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11章 重访上青林(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无意中在周昌全面前露了一把脸,他看着自己曾经投入过无数心血的芬网石场,既自豪,又带着些感慨。他不由得想起曾经一起到林场谈判的秦大江,暗道:“很久没有给秦大江上坟了,这次陪着周昌全又没有机会,下次一定要好好烧柱香。”

看完芬网石场,周昌全和侯卫东坐着车继续前行,很快到了独石村办公室。在独石村办公室不远处,是以前秦大江的住房。此时小院已经变成了一栋小洋楼小洋楼后面还有别墅,这个小洋楼的设计和岭西城郊的别墅很像,明显比周围老百姓的房子要强。

周昌全指着这栋小洋楼,道:“卫东。这是哪家的房子?”

侯卫东对上青林的山山水水太熟悉了。随口道:“这是独石村前书记秦大江的家,秦大江开石场受到了益杨县黑社会头子叫黑娃的敲诈,秦大江脾气网烈,不愿意屈服于黑社会,最后被黑娃派人枪杀了

“破案没有?”

“在益杨县严打整治时破了此案,黑娃已经被枪毙了。”

周昌全脸上露出沉思之色,道:“秦大江既然死了好几年,为什么房子修得这么好,过去看看。”

小车沿着机耕道走进小洋楼。侯卫东站在门口喊道:“嫂子,在不在家?”两只被铁链子删着的大狗扑腾腾跑将起来,呲牙咧嘴,发出威胁的低沉吼声。

秦大江爱人听到喊声,从楼上探个头:“谁啊?”

侯卫东道:“我是侯卫东。”

秦大江爱人道:“是疯子来了,快进来”她赶紧洗了下手,从楼下走下来

侯卫东并不怕狗,可是想到周昌全的安全,道:“嫂子,你把狗牵走。这两只狼狗真是吓人

秦大江死后,家里人痛定思痛,就养了两条正宗的狼狗,这两条狼狗十分凶悍。等闲人不能进到家门口。

秦大江爱人呵斥了两声,两只大狗很不甘地被关进了小屋,回头冲凉着侯卫东和周昌全吼叫了数声。

周昌全乘着秦大江爱人弄狗的时候道:“别介绍我的身份他站在院子看了看别墅,心里估算了其价值,问道:“这栋别墅多少钱能修下来?”

侯卫东道:“上青林有水泥、砖厂,也有劳动力也不贵,关键是这土地是建在原来的宅基地上,这一栋房子修下来可能就十来万

“他家是做什么生意

侯卫东略为思忖,道:“他家有两子一女,一个儿子在广州开修车铺,女儿在经营石场,就在后山上,这几年生意不错。”秦大江还有一个儿子叫秦敢,目前是秦家最有钱的人,他在成津飞石镇开了铅锌矿,赚得盆满钵满。侯卫东怕引起周昌全的误会,没有说秦敢的事。

等到秦大江夫人坐下,周昌全问:“你房子修得不错呀,是哪一年修的?”

秦大江爱人没有看出周昌全是谁,可是她看到侯卫东的神态便知道来头不就道“这房子修了三年多,就是老宅基地起的房子

周昌全看了看这边,道:“石场还在开吗?”

秦大江爱人“我两个。儿子都在外面打工做生意,现在石场就女儿在管理,这几年行情还可以。但是没有前几年红火了。”

侯卫东补充道:“前几年益杨县大搞交通建设,石头需求量很大,这几年路修得差不多了,碎石大量需求时期已经过去了,但是益杨城市建设很快,碎石生意也还不错

“在山上,象你这种房子,还有没有?。

秦大江爱人道:“山上开石场的多,还是开蝶矿的,我这种房子只能算是一般。”

,可

坐在院子,周昌全抬头就能看到远处的山坡,在松树下面,就是近期内取之尽的不可再生资源。

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从张家水库和这个楼可以看出来,益杨县尽管号称工业强县,实际上还是靠资源吃饭,有资源,就财源滚滚,没有资源,靠从土里面刨些食物,难上加难。”

又道:“侯卫东当时分到偏僻的上青林。看起来分配得差一些,但是正因为条件差,你才努力修路,这是你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前提。祸福相依,我们古人真是很有智慧。

