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91章 资本流向哪里(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回到车里,侯卫东问小佳去哪?小佳嘟着嘴,不说话。侯卫东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了?小佳伸出“魔爪”,在侯卫东右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疼得侯卫东直抽冷气。你说怎么了?同时,脸上一幅幽怨的表情。侯卫东这才想起昨晚自己欠了债,于是说道,咱们现在就回家“洗衣服”。小佳脸一红,说道:“谁稀罕!”,心里却是恨不得立刻到家。侯卫东当然知道小佳的想法,这段光忙着茂云的事了,没有顾得上休息,所以身体里积攒了大量的荷尔蒙。他赶紧给段英打电话,看看自己能不能抽出时间和小佳大战一场。“段英,联系得怎么样了?”因为段穿林在北京,鲁军又比较忙,所以侯卫东就委托段英帮忙联系组织。
“卫东,联系好了,穿林是九点的飞机,我先去接他,然后再去省计委接鲁主任。”段英和丈夫收入都不错,为了上班方便,前不久买了辆捷达。
侯卫东并不知道段英买了车,于是说道:“我去接穿林吧,你没车,不方便。”
段英脑海里正放着以前和侯卫东缠绵的电影片段,大脑就有些短路:“你说什么?嗷,我有车,新买的,捷达,很方便。”
侯卫东听段英言辞闪烁,大脑开始不受控制地想着段英饱满的前胸,丰厚的嘴唇,身体里的荷尔蒙进一步狂增。
“那就麻烦你了,我还有点事,你接上穿林和鲁主任后赶紧给我打电话。”
段英连忙说道:“你忙你的,一会见。”说完挂了电话。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小佳听侯卫东有事,说道:“你忙吧,‘洗衣服’的事晚上再说。”
侯卫东哪里控制得住,不由分说地道:“还有一个半小时,来得及。”说完,加大油门向家飞奔。
激情过后,小佳搂着侯卫东进入了梦乡。侯卫东却仍然精神得很,他慢慢地抬起小佳的胳膊和上半身,把自己身体从小佳身下抽出来,然后轻轻放下小佳。
小佳动动身子,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侯卫东给小佳盖好被子,然后走进客厅,给自己泡了杯茶,接着打开电视。他先看了茂云台和岭西台,没有什么新闻。然后又调到亚视,节目是“聚焦”,首播时间是昨晚七点四十,现在是重播。这是亚视现在最有影响的节目之一,收看的人数甚至超过了“整点新闻”,报道内容全是国内外热点,而且进行深入剖析。老百姓都愿意上这个节目,因为上了这个节目就意味着自己的困难解决了,官员们却都怕上这个节目,因为那意味着仕途的终结。主持人先介绍了节目的主要内容:“江南省雪峰县曾有这样一个小村庄,青山绿水,果树飘香,被誉为江南的香格里拉,可自从发现了铅锡矿,山空了,水没了,各种果树大面积枯死,村里患病的也越来越多。下面请看我台记者李毅男发自现场的报道。”画面上的女孩儿很漂亮,年龄跟陈蘇蘇差不多。侯卫东心想,这个女孩儿肯定能借着这个新闻上个台阶,又想到,陈蘇蘇明明知道此类新闻的价值,却放弃了,真是难得的好女人。想到这,他心里一热,拿出手机给陈蘇蘇打电话,他要感谢她。
“陈记者,你好,我是侯卫东。”
陈蘇蘇没想到是侯卫东,高兴地道:“你好,卫东,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我正在看你们台的‘焦点’。”
陈蘇蘇正在办公室,听侯卫东提起自己单位的事,怕同事听到,忙说:“你等一下。”然后走出办公室,来到过道里。“你接着说。”
侯卫东道:“谢谢你没有曝光茂云。”
陈蘇蘇道:“矿山问题历来复杂,光靠曝光解决不了问题,像江南雪峰县这种情况,很可能打错了板子,将不该负责的人处分了,所以我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其实,陈蘇蘇知道李毅男也明白这些,只不过她为了出名,才不管结果呢。果然,今天一早就有人说,李毅男要升副主任了。而陈蘇蘇却因为采访失败,在单位更加边缘化了。
侯卫东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感谢你,等下次去北京,我请你吃饭。”他过一段要去北京给吴英和蒙豪放拜年,所以才有此一说。
陈蘇蘇知道侯卫东事多,有些不太相信,问道:“真的?”
