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35章 天上掉下个人(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在病房里坐了一会,想着曾昭强的事,始终觉得心神不安,他拿着手机来到了病房外,找了一个安静地方,给杜兵打了电话。

“杜斌,我是侯卫东,现在说话方便吗?”

“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有何指示,老领导?”杜兵马上又补了一句。“老领导,提前祝贺了,干脆我跟着你到茂云。”

侯卫东笑道:“跟着组织部,天天有进步。你还是在省委组织部好好干,迟早会是一方大员。”

由副市长到市长虽然只是半步台阶。侯卫东为了这半步台阶还是颇费了力,从沙州市政府调到了岭西省政府。然后再到茂云市政府,绕了一个螺旋式的圈,才跨上了这半步台阶。

官至正厅级,越往上升,关系越复杂,竞争越激烈,每一步台阶都是艰难万分,杜兵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看了不少为了半步官阶而拼命挣扎之人,在电话里是真心祝贺。

侯卫东没有甥嗦,直截了当地问:“在茂云市市级领导中,还缺一位组织部长,有人选吗?”

杜兵在脑子里将最近看到、听到和了解到情况回放了一遍,道:“现在正厅的方案出来了,副厅的任职方案还要等到下一步,至于茂云市委组织部长,有一些传闻,但是没有定论。”

听说副厅方案还没有出来,侯卫东便放了心,道“副厅方案出来以后,你留心茂云市委组织部的人选,及时跟我联系。”

侯卫东即将到茂云上任,可是他对茂云市委组织部长的关注程度还是让杜兵心里觉得奇怪,道:“明白了,有什么事我及时给老领导汇报。”

杜兵能到省委组织部,是侯卫东几年前通过了丁原卑部长的关系才办到的,这个安排就如当年的杨柳一样的,对侯卫东有很大的帮助。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凡是跟着侯卫东的人,只要工作努力,没有歪心,一般来说都有比较好的出路。杨柳、杜兵等人安排得很好。给晏春平等后来人以很大的鼓舞。

以前侯卫东在基层之时,说起近水楼台先得月之事,颇有不平之心。此时自己当了领导,才明白领导重用身边人是很正常的事。

在现在的用人体制之下,若是领导对身边人薄情寡恩,这才是扭曲人性。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于广大基层干部来说,这又是另一种不公平。

侯卫东打完电话,回到病房坐了一会,陪着父母聊了一会天,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省委书记蒙浩放的女婿朱小勇,他如今仍是恒庆集团总经理。他给侯卫东打了电话,道:“卫东,你在什么地方啊?曙光和方红线回来啦,请你和夫人一起聚一聚。”

侯卫东和朱小勇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听到朱小勇相约,道“好啊。在什么地方聚?我来安排

朱小勇道:“算了。我来安排吧。我在国企,用钱比你们洒脱一些。恒庆集团有一个疗养所,建的不错,在铁屏山脚下,你携夫人一起前往。”

放下电话,侯卫东对小佳说:“方红线和陈曙光回岭西,邀请我们一起去铁屏山下的恒庆集团疗养院聚一聚。”没等小佳说话,他发起牢骚:“一天到晚都在应酬,真是让人不得清闲。”

刘光芬最了解儿子,她握着小田国的手,道:小三,如果一天到晚没有人找你,你才会着急呢。你们两人去吧,把小妞妞留在这儿陪我,我给小妞妞讲故事

小佳道:“妈小田田很调皮。坐一会可以,久了就烦人,照顾她很累的,还是别放在医院。”

刘光芬拉着小田田的手不放,道:“我教了一辈子小学,还教不了小田国。再说田田在这里就算闹点,我心里乐意,你就放心吧!这是独立的病房,没事的。”

听到刘光芬如此说小佳也就不在争议,俯下身,交待小国田道:“田国,你要乖一些,听奶奶讲故事,不要吵,不要闹,如果想看电视你可以看一会。”

自从蒙豪放离开岭西以后,陈曙光很快就从交通厅厅长的位置调到邻省当了副省长。侯卫东在不久以后调到了省政府当秘书长,朱小勇则正式出任了恒庆集团的总经理。三人各忙各事,接触就没有以前那样频繁。

“怎么朱小勇突然会叫我们一起去玩。”侯卫东一边开车,一边想着问题。

小佳不以为然,道:“陈曙光回岭西。约上三朋四友聚一聚。这太正常了

侯卫东摇头道:“这一段时间厅级干部正在调整,太多的人和事都与这次调整有关。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的事。”

