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30章 破计(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听到郭兰声音有些低沉。就道:“对不起!这事让你为难了郭兰迅速调整了情绪,道:“我不该这么晚给你发短信。”

结束了这个电话,侯卫东感觉心里挺不舒服,他知道郭兰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又特别敏感于现在这种状况,如果张小佳真的把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并且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这对她绝对是个巨大的伤害。他暗道“昨天我真的不该用这个这个电话,引出这一串麻烦事情可是转念又想:“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只要有这种关系小佳迟早会发现蛛丝马迹。”

他越想越觉得心烦,自己当年和小佳谈恋爱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背叛,他和小佳是原配夫妻。一起经历了创业时的艰苦。可是郭兰是他生命中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同时面对着郭兰与小佳,他感觉自己人格已经分裂,心理上背负着沉重的包袱。每一次与郭兰相会,他背上的包袱就增加一分重量,每一次欢聚之后心里更多的是苦涩。与郭兰的感情就如一剂毒药,让他欲罢不能。

郭兰放下电话,作为敏感、细致、骄傲的女子,她的心里更是百般不是滋味。张小集是侯卫东的合法妻子。自己是卑鄙的第三者。以前这也是事实,可是这个,事实就如一层玻璃纸,谁也没有挑破,她自己也就采取了掩耳盗铃的做法。如今张小佳开始注意到此事,尽管没有揭破,对于郭兰而言,这层玻璃纸也就不复存在了。

郭兰想了一会,拿过侯卫东给自己的张小佳号码,把张小佳设置为黑名单,这样一来,张小佳的手机就永远也打不进来了。她准备到了上海,再换一张卡,等着母亲做手术,安安静静地过着学者的生活。

这一次母亲生病,侯卫东帮助很大,可帮助是一回事。感情又是一回事,她的感情从来不是建立在帮助之上。此时,在郭兰心中,那曾经掩盖自己的玻璃纸就无情地被撕舁了。这就让她心里突然发生了新的变化。正在自怨自艾之时,手机响了起来,手机上的张小佳名字随着振铃在欢快地跳动着,如《英雄》中的一群群利箭,气势磅礴向她的胸口扎了过来。

郭师母听到了手机在想,而郭兰在发呆,提醒道:“兰兰,你的手机在响。”

郭兰道:“我知道的她的心情便沮丧恶劣到了极点,干脆把手机关掉,不再听这烦人的铃声。

和母亲一起进入了机场,在机场换了登机牌,照顾着母亲过了安检。正在朝着侯车厅走去。

一人熟悉的人从卫生间走出来。身后跟着两个年轻人。走到前面的人四十网出头,头发梳得很整齐,三七分,即文雅又大气。此人正在岭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赵东,他带着两位工作人员到上海参加一个会议。网从卫生间出来,一眼就看见了郭兰。

他有些惊喜,招呼道“郭兰。”

郭兰听到有人招呼,见是赵东,停下了脚步,道:“赵部长,你好”。

在沙州市委组织部工作之时。郭兰是赵东的部下,她对这位因为写出了农民负担真实情况的组织部长很有好感。从常理来说,农民负担问题并不是由组织部长来负责,赵东到基层调研,看到了问题,并写了出来,这是一位负责任的领导干部,从这一点来说,郭兰一直对赵东保持着尊敬。当然,感恩不是爱情。尊敬也不是爱情,被人追求同样不是爱情,郭兰的爱情在自己的心中,她在心灵最深处,为爱情留下了一块纯净之地。而正是这一块纯净之地。却让她陷入了第三者的身份。人生不如意十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赵东问道:“你是到上海,坐哪一班飞机?”听了飞机号,他高兴地道:“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也是坐这班飞机

“你是到上海出差?”

“我到上海去开会赵东就看着站在郭兰身边的郭师母,热情地问道:“请问这位老人家怎么称呼?”

郭兰道:“这是我母亲。”

赵东上前握住了郭师母的手,道:“伯母您好!我是赵东,以前和郭兰在沙州组织部工作。”

郭师母平常很少与人握手,被赵东握着手,很不习惯,好不容易把手伸了回来,面带笑容,道:“哦,你和兰兰是同事,以前怎么没看见过你。”

郭兰介绍道:“这是以前在沙州工作的赵部长,现在在省委工作,我的老领导。”

赵东离婚以后,一直没有再婚。对郭兰是恋恋不忘,他打算这次到上海开会,一定要找机会与郭兰见面。今天偶遇,让他更觉得这是天赐良机,格外高兴,道:“到上海,我请伯母一起吃吃饭。”

郭兰没有等母亲回答,就下意识的拒绝道:“谢谢赵部长,你平时挺忙的,怎么好意思打扰你。”

赵东道:“我们是老同事,你又何必这样客气,太客气就是见外了。”

