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81章 考察(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茂云到铁桥的省道是双向六车道,路面很平,没有什么破损,来往的车辆也不多,还能偶尔看到几辆驴车,很悠然的样子。侯卫东总结道,轿车少,说明铁桥富人少,货车少,说明铁桥企业少。铁桥的经济可想而知。不过这样也好,省了治理环境的钱。
不久,小车来到一座大山旁。茂云境内多山,但海拔总体不高。这座山却直插云霄,很有气势。侯卫东让小杨停下车,然后下车抬头观望。白云和雾霭在山腰流动,很有仙山的味道。
小杨见侯卫东感兴趣,忙解释道:“候市长,这是茂云境内第一高峰,天利山,有八百米高,山腰有唐代古寺。”
侯卫东问道:“有僧人吗?”
小杨道:“有,还有茂云和岭西的人来烧香呢。”
侯卫东好奇地道:“岭西的人也来烧香,此寺很有来历吗?”
小杨道:“听说此寺是唐代一个王爷的道场,此人是太宗直系后代,佛法高深,并且得到过唐朝皇帝敕封。”
侯卫东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很好的旅游项目嘛!他追问道:“现在的寺庙是唐代的,还是后来重建的?”
小杨道:“听人说是唐代的。”
侯卫东马上给鲁军打电话:“你认识的朋友中有没有古建筑专家?”
鲁军道:“有一个,你找古建筑专家干什么?”
侯卫东高兴地道:“我在茂云铁桥县发现了一个古寺,听说是唐代的,想让专家鉴定一下。”
鲁军道:“真是唐代的,那可发现宝贝了,我赶紧给他打个电话,他一定感兴趣。”
一会儿,鲁军打回电话:“我朋友一听说有唐代古迹,非常高兴,不过他现在没时间,他答应周六跟我一起到茂云。”
谈妥了事情,侯卫东来了兴致,转身对晏春平和小杨说道:“走,咱们上山去看唐代古迹,饱饱眼福。”
晏春平道:“我就不上去了,在下面看车。”
侯卫东看路上车辆稀少,确实不能留下空车,于是说道:“好,春平看车,小杨陪我上山。”
小杨非常高兴,当先开路。
二人顺着石阶,一路向上。
小杨刚从军队转业,身体素质好,攀登起来很轻快,侯卫东练过体育,身体素质亦好,所以二人只用了两个小时就穿过暮霭,到了巨大的平台之上。这平台方圆足有一公里,中间是一座规模宏大古色古香的寺庙,寺庙后面是天利山高大的山峰,险峻陡峭,直插蓝天。
寺庙外面是一圈古色古香的围墙,中间开有大门,上方悬挂“如意寺”方扁一块。寺门敞开,没有香客,只有一个老僧打扫着满院的落叶。
侯卫东跨过门槛后,突然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心里说不出的宁静与安详。
扫地的老僧看到客人,赶紧过来招呼道:“客人是拜佛还是求签?”
侯卫东笑笑:“我只是路过,想随便看看。”
老僧道:“客人随意。”然后深施一礼,继续去扫落叶。
侯卫东抬头看了一眼正殿,屋檐长而上挑,房脊两侧各有一只怪兽。侯卫东见过怪兽,知道是用来辟火的。
走进正殿,中间是金色的观音菩萨雕像,左右是文殊、普贤等尊者和众罗汉像。其中一个罗汉彩漆脱落,露出了木质底胎。
用了二十分钟,侯卫东将寺庙转了一圈,虽然他不懂考古知识,但根据寺庙的古朴和沧桑,侯卫东敢断定它定是国宝级的古迹。
侯卫东看看表,快一点了,赶紧招呼小杨下山。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侯卫东这回算领教了,因为缺少护栏,侯卫东和小杨一路上小心翼翼,用了三个小时才下到山脚。
侯卫东上车后对晏春平和小杨道:“都饿了吧,到了铁桥,咱们好好吃一顿。”
二十分钟后,小车进了铁桥县城,街道狭窄,房屋古旧,像极了七年前的益杨。侯卫东心里叹口气,茂云比沙洲落后太多了。
小杨好不容易在中心街找了个干净点的火锅店。下车前,侯卫东嘱咐晏杨二人:“一会儿别叫市长,否则不等吃饭,铁桥了领导就到了。”
火锅店老板一看车是茂云牌照,知道来了贵客,赶紧热情地打招呼:“三位老板,里边请,我们这是正宗的重庆火锅,包您满意。”
小杨问老板:“有雅间吗?四五个人的。”
老板赶紧道:“有,楼上请。”
等侯卫东三人坐下,老板递上菜单:“各位老板,请点菜。”
小杨把菜单递给侯卫东,道:“老板,您请。”
侯卫东接过菜单点道:“一盘牛肚,一盘牛杂。”然后递给小杨。
小杨又点了几盘青菜。
晏春平建议道:“老板,爬山累了吧,喝点酒解解乏。”
侯卫东道:“好吧,来两瓶岭南春。”又对小杨道:“你也喝点。”
小杨道:“老板,我还得开车,就不喝了。”
侯卫东道:“没关系,今晚住在铁桥,不回茂云了。”
小杨高兴地去拿酒。
一会儿,火锅上来了,汤色鲜亮,味道麻辣,果然很正宗。
吃完饭,三个人找了个干净的旅店,要了两间房。侯卫东一间,晏杨二人一间。
侯卫东记挂着郭师母的手术,上床休息前,给郭兰打了个电话。
铃声响起的时候,郭兰正陪在母亲床边。手术刚做完,郭师母还没醒。郭兰看是侯卫东的电话,赶紧走到房间外面,摁下了接听键:“卫东,什么事?”
侯卫东道:“兰兰,母亲手术做完了吗?”侯卫东将“你”字省略了。
郭兰注意到了侯卫东的称呼,脸上一红,高兴地道:“做完了,医生说很成功,如果不出意外,一个月后就能出院了。”
侯卫东着实高兴:“她老人家是好人,好人一定有好报。”
郭兰知道她不用说感谢侯卫东,但还是说道:“谢谢,没有你,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母亲了。”因为对她来说,母亲是最重要的人。
侯卫东道:“为爱的人做事是最幸福的,我应该谢你才是。”人生能得到所爱之人义无反顾的追随,是最幸福的,而他一下子遇到了两个,先有小佳,现在有郭兰。
侯卫东想起了沙洲学院的钢琴声,道:“我想听你弹钢琴了。”
郭兰道:“我先清唱一段吧,等回了岭西再弹给你听。”然后轻轻哼起了《四兄弟》的曲调,嗓音清脆柔美。
侯卫东想起了郭兰床上的风光,感到浑身燥热。好不容易结束了通话,侯卫东赶紧去卫生间冲凉水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