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0章 诱惑(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根据事先签订的合同,交通局将按照进度进行拨款,只是此项工程进展极快,交通局一次款都没有拨下来,工程就结束了。

整个工程交通局方应该付给他们片石和碎石款合计达四十六万,数字之大,远远超出了侯卫东和曾宪刚的预想。

侯卫东就建议:“无论谁来问,咬定说成本高,除去工资钱、土地费、青亩费,整个工程一共只赚了二万元,除了老婆,连父母都不能讲,免得走漏了风声。“曾宪刚本来就有财不露白的想法,痛快地答应了侯卫东的建议。

上青林山上石头是最大的资源,也是最不值钱的资源,许多人家的后山前山都是石头,把薄薄的一层泥土刨开,用炸药一炸,就可以直接开石场。所以,严守开石场可以赚大钱的秘密,将最大程度地减少竞争。

侯卫东请楚,上青林公路通车以后,外面的有眼光的老板肯定会盯上上青林的石头资源,这个秘密迟早会被揭开,只是,能够隐瞒一天算一天。

数次和秦大江喝酒,秦大江都一个劲的问石场赚了好多钱,侯卫东笔记全集望着一脸热切的秦大江,就夸大了成本,缩小了利润。

听说投入了四万多。三个多月,除掉本钱还赚了两万,秦大江仍然动了心,他心里也就盘算开来,筹划着开一个石场。他没有这么多现金,就开始劝说侯卫东与他合伙。

剪彩过后,侯卫东和曾宪刚就兴致勃勃地前往交通局去领款,四十六万,对于两人来说,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为了防备万一,两人还暗暗带了弹簧跳刀,准备防身。

到了交通局。没有见到刘维,侯卫东和曾宪刚就直接到了交通局财务室,财务室坐着三个人,正在兴致勃勃地谈股票,见到有两个陌生人进来,眼皮都不抬一下。

到财务室多半是来拿钱的,态度一般都好得很,财务室三人就养了居高临下的习惯。

侯卫东问了好几声.才有一个女的回话。问请楚来意,女的翻了眼,同时把一本帐翻了翻,再扫视了曾宪刚一眼,道:“大额款项只能转帐,不能提现金,石场帐户是多少?”

两人对视了一眼,侯卫东急忙道:“石场没有开帐户。我有一个私人帐户。”

那女的很不耐烦地道:“私人帐户不行,必须是公司帐户才能转帐。”

离开交通局财务科的时候,侯卫东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小声道:“这个都不懂,还想出来找钱?”

在人屋糖下,怎能不低头,况且从财务科拿几十万,受点白眼,侯卫东和曾宪刚完全能够忍受,他们丝毫没有因为财务室工作人员态度恶劣而影响心情。坐车回青林镇的路上,他们有说有笑。

爬上青林山,已是下午四点钟。

站在山顶上之上,五月的山风吹来,就如温柔女人的双手在抚摸,说不出的愉悦,往下视线极为开阔,无数的大树随风而动,形成一片树浪,远远的农家里,传来了若隐若无的狗吠声。

侯卫东看着曾宪刚红扑扑带着汗水的脸,问道:“拿到钱,第一事情想做什么?”

“我妈妈病了好多年,一直想到大医院去检查,看到底是什么病,只是家里才盖了房子,没有余钱,加上老年人舍不得花钱,就随便抓些草草药将就吃,拿到钱,第一目标就是给老娘看病。”

“疯子,你拿到钱,第一件事情做什么?”

侯卫东道:“听说沙州市新来的头头很重视交通建设。所以益杨才搞什么交通建设年,如果我估计得不错,这几年开石场绝对找钱,拿到这一笔钱,还准备建一个大石场。”

曾宪通根本没有想到再投资,他道:“做生意有风险,我先拿几万存到银行里,以后生个病也就不怕了,然后在我家后山开一个小型的石场,平时也不请人,有生意就开工,没生意就耍,这样只赚不陪,也不会朝外面拿钱。”

回到了小院,侯卫东就习惯性地朝杨新春的邮政代办点走去,他如今是杨新春最大的顾客,享受着上青林邮政代办点的贵宾级待遇,所谓贵宾级待遇,就是杨新春专门准备了一个本子,凡是有人找侯卫东,由杨新春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或者是对方的留言。

看见侯卫东进屋,杨新春拿出本子,道:“侯大学,张小佳让你她回电话,好象有事找你。”

侯卫东赶紧给小佳回了过去,小佳声音听起也挺高兴,她道:“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编制问题解决了。”

“真的,那应怯好好祝贺。”

小佳毕业之时,分到了沙州建委下面的园管处,园管处是一个事业单位,调到建委以后,其工作受到了好评,建委领导答应想办法将其由事编干部转为行编干部。今年一月,沙州一位副市长因车祸身亡,经过角逐,建委一把手步海云就升任为副市长,他就给有关部门打了抬呼。

五月,小佳的编制终于得到了解决,由事业编制干部转为了行政编制干部。

得到了准确消息以后,小佳就第一个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小佳满怀喜悦,“我还有一个好消息,你猜猜?”

