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26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刘光芬生病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该来的人都已经到了。还有不少同志来了好几遍,曾昭强现在才来,肯定不是为了看刘光芬的病情,而是为了侯卫东,这个目的太明显了。

侯卫东心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曾昭强突然过来,所为何事?”

官场中人最明白官场之事,侯卫东马上做出了判断:“曾昭强到这里来,十有**与近期的调整干都有关。可是,他没有必要来拜我这个码头,难道不怕我起反作用。”

以曾昭强的诚府,绝对不会随意做事。侯卫东在短时间没有想明白曾昭强为什么要来找自己,他没有转身离开,还是推开了房门。

“曾书记,你好。”侯卫东面带着微笑走了上去,虽然他对曾昭强有意见,但是曾昭强走到医院来看望母亲,伸笑脸人,只是场面上他还是要过去,大家不会轻易撕破脸皮。

桌上握手,桌上使绊子,这是官场常态。而快意恩仇,似乎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行为方式。

曾昭强梳着大背头,当了几年县委书记,腰腹更加粗壮,站在病房如门神一般。另外一今年轻人站在一边,应该是他的秘书。

曾昭强与侯卫东握了手,他声音挺洪亮,道:“秘书长,我一直想过来看刘老师,总是被事缠着。”

侯卫东明知他在说假话,却不点破。再向刘光芬介绍道:“曾书记是成津县委书记,从益杨开始,就是我的老领导。”

曾昭强忙道:“老领导这三个字我可不敢当,卫东秘书长才是我的领导。”

曾昭强在担任益杨交通局局长之时。侯卫东还在上青林当驻村干部。在这个时间段,曾昭强是侯卫东的上级领导。当侯卫东出任祝焱秘书以后,然后利益杨开发区和科委,这个时间段,理论上曾昭强还是侯卫东的上级。

但是当侯卫东出任成津县委书记以后。一直到省政府副秘长。曾昭强都应该是侯卫东的下属。

两人都可以互称对方为领导,只不过以侯卫东现在的地位,曾昭强确实得谦虚。

侯永贵拿了烟出来准备递给曾昭强,曾昭强摆了摆手,道:“谢谢。在病房里我怎么能抽烟?

侯卫东请曾昭强坐了下来,两人围绕着刘光芬的病情谈了一会如何疗养之事。十来分钟以后,曾昭强准备离开,他与侯卫东握手道“卫东老弟,我就不打扰刘老师了,让刘老师好好休息。”他又俯下身握着刘光芬的手,道:“刘老师,你好好养病,出院以后,我邀请你到成津来,成津山好水好,是卫东秘书长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来散散心。对身体有好处。”

侯卫东站在一旁,笑道:“我妈就是想出去走,在这儿住了这么久,心里憋着慌。”

曾昭强就握紧了刘光芬的手,道“刘老师,到时候我来接你,到成津好好养一段时间。”

侯卫东和曾昭强有说有笑地走到门口,仿佛两人没有任何隔阂。曾昭强肯定是有目的,但是曾昭强不说,侯卫东也就不问,将曾昭强送出了门口以后,侯卫东道:“曾书记,谢谢你过来看我的母亲。”

曾昭强道:“我一直想过来看伯母,成津的事情多,总是缠着走不出来,实在是抱歉。”

两人说了几句不威不淡的话,曾昭强上了汽车,离开了医院。

侯卫东回到病房,刘光芬就道:“这位曾书记和你一起工作过吧。他才第一次来。”

侯卫东没有说自己和曾昭强的矛盾,道:“我在成津当县委书记的时候,他在当县长。我调到市里面以后,他任成津县委书记。”

刘光芬是极聪明的人,擅长察言观色,道:“你和曾书记应该处的不太愉快,要不然的话他早就该来了,是不是省里面要调整干部了?要不然的话,我估计曾书记也不会来。”

侯卫东挺佩服母亲的观察力。道“妈,没什么事,县委书记平时事挺多,能抽空来一趟也不容易。”

刘光芬若有所思地道:“卫东,你现在官当大了,心胸一定要宽阔。宰相肚里能撑船嘛”

侯卫东坐在刘光芬身边,道:“妈,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处理。”

