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04章 棋局主动——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水一方温泉洗浴是正规的,设施档次也很高,在岭西省城很有名气,所谓正规就是没有特色服务,异性按摩还是有的,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时期温泉洗浴接待,侯卫东大多选择这里休憩。。

侯卫东酒醒后,喝了口茶水,运动几下,打了邓铁军电话,侯卫东和邓铁军曾在沙州青津县共事打黑,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彼此关系很铁。

“老邓,过来了没有,我酒多了,眯了一会。”

邓铁军在晏子平电话通知后,半小时左右赶过的来,可是侯卫东已经睡着了,只有独自去泡了温泉,感觉时间差不多出来,穿了浴袍过来等侯卫东,手机一响,老邓边走边说:“侯市长,我过来了。”

邓铁军进了侯卫东的包间,浴袍在身握手就不伦不类了,老邓还是黑瘦结实的老样子,刚泡了澡,精神抖擞,眼睛神光内敛,精干练达。在邓家春眼中的侯卫东,酒后脸色趋白,亲切和气,却带着与年龄不协调的深沉稳重,暗道:侯卫东更胜当年,是做大事的人物。

侯卫东让了茶道:“邓老兄,茂云的平安我可是交付给你了,适逢年底,你的担子很重啊。”

邓铁军从警20多年,是沙州有名的打黑英雄,此次侯卫东点将而来,在茂云的挑战面前,如猎手遇到感兴趣的猎物,早已经摩拳擦掌了。

邓铁军很坚决的道:“侯市长放心,有你坐镇,我冲锋在前很有信心,方案我已经做了,春节就来个专项政治,敲山震虎。”

侯卫东默默考虑一下:“方案你继续酝酿一下,不宜过于声张。我和段书记,纪委齐必达书记,还有政法委杜东书记,到时一起听取你的专题汇报,由市委研究拍板。”

侯卫东要尊重市委班子,毕竟自己不是市委书记,心底暗暗叮嘱自己一定要有耐心,不可过于强势,物极必反啊。

闲聊着,邓铁军道:“侯卫国局长叫我调到茂云一位同志,做你的司机,是沙州刑☆警大队接受的岭西警校的毕业生。”

侯卫东听大哥电话里说过,考察的这个年轻人文武双全,跟着自己完成茂云打黑治矿,可以放到茂云公☆安局提拔任用,侯卫东不能回绝大哥的好意。

侯卫东轻松笑道:“我大哥过虑了,难道还有胆敢谋杀市长的。”
邓铁军神情严肃扒开浴袍,右肩上赫然紫黑的一个枪伤疤:“侯局长也是老邢☆警了,保持战斗警惕性是对的,我在沙东县打黑就被伏击一次,留下这个纪念,不过对我下手的那位,就没这么幸运,被我当场毙掉了。”

侯卫东很惊心,在岭西制造贩卖黑枪一直存在,涉黑涉枪案子层出不穷,邓铁军现身说法,摆在面前,不由想起青津之时死于阴谋的老书记,还有自己险被买凶暗杀,比起青津茂云更是复杂,不禁背后冒出冷汗,历史还会不会再次重演?

期间晏子平到房间汇报了茂云一些部门的请示,都是无关紧要的,倒是财政局局长贺广全财政预算经费的汇报重要些,叫晏子平答复贺广全局长,明天下午市政府汇报。

到了五点,侯卫东打了公☆安厅廖凯副厅长的电话:“廖厅长你好啊,我是茂云侯卫东。”廖凯一时还不适应侯卫东的职务道:“张秘书长,你好,有什么指示。”张卫东呵呵笑道:“不敢有什么指示,晚上请老哥吃老胖酸菜鱼火锅去。”廖凯很钟情火锅,特别是老胖酸菜鱼,侯卫东和他一起吃过,麻辣鲜香,火辣刺激,知道廖凯做基层民☆警时,加夜班必吃酸菜鱼解馋。

