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89章 和书记结盟——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进了办公室,侯卫东让晏春平给段宜勇秘书小张打电话,如果段宜勇有时间,马上告诉他。

小张是市委书记秘书,在茂云市委、市政府的众多秘书中地位突出,但他却不敢小看晏春平,一方面晏春平为人机灵,人缘好,更重要的是他是侯卫东的秘书,而侯卫东除了祝炎和周昌全外,似乎有着更深厚的背景。当晏春平打来电话,他马上热情地道:“春平,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就像他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晏春平为人低调,从不因为自己是市长秘书而倨傲,现在面对市委书记秘书,更是低调得很:“领导这是批评我,这样,哪天有空我请领导喝酒。”

晏春平的态度让小张心里很舒服,嘴上却谦虚地道:“喝酒可以,不过不能叫领导,我们年龄差不多,就叫哥哥吧。”

晏春平很会顺杆往上爬:“张哥,侯市长想见段书记,不知道段书记有没有时间?”

小张虽然当秘书时间不长,却很有悟性,他没说段宜勇有时间,也没说没有,而是说看看,然后走进段宜勇办公室请示。

段宜勇听说侯卫东要见自己,心里嘀咕开了,侯卫东到茂云也有一段时间了,却始终没有什么作为,更让他奇怪的是,别的官员都忙着揽权,侯卫东却将市政府的主要工作交给了刘刚,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小张,快请侯市长过来。”

走进段宜勇办公室,侯卫东首先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书柜,跟很多领导不同的是,书柜里的书以经济类书为主,而文学历史等书籍却很少,这也从侧面验证了祝炎的话。

段书记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然后陪着侯卫东在沙发上坐下,虽然段宜勇对侯卫东有戒心,但侯卫东一段时间以来的低调以及充分尊重市委的做法,获得了段宜勇不少好感。“卫东,考察得怎么样?”

其实无论是强硬还是低调,都是侯卫东做事的手段,隐藏在后面的是做实事的强烈愿望,而一心想做实事正是大多数官员所缺乏的,所以很少有人能看穿这一点,如果段宜勇不是个好官员,或者挡了侯卫东的做事的路,他会毫不犹豫地搬开段宜勇。“我在铁桥转了一圈,有了些初步的想法,正想向段书记汇报。”

段宜勇忙道:“卫东,我们能一起搭班子就是缘分,你可别客气,我在茂云这些年,各方面还是了解的,你说说,我们一起探讨。”

侯卫东理了理思路说道:“我去铁桥的家具厂和茶叶厂看了看,感到很可惜。”

段宜勇当副市长的时候,考察过铁桥的这两家工厂,当时效益还是不错的,对于两个厂的衰败,段宜勇还是有责任的,但他没有用人权,又无法改变铁桥人闭塞的观念,心有余而力不足。祝炎倒是想做事,但铁桥两个小厂对整个茂云经济推动作用有限,加上祝炎要拉拢铁桥领导,所以没有给铁桥太多关注。对于祝炎的想法,段宜勇也能理解,祝炎年龄不小了,如果再不进一步,只能退居二线。段宜勇是心理装着百姓的人,对铁桥的落后也了解,今天看侯卫东主动提起此事,就决定推铁桥一把。“这两个厂我去过,生产的家具和茶叶也很不错,只不过权责不明,经营管理又跟不上,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侯卫东道:“我想将两个厂重新建起来,这样至少可以提高铁桥的税收,奠定铁桥发展的基础。”

段宜勇道:“重建当然容易,关键是找到一个好方法,避免重蹈覆辙。”

侯卫东道:“重建之后的工厂,既不能由政府管理,也不适合政府控股,如果由政府管理,就会掉入权责不明的境地,如果由政府控股,铁桥政府就要投入大量的钱,这不现实,我认为将企业承包给私人企业,这样政府既能收租金,又可以收税,很划算。”

段宜勇对这两个工厂的现状有些了解,知道只剩下了空壳子,于是担心地道:“会有人承包吗?”

侯卫东对这点很有信心:“我们有一个必胜的优势,那就是优质的木材和茶叶,这是别地的地方不具备的。”

段宜勇对侯卫东的信心很好奇,于是试探地问道:“那么侯市长可有这样的朋友,毕竟茂云投资环境一般,没什么吸引力。”

侯卫东怕段宜勇误会,所以没跟段宜勇交底:“我当在益杨和成津的时候,认识一些商界朋友,只要让他们看到铁桥的资源优势,我相信会有人来投资的。”

段宜勇知道,现在的铁桥一穷二白,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如果不依靠私人关系,真的很难引来投资,如果侯卫东能引来投资,倒是一件好事。“侯市长,那就麻烦你了。”

侯卫东道:“段书记严重了,这是我的责任。我还有一件事想跟段书记说一下。昨天我去西路县去了一下,发现了一些问题,首先是一个矿主肆意盗挖矿山,我这有一些照片底片,等洗了之后就给段书记送过来,第二个是这个矿的开采既不科学也不合理,简直跟农民盗挖没有区别,竟然有一切合法手续,三是我注意到国土局的手续是最后拿到的,时间就在国土局长刘刚死后不久。”

段宜勇想了想说道:“你是说刘刚局长的死和那些矿主有关?”

