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20章 几家欢喜(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气温骤降,朋友们记得加外套。

侯卫东和小佳正在家里说着话,小佳接到一个电话,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觉得不熟悉,还是接通了电话,问:“喂,你好!我是张佳,请问你是,”

电话传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小佳姐,我是赵小军。今天到建设厅来办事,到你的办公室去了,没有见到你。”

小佳接到赵小军的电话,感觉挺意外,道:“哦,是赵小军,你找我有事吗?”

赵小军客气地道:小佳姐你在家吗?我想到家里来一趟。”

“稍等。”张小佳捂着话筒,对侯卫东道:“赵小军要来。”

侯卫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道:“赵小军,哪个赵小军?”

“是赵永胜的儿子赵小军,在沙州建委工作。”

侯卫东这才想起此人,赵永胜以及赵小军已经封存在记忆力里很久了,此时冷不及提起,他一时还真是没有反应过来。听说赵小军要到家里来,就道:“他是来找你,我无所谓,你自己安排。”

小佳想了想,道:“以前我们是同事,现在都在建设系统,那请他过来吧她向赵小军报了门牌号以后,就挂了手机。

侯卫东有些好奇地问:“赵小军在做什么?”

“在沙州建委当科长。””他找你做什么?。

“以前曾经工作过的老朋友。到家里来坐一坐应该没有什么吧。”

侯卫东在这方面经验格外丰富,道:“这是你的朋友,他想来坐就坐呗,我没有这么霸道,只不过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应该有事情。”

小佳道:“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在建设厅就是小白兵,他是明看来看我,实质是来找你,不过,他和他爸不一样,很懂事的一个小伙子

“我不是那种心胸狭小之人。他爸赵永胜也挺不错,很能干的基层领导干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不记恨他了。而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赵永胜,也就没有我侯卫东的今天。在赵永胜去世之前,我还去病房看过他”。

小佳就挽着侯卫东的胳膊,道“老公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我还担心你因为赵永胜的原因不愿意见赵小军。”

夫妻俩说了一会,传来了门铃声,侯卫东看了一眼时间,道:“赵小军能够准确找到我们家,看来也不是顺便拜访,应该是专门拜访。”

小佳当了多年领导夫人,很有领导夫人的觉悟了,她一边朝门口走,一边道:“都是从益杨出来的,能够帮就帮一把

开门以后,赵小军站在门口。礼貌地道:“时看了侯卫东家里的装修,房内色调很稳,几乎没有鲜艳的色彩,家具简朴,他在建委工作时常跑工地,对装修业有些兴趣,用眼睛扫了一下,就发现侯卫东家里用材尽管不张杨,但是都很高档。

赵小军这才跟着小佳进了客厅,侯卫东坐在沙发上没有起来只是道:“赵小军,好多年没有见到你了,坐。”

赵小军也有三十岁了,身体稍稍有些发福。他的身材、发型和五官和赵永胜极像,侯卫东只觉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年轻版的赵永胜。他靠着沙发,道“赵小军,还在沙州建委?。

赵小军只用半边屁股坐了沙发,腰挺得很直,有些拘谨地答道“我还在沙州建委工作,建管科的科长

侯卫东笑道:“这可是个实权部门啦

见侯卫东笑了,赵小军才松了一口气。说话也自松了,道“秘书长,贸然来访,给您添麻烦了。”

“我是你父亲的部下,你别太客气了,我们都是从上青林出来的嘛

赵小军按门铃之时,心里还进行了挣扎。

沙州市建委最近几年提拔的干部都是有背景的人,而他认识的人中,人大主任高志远已经退休,帮不上忙了。只有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最有实力,可是侯卫东与父亲赵永胜有些矛盾,正因为此,这几年他一直没有来找过侯卫东。这一次遇上了调整干部的关键时期,如果错失良机,将要浪费好几年的时间。

他咬了咬牙,就算受到侯卫东的冷遇,也要试一试这条路子。恰逢过中秋,他就提着一盒月饼过来探路。

赵小军坐了一会,闲聊了一些青林镇的人和事,然后礼貌地离开。

侯卫东也没有挽留,他从沙发上站起身,与赵小军握了手,道:“慢走。我不送了

到侯卫东家里来,赵小军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思,但是侯卫冉坐在沙发上,表情挺随和,却有无形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到离开之时。还是没有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来。

小佳和赵小军曾经都在沙州建委工作过,两人关系就要随便得多,将赵小军送到了门口。赵小军看了客厅一眼,低声道:“张姐,我有事想给你说。”

小佳当了多年的领导夫人,经常见到赵小军这种神情,见惯不怪,道:“我们是多年老朋友,有话就直说,没有关系的。”

站在门口,一句话说不清楚自己的事,赵小军欲言又止,道:“今天晚上太晚了,改天再给张姐说。”

小佳心软,见了赵小军的神情,道:“那我送你出去。边走边谈。”

等到小佳回来,已是半个小时以后。她进了门,先到卧室看了熟睡的女儿,又来到了书房。

侯卫东正坐在书房里看着书,这是一本《金融学导论》,在没有新的职务变动前提下,他的职务还是省金融办主任,过于外行总会影响决策,晚上只要不喝酒,都会在书房里看一看业务书籍。

小佳进门以后,侯卫东没有回头,问道:“赵小军当了多年科长,是不是想动一动了

小佳道:“赵小军是正宗的科班出身,在建管科当了好几年科长,他没有关系,始终动不了位置

侯卫东把书放下,回过头,道!二卜军的年龄航在呈十岁卜下,建管科是建委的重要肃州啡心多熬几年资历,自然会得到提拔。”

