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07章 尾矿库——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还要听取汇报,侯卫东很早就起床,秘书司机已在紫云苑楼下,更早等待了。司机老胡是第一次到紫云苑,所见之处如同江南园林,小桥流水,仿古建筑错落,样式典雅别致,亭台楼榭,鸟语花香,不由啧啧连声,到了天堂一般。棕榈掩映的停车位上不乏宝马奔驰,各色名车荟萃,这里是岭西有名的精英社区。

侯卫东当初购房选的是古典复式,所属楼层是一二层,落地窗外一条小溪环绕,青竹掩映阳台很有韵味。紫云苑还有首屈一指的安全,自己工作在外,不时到家里拜访的,朋友、下属、故旧众多,家人的安全是他最在乎的,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保安巡更,全方位电子眼监控,门卫严格的住户登记、来访身份核查,解了侯卫东很多后顾之忧。

“侯市长住的这个小区真漂亮。”晏子平知道老胡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应该是这房子要好多钱吧。侯卫东一出现,晏子平和老胡忙下车,子平问着好打开车门,接过手包。上了车,侯卫东道:“今天上午绕西路回茂云,顺路看看西路的尾矿库。”

老胡知道,西路矿区道路都被重车压的破损不堪,但不敢说,边启动车,边看晏子平,晏子平从准备尾矿资料,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暗暗给老胡点了点头道:“侯市长,用不用通知西路的韩书记高县长。”侯卫东难得半日闲,找了个微服私访的时间,就道:“我们沿路随便看看,不麻烦西路的同志了。”

小车驶出岭西,没有走岭云高速,直奔沙州方向。从沙州的成津县到茂云西路县,路途近路况好。一路上,侯卫东好像感到时光倒流,回到了在沙州任职的时光,路边树木萧疏,天空阴霾,远处群山起伏。

侯卫东道:“子平,放个碟子,就那首流行歌曲吧。”晏子平瞠目结舌,知道是昨夜听得怒放的生命,心里暗道:什么时候老板欣赏口味变了,苏联老歌、克莱德曼钢琴曲、美国乡村音乐,一直填满侯卫东座驾的CD套装。晏子平从车侧面的杂物盒取出自己的CD袋子,挑出汪峰专辑,沧桑、豪气的歌声充满在车厢里。

张卫东品味着歌词: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象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象矗立在彩虹之颠

就象穿行璀璨的星河

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

自己一路走来,生命也堪称怒放,超越平凡的力量也算有些许,但挣脱世俗束缚何其难,一夫多妻更是痴人说梦,路漫漫,情纷纷,官路求索无止境,情爱也修不出所谓正果,蓦然回首三十四年人生,只有怅然一叹,暗道:佳佳、郭兰、李晶对于自己,得之不已,舍之更难,纵有千般风情,更与何人诉说。进入成津,侯卫东精神起来,审视着自己奋斗的辖区,亲切的竹水河,在大山间蜿蜒不绝,侯卫东就联想竹水河鱼做的美味酸菜鱼了。可惜不走城区,和郭兰共事一场,情结暗生的县委办公楼,听老部下成津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谷云峰说已经拆了。

思绪纷杂中,奥迪车进入了茂云西路县界,在一起下车放水轻松的时候,侯卫东道:“子平、胡师傅,把二号牌换下来,太扎眼了。”

老胡麻利的从后备箱取出16888的车牌,几分钟的样子继续上路。

西岗县丰富的资源,吸引了众多企业的目光,尤其祝炎主政茂云时代,各黄金开采公司纷纷落户西路,大的有飞达集团金矿公司和东冰集团矿产公司,还分布有其他小黄金开采公司18个,在全县5个矿区内,坑口达79个,其中龙口河一带就有黄金开采公司12个,坑口23个,打砂排污口40个。

日夜轰鸣的机器声,结束了龙口河沿岸5个村村民的平静生活,源源不断排放到龙口河的污水,也让村民们祖祖辈辈喝龙口河水,吃龙口河鱼的历史不复存在。

由于没有落实好环保措施,淘金过程中的废水、废渣随意排放,龙口河渐渐失去了原有的清澈,呈现乳白色,河内鱼虾基本绝迹,河边植物枯死,沿岸5个村的村民生活用水困难,在祝炎升迁省委组织部长之时,舆论压力巨大,严令查封不达标企业,却把龙口河污染治理留给了侯卫东。