廖凯知道事关茂云公☆安工作,省委领导已做过指示,全力支持茂云工作,爽快的答应了侯卫东:“好吧,卫东,我们经三路老胖酸菜鱼,六点准时见。”就忙着打电话推晚上约好的饭局。

侯卫东不仅是岭西的政治新贵,还是沙州公☆安局局长侯卫国的兄弟,侯卫国也是早晚进公☆安厅班子的人啊,最重要的是侯卫东本人就是可交心的朋友。

邓铁军看着侯卫东,和公☆安厅自己的顶头上司称兄道弟,自然亲近,暗叹口气,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从在水一方出来,侯卫东上车时眼光扫到二号奥迪车时,一怔站住了,车牌川西D00002什么时候变成岭西D16888,司机老胡及时解释道:“侯市长,为方便领导车辆通行,市领导小号车有警用民用三套车牌。”看来去鲍翅皇的时候就换了,自己不知道而已,他马的,做官比做老板就是牛,据说宜州的一把手老李二把手老古,出行都安排警车开道,茂云秉承祝部长低调习惯,还是这样做稳妥些。

老胖酸菜鱼地处闹市,老板不是个老胖,却是个三十多岁漂亮苗条的女老板,十几年前的一家小火锅店,现在已是四层仿古建筑,川西知名老牌火锅店。

廖凯副厅长十几年了,一直喜欢在此吃火锅,自己从岭西市北闸区英雄碑派☆出所长做到了省厅副厅长,初衷不改,省政府和公☆安厅的老伙计往往打趣老廖,是不是喜欢这里的老板娘,廖凯就连忙正色道:“

老胖是原来的老板老何,做火锅发财,带个幺妹去北京开店了,婚也没有离,留下老板娘胡东梅自己支撑,做的不容易,鱼却做的更好,玩笑开不得,我是冲着这里正宗酸菜鱼来的。”看着廖凯一本正经极力的解说,大家就呵呵不止。

廖凯副厅长没有带司机,岭西刑☆侦总队队长耿德彪和他一起过来,在饭店门口侯卫东、邓铁军一一握手欢迎,晏子平从车后备箱特意取了四瓶五粮液一条大中华交给服务员,然后招呼老胡一起坐了大厅。

老板娘和廖凯很熟悉,指挥服务员不动声色做了布置。在顶层独立一个大包,和其他包间区分开来,说话比较隐秘,是胡东梅为尊贵客人准备的,耿德标和胡东梅交待了老几样,服务员就退守在外了。

不多时,几样凉拌菜和一大盆草鱼端了上来,上面一层油汪汪的,酸菜、野山椒、红辣椒,鱼块白嫩鲜滑,香气四溢,几人食欲大开。

开了酒,廖凯说道:“侯市长,今天只开一瓶,我们大家边吃边聊怎么样?”

侯卫东知道廖凯不和自己客气,还有要事商议就道:“老哥听你的,我先和耿总队碰一个。”

一边说,侯卫东将门前两个高脚杯斟满,一杯足有三两多的样子,侯卫东说道:“耿总队,以后茂云的业务就拜托了,你随意我干起。”

张卫东豪气不凡,一饮而尽。

耿徳彪是业务型刑侦干部,面黑人壮,四十刚出头,是公☆安厅少壮派的领袖,讲原则,有立场,话最少,眼很毒,陈雨录双规没有牵连他一点,过去他多次想插手茂云刑事案件,都被陈雨录制止,一直茂云警方独自办理,感觉出茂云警方有不同寻常之处。此时见茂云新任市长如此年轻如此魄力,顿时有英雄相惜之感。“侯市长,我也干起,廖厅长指示过了,只要茂云有什么需要配合,我耿徳彪随叫随到。”也一口而尽。侯卫东看出耿徳彪是豪爽之人,对廖凯夸奖道:“廖厅长,强将手下无弱兵啊,咱哥俩也整一个。” 廖凯喝酒上很怯侯卫东,幸好一瓶已经没有多少,就交杯换盏来了一个回合。

