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68章 乱局——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本打算找个小店吃中饭,既能放松心情,又可以考察一下民风。但郑良荣的事耽误了时间,侯卫东只好回招待所。
侯卫东房门一响,范小芳赶紧从自己房间出来,问道:“候市长,中午吃什么?”
侯卫东想想说:“来个夫妻肺片,再来两碗米饭。”
范小芳建议道:“再做个水煮鱼吧,这道菜可是咱这一绝。”
侯卫东点点头:“那就来个水煮鱼,做好后端到我房间来。”
范小芳忙道:“候市长稍等,菜饭马上就好。”
范小芳来到厨房,拉住掌勺刘师傅的手说:“候市长回来了,要吃夫妻肺片和水煮鱼,这可是候市长第一次吃你做的菜,一定要拿出看家本领。”
刘师傅和范小芳很熟,闻言道:“放心,保证候市长满意。”刘师傅是正宗的岭西菜大厨,所做的菜“一菜一格,百菜百味”,深得岭西菜精髓,不到十五分钟,两道菜已经摆在了精美的瓷盘里。
侯卫东先吃了一口夫妻肺片,只觉麻辣鲜香,回味无穷,比沙洲印象的好,又吃了口水煮鱼,发现鱼肉又嫩又滑,非常爽口,根本不像普通的鲤鱼或草鱼。
侯卫东就问范小芳:“这是什么鱼?”
范小芳回答道:“鲤鱼。”
侯卫东不相信:“鲤鱼怎么能这么嫩?不可能。”
范小芳笑笑:“这真的是鲤鱼,而且是大家平常不爱吃的部位。”
侯卫东仔细看了看,原来每块鱼肉或多或少地带着点鱼鳍或鱼尾。
范小芳给侯卫东解释道:“这是刘师傅才发明的一道菜,主料就是鱼鳍或鱼尾周围的肉,非常嫩滑。”
侯卫东赶紧给梁小勇打电话,让他一起过来品尝,然后又让范小芳再添一个菜。
范小芳看侯卫东高兴,赶紧去厨房加菜。
市委和市政府招待所就在一个院,梁小勇很快就到了。
侯卫东指着水煮鱼招呼道:“小勇,尝尝,很好吃。”
梁小勇乐了,说:“这不就是水煮鱼吗?谁没吃过。”
侯卫东把筷子塞到他手里:“快尝尝,包你满意。”
梁小勇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嚼了嚼,然后又夹了一块,又夹了一块,等夹到第四块的时候,侯卫东不干了,说道:“别吃了,给我留点。”
梁小勇意犹未尽:“这是什么鱼?这么嫩?”
侯卫东把刚才范小云的话说了一遍。
梁小勇啧啧称奇:“没想到茂云也有如此美食。”
侯卫东想起了郑良荣,问道:“你认识郑良荣吗?”
梁小勇答道:“认识,你问他做什么?”
侯卫东就把上午的事说了。
梁小勇道:“他是李建林的人。”
侯卫东奇怪:“李建林只是人大主任,郑良荣靠着他就敢跟市长叫板吗?”
