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70章 家庭(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初战告捷后,侯卫东又开始了蛰伏。他给予刘刚充分的信任。所有送来的文件,侯卫东一律批示:请刘刚市长斟酌处理。所有市政府的会议,侯卫东一律交给刘刚主持。他自己则躲在办公室里恶补茂云的各方面信息,从市委市政府文件到会议记录,从各部门的计划总结到各地群众的上访记录,他都不放过。
一晃到了周五下午。
“候市长,周末怎么过?”说话的是洪薇,“您女儿肯定盼着您回去呢。”
侯卫东从报纸里抬起头,揉揉眼睛问道:“几点了?”
洪薇给侯卫东蓄满茶说道:“四点半了,再不往回赶就来不及了,茂云这几天傍晚都有大雾。”
侯卫东记挂住院的母亲,于是说道:“给司机打电话,让他在楼下等我,我这就回岭西。”司机是市政府小车班的小杨,副市长郭立峰的外甥,刚从军队转业回来。
洪薇赶紧给小杨打电话。
侯卫东又分别给刘刚和梁洪声打电话,嘱咐了几句。
小杨把车开到楼下,然后上楼来接侯卫东:“候市长,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侯卫东看小杨挺机灵,又是郭立峰的外甥,就打算给他个机会,如果用着合适,也就不用找人了。他打开柜子,里面是安道全拿来的整整六箱铁桥手工茶,“把这些茶叶搬到车上。”侯卫东对小杨说。
小杨二话没说,搬起三箱就走,两分钟后又把另三箱搬了下去。侯卫东一直喜欢话少的人,因此在心里又给小杨加了一分。
小车进入岭西后,侯卫东身心轻松了不少,“马上就能见到母亲、小佳和小田田了”他心里反复的念叨着。
侯卫东从包里拿出《离家五百里》的歌碟递给小杨,小杨一手把方向盘,一手麻利地放到DVD里,然后摁下播放键,优美的旋律马上飘荡在汽车里。
这首歌,侯卫东听了很多遍,有时是和郭兰一起听,有时是因为想郭兰才听。听着听着,侯卫东像面壁的达摩一样顿悟了,放手吧,对自己对郭兰都好,他心里说道。
郭兰最近一直和赵东保持着交往,虽然心里还放不下侯卫东,但当第三者,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赵东年龄、长相、品质、修养都不错,是理想的丈夫,赵东更是坚决走母亲路线,三天两头就到医院看望母亲,还和母亲聊天。郭兰知道赵东忙,就劝他不要总来回跑,太累了。赵东总是笑笑不说话,郭兰非常感动。
郭兰决定这个周末回岭西,一是看看自己的生意,二是回趟沙洲学院的家,跟过去告个别。
周六,郭兰坐最早一班飞机回了岭西,也许她内心深处是希望和侯卫东不期而遇,完成告别仪式,好安安心心做别人的新娘,是,别人的,她内心深处早把侯卫东当成了自己人,甚至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打车来到自己的小店,表姐刚开门,郭兰简单地询问了近期销售情况,然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侯卫东曾答应郭兰隔段时间来小店看看,所以她希望能在这个周六的清晨看到他。
不一会儿,店门口来了辆蓝鸟。郭兰看这车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侯卫东吗?不可能,如果是侯卫东,他不会把车停到店门口,他会把车停远些然后打电话。
表姐也注意到了这辆奇怪的车,“我去撵他走,免得耽误生意。”
郭兰赶紧拦住表姐:“不用,现在这么早,不会有顾客的。”
车里坐的正是侯卫东。侯卫东自己的奥迪车做了周昌全环游祖国的座驾,他只好开了小佳的蓝鸟车。
昨天到家后,侯卫东带着小佳和小田田先去医院看了母亲,然后又去看了祝炎。茂云的局势错综复杂,非常需要省委省政府的支持,所以侯卫东决定周六找省委书记和省长汇报工作,引起省委省政府对茂云工作的重视。给赵东打了电话才知道,赵东学习还没回来。侯卫东只好决定先找朱建国汇报工作,等周一再去找钱国亮。侯卫东给蒙厚石打了电话,让他帮忙约一下朱建国,一会儿,蒙厚石打回电话说,朱建国晚上有时间。
侯卫东难得有一整个白天的时间,马上兴致勃勃地和小佳商量带小佳和小田田出去玩。小佳一听非常高兴地说:“太好了,明天你送小田田去上课。”然后又加了一句:“也该你这个当父亲的送一回了,省得小朋友总怀疑小田田没有父亲。”小佳给小田田报了绘画班,周六上午上课。
侯卫东知道自己亏欠女儿的,于是商定先由侯卫东送小田田去上课,等下课后三口人一起吃饭,然后去游乐园玩。
侯卫东把小田田送到辅导班,又跟老师了解了一下小田田的表现。一个小朋友好奇地问小田田:“那个叔叔是谁呀?”
小田田自豪地说:“我爸爸。”
侯卫东决定以后有时间一定接送女儿。
送完小田田,侯卫东开着车回家。谁知正赶上上班高峰,原来的路不好走。侯卫东只好绕路,就这样绕到了郭兰的店附近。虽然决定放手,侯卫东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即使见不到人,看看店也好。
当车开到店门口,侯卫东一眼就看到了郭兰,她正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聊天。她还是那么优雅,那么美丽,他心想。侯卫东是个很有决断的人,既然决定了放手,他就不会拖拖拉拉。看了一会儿,侯卫东发动汽车,离开了小店。
等小车开走,郭兰才想起这是张小佳的车,难道是张小佳知道了,不可能,否则侯卫东一定会打电话通知她。那就只能是侯卫东了。他为什么不见自己,也不给自己打电话?郭兰是聪明的女人,隐隐猜到了侯卫东的想法。
“放手吧。”郭兰告诉自己。
中午,侯卫东和小佳一起去接小田田。从辅导班出来,侯卫东问小佳吃什么?小佳说听女儿的,然后问小田田:“田田,中午吃什么啊?”
岭西新开了一家肯德基店,班上好几个同学都去过了,所以小田田非要吃肯德基。侯卫东和小佳都没听过,更不知道在哪。小佳听粟糖提到过一次,于是建议侯卫东给粟明俊打电话问一下。侯卫东正好也想见见粟明俊,于是拨通了粟明俊的电话。
“卫东,好久不见了,你在哪?”一听是侯卫东,粟明俊很高兴。
侯卫东和粟明俊聊了几句,然后邀请粟明俊一家共进午餐。
粟明俊一听在肯德基,忙苦笑道:“那洋快餐一点味没有,不去也罢。”
侯卫东无奈地解释道:“小田田想吃,我能有什么办法。”
粟明俊深有同感:“粟糖也特别爱吃,每次家庭聚餐,她都上肯德基,我不愿意去,可一想到自己难得和女儿吃回饭,只好迁就了。”然后说道:“我问问他们娘俩,然后给你回电话。”
一会儿,粟明俊电话回了过来:“你们先去,我们一会儿就到。”
侯卫东赶紧问肯德基在哪。
粟明俊答道:“步行街中间路北,很好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