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88章 大丈夫——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八点。
侯卫东带着秘书晏春平,坐着市政府的一号车来到茂云宾馆。昨天陈蘇蘇已经将照片底片交给了侯卫东,所以他想用这种方式拉开和陈蘇蘇的距离。虽然从内心上来说,他愿意和陈蘇蘇多接触,但现在茂云暗流涌动,他必须格外小心,而且已经有了小佳和郭兰,他已经非常知足。
停好车,侯卫东让小杨在外面等着,然后领着晏春平进入大厅,然后给陈蘇蘇打电话。“陈记者,我就在宾馆大厅。”
陈蘇蘇听侯卫东不叫自己蘇蘇,心里有些失落,转念又一想,他是市长,而且结了婚,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侯市长,你等一下,我马上下来。”她也将称呼改了过来。
十分钟后,陈蘇蘇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只手拉着自己的小行李箱。
侯卫东正坐在大厅里和晏春平说话,听到下楼梯的声音,抬起了头。陈蘇蘇穿着雪白的连袖皮草,下面是黑色的紧身裤和棕色高腰皮靴,华贵而高雅。如果说郭兰是小家碧玉,陈蘇蘇就是大家闺秀,气质和修养像是与生俱来的,随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散发出来,形成强大磁场,吸引着周围所有的人。侯卫东忽然想起一句话:“此曲只应天上有”,如果把这句话改成“此女只应天上有”来形容陈蘇蘇真是再恰当不过。
忽然想起晏春平就在身边,他赶紧偷着看了晏春平一眼,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陈蘇蘇,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陈蘇蘇对这样的目光早已有了免疫力,她大方地穿过大厅,走到侯卫东面前:“侯市长,让你久等了,曾先生呢?”
侯卫东突然有了和她继续接触的冲动,但随后又改变了主意,如果是十年前,他不会介意陈蘇蘇的热情,但现在他身处官场,身不由己,只能用理智压抑自己。他一板一眼地道:“曾先生自己去铁桥县考察了,你吃饭了吗?”
陈蘇蘇昨天很累,所以一觉睡到七点半,到现在还没吃饭,她看侯卫东有意疏远自己,就有些赌气:“吃过了,送我去岭西吧。”
侯卫东看出陈蘇蘇在使性子,却不好说破,“这附近有家早餐店,味道不错,我们去尝尝?”
陈蘇蘇并不是真的生气,又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坐飞机,空腹不好,于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晏春平赶紧接过陈蘇蘇手里的行李箱,然后在前引路。
侯卫东见陈蘇蘇仍然不说话,有些后悔自己的做法,如果得罪了陈蘇蘇,将朋友变成了敌人,就得不偿失了。到了车旁,侯卫东紧走两步,给陈蘇蘇打开车门。这套动作行云流水,让侯卫东仿佛回到了秘书时代。
看到侯卫东煞有介事的样子,陈蘇蘇小声笑了起来,一脸的乌云也就散了。
无论是微笑还是生气,陈蘇蘇都是那么光彩夺目,侯卫东不得不努力控制自己的脖子和眼睛,以防止被她巨大的杀伤力击倒。
进了餐馆,陈蘇蘇再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侯卫东顿时明白了“蓬荜生辉”的含义,小店不大,但有了陈蘇蘇立刻就有了明亮的色彩,这不是“蓬荜生辉”是什么?他忍不住开玩笑道:“陈记者,以后再也不跟你出来吃饭了,你看看那些男人嫉妒的目光,好可怕。”
陈蘇蘇听到侯卫东委婉的赞美,心里很高兴。
晏春平伺候侯卫东和陈蘇蘇坐下,然后跟小杨坐了另一桌,好方便侯卫东和陈蘇蘇说话。
“陈记者,谢谢你能体谅地方官员的苦衷。”
陈蘇蘇真心地道:“找地方政府的麻烦,既不是记者的职责,也不是记者的爱好,我们的目的是提醒地方政府更科学地行政,如果报道只能让事情更糟,我们不会去做的。”
陈蘇蘇的职业素养让侯卫东很佩服,也增加了她在侯卫东心中的份量,当然这只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欣赏,没有其他的因素。
吃完饭,侯卫东送陈蘇蘇到岭西机场。
陈蘇蘇刚毕业的时候,来过一次茂云,那时岭西到茂云的路况很差,到处坑坑洼洼,公交车恨不得能把人晃散架了,现在则是平坦的高速,让陈蘇蘇从另一个方面加深了对茂云的印象。心道:“发展和环境保护真是一对矛盾,没有茂云经济的发展,就不会有这条高速,而要发展经济,除了矿山,茂云还能靠什么?但要让自己对茂云环境的破坏,人民的苦难视而不见,他又做不到。”
“侯市长,矿业是茂云的经济支柱,你如何能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发展茂云经济?”
对于这个问题,侯卫东最有发言权:“我在沙洲成津的时候,整顿矿业秩序,关闭了小矿山,对大矿山实行了技改,不但保护了环境,还吸引了更多有实力的企业到成津投资,所以我相信我会做到的。 ”
其实,陈蘇蘇知道,全国各地的矿山开采都不科学,只不过有得问题严重,有的问题不严重,再加上矿山企业和某些地方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解决起来难度很大。侯卫东说得轻描淡写,陈蘇蘇却知道里面的艰险。她知道侯卫东有自己的原则,不会知难而退,但还是提醒道:“卫东,你要懂得保护自己,因为你不仅是你自己的,也是所有爱着你的人的。”说完,才发现有语病,不禁脸红了红。
侯卫东没有转头,当然也没有发现陈蘇蘇的表情,不过还是感受到了陈蘇蘇的关切,不禁心中一热,暗道:陈蘇蘇杀伤力真是太大了,这样早晚要出事,得赶紧把她送上飞机。
看着陈蘇蘇背影消失在安检口,侯卫东终于松了一口气。
晏春平问道:“侯市长,回岭西还是回茂云。”虽然和侯卫东私下关系不错,但他可不敢忘了规矩,只要有外人,晏春平一律恭敬地称呼侯卫东为“侯市长”。
“回茂云。”来到茂云后,侯卫东决定收敛自己的锋芒,配合段宜勇,当然这不意味着侯卫东一切唯段宜勇马首是瞻,祝炎说段宜勇没有歪心眼,侯卫东决定利用这一点,引导段宜勇做出有利的决定,当然段宜勇是一名好官员,一心只为工作,这是侯卫东能够利用的前提。有人喜欢拉拢常委架空书记,虽然目的达到了,却失去了最有力量的盟友,侯卫东不会这么做,相反他决定事事向段宜勇汇报,然后随机应变。所以他要赶回茂云向段宜勇汇报记者暗访这件事,为调整西路县政府班子做好铺垫。跟当县委书记时相比,侯卫东又有了进步,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