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13章 视察风云——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晏子平是侯卫东带过来的秘书,茂云上了副厅级别的官员,多数知道这个文质彬彬,谨慎内敛的年轻人,跟随侯卫东转战岭西官场多年,堪称侯卫东心腹嫡系。包括副市长们,谁也没有小觑了这个把头发、皮鞋经常摸得锃亮的人物。

上午八点一上班,晏子平接到侯卫东召开市长碰头会的通知,马上按照副市长排名先后逐次上门,通知了副市长们。这是侯卫东特意交待的,电话通知虽然简单,但是晏子平,作为市长专职秘书,亲自上门,却很好表达了侯卫东谦虚、尊重的作风。

果然接到通知不久的副市长们,拿着水杯,香烟,满面春风来到侯卫东办公室。李云秘书长坐在靠近门口位置,准备着会议记录。

侯卫东戒了烟,但却不能叫同志们都学他,客气摆手谢绝了甘霖递过来的香烟。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吴春萍年龄五十二岁,心直口快,着装光鲜,大红的上衣,烫着卷发,说话毫不客气道:“老甘,你个老烟枪,毒害我们这么多年,现在还想放烟,毒害侯市长啊,就不能向领导学学戒了。”

甘霖副市长和吴春萍斗口习惯了,尴尬放下手中香烟,呵呵讪笑着:“我说吴市长,你给我扣的帽子也太大了,我敢毒害侯市长吗,你家老郑也是大烟枪,也没有见把你给毒害成什么样,我看你反而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滋润了哦。”

大家呵呵笑了一通,晏子平倒了茶,退回秘书办。大家严肃起来,眼光看着侯卫东。

市长气势宏大的办公桌将侯卫东和副市长们距离拉开,这是官场等级决定的,大家年龄都比张卫东大好多,没有人感觉侯卫东失礼,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反而如果侯卫东过于礼让,非要和大家平起平坐,倒是反常,不是侯卫东对自己不自信,就是侯卫东做人虚伪。

侯卫东当然知道大家的心理,要想把工作做好,就是融入。不是大家融入自己,就是自己融入大家。

侯卫东端坐品了口茶:“年底大家工作都不轻松,各项评比、表彰会议,议程安排很满。今天我们开个碰头会,将各自手中的工作,一起梳理一下,要保证我们市政府各项工作,有条理有步骤有保障,谁分管谁负责,务必要让全市干部群众过个祥和满意的春节。”

副市长们一听,一个个心道:这是通气会,说白了,春节期间,谁分管的出了事,打谁的屁股。

分管工交口、文教卫口、财政金融口等各个口的副市长们都是历年老手,很不在意,会后布置检查就可以过关。分管**、综合治理、消防、国土房屋资源、矿山安全的甘霖就有些紧张,春节安全他是首当其冲,过年人家欢天喜地,他是四处乱跑,就怕出漏子摘乌纱。就忙道:“侯市长,我分管的摊子,最容易出事,以前我也提过,我的分工能不能调出一些。”

侯卫东思考着,还没有接腔,吴春萍口快就道:“老甘,侯市长刚到不久,你撂挑子算支持工作的态度吗?”

常务副市长刘天明,却很体谅甘霖的处境道:“侯市长,甘市长分管的确实管理难度大,是不是将消防、综合治理分出来,甘市长可以把精力放在矿山安全、资源的检查上,也是利于工作的,毕竟茂云发展离不开矿山开发,矿山无小事啊。

侯卫东知道刘天明说的很有道理,甘霖分管两个副市长的工作,综治和消防按照惯例是兼公☆安局长的副市长分管的,可现在邓铁军远不够这个规格。

侯卫东灵机一动说道:“刘市长,可不可以这样,公☆安局准备安排个春节专项打黑活动,市委市政府可以成立个平安茂云指挥部,甘市长这块工作,暂时一起交给指挥部,李秘书长出个方案,我给市委段书记,政法委杜书记研究一下。”

甘霖很高兴侯卫东分解自己的压力,连声说好,呵呵道:“侯市长,你可是体恤部下哦。”

副市长们看着老甘有些谄媚,但也为侯卫东有所担当心服。将各自责任、检查程序明确后,副市长各自布属下检查督导而去。

侯卫东叫住笑呵呵,准备出去抽烟的甘霖,道:“甘市长,今天上午我们两个去一趟西路,看看矿区,你通知国房局和安监局的同志,九点半到市政府**。”

甘霖对侯卫东现在看法很高了,陪侯市长视察是好事啊,立刻安排去了。

侯卫东对还在办公室等候的李云道:“李秘长,安排一下车辆,你也一起去。”

看了一下手表侯卫东道:“现在通知西路县委县政府。”
侯卫东本想到西路县,不同下面领导打招呼,担心让人觉得自己有故意找茬儿的意思,再说不通知西路领导,会破坏规则,不界迎的话,到时难堪不说,让其他习惯界迎的领导怎么办,有时候破坏潜规则,受伤的往往是自己。但没有想到的时,尽管考虑到了,西路县接待市长还是措手不及,出了事端。

