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16章 难念的经(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宁玥、杨森林代表着沙州市委市政府,周昌全虽然是副省长,却也的尊重两个一把手。他站在门前,分别与两位领导握了手,兴致勃勃地道:“今天在上青林大有收获,我请两位父母官吃野味。”

在周昌全两边,已经留出了两个空位。在侯卫东的坚持下,宁玥和杨森林分坐在两边,侯卫东则坐在了宁玥身旁。

论级别和位置的重要性,秦飞跃这位益杨县建委主任还没有与在座诸人平等交流的资格,只是因为他是侯卫东的老朋友,又是青林镇的原领导,而且年龄一大把,在侯卫东安排下,将秦飞跃的位子安排在杨森林旁边。

至于楚休宏、晏春平、于飞跃小耿等人,原本是与周昌全坐在一桌。当宁玥和杨森林赶到,他们自觉地在侧房另外摆了一桌,几人边吃边谈,倒也自在。

当年,杨森林初从沙州市委利益杨当县委副书记,第一站就是调研新管会和开发区,在调研之时,开发区回家污染企业正在冒着浓浓黑烟。被杨森林抓了正着。

秦飞跃第一次与杨森林见面,就被了一个狗血喷头,因此,相互都留下了深玄印象。

杨森林与周昌全说了几句话以后,扭头与秦飞跃交谈,问道:“飞跃。你现在在哪里?”

秦飞跃道:“我在建委工作。建委主任。”在益杨历史上,建委主任一般都要提拔成县级领导,秦飞跃年龄偏大,他正在谋求着人大副主任的位置。

“益杨这几年城区扩展得快,建委功不要没。”杨森林略为寒暄几句,就将注意真集中在了周昌全身上。不再与秦飞跃聊天。

宁玥不认识秦飞跃,介绍之时。只是略为点头,但是没有与秦飞跃寒暄。

饭桌上无形的压力让秦飞跃别扭万分,他很后悔坐在了这一桌暗道:“真***到霉,陪着这些眼睛长在额头的大人物,我这个建委主任,在他们眼中算个屁。”他转念又想到自己的愿望,心道:“这到是一个好机会,如果宁玥点头,我到人大任职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无欲则网,反过来,有欲则网不起来,秦飞跃心里有着继续向上的**,态度自然就刚硬不起来。

其实。有欲是普通人的常态,真要做到无欲,不是圣人便是疯子。

周昌全坐在主席台正中,他谈兴很高,道:“今天我们为上青林老百姓除了一害,打死一只野猪。野猪在以前还是受到保护,可是我们得实事求是地看问题,如今上青林野猪发展得太快,成了公害,这时的野猪屁股我们就要摸。”

周昌全高兴,众人都挺兴奋。

“我还要表扬沙州的工作,这说明沙州的环境保护工作做得好。只有森林密了,植被好了,野猪才会多。就从这一条来看,宁书记和杨市长是有功之臣。”周昌全又道:“从另一个方面说,上青林是未开放的处*女地,这片森林不比铁岭国家级森林公园差,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市委市政府可以在这上面做一点文章。当然,着力点还要放在保护两个字上。”

宁玥端起了酒杯,道:“老领导就是老领导,您高屋建瓶,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我和森林回去以后。将认真研究此事。建国家级森林耸园,手续不少,资金投入大,到时还请老领导支持。”

宁玥从省宣传部精神文明办公室到沙州工作,很短时间内就成为岭西第三大城市的市委书记,而且是全省唯一的女市委书记,仕途之路已经完全为她敞开。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也面临着隐形的困难。蒙豪放调到中央,新任省委书记钱国亮对她的态度很微妙,当然由于蒙豪放是升于中央,下巴连着腮帮子,她暂时还很安全。可是县管毕竟不如现管,如何进入新书记的视线范围,是摆在她面前的重要课题。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原沙州市委书记周昌全对沙州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她需要周昌全的支持。听说周昌全来了,她便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亲自到上青林陪着吃野猪肉。

杨森林举着酒杯,道:“我敬周省长一杯。”

周昌全与杨森林碰了杯,却只喝了一小口,并没有将酒杯酒喝完,他发着感慨,道:“我们坐在高山上。天高云淡,看着星星,喝了农家酒。吃了野味,这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青林镇乡镇企业的发展,很具有代表性,周省长到底是老书记,对沙州情况了如指掌。”宁玥说此语的目的,除了赞美,还有摸一摸周昌全意图的因素。

周昌全走了一天,看了些实际情况,感觉收获挺大,他在两位主官面前没有隐瞒自己的观点,道:“上青林靠着石灰石和煤炭发展起来。目前也出现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沿公路而行,满山灰尘遍布,地下挖空以后上青林不能蓄水,这将引起以前罕舰刚芒灾。防微杜渐。就是指看到这些现象,要拿出切实可听邯汪治办法他语重心长地道:“这也是科学发展观对我们提出的新要求。”

他看到宁玥要回答,摆了摆手,道:“这个问题我让卫东谈想法,他可是上青林企业的开山鼻祖。”

侯卫东这一段时间以来反复思考这些问题,他慢条斯理地道:“如果能够回到十年前的上青林,我还是要修路。没有公路,上青林的老百姓还得继续受穷,受着金山过苦日子。帮助他们发家致富是基层干部最直接的反应。至于环保问题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出现的问题,我们现在到了必须高度重视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周昌全点了点头,道:“卫东说的是真话,在广大干部中普遍存在着先发展再治理的思想,但是如今已经是十年后,如果还有这种看法,这没有与时俱进,必须得到纠正。”

他又问宁玥:“我这个问留给宁书记,经济发展到现在,基层组织受到什么影响?”