刘光芬侧着身子从柜子里拿了一个红包,道:“刚才这个曾书记送了一个红包,他是县委书记,我也不好伤他

打开红包看了看,他没有数,只是从钱的厚度来看,估计有五千块钱,侯卫东明白,这是曾昭强在投石问路。

他把红包在桌上,道:“曾书记和我是多年的同事,这是礼尚往来。”

曾昭强离开岭亚人民医院,他在车上给祝焱打了电话,道:“祝书记,您在哪里,我找您汇报工作。”

祝焱道:“现在没有时间,晚上我要回岭西,你在岭西等我。”他又问道:“你在成津和侯卫东有些不愉快,都是为了工作。你们都是从益杨出来的干部,哪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今天晚上我把他约出来。大家见一面,把事情说开了,就没事了。

曾昭强赶紧道:“我才才去省人民医院看了刘老师。”

祝焱道:“那就好,晚上我们再联系。”

曾昭强当年能从益杨县交通局长位置上提为副县长,祝焱是做了大量工作。这些年来,曾昭强一直与祝焱保持着联络,这一次祝焱即将出任组织部长,曾昭强今年四十八岁,他想趁着这个机会,最后搏一次。争取能在退休前成为厅级干部。

祝焱此时有了自己的一套想法。他即将离开茂云,但是茂云这边还有不少未了之事,他有意想借着地市调整之机,让侯卫东和曾昭强都过来任职。有了这两个得力的助力,茂云之事就可以放心了。

侯卫东是省政府副秘书长,担任茂云市长之职相对麻烦一些。比较有利的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周昌全也在推荐侯卫东,只要省长朱建国同意这个方案,省委这边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曾昭强是当了几年县委书记。提拔到茂云出任市委组织部长,资格完全具备,操作起来则相对简单一些。到时可以由他来进行统一运作。

放这两个人在茂云,也属于祝焱一贯追求的平衡之术。

对于侯卫东来说。他猜到曾昭强来到省人民医院肯定有什么事,可是他没有猜出来祝焱在心里的安排。

在医院陪着母亲坐了一会,正准备离开,门外又进来一人。

来者是成津县委耸委的谷云峰。他见到侯卫东也在病床上,连忙快走几步,道:“秘书长,你好。”

侯卫东与谷云峰握了手,道:“云峰,什么时候到的?”

谷云峰道:“我给伯母带来了一些编鱼,上一次的编鱼不是最好的。这一次我提前叫人到浅水河上游精选的两斤河水鱼。”

他向往招了招手,两今年轻人提着一个桶进了医院,桶里装着活蹦乱跳的鳞鱼。

侯卫东拍了拍谷云峰的肩膀。道:“谢谢你了。”

刘光芬挺喜欢谷云峰,道:“小谷这人风趣,上一次讲了些笑话,我现在想起还在乐。”

侯卫东笑道:“云峰可是正牌大学生。又在乡镇当过党委书记,肚子里装满了段子,说出来就是一套一套的。”

谷云峰顺杆向上爬,道:“只要伯母喜欢,我可以经常过来给您讲笑话。”

侯卫东深深的爱着自己的母亲。在母亲重病的情况下,凡是经常来看望母亲的人,他都是记在心里,这是一个人的本性,很少有人能超越。

而谷云峰作为成津县委常委。经常到医院来看望刘光芬,每次来总会带点时鲜的东西。一般来说,来看望母亲的人都是送钱,可是送钱多少,对于侯卫东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古云峰总是想着法子让母亲高兴,这还是让侯卫东很感动。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侯卫东对谷云峰的醉翁之意看得很清楚,但是仍然还是准备给谷云峰回报。更何况谷云峰是经过了综合部门和具体基层实践的干部。也算一个比较优秀的人才。

如何使用谷云峰,侯卫东已经盘算了许久。

就在侯卫东在医院与谷云峰谈话之时。张木山和祝炎在嘉达集团俱乐部里喝茶。在俱乐部单独的院子里,张木山和祝炎泡了清茶,坐在阳台上。倾心而谈。

张木山道:“祝部长,这一次升迁。祝书记终于进入了省级班子,可喜可贺。”

祝炎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有些担心地道:“木山,我们是合作多年的伙伴,我到了省里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庆达金矿的事,如今东湘县的小金矿已经关得差不多了,可是木山老总,庆达金矿的情况也有不少问题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