侯卫东下车认真查看了龙口河,关闭小金矿后的河水虽清了点,还没有生命的气息,转身问晏子平道:“尾矿库在哪里你知道吗?”晏子平过手的市政府文件很多,信息量很大,道:“侯市长,往前再走二十公里,西平镇有几个,只是路况就不太好了。”

侯卫东挥了下手,示意无需多说,车继续驶向西平镇。重车压得沥青路面龟裂开来,坑坑洼洼连绵不绝,减震很好的奥迪也颠覆不止,如同醉酒一般。

没有怎么进入西平主矿区,路边一个小煤矿,破烂不堪,破碎机、传送机、装载机、运输车散落四周,一群破衣烂衫的打工的,和矿主模样的人理论着,矿主身后四个人手中依稀有棍棒的样子。

侯卫东留意到可能要出事:“靠边停车。”晏子平也注意到,就道:“侯市长,可能是年底讨薪,要不要我通知西路的领导。”

侯卫东道:“我们过去看看再说。”

三人下了车,距离十几米外旁观。

现场已经有些混乱,一个光头刀疤脸的喊道:“都他妈的给我滚,县里不让开矿,老子没钱。”

一个年龄大的民工面色带着病气,颤颤巍巍道:“老板,我们都干小半年了,回家还要过年,一家老小看病上学,都指望打工这俩钱,你就行行好吧。”

光头蛮横的瞪着眼不为所动。

一个年轻的民工血气刚点道:“你这是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黑矿”,大伙卖命一样干了小半年,一个人才6500元,你还不想给,做人不能太黑了,我们可以告你。“光头突然哈哈大笑,狠狠道:“告,你去告,有本事尽管去告,大爷不妨告诉你们,就是老子揍死你,谁敢管,嗯。”

晏子平想出面,张卫东示意不动。

突然一个人跑过来,看来应该是民工打工时和矿上的联系人。

对民工喊道:“快走吧,我老三对不住十堰老乡了,他们要过来了。”

二辆面包车急驶而来,车上下来十几个人。这些人与矿主原来带来的4个人一块儿,手里掂着砍刀或长木棒,民工们些惶恐,但走了钱呢,再也别想了。

光头骂道:“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打。”

侯卫东想不到事情发展如此之快,晏子平和胡师傅护着张卫东向奥迪车撤过来。

一个黄毛打手突然喊道:“那里有他妈的三个记者,别叫他们溜了打。”

晏子平吓的腿有些抖,侯卫东面上冷静,却不得不光棍不吃眼前亏的后撤,老胡技术还可以,一上车,一个利落的调头,在打手跑上公路的时候,加速而去,扬起灰尘一片。

黄毛道:“车牌还不错,他妈的16888,回头问问公☆安局的伙计,看看是谁的鸟车?”

奥迪车里的侯卫东,胸闷不已,自己辖区,堂堂市长,不是见机行事,后果不可设想,他亲眼见到刀棒之下的民工们,满地哀号,鲜血直流,这就是朗朗乾坤之下的茂云。

晏子平也为如此狼狈恼怒万分,自从跟随侯卫东,风光无限,四处受人追捧,狠狠道:“侯市长,我马上通知西路公☆安局,抓住这些无法无天之徒,民工们处境很危险啊。”

侯卫东思索一番道:“打电话给李云秘书长,就说有举报,西路县北平镇主矿区外,小煤矿主打杀讨薪民工,以市府名义,通知西路县政府马上处理此事。”

晏子平气愤愤打了李云电话。

在李云挂了电话安排市政府指示的时候,侯卫东计算着时间,回茂云要走西路城区,而西平镇到西路县城近一个小时的路途中,侯卫东没有见到一辆出警的警车,心里沉重。侯卫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狼狈,不是轻车简行,能看到如此震撼一幕吗,历来前呼后拥被蒙蔽的官员何止万千,隔窗视察现在已是例行通用的形式,今天茂云微服,叫他明白大哥侯卫国,为什么安排一个刑☆警做自己的司机,明天老邓的上任,规格务必要高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