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61章 谁人来过(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熊大伟确实是性情中人,对于看得顺眼的人或者是比较亲密的人,完全没有架子。四人聊了一会,道:“这样清谈,寡淡,找幅牌来,我们打双扣。”打起了双扣,注意力转移,大家一边往下甩牌,一边谈话,气氛反而更加轻松了。

大凡善长搞接待的同志,都会将活动安排得丰富一些,唱唱歌,跳跳舞,打打牌,旅旅游,这些具体的事都是中介物,能迅速拉近人的感情,能将原本不融洽的气氛调整到位。

在扑克的“啪啪”声音中,大家说话都很随便了。侯卫东在县、市、省三极的综合部门工作过,嘴巴上早就安了一道门,尽管也说了些轻松的话,但是他始终把好一个关,绝不开熊大伟的玩笑。

他是市长,职位比朱小勇要高,可是朱小勇不同,是蒙豪放的女婿,有了这层身份,说说玩笑话是不妨的。

打了晚上十二点,熊大伟眼神无意间看了手腕,侯卫东注意到这个细节,找了一个机会,主动道:“熊书记,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耽误您的休息时间了。”

熊大伟没有做作,将手中牌放下,道:“好吧,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在与朱小勇握手之时,道:“改天到首都去一趟,你若是有空,和我一起去。”

朱小勇道:“熊哥随时都可以叫我。”

熊大伟再与侯卫东握手,道:“卫东老弟,等你到了茂云,我过来看你。”他是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能说这一句话,就是一种姿态,他将侯卫东当成了一支潜力股,在股价没有完全腾空之前进行一些感情投资,是很有价值的。

对于侯卫东来说,熊大伟既是现任省领导,也是将来的省里主要领导的热门竞争者,能与其搭上关系,好处很多。不过,他还是有一层隐忧,据蒙厚石暗中指点,熊大伟与现任省长朱建国不和,若是与熊大伟靠得太近,引起了朱建国的猜忌,则是一件麻烦事。

回家,下车之时,侯卫东这才觉得身体很疲倦,他伸了伸懒腰,打了几个哈欠。走到门洞时,忽然闪出一人,低声道:“侯市长,你好。”

听到这声音称呼,侯卫东停下了脚步,定睛一看,来者是一位强壮的汉子,四十来岁,理着短发,很是精神。

侯卫东知道来人十有**是茂云的人,道:“你是?”

来者上前,微微弯腰,用双手紧紧握着侯卫东的手,道:“侯市长,我是翠山县的李鸣。”

“你好,李县长。”侯卫东没有见过李鸣,可是名字倒是听熟悉了。

茂云有四县三区,西路县、东湘县、翠山县,铁桥县以及南浦区、大凉渡区和青池区,侯卫东与东湘县和南浦区的干部熟悉一些,翠山县的干部,李鸣是第一个认识。

时值冬月,寒风萧萧,侯卫东从金星大酒店出来之时,紧紧裹了大衣,仍然觉得寒风刺骨。他闻到李鸣身上有一股烟味,想必是在等待之时,抽了不少烟。

“你来了多久?”

李鸣没有正面回答,道:“来了一会。”

“你这人太实诚了,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们约好时间见面。”侯卫东在心里算了算,一般情况之下,李鸣应该在八点钟左右来到这里,如今已经是十二点过,他整整在这里等了四个小时。

李鸣道:“我给晏秘书打过电话,他说你在外面有应酬,所以我就在这里等。”

侯卫东此时心里也有一个疑问, “李鸣肯定知道准确的门牌号,这个号是从什么地方得知的?”不过,既然乔琳能够找到这里,李鸣找到这里也就不奇怪了。

此时已经是十二点,他原本不想让李鸣进屋,可是若是站在屋外简单说两句,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侯卫东没有犹豫,向前伸了伸手,道:“外面风大,进屋说。”

李鸣原本可以坐在车里等侯卫东,可是停车位置距离楼门洞有些远,且有些树木遮挡,为了不误事,他就从车里出来,站在楼洞前的树阴里。原本以为侯卫东会很快回来,没有料到一等就是四个小时。

在等了一个小时的时候,他在心里道“既然已经等了一个小时,再等会。”

等了两个小时的时候,他在心里道:“两个小时都等过去了,更不能放弃。”

