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84章 亚视记者——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一早,侯卫东和曾宪刚开车直奔西陆县。
根据地图,茂云到西陆是省级公路,和茂云到铁桥公路修于同一年,但路况完全没法比,黑色的奥迪车一路颠簸着前行。侯卫东留心观察了一下过往车辆,一大半都是重型卡车。车上装着煤炭、磷、铅锌和钨砂等矿石,满满的,车一颠簸,就会洒出一些,看得侯卫东直心疼。矿产是不可再生资源,而国际上矿石的价格很低,所以现在的矿山开发模式,不但极大地破坏了生态环境,而且获得的只是蝇头小利,科学、有序、合理和深加工才是矿业开发的出路,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抬高开发门槛,不能办个执照就让开发。
这时,路边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陈蘇蘇,正奋力推出租车,原来是车右侧的两只轮胎陷到了坑里。侯卫东心里琢磨道,陈蘇蘇怎么来到了偏僻的西路县,难道是家在西陆?他忽然想起了段传林,难道陈蘇蘇是报社记者,来揭西陆黑幕?再联想到她的气质,侯卫东感觉非常可能。这时他们的车已经过去了一段,侯卫东赶紧让曾宪刚倒车。
曾宪刚也看到了陈蘇蘇,听说侯卫东让倒车,开玩笑道:“卫东该不是想英雄救美吧?”手却没停着,麻利地调转车头开了回去。
侯卫东笑笑道:“她要只是个美女就好了,我怀疑她是记者,来曝光的。”
曾宪刚知道此事对于侯卫东的意义,于是说道:“我们帮她推车,顺便套套话。”
陈蘇蘇还在奋力地推车,可是车陷得太深,怎么也出不来。侯卫东和曾宪刚赶紧下车,侯卫东在后面推,曾宪刚在侧面搬轮胎,两三下就推了出来。
陈蘇蘇这时才发现帮自己的是昨天遇到的年轻人,很英俊,也很有男人味儿,这是她第一感觉。“谢谢你们了。”
侯卫东忙道:“不用客气。”然后似乎无意地说了一句:“一看你就不是岭西人。”
陈蘇蘇笑道:“那你说我是哪人?”
侯卫东心想只要不是北京人就好,嘴里却说道:“肯定是北京人。”
陈蘇蘇来了兴趣,继续问道:“那你猜我是干什么的?”
侯卫东一听陈蘇蘇真是北京人,暗道:怕什么来什么。“是记者吧?”他怕陈蘇蘇怀疑,又加上一句:“只有记者才有这么好的气质。”
陈蘇蘇微笑道:“我是亚视记者陈蘇蘇,你好。”说着伸出了手。
侯卫东看陈蘇蘇落落大方,不好再隐瞒:“我叫侯卫东,岭西人,陈记者来这穷山沟,是走亲还是访友?”然后轻轻握了握陈蘇蘇的手,当真温润如玉。
陈蘇蘇道:“最近中央在提倡科学发展观,台里想通过树立典型,配合中央政策,当然光有好例子不行,所以当台里接到群众来信,说西陆县违法开采,导致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就决定派我来采访,抓一个反面典型。”
侯卫东心里暗呼幸运,否则自己的市长算当到头了。
这时司机说话了:“陈记者,我只能送你到这,对不住了。”
陈蘇蘇微皱眉头道:“我们不是说好到西陆县城的吗?”
司机道:“我不知道路坏成这样,我的车刚买半年,可不想现在就大修。”
侯卫东刚想帮陈蘇蘇说话,突然意识到这是和陈蘇蘇拉近关系的好机会:“陈记者,我们也到西路县,如果你不介意,就坐我们的车,他那出租车走不了这条路。”
陈蘇蘇也担心出租车再陷进泥里,只好同意了侯卫东的提议:“那好,麻烦你们了,不过钱是一定要给的。”
侯卫东怕陈蘇蘇多心,说道:“你给出租车多少就给给我们多少。”
陈蘇蘇大大方方地坐上了奥迪车。
为了拉近关系,侯卫东没话找话道:“陈记者老家是哪的?”
陈蘇蘇笑笑道:“你不是猜得很准吗?再猜猜。”
侯卫东道:“我猜你是江南人,只有江南水乡才会养育出这么精致的容貌。”
陈蘇蘇微笑道:“多谢夸奖,我老家是安徽的,算半个江南人。”
侯卫东接道:“安徽人,能到亚视当记者不容易啊。”
陈蘇蘇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比较会考试罢了,而当时我们栏目又急需记者。”
侯卫东心道:原来是个书生,如果知道我是茂云市长,肯定更不好说话,还是静观其变的好。“把父母接到北京了吗?”
陈蘇蘇开玩笑道:“原来我以为侯先生是大老板,现在才知道是管户口的。”
侯卫东知道自己话说得不合适,尴尬地解释道:“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陈蘇蘇准确捕捉到了侯卫东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心道:这是个没有坏心眼的人。“没关系,侯先生是做什么生意的?”
侯卫东故作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做生意的?”此次出来,侯卫东和曾宪刚的借口就是做生意。
陈蘇蘇道:“在岭西,能开上奥迪的,只能是大老板。”
侯卫东故意说道:“我就不能是当官的吗?”
陈蘇蘇说道:“不可能,除非是贪官,但你根本不是。”
侯卫东这下来兴趣了:“你怎么就肯定我不是?”
陈蘇蘇顺嘴胡说道:“你的眼神很清澈。”
侯卫东心想: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眼睛当然清澈,嘴上却道:“谢谢夸奖,我这次是来考察木材的,如果可以就开个家具厂。”
陈蘇蘇很配合地道:“保护环境是每个公民的责任,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更应该带头,因为环境好了,最受益的还是你们成功人士,可以更健康,更幸福!”
这是一个崭新的课题,从来没人思考过,保护环境为了谁?为了共同的家园。为了子孙后代。那么谁受益更多呢?恐怕还真是成功人士。侯卫东边想边点头道:“陈记者说的是,我历来都是采伐和培育并举,绝不会破坏环境。”
陈蘇蘇适可而止:“职业习惯,请见谅!”
侯卫东趁机恭维道:“哪里,还是记者水平高,看问题一针见血。”
陈蘇蘇神情一暗:“水平高有什么用?还不是在庞大的社会惯性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侯卫东注意到了陈蘇蘇的神情,知道她定有很多苦衷,这跟她清爽的性格有些不符,侯卫东很想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但还是忍住了。“陈记者,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陈蘇蘇感激地看了一眼侯卫东,虽然侯卫东什么都没有说,但她还是感到了一种关怀。陈蘇蘇开始默默地想着心事。
侯卫东看陈蘇蘇不再说话,只好安静地陪着。是什么让她闷闷不乐呢?侯卫东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件怪事,她怎么是一个人采访,摄像呢?没有摄像,回去后怎么播?她这么漂亮的女人,台里就不担心她的人身安全吗?想着想着,侯卫东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不是只想看住她,不让她胡乱曝光吗,怎么关心起她的私事?千万把握住自己。
侯卫东正在胡思乱想,陈蘇蘇突然叫停车。
曾宪刚赶紧把车停下。
陈蘇蘇快步下车,顺着山间小路向后绕去。
侯卫东担心陈蘇蘇的安全,对曾宪刚说道:“我现在跟着她,你在这等着。”然后又拨了一下曾宪刚的电话,保证有事能立刻打给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