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16章 东晶总部——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宾馆,隶属于岭西省委省政府,是老牌的五星级酒店。索菲特大酒店隶属于岭西省会市委市政府,标榜岭西改革开放的成果,档次更突出更辉煌壮丽些。此时对于侯卫东,和入住索菲特大酒店的最大的区别,就是岭西宾馆距离东冰集团,步行也就7、8分钟的样子。

侯卫东下了车悠闲踱步而去,晏子平、韩明行着注目礼看着远去的老板,韩明碰了碰腰间的枪支,有点犯难,民用飞机不许持枪,刑☆警也不例外,看来明天一早要到省厅刑☆警队存抢了。

东晶集团总部大楼,前身是宜州地委驻岭西的办事处,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中,宜州办事处大楼衰败下来。在宜州挂牌出售时,李晶看上了宜州办事处所占的黄金地段,毅然斥资5500万买下败絮其外的大楼,又投入1500万,从里到外重金打造、装饰一新,后有人出资两个亿回购,李晶淡然一笑,心道:不出五年,岭西市顺应全国房地产价格飙升,升值空间会更为可观。

大楼楼顶“东晶集团”硕大的四个字霓虹闪烁,顶部三层是东晶集团的办公写字楼,有两部专用直达电梯。

总部直达电梯楼下的值班室保安,看着一个黑色风衣男,身体挺拔,气势不凡,目不斜视走了进去。按照惯例,不是集团员工,来访客人必须接受登记,何况国外的董事长驾临总部又是晚上十点时分。不过霞姐陪李总上来时,特意交待今晚来访不登记,保安又把眼睛转移到电视上。

顶层直达电梯是李晶专用的,说来都是为了方便张卫东,李晶侯卫东现在不比以前,侯卫东政府要员公务繁忙,李晶运营集团事务繁杂,还要照顾美国的爱子小晶东。可惜了价值近百万的进口电梯,一年如同闲置。

侯卫东轻敲了欧式红铜防盗门,李晶从门口处的电子显示屏,看着侯卫东在低头看手表,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笑呵呵甜蜜起来。

打开门,李晶一袭睡衣朦胧,玉体若隐若现,两人紧紧相拥。伴随着一股典雅的香水味,侯卫东温玉在怀,心潮澎湃,欲望如海浪般汹涌而至。

李晶转了一下身,光着脚把门蹬闭,一边紧紧拥抱和侯卫东深吻着,侯卫东不知道法式香吻是什么,在李晶激情如火面前,有些窒息。

室温早调的恰到好处。侯卫东招架不了热吻,就换自己拿手的重头大戏,刚泡过温泉,也省去了洗澡的时间,几把将丰盈如玉的李冰,一丝不挂摆在沙发上,一边解脱着自己衣服的束缚。

李晶享受着心爱的人带给自己的快感,情不自禁的呻呤着,动情处的高分贝,又刺激侯卫东更加勇猛,李晶平时典雅的女神一样,此时却性感妖媚,积压的情欲如滔滔江水,两人从沙发到地毯,从地毯到卧室,当侯卫东低吼一声、猛力冲锋时,李晶更肆意的配合着、啊啊不已,紧紧把张卫东箍在自己身上。

风平浪静,李晶温柔靠在侯卫东怀里,道:“老公,你太棒了。”

距离产生了美丽,时间产生了激情。每次离别再重逢,两人都能淋漓尽致,一起飞入云端。

闲聊几句,侯卫东道:“明天还要飞海南,年前年后的应酬就叫我头疼,很难抽出时间啊。”

李晶理解侯卫东第一次做一把手市长,应酬必定大增,还是不满的嘟起嘴:“你偏心吧,儿子都六岁了,为你避嫌,一直养在美国,今年春节你不去美国,我就把孩子带回晶西,对我可以不放在心上,但儿子必须和你家慧慧一样分量。”

侯卫东暗暗道:自己的风流罪过,自己应得的抱怨。

侯卫东思量如何转换话题,蓦然想到,不急不缓道:“张木山有大手笔了,准备搞飞达矿业上市,想叫我帮忙,问问周省长的口气呢。”