小佳道:“蒙宁喜欢打牌,却又挑剔牌友,我和方红线都是她难的的牌中友,今天回岭西,约我们几人聚在一起,挺正常。侯卫东没有多说,继续开着车。

如今的岭西官场,象侯卫东这样的位的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很多的饭局。可是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饭局,每一个饭局都有瑰…或暗的原卫东被人请吃饭的时候大多,每次都耍明一江个饭局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段时间,他对于市厅领导调整很敏感,不由得将此饭局与此事联系在一起。但庆集团是省水利厅下面的国资企业,作为国资企业的负责人,朱小勇也算编制里的干部,侯卫东此时已经暗自将朱小勇的饭局联系在一起,虽然这样联系并没有任何依据。

小车很快来到恒庆集团下属的铁屏山下的疗养院。恒庆集团主要是做水利工程,铁屏山下的水库也属于恒庆集团的产业。以前水库四周是一片荒地,如今恒庆集团也开始进军房地产开发,在水库旁边弄了一些别墅和疗养院,开了一个度假村。从此荒地变别墅,价钱使劲涨。

停了车,进入了恒庆集团所辖的水库。

水库在冬日阳光下发着粼粼的波纹,微风拂来,让人脸面有些凉,可是凉得很是清爽,站在湖面,背后是巍巍铁坪山山,给人一种世外桃源之感。小佳挽着侯卫东的胳膊,道:“朱小勇还会挑地方,这个地方比以前的汉湖还要漂亮。”

小佳是随口提起汉湖,侯卫东却不由得想起李晶,他怕小佳是有意为之,就用眼角余光看了小佳,见小佳神色正常,猜到她只是随口说说。

两人正在湖边看风景,又有一辆车开了过来,这是邻省的奥迪车。侯卫东知道陈曙光到了,和佳迎了过去。下车果然是陈曙光和方红线,陈曙光比在岭西省工作之时稍胖了一些,红光满面,神采飞扬。老远伸出手道:“亲爱的秘书长同志,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侯卫东笑着走上两步道“陈省长,欢迎到我们岭西来视察工作”两人开着玩笑,随意而轻松。

在多年前,陈曙光是省委书记蒙豪放的秘书,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在岭西省很有名气。侯卫东是在朱小勇引见之下,才与陈曙光见面否则根本没有与陈曙光交往的机会。在初时,陈曙光占了绝对的优势,两人当时的关系并不平等。此时。陈曙光调到邻省当了副省长,侯卫东则调入岭西省政府出任副秘书长。两人有了距离,彼此见面更加自在。

方线钱随着丈夫调到邻省以后,两人很久没有在一起,此时见了佳。很是亲密,道小佳,你现在从沙州们到岭西了吗?”

“我现在沙州建设厅。”

“在建设厅任什么职务?”

小佳很谦虚地道:“能任什么职务?平级调动,现在还是副处级,没有管什么事,乐得清闲。”

方红线笑道:“从沙州园管线平级调到到省建设厅,这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事,绝对是看着卫东的面子。”

“卫东的面子没有这么大,是周省长打了招呼。”

“周省长打招呼,说到底还是靠卫东的面子。”方红线又道“你就当副处级就行了,别去争太高的官位,我们女人就是在家里相夫教子。能当上家庭主妇就行了,社会上的事还是要让男人们去操心。”

这时两个年轻人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其中一个胖子是恒庆集团的办,公室主任,他跑得急,额头上有些小汗,老远就招呼道:“陈省长,秘书长,朱总在前面等着您们。”胖子主任是朱小勇的直接手下,侯卫东和陈曙光都认识的,他身高体胖。跑到跟前已是气喘吁吁。

陈曙光为人挺傲慢,看着胖子主任,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侯卫东见到胖子主任一脸恭敬的样子,主动与其聊了几句。

一行人沿着满是绿色植物的小道走上了水库的半岛,在半道中央有一栋别墅,别墅前有一道门,朱小勇和蒙宁就在铁门前等候。

朱小勇和几年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比跑工地的时候稍微要白净一些。看上去很文气,他道“陈兄和卫东可是贵客,我的新家修好以后,你们还是第一次到。”这栋别墅位于水库中央的半岛。半岛如一个带着柄的苹果。一条窄窄的路通往半岛,这是苹果的柄。而苹果的主体足足有三四千平米,足足有五六亩地。

看了这个环境,侯卫东感叹不已,道:这真是人间仙境。”

小佳也是看的啧啧有声,她对蒙宁说“这就是你们的新家,以前听说在水库,没有想到是蓬莱仙境一样的地方。”

蒙宁很自豪地带着客人参观新小区,道:“这个地方本来一片荒地。种了些果树;小勇看着这一片水岸浪费在这里可惜了,想开发这一片区域。可是集团的其他董事们谁都不愿意在这里投资,我们拿着积蓄带头买下这个小半岛,修了这栋楼,许多朋友过来看到效果以后,陆续在这湖边买地修楼小勇用自己的钱修了这栋别墅,为集团带来巨大的收益。

侯卫东暗道:“如果不是朱小勇是董事长,恐怕也买不到这个半岛。”他当然不会说破,跟着蒙宁一起参观,很快也沉浸在如画的风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