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13章 重访上青林(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等到2点钟,侯卫东问楚休宏。道:“这一段时间周省长的睡眠如何,午休要多长时间?”

楚休宏在茶叶和茶怀等问题上,亲身感受到了侯卫东待人接物的细致,耳濡目染之下,他不断向侯卫东靠近。越发地细心起来?侯听到卫东询问,毫不思索地答道:“周省长午休时间很短,最长不超过一个。小时。一般情况下只睡半个小时。今天在外面走得久,估计要多睡一会。”

秦飞跃与侯卫东深谈以后。从侯卫东的只言片语中,他知道自己的事希望很大”情极佳?与侯卫东从房间出来以后,不知不觉中就有了下级的自觉意识,陪坐在旁边傻乐。此时听了两人对话,心道:“当秘书也难,楚休宏恐怕连父母的生日都记不得,却将周昌全的一举一动牢记在心,秘书工作固然能很快得到晋升。可是在当秘书之时,还真是得将人字缩得小小的。”

想到楚休宏的小心,他回想着自己当干部时候的潇洒,暗道:“我是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做个小领导,逍遥自在。”转念又想道:“我真的是逍遥自在吗。除了在建委这一亩三分地可以一言九鼎,见了县级领导还是得小心应对,如龟儿子一般。”

侯卫东与秦飞跃的心境不一样,他此时是十点钟的太阳。正在奋力往上。而秦飞跃已是下午五点的太阳,很快就要面临着傍晚的来临。

他与楚休宏说了两句,道:“我去请周省长起床,再晚,打猎的时间就不够了。”

刚才上楼之时,侯卫东顾着同周昌全说话,并没有注意房屋装修的问题,此时他一个,人上楼。就开始打量起房屋的装修。

贺合全的小楼是经过认真装修的,只是其欣赏水平就是上青林的水平,如曾昭强初做生意时的穿着一样。

从楼梯开始往上都铺着地砖,地砖从质地来说并不便宜,只是颜色花花绿绿,五颜六色,很热闹。在侯卫东眼里就很没有档次。在拐角处有一个卫生间,卫生间的瓷砖质量还不如楼梯的地板砖,水管用的是老式的水笼头。接了一根管子到便槽,旁边还放了一个水桶,水桶上浮着一柄铝质的瓢,瓢上有着黑色的斑点。

站在周昌全所住房间的窗前,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此房间地面贴了瓷砖,墙上刷了仿瓷涂料,贴了明星的年画,窗户是用不诱钢做的推拉南玻,床是典型的实木床。样子倒很古朴。

这是典型的农村装修风格,比起以前的刷石灰有了质的进步。可是从审美来看还与县城有着不少差距,与省城的距离更是远的很。

侯卫东正在窗前探头探脑,里面传来周昌全的声音:“卫东。进来吧,我已经醒了。

当侯卫东进门之时,周昌全已经翻身上床,他来到窗边,推开窗户,见到窗沿上有很多灰尘。望出去,对面的树叶子上面有很多灰尘,整个树林灰白一片。

周昌全指着灰色树叶,道:“这个灰尘应该是从水泥厂飘过来的。”正好侯卫东用手指抹了抹窗台上的灰,然后看着手指,道:“应该是,这灰尘很细,浅白色,应该是水泥厂飘过来的灰尘.”

周昌全的思路又回到自己的考察专题。道:“发展与污染是个永恒的话题。铁肩山水泥厂效益好。环保问题不可忽视,你帮着督促一下,可以直接给张木山打电话。”

说到这,他又道:“张木山这几年注重矿山的开发,他在茂云的金矿生意做得很大,我听说如今存在了污染问题,这一次调研结束。你找他谈一次话,提醒他注意新形势的变化。”

侯卫东秉承着在领导面前基本上老实的原则,否则,一个谎话需要无数个谎话去支撑,太多的谎话迟早会如多米诺基亚骨牌一样垮塌。因此,在接触比较多的领导面前。最好不要说谎。

当然,不说谎并不等于说真话,侯卫东道:“东湘县就与成津县田土相连。我对茂云的金矿污染有一定了解。最近还去看过一次,他们第一步是将沿着东湘河的小金矿关闭了,这种小金矿设备简陋,污染最重。而木山老总的大金矿建有大尾矿。平时污染并不重,赔偿也合理,可是,只要出事就必定是大事。”

