实的干部啊。”

洪阳和侯卫东都沉默一会,现在干部谁还只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啊,有背景的,提前上位才是永恒的官场主题。

洪阳下了下决心,抛出一个需要咨询,周昌全的组织人事问题,当然没有回避铁杆兄弟侯卫东。

“周省长,宁书记年前想动动沙州人事,有三个和我通了气,步亮才常务副市长去政协,省发改委副主任鲁夫来沙州任常务副市长,市委秘书长黎明骏做组织部长。“周昌全人离开沙州,但沙州是其苦心经营出政绩的地方,还是很有发言权的,沉思一下道:“宁月目前没

有大动的打算,三个调动符合工作实际,鲁夫是岭西知名经济专家,做常务副市长有助沙州发展,宁月建议黎明骏做组织部长的话,你要把握好平衡啊。”

侯卫东听此言深有体会,自己和朱小勇关系非同一般,朱小勇背景极大,朱小勇组织部长成了侯卫东的铁杆,使侯卫东在茂云实际影响力,远大于市委书记段宜勇,特别是财政局老贺投奔侯卫东阵营,公☆安局被侯卫东安排上自己嫡系后老邓,各个直属局委,下辖县区,都感受到权力格局的微妙变化。

洪阳想到侯卫东和黎明骏相交多年,用话语点了点:“黎明骏也是组织部的老人了,宁书记的提议我也在考虑,还要尊重黎秘书长的意愿啊,卫东老弟你说是不是啊。”

侯卫东是聪明人,知道洪阳言下之意,黎明骏如果唯宁月马首是瞻,洪阳不会同意自己分管麾下,有如此反骨组织部长的。

其实黎明骏做上任市委书记的秘书长,又受新任市委书记宁月重用,工作勤勉,务实肯干外,也有黎明骏和侯卫东多年好友的因素,这是后来侯卫东在北京才知道的。

侯卫东呵呵道:“黎秘书长联系我的时候,我好好交流一下。”

话不挑明,都知道侯卫东要转达给黎明骏的信息:宁月提议黎明骏做组织部长,只要尊重洪阳副书记的平时组织意图,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洪阳又到:“黎明骏市委秘书长的位置恐怕有意的很多,省委祝部长多次给我招呼,要沙州市委给青津县委书记曾强机会。”

周昌全疑惑道:“青津是卫东的根据地啊,曾强是谁提上来的。”

侯卫东稳定一下情绪,道:“曾强是祝部长从东阳县带出来的干部,很有能力,也很有谋略的一个人,我去沙州水电局,还是这个老兄的筹划。”

周昌全、洪阳都揣摩到侯卫东话里有话。洪阳呵呵道:“卫东老弟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可见挖坑布局的人也不是一般人啊,你好歹也算周省长带出来的,呵呵,老哥我会为你留意这个曾书记,就怕祝部长那里不好交差。”

周昌全慈爱看着侯卫东呵呵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官场也是如此啊,卫东还是进步很多,到茂云工作怎么样。”

侯卫东不紧不慢道:“茂云封闭了这么多年,现在青龙山旅游景区开发初上轨道,还有南部新区、南浦城中村改造,环茂云一小时高速工程,将逐步开工,,茂云矿产资源开发今年整治规范,仅矿业开发,有两家民企做了上市计划,可见茂云大有可为。”

周昌全呵呵道:“卫东是胸有成竹啊,我看好茂云,过年第一站我就去茂云。”

“那我代表茂云四百万人马,欢迎老领导检阅茂云的工作。”

“茂云民企能上市的,我应该略知一二,是哪两家?”

侯卫东呵呵道:“张木山张总的飞达矿业,还有东晶集团。”

张木山是周昌全的老熟人,疑惑道:“我怎么没有听张木山说过?”

侯卫东道:“我这里有他们两家的方案,都要咨询您,我推不开,只好给老领导带来了。”

由于明天侯卫东、洪阳都要回去,周昌全道:“那晚上我书房里好好看看吧,支持他们,也是支持茂云矿业的整合,张木山在茂云投资,现在远远大于在沙州的投资啊。”

晚宴安排规格很高,海鲜宴席上,大家开怀痛饮,一瓶洋酒皇家礼炮,两瓶茅台下去。洪阳就被沙州的秘书和楚玉修一起送回了三亚大酒店。

在椰岛风情别墅二楼的书房,周昌全带上老花镜,把书灯调亮,靠在沙发里,认真看起二份上市计划。

侯卫东很久没有这样看到,周昌全审阅文件的样子,椰风带着大海的气息,一丝寒意滑过肌肤,侯卫东取过躺椅上的毛毯,轻轻放在周其昌的腿上。

周昌全心里很温暖,看了一眼侯卫东,取下眼镜道:“张木山的计划是专业包装上市的公司做的,千篇一律,没有什么新意。东晶集团的李晶倒是另辟蹊径,在澳大利亚设立境外资源开发公司并上市,开辟中国市场对接澳洲资源的道路,以自有矿山股权作抵押收购澳洲矿权,以东晶民营矿山企业控制澳洲资源,真是大手笔、大战略。”

“那么说,东晶集团很可以放手一搏,张木山的计划也算是套路稳妥可行。”

周昌全默默考量一会儿道:“应该是这样,东晶集团的李晶,我们以前见过,是个很实干的漂亮女子,她对你很信任啊。”

“这个计划很可能会成就东晶集团,成长为跨国资源巨头公司,如此高机密的商业计划书,交付给你,卫东你和东晶到底有无关联。”

侯卫东有些紧张,周昌全宦海多年,人情练达,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看出马脚,忙道:“李晶和我在东海产业集聚区就有过合作,也是多年老朋友,此次她知道我海南之行,托我只是请教您,毕竟对于她这是实施资源发展战略重要的一步。”

周昌全点了点头又道:“对于飞达矿业本身,上市倒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但以我的了解,张木山是杀伐决断成为习惯的人,为人很强势,做股份公司就有大股东参与进来,到时很容易意见相左,会有隐患,但这是上市题外的事情,你就不要转达什么。”

周昌全预言成真,后来飞达矿业兼并了永悦矿业,永悦矿业老总谢晓,为股权,为投资策略,为引入外资,为稀释大股东张木山股份,与张木山争斗不休,错失飞达发展良机,当然这是后话。

谈完这些,周昌全突然问侯卫东:“卫东,许多人在传你要取而代之段宜勇,你要低调啊。”

侯卫东明白周昌全肯定听到些什么,不由暗吸一口气辩解道:“老领导,我会注意自己的工作方法。”

周昌全知道侯卫东不会不按照规则出牌,段宜勇虽然平庸,毕竟是省委任命的市委书记,代市长风头压过一把手书记,意味就要必有一人人出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