李晶还在为春节一家团圆难料,气愤不平,给侯卫东一个雪白的裸背,一听此言,商人本性,还是立马转过身。

“国内还是国外,别和我们东晶集团撞车。“侯卫东惊异道:“难道你也要搞上市。“

李晶嗔怪侯卫东的惊讶,道:“放心,我的侯市长,我不为难你,我准备在澳大利亚上市,这是来自美国邻居李蓉蓉教授写的计划书,是我们探讨好久做的,是俩个优秀女人设计的融资新模式,很保密的,你也帮我问问周省长的观点。”

说着光着身下床在隔壁书房,取过来一份计划书。

侯卫东知道李晶的才华、李蓉蓉很有背景还是教授,也不敢小觑了,加亮床头壁灯,细细翻看。

“东冰矿业融资计划”

“东晶矿业拥有岭西省的沙州、茂云市15个探矿权、6个采矿权,控制了包括煤矿、金矿、铅锌矿、生铁矿等在内的约22亿吨矿产储备。

“尽管以东晶集团目前的开采能力,其储备足够开发几十年,但在资源日益枯竭的今天,特别是国内对铁矿石进口的巨大依赖,走出去控股海外矿山是东晶的必由之路。”

“东晶集团可以规划:先在澳大利亚收购一部分矿山,用矿权组建公众公司,公众公司在澳大利亚证券市场上市,不断通过抵押已有矿权收购新矿权。一旦时机成熟,再转移到海外进行开发,将开采出的矿石运回国内销售。”

“首先用国内已有矿山股权作抵押,在中国银行澳洲分行的支持下收购澳洲矿山,再以新矿山股权为抵押,寻觅其他矿山,这样就以滚雪球的方式不断增加了控股矿山的数量。”

这是比张木山更为野心勃勃的上市融资计划,更富有挑战性和曲折性的计划。

侯卫东佩服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比起张木山圈钱之举,李晶走的是跨国控股集团的光明大道,志当存高远。

李晶兴奋道:“我们国内钢铁厂对铁矿石的疯狂需求,我早留意了,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开发我在美国也咨询过,无奈资本匮乏,和李蓉蓉闲聊,她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不过她在政策上更细致。”

侯卫东疑惑道:“资金匮乏,那东晶集团为什么不直接做钢铁冶炼,新兴的民企涉足钢铁业的,效益都很好。”

李晶为侯卫东拉了一下被子,自己也靠了靠侯卫东,道:“我还是跟你学的,只看好资源行业,现在东晶集团是以煤矿、金矿为主,都是在你以前资源基业上,发展起来的,我和你合作时起家的房地产和路桥,现在都成副业了。”

“冶炼是重消耗重污染行业,对能源损耗很大。铁矿石话语权在巴西、澳大利亚几大公司手中,铁矿石开发始终在钢铁行业利润中拿大头,国内的国有、民营钢企,利润总量也不足以三大巨头的一家。你说我做铁矿石还是做钢铁冶炼。”

侯卫东看看侃侃而论的李晶,一丝不挂睡在身边,也是企业家风范十足,这个融入美国商界,事业做成航空母舰的巨无霸后,还会和自己一如既往吗?

李晶心细如发、体贴入微,拧了一下侯卫东的上臂,道:“放心,做的再大,股份少不了你儿子的,就是我如此执着事业,还不是想给小晶东,打造个商业帝国吗?”