侯卫东道:“真的。”
陈蘇蘇高兴地道:“那好,一言为定。”
侯卫东道:“一言为定。”
陈蘇蘇高兴地挂了电话。
侯卫东回忆着陈蘇蘇的音容笑貌,他不得不承认,陈蘇蘇深深吸引着他。
九点半,段英打来电话,她已经接到了段穿林,正往省计委赶,问他在哪汇合。
侯卫东住的小区,离省计委很近,于是说道,我这就赶去省计委,咱们在那见面。挂了电话,侯卫东给小佳留了纸条,然后给晏春平打电话,让他和小杨来接自己。
等他赶到省计委,段英三人正站在大门口等他。侯卫东赶紧下车,一边跟三人握手,一边说道:“让各位领导久等了,不好意思。”
鲁军知道侯卫东酒量大,于是打埋伏道:“没关系,中午吃饭的时候,你自罚三杯就是了。”
段穿林也开玩笑道:“卫东平时太忙,只有周末才能跟夫人聚聚,要谅解。”
段英品尝过跟侯卫东欢好的滋味,闻言心底一热,她偷偷地看了侯卫东一眼,正好侯卫东的眼神也扫向她,二人眼光一碰,又迅速错开了。
寒暄过后,侯卫东邀请众人上自己的车。
段英立刻善解人意地道:“你车坐不下,再说,开着市政府的车到处跑,也不方便,不如坐我的车,你的车就在后面跟着。”
侯卫东想想也是,于是说道:“我来给你们当司机。”
段英就把钥匙递给侯卫东,然后邀请鲁军和段穿林上车。她想鲁军和段穿林会有一人坐副驾驶的位置,这样她就可以离侯卫东远一点。她内心深处虽然渴望接近侯卫东,但理智又告诉她要理智。结果鲁军和段穿林都做了后面,让她希望落空。她只好做了副驾驶的位置。
侯卫东一边和鲁军段穿林聊天,一边偷看段英。从侧面看,段英的前胸更加饱满、坚挺,嘴唇也更加丰厚,让他一次次想起以前在她身上驰骋的情景。段英感受到了侯卫东灼热的目光,但后面坐着两个人,让她不得不把热火埋在心里,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好多事情,一但开始,就很难结束。
到了茂云以后,侯卫东让小杨和晏春平去茂云宾馆定三个单间,然后对鲁军和段穿林道:“市府招待所一个做岭西菜的大厨,味道比酒店的还好,今天中午就在那吃怎么样?”
鲁军和段穿林都道:“女士优先,只要段英没意见,我们就没意见。”他们知道侯卫东见多识广,既然他说好,就一定错不了。
于是侯卫东对段英说道:“既然大家信任你,你就拿个主意吧。”
段英说:“大酒店虽然味道好,却远不如一些小店味道正宗,既然招待所有地道的岭西菜,我们就尝尝。”
侯卫东说:“那就这么定了。”然后开车直奔市府招待所。
因为不是市政府的车,侯卫东被挡在了市府招待所大门口。他只好摇下车窗,对门卫说道:“我是市长侯卫东,把门打开。”
这个门卫是新来的,没见过侯卫东,不敢放行:“对不起,您稍等。”说完赶紧去找范晓云,他虽不认识侯卫东,但却知道范晓云是专为侯卫东服务的。
范晓云正在侯卫东房间打扫卫生,这是她每天必做的工作,即使侯卫东不住,她也不敢松懈。
门卫嘴很甜:“晓云姐,门口来了辆桑塔纳,开车的说是市长,我不敢确定,您是不是帮我去看看。”
范晓云一听就急了:“你为什么不直接让他进来?”
小伙子道:“招待所有规定,私家车不能进来,我又不认识,因此拿不定主意。”
范晓云平时挺照顾他,也知道他没经验,于是指点道:“如果是老百姓,他只会说是谁的亲戚,而不会直接说是市长,既然说了是市长,那肯定就是。”
小伙子一听害怕了:“姐,你要帮我。”
范晓云看小伙子的表情,知道他是真害怕了,于是安慰道:“候市长不是小心眼的人,没事,你赶紧去开门,我随后就到。”
小伙子几步跑下楼,然后摁下了电动门的按钮,可他太紧张了,竟然一直摁着“off”。
范晓云正好赶过来,看他一直摁着:“off”,提醒道:“快摁‘on’。”
小伙子这才发现自己摁错了,于是赶紧摁“on”,心想,这下完了,让市长等了这么长时间,被辞退是早晚的事。他不知道,侯卫东跟他想的正相反,在他看来,这是个单纯的年轻人,还没有被社会污染,更不可能因为这件事难为他。
等侯卫东和鲁军等人下了车,范晓云赶紧迎上来:“候市长,中午在招待所用餐吗?”