李云回到秘书长办公室,安排市政府车辆和随行人员,市委市政府每天都有值班警车、民☆警。谁知道今天没有,李云电话直接打到邓铁军那里:“邓局长,我是市政府李云,侯市长视察西路,调两部警车可以吗。”邓铁军呵呵道:“李秘长,不好意思啊,今天全局按照条例整顿,全部车辆局里正登记,既然侯市长视察,你安排韩明来挑车吧。”

韩明是侯卫东二号车的新任司机,精干的小伙子,在茂云还没有人知道他刑☆警的身份,李云还不知道他的号码,叫晏子平通知韩明到公☆安局挑车。

接到通知韩明就知道是邓局的特意安排。果不其然,在刑☆警队小会议室改造的办公室里,邓铁军神秘的关了办公室的门。

从抽屉里取出一把崭新的五四制式手枪和几个弹夹。由于杀伤力大,**普及后,五四已经淘汰。

邓铁军看着韩明在领枪表上签名后,道:“小韩,今天到西路注意多观察,西路命案背景很深,一定保护侯市长安全,枪支也要管理好。”

韩明干净利落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在整齐的警车里,挑了一辆崭新的帕萨特和一辆九成新的越野,回市政府已经是九点二十五分,市国土局安监局的人等的很着急了,陪同新市长视察,是件体面的事情,也是展现自己,为提拔预埋脚步的时机。

侯卫东习惯了这种出行的规格,体制决定了的,自己不顺其自然,只能被当作异类。
考斯特里,甘霖副市长坐在侯卫东身边,讲起西路矿业发展的昨天和今天,国房局局长王同立和安监局局长延书国,探着身子,不是点头称是,神态恭谨。心里都道:侯卫东三十出头做了市长,爬的也太快了,做秘书出身真是升官快的不二法门啊。

警车开道,一路快速无比,一个小时后进入西路县界,县界标志是五彩拱门,西路县委书记韩泰和县长高风梧,带领四大班子在此等候多时了。

握手寒暄后,韩泰和高风梧跟着张卫东上了考斯特,车队在西岗警车牛气哄哄的带领下,进入矿区。远山起伏,山头苍翠,路边靠着一辆辆重车,警车在宣告着重要领导的到临。

尾矿库是矿山企业最大的环境保护工程项目。可以防止尾矿向江、河、湖、海等处任意排放。一个矿山的选矿厂只要有尾矿产生,就必须建有尾矿库。所以说尾矿库是矿山选矿厂生产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侯卫东进入矿区留意着尾矿库的分布,在“东晶矿业”大字喷写的库区里,侯卫东带领领导一行进入现场。

一早接到通知的东晶矿业吴总和飞达集团的黄总,迎接过来道:“侯市长,各级领导。欢迎视察东晶矿业。”

老吴头戴安全帽,一身东冰集团的制式工装,带着眼睛,一副企业技术骨干模样,侯卫东知道是李晶的心腹老总吴兴,吴兴道东晶集团是侯卫东退到幕后的事情,所以吴兴并不知道这个侯市长和东晶的渊源。

老吴侃侃而谈汇报着:“侯市长,尾矿库的基建投资一般约占矿山建设总投资的10%以上,占选矿厂投资的20%左右,有的几乎接近甚至超过选矿厂投资。尾矿设施的运行成本也较高,有些矿山尾矿设施运行成本占选矿厂生产成本的30%以上。”

飞达集团黄总知道侯卫东和老板张木山关系很好,接腔道:“为了减少运行费,有些矿山的选矿厂厂址取决于尾矿库的位置。这也是小矿肆意污染环境的根源,祝部长在茂云时期,查封了小矿运营,现在矿区环境好了许多。”

侯卫东看茂云电视台的几架机器对好自己,意识到讲话要有些水平才好,最好切准上层有些前瞻性,想到昨晚李晶所讲国务院《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有了底气挺了挺腰道:“茂云经济的腾飞,离不开矿业资源的开发,但在开发上,市委市政府历来主张贯彻科学发展观,要注重对生态资源的保护,保持茂云的可持续发展。”

“尾矿库的安全更是市政府今年治理的重中之重,由市和县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实施统一监督监督。坚决杜绝因为天灾人祸有可能引发的突发公共事件,未雨绸缪,做好应对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发案。”

这次视察讲话,第二天上了茂云市台、市报头条,但这也不算什么,毕竟侯卫东是一把手市长,想不到第三天上了省台省报。更想不到1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而这些都被省委主要领导看在眼里,这当然是后话。

由于不是洪水季节,一番视察,没有发现有危库、险库,侯卫东特意交待甘霖副市长、安监局局长延书国、西岗县委书记韩泰和县长高风梧。甚至放了狠话:过年后,洪水季节来临之前,务必采取措施,排除潜在险情,引发事故,绝不姑息。

接近中午时分,县委书记韩泰和县长高风梧,竭力邀请侯卫东回城就餐,侯卫东看看茂云方面,已是人困马乏,就笑道:“那就麻烦西路的同志了,有言在先,不准上酒。”