宁玥没有想到周昌全会突然向自己发问,她略一思考,接着周昌全的话题道:“上青林发展起来,没有镇村干部的推动,是不可能实现的”在市场经济发育之初,必须要借助行政的力量才能带领老百姓发家致富。发展了十年,各地出现的分化,老百姓中也有了贫富差异,基层组织同样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村两委选举涉及到家族问题,涉及到资源争夺问题,涉及到利益问题。这些因素都对基层组织有直接影响

几个人吃着野猪肉,谈着形而上的话题。这让秦飞跃深感无聊,觉的时间走得比蜗牛还要慢上许多倍。

吃过饭,宁毋悄悄对侯卫东道:“在山上条件不好,我们还是回沙州。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你劝一劝周省长。”

侯卫东同意了这个观点,他知道周昌全喜欢清洁,趁着无人之机。道:“这山上没有沐浴设施,井水也不方便,我建议直接回沙州,痛痛快快泡个澡,明天直接听沙州市的工作汇报。”

周昌全在山上钻了一下午,只是回来洗了把肥,身上正汗着,听了侯卫东的建议,道:“那我们就走吧

今天侯卫东独自拦截野猪的行为,让周昌全再次对侯卫东刮目相看。上车之时,周昌全道:“你上我的车,我们边走边聊

沿山而行,尽管是夜晚,不断有重车在公路上行走。这些重车远的是碎石、水泥和煤炭,而且都严重超载。下坡为了安全,大车都设有冲淋设备,因此整个道路显得湿漉漉的,在灯光照身下,看上去很不安全。

侯卫东看着路面,有些紧张”丁嘱道:小于,开慢点,千万要心。”

周昌全笑道:“刚才拦野猪之时胆子还不现在怎么小心翼翼。

“我无所谓,只是首长坐在车里,我有些担心

“我的命是命,你的命还是命。都是一样值钱,你不怕,我亦不怕。再说,过了的岁,当官不当官都差不多了。”

下了山以后,侯卫东道:“周省长。现在才十点,我们到脱尘温泉去泡了泡,顺便给您按一按

周昌全看了看表,点了点头。道:“人不要多了。”

这句吩咐很简单,里面的意思却不简单,他深知其中火侯,便在车上给宁玥打了电话,两人聊了几句,侯卫东低声道:“不用单间,周省长向来不在单间泡,我记得有几个中型池子。挺好。”

随后他给秦飞跃打了电话,道:“秦主任,我们要到沙州了,感谢你一直陪着。今天大家都很高兴侯卫东这个电话,意思是让秦飞跃别继续陪着了,毕竟,他与省级领导的差距比较大。

秦飞跃在益杨也算是一个人物,跟着这些部厅级的领导,完全是被忽视的小人物,当几位领导聊得兴起之时,他完全被当成了透明人,这让他内心感到了一丝屈辱,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此时知道周昌全等人要到沙州,心情一下放松,道:“卫东秘书长别客气,我是随喊随到。”

以前他还经常称呼侯卫东为“卫东”此时他与这些更高级别领导在一起吃了饭,就更加清楚自己的份妥。主动在“卫东”后面加上了秘书长的官衔。

两辆车进入沙州,直奔南部新区,到了脱尘温泉并没有停车,直接进入了脱尘温泉单独隔离出来的贵宾厅。为了让温泉更高雅,这贵宾厅取名为迎客厅,前面画了一幅黄山的迎客松。

水平老总并不在沙州,他接到了杨柳的电话,赶紧将这间档次最高的贵宾厅让人赶紧打开,同时在另外区间开了个档次稍逊的池子。不过。这档次稍逊的池子也属于贵宾区。没有副市级领与干部以及大局一把招呼,并不对外开放的。

进入高档池子的有五位,周昌全、侯卫东、宁玥、杨森林和杨柳,杨柳原本不应进入这些池子,可是她是女性,要陪着宁玥,也就进入了这个领导们在一起的池子。

这个池子是被可移动落地窗围着,落地窗可以打开,也可以关上,泡在池子里,周围全是绿树,上面有两位婷婷玉立的服务员,还是技术精湛的技师随时准备为领导服务,给人的感觉很好。

侯卫东陪着周昌全、杨森林下了池子,过了一会,宁玥和杨柳穿着泳衣,披着白色的毛巾,走了进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