邓铁军也是多年刑☆警,和耿徳彪碰了酒,不知不觉谈起了案子。

耿徳彪道:“老邓,茂云还真不简单,下辖的三江县据线报有造黑枪窝点,岭西市的毒品也由茂云下辖的云池县转过来。”

云池县和贵南省比邻,海拔较高,植被茂盛,山间小路星罗棋布,贵南省历来从金三角向国内渗透毒品,中转进入川西的毒品最隐蔽的路线,就是云池县连通贵南省的南部山间小道。

耿徳彪是省公☆安厅少壮派,业务上的一把好手,素来甚是自傲,见邓铁军很认真的听着,没有摆老资格,就有兴趣继续道:“所辖西路县,更是矿多利益大,械斗、绑架、赌场泛滥,有枪支的矿也不在少数,私下的命案目前谁也不掌握,明面上就有近期刘康和杜勇命案,事发近二个月,也没有听到茂云有个JB线索,都他妈干什么吃的。

在岭西警界茂云**名声很臭,在岭西传着一个引自网络的笑话:说一个茂云小伙子刚穿上警服,知道在茂云警☆察牛B、特别优待,就找个桑拿小姐玩,手段温柔些,小姐便道:新警☆察吧。小伙子大窘:你怎么知道。小姐笑道:老警☆察都喜欢霸王硬上弓。新警☆察决定不能给茂云警☆察摸黑,给小姐硬上了弓,上了弓新**也不结账,神气的往外走。老板道:新警☆察吧。新警☆察崩溃掐住老板脖子道:靠,你怎么知道的。老板道:人家老警☆察不仅白玩,走的时候还收保护费。新警☆察牛B道:靠,保护费呢。老板呵呵笑道:老警☆察都是叫我们送过去的。新警☆察很没有面子,恰好隔壁有****,发泄火气一脚踹开:警☆察查房。女的光着身子道:新警☆察吧。男的露着JJ点了棵烟道:他绝对是个新警☆察。新警☆察有些抓狂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是新警☆察。女的一撇嘴指着男的道:哪有老警☆察不认识他们闻局长的。

这些邓铁军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刑☆警出身的耿徳彪、邓铁军都是视警☆察荣誉为生命的人,心里很鄙视茂云公☆安。

邓铁军问道:“耿总队,省厅有没有掌握茂云市什么情况?”

耿徳彪皱眉道:“茂云市比较复杂,省厅向来不插手,治安总队几次想查茂云的银座会所,大领导招呼,没有动手,查个鸡窝都那么难,其他大案更别想动了。”

廖凯和侯卫东低声谈了些隐秘话题,看到邓铁军脸色越来越严肃道:“老邓,快春节了,你过去一定稳住局面,侯市长那里就轻松多了,至于案子那里能一口吃个胖子。”

陈雨录双规的信息还没有公布出去,副厅长廖凯是知道内情的,省委叫他暂时主持公☆安厅,他现在有意启用被陈雨录边缘化的、有立场的中层干部,刑☆侦总队长耿徳彪就是他重要助手之一,廖凯出谋划策,是想全力帮助侯卫东,把茂云打黑做到位的。

吃了饭,商议好后天廖凯副厅长亲送邓铁军赴茂云上任,侯卫东心里痛快,和廖凯分手之际,使个眼色,晏子平用大黑色袋子,裹了几瓶五粮液两条大中华,放在廖凯车后面,廖凯知道是侯卫东心意,就坦然笑纳。

侯卫东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这么多天如同下棋布局,棋局终于占了主动,节奏掌控在自己手中,明天下午叫市财政局贺广全把市公☆安局今年预算做足,有粮有枪,侯卫东就可以运筹帷幄,和茂云各路魍魉对决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