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39章 拜码头(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景伟很年轻就得到了提拔,也算是老资格领导。大学毕业后,他分到了茂云地委工作,赶上了文凭热的特殊航船,网参加工作几年就突然成为了南浩区农业局局长,这是一顶从天而降的官帽,砸得他晕头转向。借着这股文凭热的东风,他在九十年代中期走向了副区长的岗位。

在官场中,提拔得早并不意味着官做得大,官做得大在于必须短平快。在每一个岗位工作两三年就有一次提拔。景伟在副区长岗位工作的太久,失去了一飞冲天的动力。

总结自己这几年一直提拔不上去的原因,有三大主因,一不送,二不拍,三不吹。这一次党校同学侯卫东来到茂云当市长。他痛定思痛。下定决心送一笔钱,没有料到就送到一块硬石头上。他提着茶叶,道“侯市长,我”。

侯卫东打断他的话头,道:“你的心意我领了,我们是朋友之交,你给我送的山茹我全部接受,今天我回赠你一些益杨县上青林的茶叶,上青林曾是我工作过的地方。我希望你以后经常同我联系,从同学的角度,我想了解一些茂云建设方面的情况。想必景区长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又道:“刚才我们的支部书记陈再喜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说是今天晚上我们一支部的同学聚一聚。到时候你一定要参加呀

景伟提着两包新茶牛心里颇为复杂的下了楼。第一次送钱未成功。让他心情很复杂。如果这次他真的把钱送出去,他就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可是此时钱没有送出去,他又觉得自己提职又没有了希望。

下了楼出了省政府大院,坐上自己的车子,驾驶员道:“景区长,到哪里去?”景伟仿佛没有听见驾驶员的问话,驾驶员问了第二声。他才道:“找一家宾馆,开房间,住下来,明天再回去。”

晚上,省纪委第一纪检室主任陈再喜约了省党校第一支部的同学聚餐。参会的人员都是第一支部的同学,包括陈再喜、侯卫东、省委办公厅信息处的李涛、茂云市南浦区副区长景伟、省运输集团老总杨先,明。侯卫东即将出任茂云市市长。自然也是聚餐的中心。此时侯卫东和景伟已经有了上下级之分,在晚餐时,景伟坐在角落里,甘当配角。反而是侯卫东主动和他喝了两杯。喝了酒,大家也就兴尽散去,

侯卫东才才回到家里,接到小佳的电话。

小佳压低了声音,道:“卫东,我在打麻将,可能要稍晚一些。”

侯卫东道:“方红线已经走了,你是和谢婉芬打麻将吗

“不是,今天是以前上海的同寝室的周平约我打麻将,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声,周萍的老公是以前的茂云市委书记李建林。”

提起李建林,侯卫东心里警惕起来。他略为思忖,道:“周萍?你和她有很久没有联系了,怎么突然约起来打麻将。”

“我们在上海读书之时,一起住了两年,关系也还不错,只是这一两年联系稍微少一些,偶尔通电话小佳又道:“李建林是人大主任。周姐叫我去打打麻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如果周姐说什么,我装作不知道就行了。”

侯卫东笑道:“你们是朋友,又是同学,约在一起打麻将是很正常的事,多谈友情,少谈我的事就行了他又夸道:小佳不错,有了政治觉悟。如果我估计得没错,李建宁明天肯定就要约我们吃饭

小佳关心地道:“你到了茂云还要经过选举,李建林是人大主任,你可别傻乎乎的去得罪人家,有什么事,都要等选举后再说。

“你的老公不是初出茅庐的小青年,轻重缓急,我难道不知道?到了茂云首先是搞统战,要把自己的人弄得多多的,要把对手整得少少的,这就是政治家。而且,我和李建林没有任何矛盾,因此,你与周萍痛痛快快打麻将,用不着有心理负担。只记住一句话,多谈麻将。少谈老公。”

小佳闻言笑道:“我听建设厅的老同志说,茂云很复杂,李建林是老专员,还当过书记,在地方上根深叶茂,你确实该和他搞好关系。”

侯卫东道:“我是组织安排在茂云工作,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用不着刻意搞关系,也不必带着成见与某人为敌,按照本职工作履行职责就行了。”

其实,祝炎和他的一席话,他对李建林已经深有警慢,又见到李建林和秦路在电视里的镜头,他更是身怀警慢,但是在小佳面前,他没有流露出一点小佳毕竟是女人。若是她知道什么事,在周萍面前不会那么自然。