李晶早得到老吴通知,侯卫东一行顺利完成对几个大的尾矿库的视察,和张总联系了,约好还是晚上在岭西索菲特大酒店宴请侯卫东。

刚上了考斯特,侯卫东就接到张木山的电话:“侯市长,欢迎你视察我们的矿业公司啊,你到底还是不放心我和李总的尾矿库啊。”

手机里张木山哈哈笑声很有感染力,就像在身边一样。侯卫东也呵呵道:“例行工作而已,张总的企业做的很有章法啊。”

“老弟,晚上我和东晶李总,在岭西索菲特恭候你大驾,你今天鞍马劳顿,晚宴后再泡泡温泉,给不给老哥我面子啊?”

侯卫东仕途发展,多有张木山相助,张木山本身还是岭西省政协常委,不敢托大,道:“那我只有听候张总安排了啊。”

挂了电话,路过前天见到打杀民工的小矿,仍是人来车往,一副繁忙景象,县长高风梧刻意的扭过去头,侯卫东现在也懒得问,邓铁军应该接到详查的批复报告,什么底细早晚都会知道。

一路上大家讨论着侯卫东的指示,虽然只是几句话,大家居然探讨出来一个治理矿山的系统工程,这就是官场体制的魔力,侯卫东有些飘飘然,但也有些苦恼,过去皇帝是金口玉言,惜字如金,现在自己说话也不得不越说越慢,不敢随意多说了,一不留神的一句话,下面的人就要拿鸡毛做令箭,去忙个天昏地暗在西岗宾馆小招待所,书记韩泰和高风梧招呼着茂云领导,忙的不亦乐乎。在侯卫东刚走出来之时,西路二位领导正准备给侯卫东安排午休,两位可以谈话汇报,乘机靠近领导。

一个佝偻的女人,满脸的惶恐沧桑,从穿戴上还是看的出来,是有一定素养的女人,突然从怀里拿出一张白纸,上书斗大的冤字,猛的扑向侯卫东,唬的新任司机韩明,立马挡在侯卫东面前,一个漂亮的擒拿手法,将其双臂反剪制住。佝偻女子嚎啕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声音,迅速聚集了茂云、西路的干部围了过来。

侯卫东面色冰冷,高风梧脸色苍白忙解释道:“这是原县国房局长杜康的妻子,从北京回来就神志不清。

”心里在恼怒着:怎么这么不捡时候,他妈的,信方局做什么吃的,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侯卫东瞬间明白过来,省委乔志民副书记特意交待自己春节探望,想不到常琳已是如此可怜地步,摆手挥开了韩明。

侯卫东打量着常琳,这个女人在自己还没有上任时,特意跑到岭西家里伸冤,那时虽是仇大恨深,身材还算丰满面目也姣好,经历北京上方遭遇的耻辱,已是油灯熬枯一般,同情道:“常琳同志,我是侯卫东,你受委屈了

常琳多次喊冤,上方无门,遭受一番耻辱后,更是人不人鬼不鬼,被视为女疯子,从没有一个领导听其半句,侯卫东一句话,满腹愤懑不知从何说起,哽咽道:“侯市长,我家杜康死的好冤啊,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说着猛跪倒在侯卫东面前,抱着侯卫东的双腿嚎啕大哭。

侯卫东也算是经历丰富的人,如此场面,心里被激的同情、激愤、怜悯、内疚交织一起,鼻腔里酸涩不已,眼中潮湿。

中国的老百姓历来有青天情结,可是青天也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做些实事,侯卫东不能凭一时义愤,代表官方贸然表态,行事要有程序有策略,更要讲证据。

1959年庐山会议时,各地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已经荒唐透顶,浮夸之风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有些地方开始饿死人了。与会者中谁人不知?

可是,绝大多数与会者非但视而不见,相反却大唱赞歌。唯独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当众为珉主持正义,把真相实情说出来,结果被划成彭黄张周反当集团,受尽屈辱,含恨而死。

既然连国防部长都不能为伸张正义,而幸免于难,至于普通官员,乱表态的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说,乱表态无异于引火烧身,是最愚蠢的行为。

侯卫东俯下身要搀扶常琳,晏子平忙过来扶起常琳,侯卫东转过身看着围观的干部,严厉着道:“同志们散开吧,韩书记你接待一下常琳同志,一些实际困难能解决的,县委出面解决一下。明天你向段书记专门汇报。”

“常琳同志,你要相信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韩泰已经从震惊中醒悟过来,他是祝部长的嫡系,对侯卫东是很愿意靠拢的,何况自己的屁股还算干净,心里没有什么可慌乱的。连忙应承着。

倒是高风梧是原市委书记李建山提拔的,和李建山、闻天强有利益勾结,很担心和常琳面对面,谈话安排给韩泰,求之不得。

带着喜忧参半的心情,侯卫东回程茂云。韩泰和高风梧大眼瞪小眼一番,同叹了一口气,今天两人在侯市长面前,打起精神做的好印象,都打水漂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