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75章 宿命(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离开省委大院,侯卫东知道茂云官场净化已经不成问题了,他开始思考茂云的发展问题。
梁小勇提出的矿业深加工和发展旅游业是个不错的思路,但各有缺点,矿业深加工必然带来环境的新污染,不宜在旧环境未解决之前展开,旅游业因茂云的地理位置和交通问题,经济效益有限。
侯卫东决定先做好南部新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同时加大矿山整治力度,还茂云青山绿水。第二步发展旅游业和绿色农业,提高山区民众生活水平,扶持矿业深加工,提高财政收入,改善茂云市区环境,美化城市。第三步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丰富茂云民众业余文化生活。
这三步走完,茂云会成为一个经济发展,环境优雅,文化繁荣的崭新地区。
这三步中,第一步是关键,招商引资工作做好了,财政收入才能增长,自己的位置才能稳,整顿矿山,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则关系到后面各项工作的开展和茂云整体形象的提升。
侯卫东决定请鲁军、段穿林和王辉同赴茂云,为茂云发展出谋划策。他分别给三人打电话,鲁军和段穿林答应这个周末去茂云,而王辉没有时间,由段英代劳。
约好了专家,侯卫东决定去找张振农。如果能将振农集团引进茂云,不但可以发展绿色农业,也可以解决山区民众就业问题,增加农民收入。
侯卫东自己驾着车,带着茂云铁桥茶赶赴铁州。
进入铁州境内,天空开始下起瓢泼大雨。侯卫东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拿起《棉花糖》曲碟放进碟机,舒缓的钢琴曲立刻充满了车厢。
“棉花糖。”
“什么棉花糖?”
“你听的曲子,曲名叫棉花糖。”
“让你见笑了,我只是喜欢,其他的知识很贫乏。”
“只要有能欣赏音乐的耳朵就行了,没有必要懂的这么多的知识。”
这是侯卫东和郭兰的对话,那次她们一起欣赏了省歌舞团的表演,然后乘车前往铁州,这首钢琴曲就是在去铁州的路上播放的。如今言犹在耳,佳人却已远去。
“……将风雨之中那盏烛火,慢慢点亮,未来的时光,有我的肩膀……”
不久,雨停了。
小车到了和郭兰约会的风景区门口,侯卫东摇下车窗,想看看风景区雨后的样子。
突然,旁边的一辆大众也摇下了车窗,露出了赵东满面春风的笑脸,副驾驶位置上则坐着郭兰。
赵东一边招手,一边开进了风景区大门。
侯卫东只好开车跟上。
三人下了车,赵东说道:“我一看就知道是你的车,郭兰还说不是。”
侯卫东笑笑:“这是我爱人的,我很少开。”
赵东问道:“你怎么到铁州来了?”
侯卫东看了郭兰一眼说道:“我来找郭兰表叔,谈谈合作开发茂云农产品的事。”
赵东问郭兰:“你表叔是大老板吗?”
郭兰笑笑:“不是老板,是农民的带头人,专门搞农产品加工的,就在我老家那个村。”
赵东接道:“郭兰母亲让她回老家看看乡亲,正好我们可以一起走。”
郭兰本不想和侯卫东一路走,但却无法说出口。
侯卫东也是一样的心思,却找不到借口。
三个人上车,直奔龙堂县。
五分钟后,侯卫东发现前面排起了汽车长龙,下车一问才知道,刚才的大雨导致了山体滑坡,埋了一段高速路,现在铁州市政队正在清理,要一个小时才能好。
侯卫东建议道:“咱们回岭西吧,明天再去龙堂。”
赵东说:“没关系,一个小时聊聊天就过去了。”
侯卫东不想跟郭兰接触太多,但又不能表现得不合常理。他锁好车,然后大大方方上了赵东的车。
郭兰把副驾驶的位置让给了侯卫东,自己上了车后座。
两个小时后,路还没有修好,听说是清理过程中发生了新的塌方,还需要三个小时才能通车。
侯卫东看看后面,汽车长龙一眼望不到头。他劝赵东:“你们去刚才路过的风景区休息一会儿,我在这看车,等修好了我给你们打电话。”
赵东确实饿了,说道:“好吧,我们吃完饭来换你。”
侯卫东忙道:“这离风景区有些远,你们就别来回跑了,先在宾馆休息,等修好了路,你们再回来。”
赵东道:“那你怎么吃饭?”
侯卫东道:“回来时给我捎两个包子就行。”
赵东和郭兰吃完饭,侯卫东还没打电话。
赵东跟郭兰商量道:“先找个房间休息一会儿。”
郭兰不想回去面对侯卫东,就同意了。
服务员问赵东:“先生要几间房?”
