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06章 心有千千结——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久别胜新婚,一场酣战,侯卫东张小佳淋漓尽致,十分尽兴。温存缠绵一会儿,侯卫东光着屁股取过自己的手包,取出一叠打印材料,认真投入看起来。

“什么重要文件啊,那么认真,和我就那么没有话了。”佳佳娇嗔道。

“是我叫子平下载的《矿山安全法》、《矿山安全法实施条例》,还有尾矿治理方面的内容,茂云事情不那么乐观,我要是乱做指示,会影响工作的。”

其实侯卫东的手包里还有一卷,是关于打击黑恶势力的措施方案,也是自己私下研究的课题,也许是遗传了父亲公☆安侦查员的基因,还有大哥侯卫国在家剖析案子的影响,侯卫东在刑事逻辑分析,打击黑社会上很有策略,怕佳佳担心,就只取出治矿的课题研究起来。

尾矿是指金属或非金属矿山开采出的矿石,经选矿厂选出有价值的精矿后排放的“废渣”。这些尾矿由于数量大,含有暂时不能处理的有用或有害成分,随意排放,将会造成资源流失,大面积覆没农田或淤塞河道,污染环境。

云州的大小尾矿库有几百座,主要属于飞达集团和东冰集团,都是具有高势能的人造泥石流的危险源。自然的雨水、地震、鼠洞等,和人为的管理不善不利因素,时时刻刻或周期性地威胁着尾矿库的安全。矿山事故的事实一再表明,尾矿库一旦失事,将给工农业生产及下游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的灾害和损失。

佳佳靠着侯卫东,手不安分的抓着侯卫东的小弟弟道:“老公,你这市长也太敬业了,你陪我聊会儿天好不好。”

见侯卫东不为所动,佳佳继续抚摸着坏坏笑道:“我给你讲个笑话:。森林里三只小动物在聊天,小猪说:现在流行用昵称,你们以后叫我小猪猪。小兔说:好,那我就叫做小兔兔。小鸡一脸不高兴地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见侯卫东还不理自己,佳佳不再继续讨好侯卫东,直奔主题道:“今年我们第一次在岭西过年,必须要把我爸妈接过来一起过。”

侯卫东心里猛的一紧张,忙转过身惊讶道:“沙州条件也挺好,春节我们回去住一住也就行了?”

侯卫东的岳父岳母张新民和赵利敏,都是沙州市机床厂的职工,凭着沙州市民和工人阶级两大优势,一向看不起沙州市下辖各县的乡下人。他们只有佳佳一个孩子,漂亮聪明的佳佳从小被视为掌上明珠,一直是他们的骄傲。佳佳在沙州大学时爱上吴海县的侯卫东,使他们大为光火,没有少给上门来的侯卫东吃冷脸色、闭门羹,讥讽嘲笑更是家常便饭。后来国有企业面临困境,机床厂内退工资都不能按时领取,倒是在益杨青林镇做乡镇干部的女婿,承包小煤矿起家有了钱,没有使他们跌落面子,厂里很多老伙计们为生计,满大街打临时工。随着侯卫东事业如日中天,佳佳还给他们在沙州高档社区置办了房产,侯卫东在岳父母家也就被敬若上宾了。梦魇一样经历,使侯卫东看到岳父母真实市侩的一面,心里经常很是不爽。

见侯卫东面色为难,佳佳声音高起来:“那是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我们在岭西,他们在沙州,过年不住我们家住谁家,你理解我一下好不好吗?”

略微一考虑,侯卫东妥协道:“在紫云苑再买一套房子得了,住一起还是不方便的吗。”

佳佳眉头一皱气呼呼道:“那就叫你的李总把煤矿年底分红划你账上吧,明天我就去看房子。”

佳佳最初只是知道,1993年8月,侯卫东一个人分配在青林镇,升职无望,处境艰难,闲暇时,倒是和几个村支书关系很铁,几个村办小煤矿不景气,眼光独到、冲劲十足的侯卫东,借家里几万块,通过几个支书支持,把小煤矿承包了下来,适逢煤炭暴涨,大发横财,做成了青林煤矿的雏形。

后来为了加大开采设备和煤矿出山道路的投入,侯卫东和沙州路桥公司的李晶副总合作,开办青林煤矿,发展成为东冰集团后,侯卫东自己撤回幕后,利润分红给的是婆婆刘芬之,佳佳了解的并不多,她也不关心那些。

直到看了一次电视报道,东冰集团老总李晶的专访,佳佳恼怒不已,想不到李晶还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年轻女子,靓丽雍容,气质不凡。和侯卫东一场风波,闹得差点分手,还算感情基础好,不能白便宜别的女人,就谅解了侯卫东,可多年心里一直心结难解。

侯卫东知道多年积蓄,交给佳佳的也不下千万,就没有接话,依然看着材料。

佳佳想想当年父母对待侯卫东确实很过分,就自己叹口气道:“那就再买套房子吧,就怕我爸妈在这里住不习惯,毕竟要和你爸妈在一个小区,为了争着带小慧慧,两边老人彼此都有意见呢。”

侯卫东听说到小慧慧就道:“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到几个老领导家拜年,你有空交代慧慧,学说几句吉祥拜年的话。”

佳佳道:“你我体制中人应酬还不算,连带女儿也要学学官场礼仪,小孩子都世故了哦。”

侯卫东皱了皱眉头道:“只是小孩子应有的礼貌,你也太夸张了啊。”

佳佳突然想到什么,拉开床头柜子,取出一个牛皮袋子,一打打购物卡券、储值卡、礼品条子,道:“这段时间茂云到家的已经不少了,一共折合二十来万吧,名字单位大致都写了,快春节不知道还会来多少,你看怎么处理吧。”

侯卫东心里震惊不已,照这样速度,年底少说也得七八十万左右,可自己官场多年,还从没有见哪个领导,明面上处理过,可见已是见怪不怪了,他妈的,刚到茂云,这不是难为我吗?

现在进出领导家提烟带酒的不见了,卡券的风行,解决了很多弊端,实物即显眼,又沉重,还占用领导家空间,商家看准市场需求,还搞起回收购物卡之类折现活动。

小佳见侯卫东沉思,就道:“还有今年去周省长家、祝部长家,准备什么礼物,你也该安排安排了,虽说是老领导,不在意这个,咱心意不能不显示一下。”

侯卫东心里有数,周省长身体休养近一个月,和自己每周通两次话,康复的很好,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过年也就到省政府工作了。

春节期间,周昌全常务副省长约好张卫东一起去北京罗杰家,侯卫东心想北京之行,倒是个借口,顺便和宁月一起拜访拜访有关领导;祝炎部长那里,春节也是要聚的。想着应酬不同的圈子,治矿资料再也看不进去了,一翻身抱着佳佳,在佳佳半推半就中,二人展开二次大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