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6章 无心之柳(6)——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周强头上还冒着热气,笑道:“我本来就在宾馆里,宾馆顶楼是健身中心,我正在上面跑步。”他拍着自已的肚子,“这几年,也不知怎么搞的,这肚子一天天就朝外鼓,再不锻炼,恐怕就要三高了。”

周强在秦飞跃面前并不拘束,继续高谈阔论,道:“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都是富贵病,十年前,哪里听说过三高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改革开放确实是好政策,我们也终于患上了美帝国主义才得的病,也算从得病这方面实现了赶英超美。”

虽然这是歪理,可也歪得有几分道理,大家想想也是,都笑了起来。

一瓶五粮液,用高脚玻璃杯恰恰能倒四杯,秦飞跃感叹道:“我们喝酒必须要实行改革了,上青林是一个酒窝,每一次喝酒都要搞得死去活来,这种喝法已经落伍了,以后我们内部人,喝二两就行了,不要拼命地劝。”

“舍死劝酒,也就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把别人灌醉了,自己也就差不多了。”

侯卫东虽然酒量不小,可是这一段时间喝得太多,也着实怕了,很认同秦飞跃的话,道:“秦大江他们几个喝酒太疯枉了,我才到上青林的时候,被他们灌醉了好几次,吐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只喝一杯酒,这饭就吃得轻松,谈笑间,美食就灰飞烟灭。

吃饭虽足,周强意犹未尽地道:“宾馆楼上开了一间最新的歌厅,我们去吼几声,出出酒气。”

听说不去望城山庄,侯卫东就松了一口气,他心道:“外面的世界发展真是快。毕业并还流行跳舞,现在却时兴唱卡拉0K厅了。”侯卫东唱歌的水平很一般,在他心目中,卡拉0K厅就是那种很多人坐在一轮流唱.想到要在众人面前唱歌,心里就有些发怵。

上了六楼,见到一些闪亮的满天星,满天星后面写着三个暖昧的艺术字——今朝醉,艺术字外面是一圈追光灯,就如女人会说括的眼睛一般。

一个穿着红色制服的侍应生就走了过来,周强不等侍应生相询,道:“到帝皇大包。”

侍应生就将周强等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一应设施俱全。侯卫东这才恍然大悟,他想:“益杨也有了传说中的包间。”他是第一次来这种包间,就藏拙,坐在一边不说话。

周强却应对自如,对侍应生道:“找几个漂亮的,来两瓶华芝士。”

随后又进来了一个穿着学生服的女侍应生。她身上穿着学生服,但是学生服却只到腰间,露出了一截白生生的腰身,虽然屋内有空调,却并不太热,她看上去就有些寒冷。

周强在侯卫东耳边道:“这个女孩叫做公主,只能看不能摸的,当然,只要肯花钱,摸摸也可以。”说完,就暖昧地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侍应生就端来了果盘和酒杯,穿着学生装的小妹妹就开始放音乐,侯卫东没有想到,她放的第一曲,就是那首略显忧伤的“午夜的收音机”。

一个高个子侍应生带了四个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他走路稍有些瘸。四个年轻女子站了一排,高个子就恭敬的对周强道:“先生,这四位小妹你满意吗?”

侯卫东偷眼看坐在一旁的秦飞跃,见他安之若素,心中暗道:“看来秦镇长真好这一口。”转过心思又想:“他带我来做这些事情,看来把我当成了心腹手下了。”

想到了今天把给自己难堪的赵永胜,奉飞跃对自己的重视就显得外的珍贵。

见秦飞跃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周强打了一个响指,“0K,就这几人。”周强主动把一位最性感的女子拉到了秦飞跃身边.把一位略青涩的女子带到了侯卫东身边。那女子挨着侯卫东,哆声地道:“老板,你喝茶。”

有秦飞跃在一旁,侯卫东无许如何也放不开,他在沙发上挪一挪,与那女子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那女子随即又移了过来。

“送战友,踏征程。”

小厅里回荡着秦飞跃雄浑的声音,他毫不顾忌地楼着身边的女子放声高歌。

在沙发的另一端中,周强把那女子弄得“格、格”直笑,也不知他给那个女子说了什么。

周强拿着两个小杯,走到了侯卫东身边,道:“侯卫东,敬你一杯。“侯卫东只听说过洋酒芝华士的名字,却从来没有喝过,他接过杯子,道:“周总,我敬你。”

周强就笑道:“什么周总,都是在秦镇手下讨饭吃,我们兄弟别客气。”侯卫东跟着秦飞跃玩了两次,周强就把侯卫东当成了秦飞跃的人。

侯卫东是第一次喝详酒,试着喝了下去,洋酒滋味颇淡,有着说出的淡淡香味,口感不错。

周强对一旁的女子道:“你去给我们兄弟点一首歌。”那女人走开以后,周强眼睛一转,道:“赵永胜是一个笑面虎,你以后和他打交道,是要多留些心眼,其实这些话不用我来提醒,你肯定知道的。”

