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08章 虚假汇报——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计划微服查看尾矿库,甚至都没有进去,查看一个像样的大矿,狼狈而回,心里很是伤不起。

回到云州市政府,也没有吃饭的意思,在市长办公室套间的洗浴间里,一阵猛冲,水有意调的有些冰,凉意镇定自己的情绪,侯卫东心道:每逢大事有静气,茂云的牛鬼蛇神,早晚我要来个一扫光。。用力绷起肩膀上的肌肉,打了几个组合拳。

市政府秘书长李云在秘书长位置修炼的很有进步,看到风尘仆仆的二号车,立马上了市长办公室,晏子平正在秘书室整理忙碌。李云客气道:“小晏,侯市长回来了,吃午饭了吗?” 官场有句经典:领导身边的人相当于领导,李云当然知道晏子平的能量。

晏子平郁闷道:“李秘长,侯市长在办公室,午饭还没有吃呢。”

李云看晏子平脸色不好道:“我去见侯市长汇报一下,西岗县的汇报材料刚传真过来,是一个劳资纠纷。”

晏子平心道:西岗县汇报的好轻松,还劳资纠纷呢,刀光剑影,分明一个涉黑刑事案件。

俩人聊了没有几句,侯卫东冲澡后焕然一新,走了出来,李云和晏子平从秘书室连着市长办的门,赶忙走进市长办公室。

在晏子平沏茶的时间,李云汇报道:“侯市长,西路县高县长已将汇报材料传真过来,上午西平镇发生一起劳资纠纷,双方动了手,后果不严重,已由西路劳动局出面,煤矿全部发还了拖欠民工的工资,民工兄弟很满意处理结果。”

侯卫东坐下,认真翻看看了桌面的材料,心里发凉感到很悲哀,一级县政府回避黑社会打杀行为,如此轻松了结,是昏聩,还是蛇鼠一窝的利益共同体呢。

做官的目的是什么?确实是有利益的目的存在,老百姓把这叫腐败。

下属心甘情愿服从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周围的同僚朋友时时处处关照你,是因为你能给他们带来利益。

对一些灰色收入,侯卫东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自己可以不要,但属于属下名下的你必须给。一旦你把下属的利益模糊或放弃了,为官也就离失败不远了。

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但下属如此欺蒙自己,目无法纪,胆大妄为,潜规则也是有规则的,侯卫东震怒不已,控制着情绪道:“李秘长,这个汇报材料和举报情况有出入啊,双方伤情和治疗没有提及,批转市公☆安局调查。”

侯卫东提起红蓝笔,写第一个字时,考虑着稍一停顿,就竖着写道:“转市公☆安局详查 侯。”

现在从省领导层次传下来一个签阅习惯,只要是领导授意立马办理的都是竖写,示意一办到底。领导意图敷衍、应付政策,场面上又不得不签写的,就平着签阅,不管事实是不是这样,侯卫东现在可不希望下面会错意。

李云观察侯卫东脸色严肃,心道:难道侯市长亲眼目睹了,西路的一场打斗。想到停在车位,脏兮兮的二号奥迪,李云心里一惊,面上极力平静着。

“侯市长,我马上交办公☆安局调查处理,对了,财政局贺广全局长过来了,说约好向您汇报工作,您是不是吃点东西再谈工作。”

侯卫东看看了手表,已是一点三十五分,确实有些饿了道:“李秘长,通知一下刘天明市长,两点半到我办公室,一起听财政局汇报,我先到政府内部餐厅垫垫底。”

李云不由呵呵笑道:“刘市长刚从青龙山现场指挥部回来,要去餐厅小包就餐呢。”

侯卫东也是一笑道:“那就一起边吃边聊,通知贺局长一起过去,老贺提前过来,怕是中午饭也没有吃好。”说着低头翻看几个文件。领导低头看文件,意味你应该出去了,李云会意就布置去了。

财政局贺广全今年46岁,红光满面,弥勒佛一样,是个八面玲珑的老财政,业务精通。当年茂云财力紧张时,再困难的局面,书记市长的基金都留有周旋余地,处事滴水不漏,所以职务不升不降守着财政阵地。

侯卫东这个年轻市长任职茂云,贺广全很是尊重,在财政厅老贺见识过侯卫东的风采,那是谈笑间,在财政厅无不成之事,和省厅蒋厅长兄弟一般。

几次贺广全拜访侯卫东,都为侯卫东太忙,没有展示自己才干,今天约好汇报,老贺提前到位。

在岭西凡做官非常成功的人,一般而言,不是做政绩非常成功,而是为领导服务做得非常成功。还有要跟对领导,很多时候不在于你有多少政绩,而在于与领导关系的密切程度。

侯卫东也不例外,深得周其昌、祝炎赏识和信任,才有今天成就。贺广全也是这样想,侯卫东官场新贵,自己跟对了,挪窝就有希望,不在副市长上搏一搏,老贺一辈子也就正处了事。

刘天明考察了青龙山,回来正准备大餐一顿,见贺广全进了包间,脸色一沉道:“我说老贺,你说事也要等到我吃过饭吧,现在矿业公司那么多,税收也多,财政日子不像以前那么难过,别来给我哭穷啊。”

常务市长分管财政、审计、税务、发改、金融,刘天明、贺广全搭档多年,说话不拘束,彼此开玩笑成为习惯。

贺广全呵呵笑道:“刘市长,我不哭穷,你一个人吃饭多无聊,我约了个人陪你。”

刘天明知道贺广全爱开玩笑,正色道:“我跑一上午了,没时间和你扯淡,昨天**局闻天强去司法局任职了,这几天你和审计局老费,准备审计,查查预算、预算外资金帐目,工作出漏子,侯市长打板子,我可不讲情。”

贺广全昨天晚上才知道闻天强换岗,心里知道不是段宜勇手笔,对侯卫东铁腕很忌惮,道:“刘市长,你是我们的老领导了,侯市长那里有什么,你不罩着,可说不过去,你忘了我们这么多年,怎么为你这领导服务的。”

刘天明想不到老贺还有这么一说,一边喝茶,一边敲了敲饭桌道:“哟,老贺,词还不少,你给我说说。”

贺广全装模作样的说道:“领导没来我先来,看看谁坐主席台;领导没讲我先讲,看看话筒响不响;领导说话我鼓掌,带动台下一片响;领导吃饭我先尝,看看饭菜凉没凉;领导喝酒我来挡,誓把肠胃当酒缸;领导睡觉我站岗,跟谁睡觉我不讲。”

刘天明一口茶全喷在地上,笑指着贺广全;“老贺,你想叫我把蛋子笑脱吗?你什么时候给我站过岗。”就在此时,晏子平将包厢门推开,侯卫东呵呵笑道:“谁站什么岗啊。“一边和刘天明、贺广全亲切握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