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12章 夜长情也长——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夜已深,茂云宾馆山岗上的二号楼上,侯卫东气定神闲,品着紫云山茶,赏着院落里小桥流水,路灯下竹影摇曳,沙沙作响。

无情未必真丈夫,多情未必非豪杰,心底流出一首诗: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绵绵情意涌上侯卫东心头。

佳佳和官太太们麻将生活成为惯例后,虽不是“七年之痒”的借口,但很久以来,思念郭兰,成了侯卫东柔情的主题,春节不陪陪如玉佳人、怎么忍红颜知己一人孤独寂寥,上海的良辰美景、缺少新农历年的情意缠绵,道是有情也无情了,但春节应酬连连,自己如何抽身赴上海。

还有大洋彼岸的李冰,带着自己的儿子,只身异国他乡,春节即使回来,也不能尽情和自己团圆天伦,如何面对,对李晶的不仁,还有对儿子的不慈啊。

母亲身体康复,急切期盼看看张氏血脉,不了却母亲心病,如何承受自己的不孝。

无情、不仁、不慈、不孝,当真了得,一声长叹,侯卫东已是忘我境界、遐思无限。

卧室手机铃音响起,是仅和李晶郭兰联系的手机,侯卫东心怦怦然,一看是岭西市座机号码,李晶的声音传来:“卫东,我是晶,你在哪呢?”

李晶的声音温柔而又风情万千,已经不带一点点沙州土话的声调。如今的李晶气质尊贵,俨然进入当今贵族阶层,这个阶层不管你是否愿意接受,都客观存在着。

这个阶层一般有着外籍华人的身份,在国内一省或一区,或在一个产业,拥有巨大财富的力量,与省部级别领导做着朋友,地市领导视为上宾,影响着地域经济的发展。。

权贵阶层与既得利益集团制定着权力与金钱的分配规则,从某种意义来说,李晶的成就丝毫不弱于侯卫东的成就。

不管两人到底是谁成就了谁,一个共同的儿子,一个心理生理只为侯卫东敞开的女人,一个难以割舍李晶情与欲的男人,都已是两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基础。

“李晶,我在茂云,你在岭西吗,这么晚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电话里李晶娇笑着,在心爱男人面前,女强人也有发嗲的一面:“我在岭西东晶集团总部,年底回来理理财务,发发红包。我倒想早些打给你,可你侯大市长方便吗?”

“听说沙州公☆安局邓政委到茂云当局长了。”

“你信息真够灵通的,老邓今天上的任。”

“卫东,你什么也不给我说,还不兴别人告诉我吗?老实讲,是不是你调的兵遣的将,我可知道在青津时,老邓给你做过局长。”

侯卫东呵呵一笑算是默认道:“明天我准备去西路查看尾矿库,东晶集团有没有什么问题。”

“东晶集团的都是山谷型尾矿库,前期坝体工程量较小,后期尾矿堆坝相对较易管理维护,现在汇水面积不大,年后我就安排人员扩大库容,修筑截流沟渠,服务年限应该不少于五年,保证不出问题。我担心的下游几十户居民,一直拆迁不了,遇到大地震和大洪水,出了事就不小”

侯卫东想不到李晶对专业如此精通,也不敢卖弄自己几天所学,道:“李总了得啊,有时间好好请教李总一下,你要不吝指教啊。”

李晶娇媚道:“卫东,做了市长,人变的谦虚了啊,我随时等你上门请教,不过以前可都是你教我喔。”

侯卫东有些脸红。

李晶大自己3岁,桥梁大学毕业后一直专注沙州路桥公司事业,年纪轻轻靠路桥专业技术背景,一路打拼做到副总,有才华有财力又貌美,自视当然甚高,在爱情上一直没有进展。

却是和侯卫东注定一段孽缘,两人合作开矿期间,双双生情,诱导李晶走入两性世界,情热之时,侯卫东没少指导云雨功夫,几次欢好,李晶竟然育有一子,成了侯卫东背负的情债。

想着李晶的风情万千、多情妩媚,侯卫东不由情欲喷涌,却道“晶晶,你是不是春心萌动了,我该教你的可是都教你了。”

李晶心里也是渴望无比,口中道:“别把我想的那么见不得男人,倒是你自己有些按耐不住吧。明天我安排东晶矿业吴总在西路等你,视察我们的矿区,我再通知一下飞达张总,你也可以看看他们的透水坝,好叫你心里有数,如果张总有时间,晚上我们在岭西宴请你,算是对上次青林山打猎之行的答谢。”

侯卫东知道李晶了解自己,不实地考察一番,确实心里没有底。就道:“好吧,我带市国房局、安监局年前跑这一次,就不挂牵这些事了。”

李晶有些幽怨:“你就知道工作,我儿子没名没份的,过年你好歹看看我们,好久不见你,他又忘记你什么样子了,上次邻居李姐老公从国内来,他硬要说是他爸爸呢。”

侯卫东好笑又笑不出来:“什么邻居,哪来的老公,不能叫小晶东逮住谁都叫爸爸啊。”

李晶听出侯卫东的酸意,很开心道:“就是美国枫林郡的邻居,华裔教授李蓉蓉,听说她父亲是副国级现职领导人,我和她处的相当好,有机会引荐给你,好叫我老公,也早日升迁进京。”

“有那么巧,高干子女和你做邻居,你安心做你的生意,带好儿子,别上当受骗。”

李晶知道侯卫东,是很在意自己和儿子,心里很幸福、很高兴,呵呵笑道:“你以为我是小女生,我们在国外说话很随意,他老公说他们父亲正审议个《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没有时间访问美国看李蓉蓉,你这几天留意国务院发文,看有没有这个文不就得了。

侯卫东久经官场,知道这可是国务院公务,如果确实有此文,李蓉应该是高干子女。既然自己不能和李晶公然在一起,此邻居关系暂不予以考虑,不能为了向上爬,为女人引火烧身,马上撇清道:“我凭本事在岭西做几件实事就行了,当不完的官,挣不完的钱,平平安安的就很好。”

不管侯卫东是不是真心话,李晶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和侯卫东带着儿子小晶东,一家三口和和美美,舍弃亿万家产,她也是在所不惜的。

侯卫东有意和李晶聊西路矿上的一些事情,道:“西路命案,过了年老邓亲自下手,我很有信心破案,你的矿区别违法乱纪,到时候祝部长和我不好说啊。”

李晶严肃道:“放心吧,以前老吴手下很多包工头,拘禁不少黑工,还有些智障劳力。你来茂云,我叫他们都规范用工,该清理的都清理了,其他出格的是没有的。”

“卫东,西路县国房局刘康和检察院杜勇很可能是谋杀,老吴代表东晶矿业拜访杜康,隐晦的送上了个二十万的卡,第二天就被杜康退回了,他不在乎二十万,会去受贿十万吗?他们应该是阻挡一些当权者的利益,你可要慎重啊。”

侯卫东心里暗道:拘禁盘剥劳工,违法使用智障劳力,这在茂云算不出格的,什么是出格的呢,黑恶势力无法无天,可见多么触目惊心。

侯卫东道:“你放心,茂云一定会治理到位的,春节期间邓局长实施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先打打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李晶叮嘱了侯卫东爱惜身体,少喝酒,多饮茶。两人情话缠绵一番,又约好两人场合上见面注意的细节。

现在不知道岭西、茂云有多少人盯着侯卫东这个官场新贵,小心行的万年船,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