侯卫东虽然对赵永胜的感觉也不好,可是他与周强没有深交,也就没有接腔,道:“秦镇的歌唱得真好。”

周强笑道:“秦镇是有名的情歌王子,去年全县工会比赛得了银奖的。”他亲热的道:“你以后有发票,就拿给我,当哥哥的给你处理。”

“那其是谢谢周总。”

周强摆了摆手,道:“老弟、你别叫我周总,如果再不贷款下来,我的煤矿就要破产了,赵永胜也太不地道了,手太黑。如果把我惹急了,一封信到检察院,他就吃不了兜着走。”

涉及到这些敏感问题,侯卫东更不愿意轻易地趟这个浑水,他见那女子点了歌走回来,借机站起身,道:“我去唱歌去了。”

唱完歌,走回来之时,秦镇已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侯卫东四处看了看,这才发现帝皇厅别有洞天,在电视机的后面,还有一道门,他也不知门后是什么内容。

侯卫东不愿意和那女子糾缠,就不停地与周强两人碰酒,身边的两个女子十分的无趣,就轮流地去唱歌。

几个人离开益杨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八点过了,侯卫东慌称在城里有亲戚。便在宾馆门口与秦飞跃分了手。

“秦飞跃耍得太肆无忌惮了。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侯卫东想到秦飞跃的行为,不断地摇头。可是想到秦飞跃镇长的身份,侯卫东不禁又开始怀疑自已:“难道是我的胆子小了,难道我落后于时代。”

看着秦飞跃和周强的小车绝尘而去,侯卫东就准备打出租车到沙州学院的招持所,他站在路边刚刚朝左看,却一眼就见到了两张熟悉的孔一一刘坤和段英。

两人并排走着。一边走一边谈笑着,刘坤穿了一件黑色风衣。黑色大衣没有扣,里面则是一件藏青色西装,看上去很有些青年才俊的派头。段英则穿了一身灰色长大衣,头发就和小佳一样,烫了一个小卷发,很有些气质。

两人郎才女貌,颇为般配。

刘绅在沙州学院的时候,就对丰满成熟的段英很有想法,侯卫东是清楚此事的,可是,当段英和刘坤走在了一起,他还是觉得极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如自已的东西,虽然平时没有用,也不愿意被他人取走。

刘绅也看见了侯卫东,他快话地道:“侯卫东,你在这干嘛。”侯卫东这才装作发现了两人,道:“刘坤,段英,原来是你们。”

“我和侯卫东是一个寝室,段英和张小佳也是一个寝室,我们还真有缘分。等小佳到益杨来的时候,我们一起玩。”

面对着侯卫东,段英内心就微微的起了波澜,几个月前,两人曾经发生过的亲密接触,她原本不会再为男子动情,可是在不经意间,以为死去的情感却悄悄地复话了。

只是,那天在车站再次见到小佳和侯卫东,她就想起了一句名言——好男人总是别人的,为此,她消沉了一段时间,如今,企业破产在即,她必须进行自我救赎,刘坤的家庭,就是救赎的捷径。

刘坤继续道:“侯卫东,青林镇是不是想修路,新的规划出来以后,各镇竞争得厉害,都想争取财政资金,李县长正在分管交通,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我和联系。”刘坤说这话,其实也是自己给自已涨脸,他虽然跟着李县长在跑,可是对于县里重点工程,李县长作为副职,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定权.更别说刘坤了。

侯卫东最看不惯刘绅的自我陶醉,他淡淡地道:“今天马县长和李县长已经对上青林公路有了决定,给了我们一百二十万。”

刘坤瘪了瘪嘴,做出不屑一顾的神情,道:“修一条路,至少是几千万,一百二十万算什么,只是毛毛雨,小意思。”

尽管秦飞跃交持要与刘绅搞好关系,保持联系,侯卫东却忍不住想刺一下他,道:“一百二十万在你面前是小意思,马县长却很重视,他亲口答应,上青林公路完工之时,他要亲自去剪彩。”

刘坤原本就想在段英面前逞能,没有料到侯卫东根本不配合,他不高兴的道:“修一条乡道,好小的事情,马县长现在答应了,到时未必要去。”

段英知道侯卫东为了这一条路费尽了心思,还贷了款才拿到了图纸,她也不满意刘坤的居高临下,帮腔道:“上青林公路是侯卫东的心血结晶,事关七千村民,怎么算是小事,刘坤,你这样说是啥子”

刘坤正在追求段英,把段英的话奉为圣旨,听到她发话,立刻道:“好好,不说这上青林公路,侯卫东,走,我和段英请你去唱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