赵东看看郭兰,刚要说一间,郭兰抢先说道:“两间。”又怕伤了赵东,补充道:“两间挨着的。”
赵东感觉郭兰态度并不热情,心想,可能是她脸皮薄,自己主动一些就好了。
赵东跟着郭兰进了她的房间。
拿门牌号时,郭兰并没注意是哪个房间,等进了房间,郭兰一下子愣住了,这正是她和侯卫东住过的。
赵东看郭兰神色不对,问怎么了?
郭兰忙道:“头有点晕,可能是太累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赵东并没有离去的意思。郭兰不忍心伤他,同时也想借此忘掉侯卫东。她打开了音响,准备迎接赵东进入她的生活。
赵东从后面抱住郭兰,然后将她轻轻放到床上。
侯卫东先给小佳打电话报了平安,然后躺在车里打盹。突然他梦到郭兰被野猪追,地点就在风景区的后山,而赵东不知去了哪里。侯卫东想救郭兰,却怎么也迈不动步。野猪很快追上了郭兰,嘴一拱,郭兰就飞了起来,然后鲜血淋淋落在侯卫东面前。侯卫东赶紧去拉郭兰,郭兰却一动不动,没有了呼吸。
侯卫东浑身一震,醒了。感觉脸上湿湿的,一摸,满脸的泪水。
侯卫东担心郭兰和赵东去后山,立刻给赵东打电话,可电话无人接听。郭兰的也一样。
侯卫东更加担心,车也不管了,跑步往风景区赶。
进了宾馆,只有一个18岁的女服务员在值班。
侯卫东问道:“这有一位赵东的房客吗?”
服务员查了一下说道:“有,在4031房间。”
侯卫东正要上楼,服务员说道:“赵先生不在,他和一位女士去后山了。”
侯卫东脑袋嗡地一下,怒道:“后山有野猪,你怎么不提醒他们?”
服务员知道闯祸了,赶紧解释道:“我是新来的,不知道啊。”
侯卫东命令道:“我这就去后山,你赶紧给捕猎队打电话。”
服务员道:“我不知道他们电话。”
侯卫东气急了,喊道:“给知道的人打。”然后独自往后山跑去。
赵东把郭兰压在床上,然后开始解郭兰的扣子。当解到最后一颗的时候,郭兰突然推开了赵东,她瞬间明白了,自己的身体再也不能接纳别人,她只属于侯卫东。
郭兰说道:“咱们去转转吧。”
赵东很懊丧,心想自己堂堂一个省委书记秘书,竟然无法拿下一个三十多的老处女,说出去真让人笑话,是自己长得丑,还是修养不够?越拿不下,他就越不服气。他很有风度地说道:“好啊,你去哪我都跟着。”
郭兰本是个很理性的女人,此时却有些大脑短路,竟领着赵东去了后山。
不久,郭兰就听到了似曾相识的声音,她突然想起这里有野猪,可是已经晚了,一头呲着獠牙的野猪出现在二人面前的小路上。
赵东刚一愣神,郭兰喊道:“快上树。”赵东体内潜能大爆发,三两下就爬上了一颗树干粗壮的树。郭兰身体太弱,爬了几下都没爬上去。这时一双大手一拖,将郭兰送到树上。郭兰一看是侯卫东。侯卫东来不及跟郭兰说话,就地一滚,躲过了奔驰而来的野猪,然后翻身上了另一棵树。赵东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问侯卫东:“卫东没事吧?”
侯卫东潇洒地笑笑:“没事,我已经通知了捕猎队,他们一会儿就来。”
赵东道:“多亏了卫东,对了,你怎么来了?”
侯卫东瞎编道:“我跟别的司机聊天,听说这里山上有野猪,就想打电话提醒你们,却没人接听,我不放心,就赶紧过来了,哪想到你们还真上山了。”
二十分钟后,捕猎队赶了过来,说道:“树上的人下来吧,野猪已经走了。”侯卫东不相信,问道:“真的走了?”
捕猎队的头一看是上次杀了野猪的人,说道:“是你啊,今天这头野猪可能刚吃饱,所以没有纠缠。”
三个人这才慢慢下了树。
刚才和侯卫东说话的人一看郭兰和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在一起,暗自嘀咕道:怎么回事?
侯卫东知道他认出了郭兰,不禁心头一紧,好在他并没有追问,只是催促道:“咱们赶紧下山吧。”
三个人都有些后怕,赶紧随着捕猎队下山。
下了山,赵东和郭兰回宾馆,侯卫东继续去看车,等着公路修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