侯卫东这一段说全是真话,却只是他到茂云之行的部分真话,他与祝焱的关系,与段穿林的交往,其实才是他到茂云之行的最终目的,这就是不必向周昌全明说之事。

周昌全站在窗边,谈兴很浓。他想起上山时的情况,道:“我们到了上青林公路之时,见到了公路上横着一讣斗,众热怕是仓省最简陋的收费卜山路怎么站。按规定这条路的等级还不够收费标准

这事侯卫东到也明白,道:“这是为了收税,每天沿着这里上青林的车子很多,在这里设个收费点,所有的税收都逃不掉。”

周昌全很有感触地道:“当年你大学毕业分到这个偏僻地方。能够带头修这条路,确实了不起,这条路就是你进入岭西官场的金光大道。”

对于周昌全的褒扬,侯卫东保持了应有的谦虚,道:“周省长,当初我分到上青林,上不沾天下不接地,还是比较苦闷。而且我还有一个动因,当初岳父母要求我三年之内调回沙州,否则婚事免谈。对于才参加工作的我来说,从上青林到沙州的这一段路程实在是太遥远,可以说是王母娘娘度千河,我咬紧牙关修路是自我救赎。如果是现在的心态,说不定还没有勇气来修这条路

周昌全道:“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敢闯敢试精神,我们的工作,就需要这种精神,前怕狼后怕虎,瞻前顾后,肯定做不好工作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侯卫东,大有深意地问道:“卫东,这一次地市级领导有微调,你有没有想法?”

此时,侯卫东对这个问题早就有了想法,道:“首先,我服从组织的安排,组织上让我做什么工作,我都会全心全意地将工作做好,其次,要说想法,我还真有。”说到这,他停顿下来,看着周昌全。

周昌全鼓励道:“今天就是我们两人,有话直说。”

“我想去地方工作,实打实地做一些事。”

“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岗位很重要,接触面广,对提高全局意识很有好处。”

侯卫东直言道:“我更倾向于到地方工作

周昌全笑了起来,道:“卫东在县、市、省三级的综合部门工作过,工作很出色,但是你最出色的工作还是在地方上,以前在益杨新城管委会,后来在成津,还有沙州副市长任上,都获得了好评。我个人认为,你确实更适合在地方上工作。有什么初步想法没有?”

“我个人倾向于到岭西市、铁州市和沙州市这三个地方工作。岭西市的水太深,难度大。

我的籍贯在沙州,按照规定,不应该在沙州。铁州是比较理想的地方

侯卫东如此说,也是有自身的考虑。

在岭西素来有所谓官场“福地”的说法。所谓福地的形成是综合作用,一般来说,能够在重要地区和部门担任一把手的官员都是有份量之人,而主政于重要地区和部门,无形之中又进一步锻炼了他们的能力,拓展了他们的人脉,容易取得更耀眼的政绩和高层关注,这种强者越强的效应就形成了所谓的福地。

岭西市、铁州市、沙州市向来就是省级干部的重要摇篮,侯卫东想到这三个地方主政,就是为了进一步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再为是很私人的场合,侯卫东讲的就是真话。

周昌全看着远方被石粉污染的树叶,道:“你在省政府副秘书长的时间不长,若走到其他地区,尚有把握,可是要想到这三个地区,难度不小啊。”

侯卫东没有说话,听着周昌全说下文。

周昌全却没有接着说这个话题,道:“今天天气好,我们到森林里去走一圈。”

侯卫东陪着他下了楼。

秦飞跃在侯卫东上楼之时,已经将猎枪准备好了,等到周昌全下楼。他就将猎枪递了过去。

周昌全在农村当过民兵,对猎枪很熟悉,他兴致勃勃拿着猎枪,在贺合全的带领之下,沿着上次陪张木山的路线前往密林深处。”

一行人进了密林,贺合全走到最前面,周昌全提着枪紧随其后”楚休红心里很紧张,首长的安危是大事,如果首长为了打猎出了什么意外,他的责任就太大了。可是首长难得有这样的热情,作为秘书,他无法阻挡,很紧张地守在周昌全身后。

侯卫东不熟悉枪械,拿着猎枪显得很拘束。

在山里翻了一段,在前面带路的贺合全做了个手势,他悄悄地对给周昌全,道:“那里有一只野鸡

顺着贺合全手指的方向,侯卫东看见草丛中有一只五彩斑澜的野鸡,由于周昌全在,大家都没有打这第一枪,都看着周昌全。

周昌全举起枪瞄准,“砰。地放了一枪,野鸡被惊吓了,呼啦啦的在林子里穿行,速度很快,转眼就不见踪影。

众人正在遗憾,丛林深处响起一声暴喝:“谁***在打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