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87章 交流才能成朋友——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将陈蘇蘇扶上奥迪车,然后对曾宪刚说道:“陈记者脚扭了,我们要赶紧回茂云。”
曾宪刚问道:“不再看看了?”
侯卫东道:“想看的已经看到了,再看也没多大意义。”
又转身跟陈蘇蘇商量:“陈记者,咱们先回茂云,等你伤好了,我就送你去岭西坐飞机。”
陈蘇蘇点头道:“行,麻烦候市长了。”陈蘇蘇很聪明,应对也很得体。
太阳落山前,三个人终于赶回了茂云宾馆,侯卫东让曾宪刚背陈蘇蘇回房间,自己在旁边照顾着,毕竟他是茂云市长,需要考虑影响,而曾宪刚则自由得多,由他背陈蘇蘇正合适。
到了房间,侯卫东将陈蘇蘇扶到床上以后,对曾宪刚说道:“宪刚,你去看看宾馆有没有冰块,我给陈记者做下冰敷。”
曾宪刚立刻会意地离开了。

侯卫东赶紧到卫生间拿来毛巾,然后接了盆凉水,将毛巾投湿,敷在陈蘇蘇脚腕处。陈蘇蘇奇怪地道:“你不是让曾先生去拿冰块了吗,怎么不等他?”侯卫东笑笑说道:“宾馆怎么可能有冰块,我只是想跟你单独说说话。”陈蘇蘇道:“那岂不是让曾先生白跑一趟。”侯卫东道:“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他懂我的意思。”然后问道:“你想不想听听茂云的故事?”陈蘇蘇道:“当然想听。”女人向来对“故事”有着极高的热情,陈记者也不例外。
侯卫东试了试毛巾的温度,然后又投了一遍,重新敷在陈蘇蘇的脚腕上,这才问道:“你能不能替我保守秘密?”
陈蘇蘇忙道:“我保证。”然后还举起右手发誓,样子很可爱,看得侯卫东心头一热。侯卫东理了理思路说道:“茂云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以人大主任李建林为核心,把持着各县各区甚至市委市政府的主要职务,左右着茂云政局,就拿市政府来说,有三个副市长是那个小集团的人,市委的比例也大致如此,这个小集团的特点是‘对人不对事’,还有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像红楼梦里的宁荣二府一样。”侯卫东怕陈蘇蘇听不明白,解释道:“‘对人不对事’会让做事的人做不成事,让不做事的人步步高升,导致严重的贪污和腐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又让他们抱成一团,形成一张庞大的关系网,让想改变的人无处下口,如果贸然改变,只会更加被动。”
陈蘇蘇理解地点点头,说道:“难怪堂堂的市长会落荒而逃,不敢表明身份。”
侯卫东道:“我倒不是怕他们,而是已经有了全盘计划,不宜打草惊蛇,等明年二月选举结束,就是计划实行之时。”
陈蘇蘇完全明白了侯卫东的难处,担心地道:“你只是市长,没有用人的决定权,如何实行计划?”
侯卫东道:“市委段书记是老党员,党性强,早就想采取行动,只是顾虑明年二月的选举才忍而不发。另外,省委省政府已经初步同意了茂云市委市政府的意见。所以我有信心改变茂云现状。”
陈蘇蘇突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盗挖矿山资源的行为仍在继续,你和段书记必须制止,因为环境和自然资源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
侯卫东痛苦地道:“我非常清楚,可是没有办法,祝炎书记离开茂云前已经关闭了小矿山企业,但现在还不是死灰复燃,而且变本加厉,所以彻底改变茂云官场才是制胜之道,单靠市委市政府下文件是不行的。”

作为一名记者,陈蘇蘇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她见侯卫东不想立刻制止盗挖矿山的行为,生气地道:“那我只有将西陆县的真实情况曝光了。”
侯卫东也很生气,心想苦口婆心说了半天都白费了,但他更知道现在不是动气的时候,只能好言相劝:“如果西陆县的情况被曝光,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段书记和我,可能被免职,也可能被警告,如果被免职,省里就要重新派人来,浪费时间不说,还不能保证他们不会成为李建林的人,毕竟对于官员来说,跟李派合作,平稳度过任期似乎更合算。”
为了给陈蘇蘇思考的时间,侯卫东又投了一次毛巾,投完后放在了陈蘇蘇脚腕上,经过两次冷敷,陈蘇蘇脚腕的肤色已经渐渐恢复了正常。侯卫东心里感叹道:“上天真是厚待她,连脚都这么精致。”
随着疼痛感降低,陈蘇蘇的脚更清晰地感觉到了侯卫东手掌的温度,心里痒痒的,却很舒服。陈蘇蘇18岁上大学,22岁毕业,虽然追求者无数,却没人能走进她的内心,因为她想找的是她父亲那样的男子汉,而她父亲身居高位又极有男子汉魅力,那些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自然不会具备这样的条件。毕业后又当了记者,整天东奔西走,又没有机会遇到优秀的男人,直到现在遇到侯卫东。
陈蘇蘇非常清楚侯卫东的想法是对的,但对西陆县破坏性开采矿山又不忍心置之不理,所以才说了赌气的话。
侯卫东接着刚才的话说道:“而如果给段书记和我警告处分,我们仍然解决不了问题。”
陈蘇蘇对侯卫东的话不置可否,却开玩笑道:“让堂堂的茂云市长给我一个小记者敷脚,真是荣幸!”
侯卫东是聪明人,立刻明白陈蘇蘇已经放弃了曝光,于是问道:“你回去如何交代?”

陈蘇蘇非常欣赏侯卫东的聪明:“我的相机被抢了,照片也被删了,还崴了脚,还想让我怎么样?”常有记者遇到这种情况,所以陈蘇蘇才敢隐瞒不报。
侯卫东不放心:“如果台里再派其他记者来怎么办?”

陈蘇蘇道:“放心,马上过春节了,台里不会再派人来,等过了年,茂云选举已经结束,一切都好办了。”接着看着侯卫东的眼睛说道:“卫东,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要向我保证一定还茂云一片蓝天。”侯卫东郑重地点头道:“一定。”陈蘇蘇笑着说道:“这趟白来了,还扭伤了脚。”

侯卫东道:“没有白来,我会用你拍的照片导演一场好戏。”陈蘇蘇高兴地道:“那我就把照片交给你,然后等着看你导演的‘大片’。”刚说完,肚子咕噜噜响了起来。陈蘇蘇笑着道:“市长大人,我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吃的吧。”

侯卫东非常喜欢陈蘇蘇大方、直爽的性格,说道:“我马上给宪刚打电话,让他买吃的回来。”说完用陈蘇蘇的手机拨通了曾宪刚的电话:“宪刚,买点吃的回来,菜咸一些,别放辣椒,再买两贴云南白药膏。”侯卫东知道北京人不吃辣,所以特意嘱咐道。

陈蘇蘇很喜欢侯卫东的细心,这一点很像她的父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