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73章 织网(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早晨。
侯卫东早早醒来,看看旁边熟睡的小佳和小田田,侯卫东感到很幸福。他仔细地审视着女儿的脸,发现她的眉毛和嘴唇特像小佳,而脸型和眼睛则跟自己的一模一样。生命如此神奇,他感叹道。
穿衣下地,打开冰箱,拿出挂面、鸡蛋、葱,侯卫东开始下面条。不一会儿,香味就飘满了房间。
小佳被香味撩拨醒了,抬头看到正在忙碌的侯卫东,心里甜蜜而温情。她已经不记得侯卫东上次做饭是什么时候了。“老公,难得有时间,怎么不多睡会。”
“昨天和朱省长聊得很好,觉也睡得香,所以早早就醒了,你再睡一会吧。”
小佳试着闭了会儿眼睛,却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悄悄穿衣起床。
侯卫东仔细审视着小佳,虽然三十二了,可岁月之神很眷顾她,没有留下一丝经过的痕迹。她从后面抱住她,把她压倒在床上:“美丽的校花,请接受我的爱吧。”
虽然很多人叫过小佳“校花”,但侯卫东却从没叫过。躺在丈夫的怀抱里,听着丈夫的甜言蜜语,小佳心里甜甜的:“老公,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
侯卫东也感觉自己有些矫情,笑笑道:“可能是老婆越来越年轻了吧,弄得我总以为是跟小姑娘一起睡觉。”
小佳撇撇嘴说:“咱俩刚谈恋爱的时候,你也没这样啊。”又斜着眼看看侯卫东说道:“不过我喜欢。”
两个人正说着话,侯卫东的电话响了,小佳嘟着嘴生气:“星期日也不让人休息,真是的。”
侯卫东一看是晏春平,对小佳树了下手指,小佳马上不说话了。
“候市长,我到您家楼下了,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春平,你来了春天怎么办?快到预产期了吧?”
“她昨天生了,女孩,母女平安。”
侯卫东赶紧捂住话筒对小佳说道:“是小晏,春天生了,赶紧封个两千元的红包。”
小佳赶紧去封红包。
侯卫东接着说道:“恭喜春平了,你不用着急上班,多陪陪春天。”
“我也这么说,可她不干,说没有我您不方便,催着让我来。”
“那谁照顾她?”
“我母亲和她母亲都来了,不缺人手。”
“那就好,对了,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那你等一会,我吃完饭就下去。”侯卫东本想休息一天,现在晏春平来了,他就想去办几件重要的事。
吃完饭,小田田还没醒。侯卫东亲了口女儿,又亲了口小佳,然后说道:“我今天去见两个老板,可能很晚才回来,你们不要等我了。”
小佳给侯卫东拿过包,然后嘱咐道:“少喝点酒,慢点开车。”
“没事,今天春平开车。”
到了楼下,晏春平赶紧接过车钥匙,然后给侯卫东打开车后门。侯卫东从兜里拿出小佳封的红包递给晏春平:“给侄女儿的一点心意。”
晏春平赶紧接过来:“谢谢候市长。”侯卫东叫晏春平女儿侄女,让晏春平非常高兴,他知道侯卫东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而不仅仅是村支书晏道理的儿子了。“候市长,咱们去哪?”
“先去岭西日报。”
晏春平一踩油门,小车轻巧地滑出小区,开上了宽阔的公路。
路上,侯卫东给王辉打了个电话:“王大主编,在忙什么?有没有时间接见老朋友?”
王辉哈哈笑道:“再忙也要先可候市长,否则将来高升了,还不给我小鞋穿啊。”
侯卫东道:“哪敢,我这个小小的市长还等着你提携呢,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王辉道:“我在报社,刚开完会,你来我办公室吧。”
王辉的办公室在原先主任室的楼上,里面的设施很豪华。
坐下后,侯卫东从包里拿出铁桥茶递给王辉:“这是茂云铁桥茶,手工制作,绿色无污染。”
王辉开玩笑道:“堂堂茂云市长给我这个小主编送礼,说出去别人都不相信。”然后打开铁盒闻了闻,一股原野的香气扑面而来,不禁赞道:“好茶”,又问:“岭西有卖的吗?”