侯卫东想着远在大洋彼岸的儿子,道:“自古贫家出伟男,切不可溺爱啊。”李晶幸福的偎依着,突然拿过来自己商务笔记本电脑,打开了儿子的电子相册。

照片里的小晶东,赫然是侯卫东小时候的摸样,和美国各种肤色的小朋友,一起打棒球。

“我已经安排总部的人,预定春节机票,邀请伯父伯母,赴美旅游考察,你可不许阻挡。”

侯卫东想李晶应该得到了父母允诺,长叹一口气,看着屋顶道:“我只有顺其自然啊。”

李晶嗔道:“别那么可怜,要不是担心影响你,我们晶东也不至于那么委屈,经常交给保姆,你以为我飞来飞去的放心啊。”又温柔道:“老公,好想定居一个美丽的岛国,有你有儿子,有花园有牧场,一起享受人生。”李晶小女人情怀梦想着,侯卫东思绪被拉的很远很远,不时想着张小佳、郭兰的身影。

第二天,李晶把融资计划书给了侯卫东一份,叫他请教周省长,该计划实战中的可操作性,周其昌是主管的省领导,政策把握到位,堪称专家水准。

侯卫东心道带着两个上市计划意见征询,我那里有半点探望的样子,倒像是中介上门呢。

虽然晏子平知道海南一行,只是个短暂的拜访,还是很开心的和韩明,为侯卫东做了充分的准备,包括衣物,还有张木山送的人参虫草,按照侯卫东的吩咐,分出来了一半。又特意多支取出了些现金。

侯卫东特意换上,郭兰为自己买的那套西装,毕竟见领导着装庄重些,才显得尊重。

在机场候机大厅,韩明悄悄问晏子平:“晏主任,咱们在海南有车开没有哦。”

晏子平不时留意着侯卫东的举动,低声道:“有的,张市长有部私车,被周省长带到海南,可以好好跑跑转转。”

侯卫东背手而立,看着大厅的乘机须知,凭借省市领导身份,自己可以走贵宾专用通道的,侯卫东现在去海南,宁可低调一些。

一个女人手拉拉杆旅行包,肩挎LV女包,长发飘飘,妩媚俊俏,别样素雅,气质如兰。侯卫东仿佛定住,呼吸也停了下来,唯恐一动,眼前一切如幻觉一般消失。

飘然而至的正是郭兰,只是走的更近些时,侯卫东才留意到,郭兰身边还有两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士,面目俊秀,风度翩翩,带着金丝眼镜,气质儒雅,一副老总派头。

和郭兰并行,郎才女貌,很是相当。再一个更年轻些的小伙子,也是有修养的做派,拉着行李,一副南方人精明的样子,应该是那个男士的秘书。

郭兰想不到会偶遇侯卫东,侯卫东突现面前,是惊喜,是激动,是渴望,是幽怨,一起在胸前纠缠。

还算是侯卫东修炼的有些火候,大方的打招呼:“郭部长,好巧好巧啊,你这是去?”

郭兰把持住自己沸腾的情绪,微笑道:“侯市长,你好,我和林总结伴去上海,你怎么没有走贵宾通道啊。”

侯卫东呵呵道:“我是私人出行,不敢擅动公权啊。”

身后晏子平谦恭笑道:“郭部长好。”郭兰点头示意。

韩明惊讶美丽女人怎么还是部长,晏子平才给一边的韩明道:“这是沙州大学的组织部郭部长,和侯市长同事多年。”

郭兰已经开始介绍:“林总,这是我们岭西省最年轻的正厅级领导,茂云市长张卫东。”

“侯市长,这位是宁波忆江南服饰公司的林总林羽凡,台湾商界的青年才俊。”

虽然发展领域不同,彼此还是都为对方的年轻有为,暗暗佩服,林羽凡在大陆经商发展多年,懂得三十出头的正厅意味着什么,早晚是省部级行列的领导,心中暗有结纳之意。

侯卫东和林羽凡友好握了手,微笑道:“林总,欢迎到岭西啊,我们内陆城市改革开放的成就,台商同胞功不可没啊。”官场语言已经融进侯卫东语言体系,举手投足,言谈举止,都有无形法度。

林羽凡倒是很习惯如此做派,微笑着看了看一边,空谷幽兰般的郭兰道:“今天和侯市长,一见如故,鄙人幸甚幸甚。郭兰,我在岭西有投资意向,我们共同在岭西建忆江南分厂如何?”

不知道侯卫东男人是不是,出于天性的防御心理,侯卫东总感到林羽凡眼神中,有些异样的东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