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79章 市委书记的愤怒——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星期二。
早晨八点,郭师母主治医生给郭兰打电话,说找到了合适的肾源,让她赶紧准备钱,好进行手术。到了岭西机场,买好票,郭兰打电话给侯卫东。此时,侯卫东正在赶往茂云的路上,司机小杨和晏春平都在旁边。
“卫东,上海医院给我打电话,说找到了合适的肾源,我要马上回上海准备母亲的手术。”
侯卫东心里非常高兴,但语气却很平静:“一定要照顾好你母亲,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郭兰是聪明人,知道侯卫东说话不方便,于是简洁地道:“我会的,等情况一有好转,我就回岭西看你。”
侯卫东简单一句:“你多保重”,然后挂了电话。
刚到办公室,梁洪声就赶了过来:“候市长,宜勇书记有事找你。”
侯卫东问梁洪声:“让我现在就过去吗?”
梁洪声道:“是的。”
侯卫东进了段宜勇办公室,迎面看到满脸通红的段宜勇和一脸尴尬的梁小勇。
没等侯卫东说话,段宜勇道:“卫东来了,坐。”段宜勇秘书吕正操赶紧倒了杯茶,放在侯卫东旁边的茶几上。
侯卫东坐下后,段宜勇突然说道:“卫东,市局一把手也该动动了。”
侯卫东谨慎地道:“段书记,不知道您心中可有方案。”
段宜勇看了看梁小勇,梁小勇赶紧说道:“市政协还少个副主席,我建议由郑良荣局长担任,他原来的职务则由副局长戴光辉担任。”
侯卫东马上意识到这是段宜勇的主意,看来他对郑良荣已经忍无可忍了,而梁小勇的尴尬是因为他深知郑良荣目前动不得,但却无法改变书记的主意,而且还可能受了委屈。虽然郑良荣令人讨厌,但打击他可以,撤职却不行,尤其是选举结束前不行。
侯卫东抢先说道:“我不赞成换郑良荣。”他怕段宜勇说出同意的话,那他就不好表态了。支持会酿成恶果,而反对会得罪段宜勇。
梁小勇非常配合地道:“候市长,郑良荣年纪不小了,去政协正合适。”
侯卫东道:“郑良荣是多年的财政局长,人脉广,如果现在换掉他,难保他不会捣乱,影响明年二月的选举。”
段宜勇当然知道郑良荣是李系人马的一员,也知道李系在地方和各大局实力雄厚,但保证选举成功是市委头等大事,也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他咬咬牙,心道:郑良荣,等着瞧。然后说道:“卫东说得对,小勇,这个提议先放放。”
侯卫东和梁小勇都松了口气。

晚上。侯卫东房间。
侯卫东和梁小勇边吃边聊:“小勇,段书记怎么突然要对郑良荣下手?”
梁小勇道:“市委想要买部商务车,替换十年车龄的金杯,段书记也批了,郑良荣却以没钱为由拖了两个月,其实这也没什么,段书记平时很节俭,不会怪他,可郑良荣昨天一下子给人大买了两部车,一部大众给李建林作专车,另一部商务车给人大代表考察用。”
侯卫东点头道:“难怪段书记生气。”心道,自己正好利用他们的矛盾,将段宜勇争取过来,完成自己的计划。
梁小勇道:“这次回岭西有什么收获吗?”梁小勇干得很憋气,他挂着组织部长的头衔,却没有组织部长的权利,好官员提拔不了,坏官员撤换不了,所以他急于知道侯卫东活动的结果。
侯卫东说道:“我见了朱省长,跟他简单说了说茂云的情况。”
梁小勇来了精神:“朱省长怎么说?”
“朱省长基本同意我的办法。”
梁小勇高兴地道:“有省里的支持,不愁大事不成。”
侯卫东道:“省力支持是一方面,市委支持也不可少。”
梁小勇道:“这个不难,段书记早就看李系官员不顺眼了,如果能换掉他们,他一定高兴。”
侯卫东道:“我不担心段书记不支持,而是担心产生误会。”
梁小勇不明白:“什么误会?”
侯卫东笑笑:“如果我出面整顿茂云官场,段书记肯定以为我要趁机夺权,所以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是段书记整治了官场秩序,而不是我。”
看梁小勇还不明白,侯卫东道:“我们可以引导段书记作出一些决定,再由他出面实施,这样他就会潜意识里以为是他的功劳,而不会担心我了。”
梁小勇笑道:“你真狡猾,但如果事情成功了,功劳岂不都是段书记的了吗?还有你什么事?”
侯卫东道:“只要茂云政通人和,我就知足了。”心里却想,省里当然知道是我的功劳,否则这次回岭西岂不是白回了。他没跟梁小勇说得太透,因为还没到说的时候。
梁小勇受到感染,问侯卫东道:“需要我做什么?”
侯卫东想了想说道:“段书记只想换掉郑良荣不行,要让他明白彻底摧毁李派才是根本,能拉拢的拉拢,拉拢不了的就调走,死活不走的就撤换,总之,为了解决问题,要不惜一切手段。”
梁小勇道:“卫东放心,我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段书记,既让他接受,又不让他感觉到是我的主意。”
侯卫东没有向梁小勇透漏太多,因为现在还不到实施计划的时候。

第二天。办公室。
侯卫东心里挂念郭兰,于是翻到郭兰手机号打了过去。
郭兰正在跟主治医生商量母亲手术的事,电话响了。她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着熟悉的号码。郭兰对医生说道:“不好意思,接个电话。”然后走到过道,摁下了接听键。
“卫东。”
“师母什么时候手术?”
“我正在跟医生商量,初步定在明天下午。”
“缺钱吗?”
“不缺,你放心好了。”
“明天手术后给我打电话。”
“好的。”
“兰兰。”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卫东,等情况好转了,我就回岭西。”
“好的。”
“挂了吧。”
“你挂。”
郭兰挂断了电话,将甜美的声音留给了话筒另一端的侯卫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