小佳从后面抱着侯卫东。道:“老公,赵小军只比你小两岁,已经三十一了,他好歹是来自于青林镇,你和宁玥关系好,就帮他这一次吧。嗯,好老公。帮帮忙吧。”

赵小军这种情况,在机关里很普遍,他是有一定基础的业务干部,如果运气好或者上面有人说话,熬几年也就能到副处级,可是如果寡妇睡觉一上面无人,或者说运气差一点,熬几年就会成为老科长。提拔起来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对于侯卫东来说,这事是小事,他可以为赵小军说话,也完全可以不说,他并没有轻易表态,道:“我找机会看一看

把事情暂时放一放,是当领导的重要工作方法这样做,可以避免轻率表态造成的决策失误,也可以让时间告诉事情的真相,还可以让时间来磨平对方的怨气或者增加对方的感激程度。这些手法就如岭西菜一样运用之妙,全在于用心体会,而没有具体的严谨的公式。

小佳到客厅以后。侯卫东继续看书。过了一会,听到小佳在客厅里招呼,便放下书,到了客厅。

“你看。这是什么?。小佳打开了月饼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叠钞票。

过中秋之季,客人来家里。总要送上些月饼,小佳总是不厌其烦地将盒子打开,检查一下盒子里面除了月饼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这也是她在当县委书记夫人之时学到的知识。

侯卫东看了厚薄程度,道:“有一万吧。这个赵小军,也学会了这些招术。”

小佳将钱放在桌上,问道:“老公,这事怎么办?”。若是用钱要买个处级干部。这些钱太少了。若是中秋节送月饼看个朋友,这个礼又太重了。”侯卫东素来不喜欢收钱,他绝对不会收这个钱,就考一考小佳,道:“是你答应了赵小军,你就看着办吧。”

“收这个钱,好扯哟,把人都看低。”

“小佳牢记着黄子堤、刘传达、孔正义的教,对收钱之事心有余悸,道:“我不想收这个钱,还是让赵小军拿回去。”

你收了钱,办了事,赵小军肯定要感谢你。若是你将钱退给他,就会让他很难堪,或许会为了此事记恨你。退钱,也要讲究技时。”

“这一万块钱我个定要退给他小佳拉着侯卫东的胳膊,道:“老公。赵小军的事,你真的要帮忙,我很少求你,这一次算我求你,好不好。”

晚上十二点,两口子上床休息,侯卫东睁着眼睛,心思又转到了祝焱身上。

“祝炎当了省委组织部长对我来说肯定是好事,我一定要稍安勿躁,先探一探祝焱的口气。”

又想道:“如果到茂云去任职,我去还是不去?”

“我没有当过市级一把手,到了茂云,组织上应该让我当市长,当一届市长,再当市委书记,我也是四十岁的人了。到时省里情况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作为茂云的市委书记,能有机会冲到省级岗位吗?。

“祝焱就是在茂云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当上了省委组织部长。事在人为嘛!”

“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何必要这样自作多情。现在睡觉,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必杞人忧天。”

早上起床,侯卫东在健身房里做虎卧撑。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确实想曹操曹操到,这是祝炎打来的电话。

侯卫东没有提起省委组织部长之事,在省委没有正式宣布之前,此事应该在保密之中。贸然说出来反而将杜兵出卖了。他道:“祝书记,有何指示?”

祝焱笑道:“哪里有这么多指示,再说你是省政府领导,我是茂云市的干部,应该是上级部门向下级部门发指示。”

听到祝焱如此轻松,侯卫东知道事情肯定已是板上钉钉子,十拿九稳了,只不过这么早打电话过来,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他还是保持着秘书的传统,领导不说,他就不问。口里只是说着闲话:“祝书记好保持着早起的好习惯,我一定要向你学习,坚持锻炼

祝焱很快就道出了来意,道:“卫东。你在星期天如果没有大的安排,到老爷子家里来,我们一起钓钓鱼。”

侯卫东道:“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星期天,准时到老爷子家里去。老爷子的白内障手术什么时候做,我和省人民医院比较熟悉。如果需要我跑脚,给我说一声。”侯卫东以前与省人民医院不熟悉。因为母亲刘光芬住院,他才和院里领导打交道,最近省人民医院想扩建,他帮着协调了资金和土地,如今与省人民医院的头头脑脑们熟悉得紧。

祝焱道:“医院这一块,是蒋玉新在负责,如果有什么事,我再找你。”他强调道:“星期天,你早点过来。把小田田和张小佳一起叫过来。让小孩子也接触大自然。”

放了电话,侯卫东寻思道:“祝焱这是急急忙忙在找我,能有什么事呢?难道。想到这儿,他再次想起庆达集团金矿污染的事,心里不觉一跳,心道:“难道祝炎有意让我到茂云去吗?是让我过去帮他收拾残局,免得事情闹大不好收拾。”

想到这一点,侯卫东觉得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在他的原来事业规戈中,他是想到岭西市、沙州市或者铁州市这三个重要城市任职,茂云经济近几年发展很快。可是毕竟总量从全省的角度来说,并不算特别重要的福地。这么多年来,茂云领导除了祝焱之外还没有出任省委省政府领导的先例,而岭西市、沙州市或者铁州市的主要领导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大多数都会到省里任职。

他转念又想,能够到茂云出任市长,毕竟是上了一个台阶。如果挑肥拣瘦,说不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不想了,到了星期天,自然会知道祝焱的真实意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