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67章 财政局长——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看完会议记录,侯卫东又给办公室打电话,让把近一年市政府出台的文件复印后送来。
半个小时后,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洪薇拿着一沓复印好的文件进了侯卫东办公室。“候市长,这是今年所有市政府出台的文件,您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我马上去办。”侯卫东来茂云前恶补了茂云干部的材料,知道她是办公室副主任。“洪主任请坐。”说完,拿过文件翻看起来。
所有复印件都印得清楚,干净,装订也很整齐,体现了女性特有的干净、利索和一丝不苟。侯卫东知道办公室只有两个女性,洪薇和唐依依,而唐依依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不可能如此干练和严格。“洪主任,文件是你复印的吧?”
洪薇一愣,心想: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那里做错了?嘴上忙道:“候市长,是我印的,哪里不对吗?您说,我马上重印。”
侯卫东笑笑:“洪主任别紧张,文件复印得很好,很清爽。”
得到新市长夸奖,洪薇心里很甜。
第一份文件是关于扩大招商引资力度,加快全市经济发展的文件,落款时间是3月16日。接着是洪恩矿业有限公司投资西路县铅锌矿的协议,落款时间是5月27日。第三份文件是精工集团投资西路县钨砂矿的协议,落款时间是6月4日。第四份文件是巨力矿业有限公司投资东湘县煤矿的协议。第五和第六份文件是岭西省两家食品公司投资高新科技园区的协议。再往后是加大安全检查力度,确保全市安全生产的文件,后面跟着几次检查结果的汇总。
通过这几份文件,侯卫东发现整个茂云招商引资工作很一般,而且集中在矿业上,虽然这些企业投资很大,利税也很可观,但并不符合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看来要想改变茂云的产业结构,又不影响经济发展,确实很难。
再往后是市政建设、金融、交通运输以及文教卫生等方面的文件。侯卫东发现文件排放很有特点,每一大类放在一起,在同一类里,年初的计划文件在前,落实文件在后,而每一大类文件又是按重要到不重要的顺序排列,这让侯卫东看起来非常方便,也容易形成整体思路。他不禁对洪薇刮目相看。
来茂云之前,侯卫东还对如何改造茂云的干部队伍疑虑重重,但洪薇的表现,让他信心大增,他相信通过发掘茂云干部队伍中的人才,定可以改变茂云政坛的风气。“洪主任,家是哪里的?在市政府工作几年了?”
洪薇没有一般女人的扭捏之态,大方答道:“感谢候市长关心,我家就在南浦区,在市政府工作七年了。”
侯卫东又问:“结婚了吧,爱人是干什么的?”
洪薇道:“他是茂云一中老师。”然后问道:“候市长爱人是干什么的?”
侯卫东说道:“我爱人大学读的是园林专业,现在在沙洲园林局上班。”
通过聊天,侯卫东了解了洪薇家庭的概况,总体来说,她家庭背景并不复杂,适合提拔任用。当然,这只是侯卫东的初步想法。他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洪薇走了以后,侯卫东又看了会儿文件,不知不觉到了十一点。他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但又感觉有什么事儿忘了。
这时,副市长柳江敲门进来汇报工作。侯卫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没人来找自己这个新市长汇报工作。
侯卫东心里在飞快思索着,按理说,新市长第一天上班,应该有很多人来汇报工作才是。但直到现在,副市长一个不见,各大局局长也没来,这太反常了,而反常既妖,心里暗道,我倒要看看这茂云的水究竟有多深。
柳江主管全市的文教卫生工作,汇报的也都是一些琐碎之事,但能来就是好事,能来就说明他的心是向着组织的。
柳江这个副市长并不好当,在七名副市长中排名最后,分管的又是最不重要的文教卫生,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怕得罪人。按他的想法,新市长第一天上班,肯定门庭若市,自己去早了也排不上号,所以马上下班了,他才来敲侯卫东的门。
临要出门,柳江才吞吞吐吐地道:“还有个事,需要候市长帮忙,要不然没法过年。”
侯卫东奇怪:什么事能难得让一个副市长过不好年。“你说。”
柳江道:“祝书记在时很重视教育,除了每年增加基础设施拨款外,还决定半年给老师调一次工资,但现在都快过年了,这半年上涨的工资还没有给老师发下去,我每次给财政局打电话,郑良荣都说财政局没钱,让我再等等,可老师们等不了了,很多人在网上发帖,话说的很难听。”
侯卫东赶紧打开百度,输入茂云教育,然后就搜到了很多帖子,大部分是关于涨工资的事。
侯卫东问柳江:“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柳江道:“没有。”
侯卫东明白了,郑良荣怕祝炎,却不怕段宜勇,更不怕刘刚,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事。那么他到底是哪一伙的,他又想干什么呢?侯卫东脑中灵光一闪,这正是打击潜在敌人,树立自己威信的好机会。他不喜欢大权独揽,但却不能没有威信。
侯卫东对柳江说:“下午市长办公会,我会叫郑良荣来参加会议,你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大家一起议一议,一定给你解决了。”
柳江高高兴兴地走了。
侯卫东马上给梁洪声打电话,通知郑良荣参加下午的市长办公会。
不一会儿,梁洪声来到侯卫东办公室:“候市长,郑局长说他在市医院检查身体,下午恐怕过不来了。”梁洪声当然知道郑良荣是借故给侯卫东下马威,郑良荣是李建林时代升上来的,除了不敢跟祝炎叫板外,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梁洪声也想借此机会看看侯卫东的本事。
侯卫东不慌不忙地道:“郑局长电话多少,我给他打电话。”
梁洪声赶紧拨好号码,递给侯卫东。
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喂,哪位?”
侯卫东平和地道:“郑局长吗?我是侯卫东。”
对方赶紧恭敬地道:“候市长您好,我是郑良荣,您有什么指示?”
“郑局长,洪声秘书长说你在医院检查身体,怎么样,需不需要治疗或疗养,如果需要,半年或一年都可以,我绝不抓着不放。”
梁洪声不禁佩服侯卫东,既不发脾气,也不讲道理,而是直接告诉他,不能干走人。
郑良荣一听傻了,心想:休息半年!回来还有老子什么事!侯卫东真他妈狠!于是赶紧说道:“多谢候市长关心,我这是老毛病了,不需要修养。”
“那就好,下午的会还能来吗?”
“能来,能来。”
“千万别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郑良荣汗都出来了,心想侯卫东果然不好对付。
梁洪声也很解气,作为市政府秘书长,他跟过三任市长,而这三任市长有两任受过郑良荣的气,他自己受的气就更多了,现在侯卫东收拾了郑良荣,他怎能不高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