侯卫东摇了摇头:“没有,所以才来找王主编给我们宣传一下。”
王辉看看侯卫东,一副上当的表情:“想宣传可以,不过你得给我一箱。”
侯卫东哈哈一笑道:“没问题。”转头对晏春平说道:“给王主编搬一箱上来。”
王辉这才满意地笑了:“说吧,怎么宣传?”
侯卫东说道:“这事不急,我想找您商量点其他的事。”
王辉开玩笑道:“你就是一奸商,花一分的钱,办十分的事,说吧。”
侯卫东就把茂云复杂的局势简要说了一下,然后问王辉:“外省可有两个市之间交流干部的先例?”
王辉想想说道:“好像上海搞过,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我需要查查资料。”
侯卫东说道:“如果岭西日报能就此事进行个系列报道,再写篇社论,年前把声势造出去,我年后就好开展工作了。”
王辉说道:“社里问题不大,关键是省委省政府的态度。”
侯卫东道:“这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侯卫东心想,交流干部就是朱建国省长提出来的,省政府肯定没问题,但他不能跟王辉说。
王辉说道:“如果省委省政府同意,我保证年前将声势造足。”
侯卫东刚要说些感谢的话,电话响了。侯卫东一看是赵东的电话,他感到很意外:“赵部长,您在上海还是岭西?”
“我早晨到的岭西,中午和明俊一起坐坐怎么样?”赵东话里透着高兴。
侯卫东心想,什么事让省委书记秘书如此高兴,难道是外放了,陈曙光已经是副省长,赵东如果外放,职位肯定也不错。“好啊,在哪?”
“就在金星大酒店,你把小佳也带上,我再让明俊带上赵秀,举行个家宴。”
“一定到。”
挂了电话后,侯卫东越想越纳闷,赵东昨天还在上海,今天就到了岭西,还要举行家宴,难道他又结婚了?没听说啊,难道是——,侯卫东忽然想到了郭兰,赵东一直追求她,而且也只有郭兰这样的女子才会让赵东如此高兴,侯卫东越想越可能,不禁心乱如麻。
电话又响了,这次打电话的是粟明俊:“卫东,你知道吗?赵部长和郭兰要结婚了,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带着赵秀一起吃饭,我听说他已经约了你。”
侯卫东脑袋嗡嗡直响,等挂了电话,他跟粟明俊说了什么,如何说的,完全没有印象了。
匆匆告别了王辉,侯卫东让晏春平开上了驶往铁州的高速路,不久就到了跟郭兰约会的风景区。侯卫东让晏春平把车开过风景区的大门,然后下了车。他没有往里走,而是拐进了旁边的小树林,默默地站着。
郭兰要嫁人了,真的吗?
侯卫东感觉心空了,那个聪明的,和自己心灵相通的美丽女子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再也听不到沙洲学院的钢琴声了,再也闻不到那优雅的发香了。
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又能怎么办?
侯卫东只能这样站着,既不能流泪,又不能高呼。他只能这样默默地、、、站着!
郭兰早晨到机场接赵东,没想到赵东一下飞机就拿着戒指向她求婚,她心里挣扎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女人总要结婚的,不是吗,她自己安慰自己道。
赵东追郭兰一直追得很苦,但作为岭西省委书记的秘书,他不能有任何出格的举动,还要表现得有风度。现在终于柳岸花明,赵东怎能不高兴。
赵东对郭兰说:“中午跟明俊和卫东见个面,正式把你介绍给他们。”
郭兰一听,本能地推脱道:“都是朋友,没必要。”
赵东道:“那可不行,现在你是我的未婚妻,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们要叫你嫂子的。”
郭兰想总要面对,于是就答应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