侯卫东很快就会有钱了,他也不管长途电话的费用,就开玩笑道:“你爸爸妈妈同意我们的事情了。”

电话另一头,小佳情绪就受到了影响,音调也低了,道:“他们还是不同意,今天转了行编。回去他们肯定还要跟我做工作。”

侯卫东狠狠地骂道:“侯卫东,你是笨猪,哪壶不开提那壶。”他就尽量高兴地道:“老婆,你还没有给我说,你第二件喜事是什么?”

小佳兴致仍然不高,道:“我提建妄办公室副主任了。”

“哇,我家小佳也当官了,副科级干部,和青林镇副镇长一个级别。”

沙州市是地厅级。建委是正处级单位,建委办公室是正科级单位,小佳是办公室副主任,就是正儿八经的副科级了,想到小佳都是副科级了,侯卫东顿觉无比失落,他在上青林苦干了大半年,不仅没有捞到一官半职,连没有级别的工作组副组长也被撒掉了。

小佳似乎体会到侯卫东的心境。安慰道:“老公.你也不要着急,是金子总要闪光,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说到这,小佳又道:“当了副主任,就可以由单位配传呼机了,明天我自己去买,单位报帐。我准备去配一个中文机,你以后可以给我留言了。”

侯卫东暗道:“拿到钱,我就去配一个大哥大,这样更方便。”

开石场的事情,侯卫东一直没有给小佳说,第一笔生意可谓完全成功,他就想把事情给小佳说一说。

他正谁备开口说这事,小佳道:“段英拾我打电话,说她和刘坤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刘坤正在帮段英跑调动,他爸爸是宣传部长。将段英调到益杨电视台去,应该问题不大。”

听说这件事情,侯卫东就明白了段英为何要与刘坤确定恋爱关系,段英是想趁破产前,找一个支点跳出丝厂,他心道:“真是便宜了刘坤。”

想着成熟性感、善解人意的段英,投入了刘坤的怀抱,男人特有的占有欲,让侯卫东心里隐隐不舒服。

电话另一头,小佳还在问刘坤地情况,侯卫东含糊的道:“他在府办,混得还可以。”随口主动转变话题,道:“吴海丝厂已经破产,二姐也下岗了。”www.guanchangbiji.info

小佳关心的道:“二姐下岗了,以后怎么办?”

“二姐和姐夫准备重操旧业,开一家私营的小丝厂,二姐有一帮姐妹,技术上不成问题,二姐夫原来是是搞销售的,以前建立的关系网都可以用。”

两人聊了近十分钟,这才挂断电话。

通话之后,小佳单手撑着办公桌,呆呆的,半天没有说话,她在办公室,跟着领导见了不少世面,也算对基层官场有初步了解。

她其实挺为侯卫东担心,在乡镇工作,就算工作能力突出,并得到了领寻赏识,几年下来,混得好可以提一个副镇长,副镇长也不过是副科级,才与自巳现在平级。

而要想在镇里担任正职,必须得有县里重要领导点头才行,从乡镇一步一步往上走,实在是一条艰苦之路。更要命的是,侯卫东还和镇书记搞得水火不相容,按这种情况发展,镇委书记只要不走,侯卫东就没有翻身之机。

“等找个恰当的机会,给步市长说说,干脆把卫东调到沙州。”如何开口,就需要等待机会,小佳不停地琢磨着。

这时,园管处的书记出现在门口,她急忙站起来,道:“老领导,你肯定把小佳忘了,至少二个月没有过来看我。”

园管处老书记笑道:“今天晚上,我们处里整了一桌,祝贺小佳当上建委办公室副圭任,你是园管处走出来的第一位女领导,以后可要多关照。”

小佳笑道:“老领导,你说些啥子,完全是把我当外人,晚上要罚酒,至少三杯。”

当夜,侯卫东梦见了一堆钞票,又梦见自己坐在县政府办公室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