飞机晚点挺正常,令赵东感到很遗憾的是,今天飞机很准时。一行,飞机,郭!坐的普洱舱。赵东坐公务…

这一趟飞机有一些空位,等飞机平稳以后,赵东特意过来看郭兰,见她身边恰巧有空位,便走了过来,来到她身边,礼貌地问:“郭兰,我能坐在旁边吗,这两个多小时的机程。我们也好说说话。”

郭兰没有理由不让赵东坐在身边。微笑道:“请坐吧,赵主任。”她始终坚持称呼着赵东的老官名,这样显示到两人之间的距离。

赵东也不以为意,挨着郭兰坐下,两人有一句无一句的闲扯,他当了多年领导,人情练达,在同郭兰说话的同时,还不时和郭师母聊天。

郭师母最关心的是郭兰的婚事,此时她已知道赵东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书记的秘书。她见到赵东对女儿的热情态度,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因此一直带着目的打量着赵东。她越看赵东越觉得顺眼,人长得英俊,和女儿是同事、年龄不大,现在又是省委办公厅的领导,不论从各方面来说都是女儿很好的伴侣。而看女儿不冷不热的样子,似乎对赵东有些抗拒,郭师母真的有些不理解,心道:“以女儿的条件,如果不挑三拣四,我现在也是当***人了,她爸爸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就这样走了,这是最遗憾的事。”想到这儿,她对女儿有五分爱怜,又五分生气。

到了机场,赵东不由分说抢过行李,走出机场,两辆奥迪车停在门口。他没有征求郭兰的意见,就将行李放进了尾箱,笑道“我送你们到学校。”

郭兰离开岭西。侯卫东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小佳数次打不通电话。后来她灵机一动,用了其他人的手机给那个号码打过去,那个令人怀疑的号码已经停机了。这更让小佳觉得们闷。她想打个熟人去查一查这个号码,谁知熟人也查不到这个号码是谁在使用。

星期六早上,侯卫东起了床。对身边的小佳道:“今天我要到祝书记家里去,在南郊,祝书记约了我谈事情。

小佳睡意朦胧起来,她昨天晚上做了个梦,一晚上,她都在打那个,打不通的电话,醒来以后心里有气,道:“那一天的事你还没有回答我。那个短信到底是谁发给你。”侯卫东已经做了准备,不怕小佳查号。怒道:“大清早发神经,是不是很无聊。”

小佳仰头看着天花板,道:“不是发神经,我总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有人深跟半夜给你发短信说谢谢。”

海天我短信多得很,你是不是要一一的查来源。”

“你生气了,说明你心虚。如果不心虚。为什么要生气?”

侯卫东不再理会她,道:“你起不起床?我吃了早饭,要到祝老爷子家去。”

小佳这样说一方面是脑子里始终有昨夜的梦,道:“祝老爷子家是在南郊吧,我想带小田田一起去。”另一方面,在星期天小田国一个人在家确实不好玩。

“这有什么不行,我到老书记家里去,你们两人一起去有什么关系”

小佳反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道:“不是不放心。只是觉得小妞妞一个人在家很孤独。”她这是说的实话,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关在高楼里面小孩子其实很孤独。

侯卫东也知道这一点,道:“那你赶紧起床,我们一起到祝老爷子家里,祝老爷子有个小院子,前面还有个农田小田目长这么大了,还没有看过在院子里跑的鸡和在水中漂浮的鸭子。”

两人起床以后,将小妞妞接了过来。吃罢早饭,开车直奔祝老爷子家里。

祝老爷子的家原来是在南郊,随着城市的发展,城市的高楼大厦已经逼近了南郊。将车停在小院,抬头就可以看见远处挺立的高楼,虽然更有大城市的气氛,却少了安静自然的环境。

侯卫东把小国田抱下车,小国田怕生,抱着爸爸的颈子不肯下来。他耐心地道:“你等会要叫祝爷爷,和老奶奶,听到没有小田田要乖一点。”

小佳见侯卫东确实到了祝炎家里,也开始自我检讨,道:“我是不是太多心了,看来侯卫东确实是到祝炎这儿来。”

祝老爷子最先从厅房堂房堂屋走出来。他眼睛有白内障,还没有做手术,视线总有雾,听到侯卫东声音,挺高兴地道:“卫东,祝焱还在睡觉。”

侯卫东对小妞妞道:“叫祝爷爷。”

小田田就细声细气叫了声:“祝爷爷。”这时祝老夫人也跟着过来。见到小国国就挺喜欢,拉着小田国的手,问她多大了,又问在什么地方读幼儿园。

小田田心里记着爸爸说的话。抬头,认真地问道:“老奶奶,爸爸说你们家里有在水里漂的鸭子,还有在地上跑的鸡,我要看鸭子和鸡。”祝夫人见小妞妞天真得紧。心里喜欢,带着小妞妞和小佳,一起到外面的池塘看鸭子。

侯卫东跟着祝老爷子去整理了鱼竿,当他拿着鱼竿出来之时,祝炎这才起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