梁小勇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茂云大致分为三派,一派是祝炎派,包括副书记吴北京,副书记冯秋声,副市长安道全和副市长郭立峰,还有税务局长高天雨和国土局长房其山,他们多是在祝炎时代得到提拔任用的。”
侯卫东心里纳闷:“祝炎有这么多的支持者,为什么没来向自己报道呢?是不知道自己和祝炎的关系,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梁小勇接着道:“另一派就是李建林派,市里有副书记路秉国,副市长孙英杰,副市长政业,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高江,宣传部长武志国,财政局长郑良荣,城建局长付洪义,而地方的李建林派就更多了,尤其是李建林当过县委书记的西路县,重要的干部几乎都是李建林提拔的。虽然祝炎曾试图改变地方的干部状况,但收效甚微。第三派是中间派,既不倒向祝炎,又不倒向李建林,如段宜勇、刘刚和纪委书记杜山东等。”
侯卫东忽然想起祝炎评价李建林的话:“门生故吏便地。”当时听着还以为祝炎有些夸大,现在看来这个评价简直太恰当了。
侯卫东又想起了鲲鹏,心想:“他应该算第四派,书记派,谁当书记支持谁,而自己不是书记,他当然不会支持自己。”
梁小勇接着说道:“郑良荣之所以敢跟市长叫板,就因为身后站着的不是人大主任,而是以李建林为首的一个利益集团,他们人多势众,任何人想动郑良荣,都要先想想后果。”
侯卫东感到头大如斗,都说茂云内斗厉害,没想到严重到这种程度。他责怪梁小勇道:“你上次回岭西怎么不跟我说?害得我掉进了茂云的烂泥塘。”
梁小勇以为侯卫东打退堂鼓了,当看到侯卫东眼中的笑意,才知道他是开玩笑,于是解释道:“我也是这两天才从副手那里听来的,他既不属于祝派,也不属于李派。”
侯卫东决定先按兵不动,等明年二月份选举结束后再说。
下午一进办公室,侯卫东就感到了变化,他和秘书的办公室之间装上了门。侯卫东仿佛又回到了给周昌全当秘书的时候。如果说青林镇的跳票是他仕途的起点,那么市委秘书就是他由一般领导向掌控全局领导转变的起点,他从周昌全身上学到了很多,并形成了自己的执政风格,喜欢做实事,遇到阻力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他忍不住给周昌全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楚宏休:“候市长您好,要同周省长讲话吗?”
侯卫东忙道:“周省长身体怎么样?”
楚宏休高兴地道:“多亏了候市长的偏方,周省长的身体状况正在好转,前几天在西安省第一人民医院又做了次检查,发现癌细胞正在减少。”
侯卫东异常高兴:“宏休,你们怎么到了西安了,周省长身体能吃得消吗?”
楚宏休道:“周省长想要亲眼看看延安,体验一下革命前辈的生活,所以出省的第一站就到了陕西,现在正往延安赶,周省长精神很好,身体也没问题。”
侯卫东不放心:“你要照顾好周省长,一天走的路不要太多了。”
这时周昌全问道:“谁的电话,打了这么长时间?”自从生病以来,外人打给周昌全的电话就很少,即使打过来时间也很短。
楚宏休忙回道:“是卫东市长。”
对侯卫东,周昌全特别偏爱。他从楚宏休手中接过电话,大声说道:“卫东,到茂云上任了吧,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茂云可是全省挂号的问题市啊。”
听着周昌全高昂的声音,侯卫东放心了,同时也涌起了豪情,老领导在身患癌症的情况下还能如此乐观,自己凭什么不高兴:“您放心,事在人为,我一定把茂云变成第二个沙洲。”
周昌全知道侯卫东肯定遇到了大问题,否则凭他的智商和工作经验不会说出“事在人为的话。”好久没有人和他聊工作了,周昌全心痒得很:“卫东,你说说,看我能不能提供点意见。”
侯卫东确实想找个人说说话,又看周昌全精神很好,于是含糊说道:“茂云干部分了几派,但还没有人向我靠拢。”
周昌全没想到茂云问题如此严重,有些后悔送侯卫东去那,不过越难的事就意味着向上走的机会越大,而侯卫东尤其需要这样的机会。“卫东,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堂堂正正的,但有些时候,还要用些手段,可能不光彩,但只要做的是好事就行,没必要拘泥于形式,这一点你要多学学黄子堤。”
当年,周昌全四大干将,步海云、黄子堤、洪昂和侯卫东,黄子堤喜欢用阴谋,洪昂喜欢用阳谋,而侯卫东没有固定的套路,只是见招拆招,但他更倾向洪昂而与黄子堤格格不入。现在茂云干部明显抱团,堂堂正正的招数未必管用。例如当时洪昂用市委常委会议事规则来捆住市长刘冰的手脚,是在周昌全控制了市委的前提下,现在茂云不但自己控制不了市政府,段宜勇也控制不了市委,任何一项重大决定都可能脱离原有轨道而变成派别间争权夺利的工具。想到这,侯卫东不禁对周昌全的话深表赞同。
周昌全接着说道:“世界上的事没有黑白之分,只有灰色,你可以考虑在某些事上作出让步,然后联合同盟者攻击反对者,等自己提拔的干部队伍壮大起来后,你再彻底整治茂云官场。”
周昌全的话让侯卫东收益匪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