侯卫东说道:“你赶紧让刘师傅做几个拿手好菜送到我房间,另外再拿两瓶岭南春。”又问段英道:“你喝什么?”
段英道:“我喝果汁就行了。”
侯卫东道:“原来是客,怎么能让你喝果汁。”转身对范晓云道:“给段记者准备一瓶红酒。”
交代完,侯卫东领众人上楼。
侯卫东住的房间很大,分为里外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客厅,沙发,茶几,电视,一应俱全,角落里还有一张餐桌。
侯卫东和鲁军等三人坐在沙发上,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上菜。
鲁军先道:“卫东,我最近看了一本书,题目叫‘资本流向哪里?’写得很好。”
侯卫东道:“想必内容很新颖,你快说说。”
鲁军道:“资本从本质上来说,必然流向能产生最大价值的地方,但实际操作起来又各有不同。比如说,我国的改革开放,正是借助了发达国家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而将低端制造业转移到次发达和不发达国家这样一个机遇,因为我们国家劳动力价格低廉,而市场广阔。现在我国的中西部地区,相对于东部地区来说,也出现了同样的优势,劳动力丰富,市场又远未饱和,大有潜力可挖,所以,表面上看,中西部地区在吸引外资上应该比东部地区更有优势,但为什么在吸引外资能力上远不如东部地区呢?”
侯卫东对此深有体会,他任成津县委书记的时候,曾经去岭西和广东招商,结果却很不成功,这样他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听鲁军提到此事,他精神立刻高度集中,静待下文。
鲁军接着道:“其实,这是我们知识误区导致的,在我们眼中的两点优势,恰恰是劣势,先说劳动力,如果简单按人数算,我们的劳动力成本肯定是最低的,可是我们没有熟练的技术工人,没有高水平的知识分子队伍,因此五个劳动力创造的价值也赶不上广东等省一个劳动力创造的价值大,所以中西部劳动力成本不是低而是高,而市场有潜力的同时,也制约着商品销售,人们消费观念落后,加上收入有限,购买力低下,所以市场潜力也不是优势,这就是中西部地区为什么以矿山经济为主,很难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的原因。”
侯卫东一听,顿时豁然开朗,于是诚心请教道:“那我们怎么办才能引来金凤凰?”
鲁军道:“其实,只要换位思考就行了,只要我们设想自己是西方资本家,我们愿意去什么地方投资就行了。”
段穿林接道:“首先就是基础设施,‘要想富,先修路嘛!’”
鲁军道:“这话很对,没有路,原料运不进来,产品运不出去,怎么获得利润,但所谓的基础设施又不单单指路,他有硬软两方面的含义,首先,你的道路硬化是否能抗住大吨位车辆的碾压,你的电力设施是否能满足大用电量的需要,是不是能和先进的机器设备对接,你是否有发达的通信网络,是否有遍布的光纤网络,网速是不是能达到要求,在这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软的方面包括合理布局的金融网络,充足的培养熟练工人的教育机构,这些都是开发区必不可少的。”
侯卫东的思想还停留在宽阔的道路、明亮的路灯、漂亮的绿化基础上,通过鲁军这么一说,他对如何建搞好开发区,有了更深的认识。
鲁军接着道:“做好这些,只是第一步,很多例子证明,当地政府政策多变,法律、法规不完善,服务意识差,吃拿卡要现象严重,才是外商投资的最大顾忌。”
这点侯卫东很好理解,以前很多的企业就是这么搞黄的:“怎么才能避免这种情况呢?”