在等到三个小时的候,他已经开始焦燥起来,不停地吸烟。

在接近第四个小时,他开始与自己较劲,坚持要等到侯卫东。

功夫不负有心人,侯卫东终于出现在视线里。

跟着侯卫东进了屋,屋内温暖如春。岭西省的冬天冷得很,可是地处长江以南,又没有用暖气,所以岭西的冬天其实比北方还要难过。

小佳今天晚上倒没有去找牌,而是到了岳父母家里,由于岳母陈庆蓉身体不舒服,她就过去照顾。在临走前,她将屋内的热空调打开,免得侯卫东回来一片冰冷。

“这么晚,恐怕要影响张局长休息。”李鸣在楼下等了四个小时,一直没有见到楼上开灯,自然知道没有人,他这样说是为了显得有礼貌。

侯卫东道:“她到娘家去了,晚上不回来。”说话时,他将外套脱掉,顺手放在沙发上,然后去泡茶。

李鸣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几步赶到侯卫东身前,道:“侯市长,你坐,我来泡茶。”

侯卫东用一只手臂将李鸣挡住,道:“来者是客,你坐着。”

李鸣感觉到了侯卫东手上有一种比较坚决的力度,没有继续坚持,退到了侯卫东身旁,陪站着。

泡上茶,两人抽上烟,很快,烟雾填满空间,让空气暖和起来。

侯卫东也不主动说话,脸上甚是平静,抽着烟,听着李鸣说话。

对于眼前这一类干部,他从心里并不排斥,因为他即将是茂云的市长,要在茂云立住脚,干成事,还得需要县区的领导配合。当然他也不喜欢这种十二点还站在门外的干部,凭心而论,这类干部风骨要差些。

社会是复杂的,人是复杂的,复杂的具体表现形式就是黑白从来不是分明的,而是呈现出一种模糊的灰色,黑和白,好和坏,都陷入灰色之中。

李鸣谈了一会翠山县的情况,越谈心里越没有底,一方面,侯卫东是很认真地在听自己汇报,没有不耐烦的表情,而另一方面,侯卫东基本上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简单提了几个问题,对自己的汇报没有作任何评价,当然也没有鼓励之语。

十来分钟以后,李鸣自己结束了汇报,毕竟是十二点钟,他知道侯卫东并不是真想听汇报,而他,同样并不是真汇报。

在即将出门之时,李鸣的心伸进了衣服里。

这个时候上门,理应不会空手,侯卫东脸色沉了沉,眼光扫了李鸣几眼。

经过十来年的沉浮,侯卫东的心思变得很特别:

如果他出任茂云消息传来以后,没有人来拜访,这种情况就很不对。

有人来拜访,空手而来,同样不符合常理。

来人拜访就送钱,同样不能让人接受。

如何拜访、如何送礼,是一门学问,在官场修炼,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除非他仕途无望。

李鸣的手慢慢地拿了出来,却是一个小盒子,他道:“侯市长,听说伯母身体不太好,我讨了一个偏方,对伯母的病或许有效。”

侯卫东万万没有料到李鸣会拿出这样一个礼物,脸上假装的乌云马上就消散了,道:“你知道我妈是什么病?”

见到侯卫东脸上的笑容,李鸣顿时放了心,他为了接近侯卫东,进行了前期大量的调查研究,最后判断要给侯卫东留下深刻印象,还非得出奇招才行,可是奇招就不是平凡的招数,必须得有点真货且出人意料,才算是奇招。

当得知侯卫东母亲得了肺癌以后,李鸣顿时大喜,在他的老家有一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文革时期,老和尚还不老,很年轻,被迫还俗以后仍然不事生产,也不结婚,而跑去周游世界,文革结束以后,作为中年和尚重新修了庙,同时摇身一变成了神医。他的拿手绝活就是治癌,疗效最好的是肺癌。

李鸣专程到庙里讨了方子和最难找的药引子,当作珍宝一样给侯卫东送了过来。

这个礼物深得侯卫东欢心,他道:“你先坐一会,我看看方子。”

方子是老和尚所写,龙飞凤舞,字体潇洒,就是不太容易辨识。李鸣为了增加其真实性,将这个方子原封不动带来,同时自己还亲笔抄录了一份,附在后面。

“这个药引子是什么?”

“据说是庙后的一种野草,是春天发的第一片叶子。这种野草很普通,田野里都有。”

侯卫东拿过盒子里装的药引子,道:“野草普通,可是春天的第一片叶子不普通,有心人才能采摘到。”他主动伸出手,与张鸣握了握,道:“张县长,谢谢你。”

张鸣强抑心中的欢乐,用真诚且带着沉痛的表情道:“这幅药很灵的,一定会有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