侯卫东道:“这不能确定,但刘刚局长的死肯定使一些矿主受益了。”

段宜勇知道西路这个脓包,但他不敢挤,李系人马的实力他领教过,只挤一个西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还容易把自己搭上,现在侯卫东主动提起这个问题,他就有意推动侯卫东打头阵,因为侯卫东比自己实力强,他背后不但站着祝炎,还站着更强大的人物,这是他凭感觉得到的,但究竟是谁,他就不清楚了。“卫东有什么想法?”

侯卫东分析道:“矿山问题之所以难解决,不是矿老板们有多大能耐,而是他们背后站着的利益集团太强大,这是全国矿山问题的共同特点,所以先要解决矿老板背后的靠山,而要解决这个靠山,就要先要掌握基层政权。”

段宜勇知道侯卫东在成津治理矿山成绩,于是说道:“卫东在成津工作的很好,西路、东湘的情况和成津又很相像,我想我们是否可以借鉴一下成津的经验。”

侯卫东详细介绍了调整乡镇干部来治理矿山和绕过矿山问题解决矿山问题的经过,又介绍了通过加强公安系统建设打掉了李东方和方杰两个犯罪分子的情况。

段宜勇心里想到:“我在市里的权力都受到多方制肘,更别说随意撤换县里领导了,尤其是西路县,那可是李建国的老巢。”

侯卫东看段宜勇不说话,知道他顾虑什么,于是建议道:“段书记是不是可以跟国亮书记汇报一下,如果能得到省里支持,事情解决就会容易得多。”

段宜勇一向不善于交际,所以对于获得省里支持心里没底。

侯卫东看段宜勇不说话,知道他很犹豫,于是决定刺激他一下:“段书记,前两天亚视一个记者到了西路,我说的照片就是她拍的。”

段宜勇知道亚视记者意味着什么?不过既然照片到了侯卫东手里,就说明没有问题了,不过侯卫东能从亚视记者手里拿回照片,还是让他很佩服。“卫东,你是怎么说服记者留下照片的。”

侯卫东道:“我跟她透漏了点茂云的现实,并且告诉她,如果曝光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解决不了问题,她是个明白人,所以就留下了照片,不过她说明年夏天春天还会过来。”

段宜勇知道如果不尽快扭转西路县的危局,等待的只能是被曝光的命运,自己的仕途也就到头了。“好吧,我们尽快去岭西一趟,争取得到省里的支持。不过我们还是提前商量一下解决问题的步骤,否则没法汇报。”

侯卫东赶紧说道:“主意还要段书记来拿。”

段宜勇说道:“此事不能操之过急,最好先调整铁桥和翠山县,将这两个县牢牢抓住,然后调整市委和市府,最后集中精力解决西路县和东湘县。”

这个思路和侯卫东的思路大体一致,铁桥和翠山不是李系根本,加上没有矿山,所以动这两个地方,相对容易,调整市委和市府班子,涉及不到大问题,所以虽然有难度,但仍可以解决,等这些事做完,解决西路县和东湘县也就水到渠成了。看来段宜勇虽然不会交际,但智商不低,如果他要能人情练达一些,肯定走得更好。“我完全支持。”侯卫东真诚地道。

段宜勇笑了笑:“卫东,你的能力我知道,你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说说。”卫东道:“前不久听一位朋友说过上海官场发生的一件事,我感觉对我们解决问题会有帮助。”段宜勇道:“什么事?”侯卫东说:“我了促进落后地区的发展,上海将经济相对较好地区的领导调到经济不好的地区,实行人才交流。”

段宜勇眼前一亮,心道:“这明显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妙。”不过他马上想到一个问题:“我们的干部素质不高,谁愿意和我们交流啊!”

侯卫东没有透漏杨森林的保证,只是含混地道:“我和沙洲领导很熟,可以跟他们说说,另外也可以问问省里的意见,如果省里支持,就好办了。”段宜勇高兴起来,走一个李系官员,来个沙州官员,一去一来,就等于多了两个支持自己的人,绝对是好事。

商定了汇报的大致内容,段宜勇和侯卫东商定下周一起去省委、省政府汇报工作,争取得到省委、省政府的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