鲁军道:“开发区不但要有单独的政府机构和优惠政策,还要有相关的制度,详细规定政府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出了问题怎么处理,建立制度后,还要有监督检查,确保各项制度落实。”
这时,范晓云过来汇报:“候市长,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和客人用餐吧。”
侯卫东赶紧说道:“大家饿了吧,我们先吃饭。”
段穿林先做飞机,再做车,确实饿了,说道:“鲁主任,来,咱们尝尝正宗的岭西菜。”说完,当先走到餐桌旁。
鲁军和段英随后也走了过来。
侯卫东却没上桌,而是走进卧室,找到纸和笔,迅速地记下鲁军刚才说的话。然后又拿着纸笔来到餐桌旁,准备随时记录有用的东西。
桌上的菜很丰盛,水煮鱼,夫妻肺片,肉末茄子,爆炒腰花,开水白菜,土豆排骨,色香味俱全。侯卫东先给鲁军和段穿林斟上白酒,又给段英倒红酒。段英接杯子的时候,轻轻碰了一下侯卫东的手,动作很隐蔽,鲁军和段穿林都没注意到。
侯卫东心想,段英今天怎么了?难道想再续前缘,自己一定要把握住,千万不能再胡来。“来,尝尝水煮鱼,这可是我这的招牌菜。”
段穿林夹起一块儿,发现带着鱼鳍,很奇怪,但又不好放回盘里,只好咬了一点儿,只觉又嫩又滑,非常鲜美,他立刻大口吃起来。
鲁军和段英也都夹着一块儿,却没有吃。也难怪,任何人对着一块块带着鱼鳍的肉,都会犯嘀咕,现在看段穿林大口吃了起来,他们终于抛开顾虑咬了第一口。毫无例外,他们也迅速被美味征服了。不久,一盘水煮鱼被吃得精光。
侯卫东很满意三人的反应,征求道:“我让厨房再坐一盘?”
鲁军摆了摆手,说道:“美味不能一下子吃够,等下次吧。”
段穿林和段英都感到鲁军说得有理,一起道:“有理,有理。”边说话,边回忆着刚才美妙的滋味。
侯卫东拿起酒杯说道:“各位能在百忙之中前来茂云,我非常感动,来,敬各位一杯,你们随意。”说完,一仰脖,干了。
鲁军和段穿林酒量一般,但主人已经干了,他们不好真的“随意”,只好也干了。段英平时很少喝酒,但酒量还行,于是也陪着干了一杯红酒。
侯卫东又连喝了两杯,脸不红心不跳,跟没事人一样。鲁军和段穿林可陪不聊了,勉强喝了一杯酒后,鲁军说道:“卫东,咱们随意吧,下午还有事呢。”
侯卫东知道二人的酒量,于是说道:“那好,下面大家随意,鲁主任,我已经准备好了本和笔。”说着扬了扬手。
笔记本打开着,鲁军扫了一眼,发现正是刚才自己说的,不禁发自内心地喜欢侯卫东。于是问侯卫东:“我刚才说道哪了?”
侯卫东一直记挂着鲁军的话,听鲁军问起,张口说道:“您刚才说外商最顾忌政府政策多变,服务意识差,经常吃拿卡要,开发区要有健全的制度,并保证严格落实。”
鲁军心里赞道,侯卫东真是个做实事的官员,看来他是真上心了,他本着知无不言的精神说道:“其实还有一个方面是容易让人忽略和误解的,外商也是人,他们不但要挣钱,也要生活,既然是生活,必然涉及到吃穿住用行等方面,就拿吃来说,每个国家的人都有自己的饮食习惯,他们来到中国,肯定吃不惯中餐,所以我们要有西式餐厅,要能做西式菜肴,这样他们才能吃得舒服,才能喜欢这里,都说‘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必须先留住男人的胃’,这是有道理的。所以东部的许多城市都有西餐厅,而且档次都很高。”
侯卫东年轻的时候,也曾对经济落后的地方却要盖星级酒店不理解,后来虽然多少了解一些,却从没有像鲁军考虑的这么透彻,他不禁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鲁军喝了口茶,然后继续他的长篇大论:“再说穿,能来中国投资的人,都不缺钱,他们在意的是品味,可茂云有高档时装店吗?没有。岭西有高档时装店吗?没有。那么他们会有认同感吗?还有气候,我们岭西是典型的盆地,闷热多雾,连北方人都不习惯,何况外国人,但气候就这样了,我们改变不了,不过我们可以做一些细节的东西,比如在高档宾馆里配备除湿机,有时细节也很重要。如果我们生活方面工作也做好了,外商还会不愿来吗?”
听着鲁军的话,侯卫东面前仿佛打开了一扇窗,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