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55章 病来如山倒(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还没有上任,陆续便有茂云的干部打着各种旗号过来汇报工作。

局外人往往看不起这些见机快转弯快的人物,认为这些人见风使舵,八面玲珑,人品不行。

在侯卫东眼里,如此看法是书生之见。领导在台上唱,下面得有人和,没有人应和的领导就是光杆司令,光杆司令的话也就不值钱了。而且,随着这些干部陆续过来报到,通过谈话,他或多或少能了解茂云的真实情况。他的个人形象也会随着这些干部的拜访而传回茂云。

与茂云宣传部刘副部长谈得差不多,侯卫东没有挽留的意思,端着茶水不说话。刘副部长到底是读书人,知道端茶送客的古礼,赶紧站起来,告辞。

侯卫东将刘副部长送到了办公室门口,在门前,笑容满央地握手告别。

刘副部长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侯卫东如此平易近人,忐忑之心一扫而光,下楼之时,脚步轻快,胸膛中迸出快乐的音符。

宣传部是党委部门,并不是市政府的组阁部门,按常理来说,他可以不到新市长这里来报到。可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侯卫东是从省政府机关下来的副秘书长,是祝焱的心腹,今日是市长,明日必定就是市委书记,前途一片光明。他要想进入市级班子或者调到更好的实权部门,走侯卫东的路子必然是一条捷径。

送走了小刘部长,侯卫东随步走到窗边,看着院里的小车。不一会,刘副部长胖胖的身影出现在院中。

侯卫东注意到,刘副部长上车时,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在上车之时,还朝省政府大楼看了一眼。观察到这些细节,他给了刘副部长这样一个评价:“此人在乡镇工作过,有基层的经验,善于揣摩领导心思,敢于主动出击。用得好,也是一个人才。”

对于大部分公务人员来说,工作是一份养家糊口的职业,侯卫东不期待所有的公务人员全部都有着为**奋斗的崇高理想,只要他们能恪守职业道理,完成手里的工作,就算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了。如果全茂云公务人员都是如此状态,茂云则无敌于岭西。

和平年代,并不是太需要英雄,更需要的是尊章守纪老老实实办事的人。

在办公桌上,摆着茂云市的外宣方案,其中包括在今年之内要在中央级和省级上媒体上做几次宣传、如何减少负面影响等。侯卫东知道这个方案只是一个道具,并没有什么实际意见,因此在听汇报之时,未对这个方案进行评价,算得上惜字如金。

将外宣方案放到一边,他给小佳打了电话:“小囝囝现在情况如何?”

小佳昨夜犯了错,今天就一直守在小囝囝身边,接到电话时,声音中透着疲惫,道:“退烧了,在睡觉。”

她没有别的业余爱好,唯一算得上爱好的是打麻将。在岭西和沙州,打麻将是一种风气,是很多人最主要的业余爱好。她的牌友比较固定,多是各单位的女领导以及男性领导的夫人,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麻将圈子,被戏称为夫人麻圈。小佳最高级的夫人麻圈是与吴英、方红线、蒙宁和宁玥等人的圈子,这在岭西算得上顶级夫人麻圈。www.guanchangbiji.info

对于侯卫东来说,小佳能与吴英、蒙宁、宁玥等人搞好关系,是另一种形式的贤内助。

“老公,昨天对不起了。”

“没有关系,以后记得把手机打开。”

小佳看了熟睡的女儿,道:“今天看着女儿睡觉,我也在反思,以后打麻将也要收敛一下了,注意控制时间。孩子现在长大了,需要跟在父母身边,我们有教育责任,不能扔给父母。”

听到小佳说得如此沉重,侯卫东反而笑了起来,道:“你别把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说到底,就是打麻将时手机没有电了。当然,适当减少打麻将的时间,多陪陪小囝囝,是好事。”

小佳刚放下电话,刘光芬走了进来。她是医院的常客,上至院长,下至护工,都有熟人。她刚刚为一个病人找主治医生看了片子,然后又转到小囝囝的病房里。

问了一会小囝囝的长短,刘光芬道:“刚才我遇到楚休宏,他正陪着周省长体检身体。”

小佳随口问道:“周省长是身体不好,还是例行的体检。”

刘光芬道:“小楚走得匆匆忙忙,我又跟着那位主治医生,没有细问。”

小佳与刘光芬不同,她到底在官场中人,对大领导身体健康很敏感,道:“妈,你确定周省长到了医院?”