果然如侯卫东吼测的那样,小佳到周藻家里打了麻将,晚上回家,开忻旷旬话就对侯卫东道:“老公,今天我在周萍家里见到了李建林。”

侯卫东道“是不是约我们明天吃饭?。

小佳道“你猜得没错,但不是李建林请我们吃饭,而是周萍约我们两家在明天晚上一起吃顿晚饭,是以家庭聚会的形式在一起要一聚,要把小国田一起带去参加。”

一切都在侯卫东的预料之中。他道:“李建林已是五十来岁,他的孩子有多大了?”要了解一位领导,除了要看他在单位的说和做还要看他的儿女们要做什么,侯卫东从政多年,接触了不少领导子女,既有步高这种人才,也是李东方这种恶汉,因此他对这一块颇为看重。

小佳是女人,女人打麻将,除了手在动,嘴巴也不会闲着,在哗哗的麻将声中就开始了东家长西家短。

小佳和周萍曾经是室友,她对李家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只是以前李建林纯粹是不相干的人,她也就没有在侯卫东面前说起这方面的情况。听到询问,道:“李建林和周萍刚到年龄就结婚,结婚就还了孩。现在小孩都已经大学毕业,但是没有在茂云工作,而是在岭西工作。明天李建林要把他的小孩和儿媳妇一起带来。”

“李建林的儿子没有做生意吗?”

“似乎在岭西省政府机关里工作。”

“李建林的媳妇做生意没有?”

“周萍没有具体说,似乎没有工作。”

侯卫东问了些情况,道:“李建宁还挺聪明的,以这种方式两家人见面,既自然,又和谐

话虽然如此说,他心里却琢磨道:“我还没有到茂云任职,就和人大主任搞得热火朝天,也不太妥当,这个李建林看来也是官场老手,很会搞关系。”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与市委书记段宜勇联系过,想到明天要与李建林吃饭,他开始思考着如何处理好与市委书记段宜勇的关系。

这些心思就涉及到以后的工作,他只是在心里想,就没有给小佳当面说。

这一次到茂云去任职,和第一次到成津任职时的心态完全不一样。到成津时,恰好县委书记章永泰车祸死亡,而且市委书记周昌全怀疑昌人为所致,在这种背景之下,他是怀着漏*点壮志到成津上任。

经过多年锻炼,此时到茂云上任,虽然意识到还得面临矛盾和困难。侯卫东的心理状态却很是从容。至少在表面上他显得风轻云淡。等到上了床,温存一会,小佳就弯成虾米,睡着工

侯卫东坐在床上看了会书,脑中突然冒出来自己多年前到茂云看到了一些事。

他第一次到茂云,茂云还是茂云地区,祝焱直接从省党校到茂云任地委副书记。这一次到茂云,他以旁观者的身份了解到地委书记泽明和专员李建林存在着矛盾。有一件事情侯卫东印象特别深。

那是关于茂云棚户区的改造问题。所谓棚户区,就是大量破产企业职工的集居地,这些集居地多年没有检修,而且房屋狭设施不完备。不少人家在外面搭了厕所和厨房。形成了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的生活环境。在如何改造棚户上,地委书记泽明和专员李建林有着分歧。泽明的意思是集中力量改造棚户区,为老百姓办点实实在在的事,李建林却不主张急于改造棚户区。他想集中力量建新城,建好新城以后可以将棚户区的居民转移到新城。这样才能彻底解决棚户区的的问题。

如今侯卫东要到茂云任职,对茂云的事就特别关于心,关于棚户区改造问题,他特意询问了景伟。

茂云棚户区的改造最终还是按照的委书记泽明的方式进行,在南蒲区最繁华的地段,茂云市政府花了大力气,在原来的棚户区位置建成了一片住宅小区,这一举措赢得了老百姓的赞成。但是从景伟的口中。侯卫东却看到事情的另一面,到了2奶年底,当时的棚户区已经成为了茂云市繁华地段。一大片低矮房屋周围兴建了不少有现代气息的建筑。几年时间过去,这些低矮房屋又出现了乱搭乱建的现象,与南蒲区总体设计很不和谐,甚至影响了周边的地价。

现在回想起这一件事,侯卫东从心底还是认为李建林当年的主张是正确的。

在当年,祝焱实际上是支持李建林的观点,只是为了维护地委书记哲明的威信,才没有明确支持李建林。

侯卫东慢慢地回想着他所知道的茂云往事,陷入了沉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