“这一点可以确定,我当时问了问小楚,他说是陪着周省长过来的。”

小佳马上就给侯卫东打了电话,说了此情况。

侯卫东曾经是周昌全的秘书,对周昌全的身体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道:“周省长身体挺好,精力旺盛,我跟着他的时候,他几乎没有生过病。”

“老公,周省长也是五十好几接近六十岁的人,得病很正常。越是身体好的人,得了病越是麻烦。”

“你还真是乌鸦嘴巴,周省长身体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挂断电话,侯卫东感觉心里堵得慌,虽然他到茂云任职已成定局,目前仍然未到任,还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得为周昌全负责。他给楚休宏打去电话:“休宏,怎么回事,听说周省长到了医院体检。”

楚休宏声音略显嘶哑,道:“这一段时间,周省长后背总有些痛,今天稍稍空一些,我陪他来做一次全身检查。”

侯卫东稍稍放心,道:“你陪周省长来检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他是为周省长服务的副秘书长,按常理来说,楚休宏应该将此事报告于他。

楚休宏心情格外沉重,道:“周省长不准我跟任何人说,他的意思只要有人知道此事,医院就和集贸市场差不多,比上班还要累。”

母亲刘光芬住院,凡是与侯卫东有关系的人都到医院进行过探视,最后连一向稳重厚实的侯永贵都不耐烦了。因此,侯卫东很理解周昌全的想法,他道:“休宏,这次要我说你两句,我可不是外人,瞒谁也不能瞒我。”

楚休宏稍稍停顿,压低了声音,道:“我正要向秘书长报告,周省长身体有些问题,几位院长拿着周省长的检查情况,关着门在商量。”

侯卫东顿时警觉起来,道:“什么时候出结论?”

“估计很快,我感觉不太对劲。”

“那我马上过来。”

下了楼,侯卫东很快来到了医院,他在门诊大楼迟疑一下,还是首先来到女儿小囝囝的病房。

“囝囝还没醒?”他走进来,摸了摸女儿的额头。

“嘿,你怎么过来了,囝囝还在睡觉,没事了。”

刘光芬坐在病床前,她做过数次化疗,效果不错,身体在慢慢恢复,相较以前,胖了许多,头发很短,稀稀疏疏的。她道:“你们两个大人太不小心,娃儿抽筋是一件麻烦事,弄得不好,会形成习惯性抽筯。”

侯卫东弯腰,亲了亲小囝囝的额头,然后道:“妈,你要注意锻炼,别做家务事了。”

家里新来保姆以后,刘光芬觉得闲得慌,道:“做了一辈子家务事,突然变成吃闲饭的,还真不习惯。”

“等春天到了,你们老两口可以到风景风去住一段时间,多走走,四处散心,享受大自然,对身体有好处。”

刘光芬眼光看着小囝囝,道:“我不到风景风,每天看一看小囝囝和你哥的娃儿,比啥子都高兴。”

聊了几句,侯卫东道:“周省长在体检,我过去看一看。”

刚刚走到后楼,就见到周昌全、楚休宏和医院几位院长走了出来。见到了匆匆而来的侯卫东,周昌全扭头对楚休宏道:“是你给卫东打的电话吧,就是做一次体检,大惊小怪。”

侯卫东接过话头,故作轻松地笑道:“我可是为周省长服务的副秘书长,若是休宏不给我打电话,我要批评他。”他又道:“周省长的身体不仅仅属于周省长,更属于全省人民,我对周省长没有关心到位,已经是失职了。”

楚休宏站在周昌全身后,一脸苦相。

侯卫东和楚休宏很熟悉,见到他这个表情,心里格登一下,他脸上表情不变,与医院的各位领导打了招呼。

省人民医院院长康有志与侯卫东交换了表情,道:“各位领导为了岭西的发展日夜操劳,都不太重视身体保健,普遍都处于亚健康状态。”他又对周昌全道:“周省长,事业重要,您的身体更重要,一定要注意保养。”

周昌全皮肤微黑,没有因为到了省政府而变得白,一双眼睛向内凹,仍然目光炯炯,他与康有志握了手,道:“老康,我不完全同意你的意见,人和机器差不多,越用越耐用,长期不用就会变成废物,这就是达尔文的用进废退。”

众人都笑了起来。

侯卫东与康有志交换眼神之时,敏锐地觉察到康有志眼睛中有另一层意思,在分手之时,他有意味深长的眼光看了一眼康有志,又将手机举了举。

周昌全坐在车上,摇下窗,道:“你不回去?”

侯卫东道:“我妈在医院,顺便去看一看。”

周昌全笑了起来,道:“你今天说话不严谨,母亲生病,可不能顺便来看,得专心专意照顾。”又问:“你母亲的病情如何?”

“手术效果还不错,基本达到预期效果。”

“敬孝不能等啊,抓紧时间多陪陪老人家。”周昌全想起早逝的母亲,感叹一句,然后挥了挥手,坐车走了。

侯卫东站在医院门口,等到小车走远,马上朝康有志办公室走去。

“胰腺癌?确定吗?”听完康有志的话,侯卫东惊了一跳。

“几位专家都看了,基本能够确诊,而且。”

侯卫东脸色完全阴沉下来,道:“而且什么?是转移吗?”

“转移到肝上了。”康有志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