周昌全为了了解真实情况,和秦大江爱人聊了很久。听说近几年的时间,上青林在石场和煤矿出事故伤残的村民至少有上百人,他很难过。

离开秦家之时,他对侯卫东道:“科学发展观,要求持续、健康、可持续发展,安全事故这一块,一定要抓紧,泛抓不说到技。他想起侯卫东被当成符纸甲,四!“你制定的那个守则,既然被时间检验是可行的,已经县安监局采纳,我觉得完全可以继续升华以后,作为矿山企业的行为准则。”

侯卫东此时产生了在地方担任主官的想法,要将想法变成现实第一关就是周昌全,此时重访上青林,对于侯卫东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他要趁着这个时机向周昌全挑明这个话题。

,万

周昌全一路行来,见到许多真实的事。这是纯粹听报告不能了解的,他兴致勃勃地道:“张木山有一个水泥厂,应该是上青林山上最大的企业,去看一看。”

顺着公路,很快到了铁肩山水泥厂,按照周昌全要求,侯卫东没有给庆大集团打电话。将小车停在大门不远处。看着川流不息的运水泥车队,侯卫东介绍道:“这是铁肩山水泥厂,建成投产的时候是二十万吨水泥,临行之前我看了资料,目前已经达到了五十万顿水泥年产量。”

“一个民营企业能达到这种规模,不简单,张木山还是很有些本事周昌全叉着腰夸了一年,抬头看着水泥厂的烟雾道:“卫东啊,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要持续健康有序的发展经济。铁肩山水泥厂建设以后,为沙州建设做了贡献,但是环保设施肯定达不了标。光凭肉眼,就能看到烟雾沙尘太重,我们办企业,生产要上去,环保也要跟上,否则造福社会的同时也污染了社会

侯卫东请示道:“是否进去听一听汇报

周昌全摆了摆手道:“水泥厂都是这个样子,我看这个大小规模也就知道它的发展情况,这几年水泥行业比较紧俏,净利润比较高,你回去后要和宁玥交换意,请沙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环保问题

侯卫东陪着周昌全边走边看,两人的心情显然不同。周昌全是纯粹来看沙州原材料生产基地的真实情况,而侯卫东则是旧地重游。

与十年前相比,上青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侯卫东初到上青林时,森林繁茂,鸟语花香,不时有野兔从小道上穿过,空气清新无比,是一个世外桃源。但是有利的一面就有弊的一面,上青林作为世外桃源,尽管有诗情画意,可是不通车,山上的矿产没有得到开发,七千多居民普遍贫穷,是典型的农户和山民。

自从上青林公路修通以后,十年来上青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路盘旋而上,贯通整个。上青林山,在公路两旁则是大大小小的石场,以前五大石场形成的碎石协会早已解体,大小碎石场在上青林遍地开花,沿公路两代形成一些丑陋的开挖痕迹。

随着公路的延伸,藏在望日村的蝶炭资源也被发现,带着现金而来的老板们在山上接连开了几个矿,煤炭储量都挺丰富。

水泥厂,石场、煤矿,都需大货车来运输原材料和产品。重车在公路上”流不息,公路沿线灰尘四起,乌烟瘴气,当然,从另一个侧面,乌烟痒气是有生命的表现,但是却对环境造成了巨大影响。

到了望日村贺合全家里,秦飞跃、贺合全等人早就在门口翘首企盼。

周昌全眼尖,看见等候的人群中有干部模样的人,便对侯卫东道:“除了村干部,你还通知了县里干部?”

侯卫东指着秦飞跃,道:“除了村干部,还有以前的老镇长秦飞跃,他帮我们找了两只猎枪

“此人现在做什么?”

“他是县建委主任。”

下了车,周昌全和村干部贺合全、孙虎等人热情握手,对秦飞跃则有些冷淡。

侯卫东理解周昌全的做法,一般来说,高级将领对士兵越是体恤,反而对手下的军官很严历,周昌全如此做。与高级将领导的做法是同工异曲,也算是一种控人之术。

大家握了手,贺合全想请周昌全到屋里坐。

周昌全大手一挥,道:“贺支书,搬几张板凳,我们在院子里喝茶,聊天。

到了院子里,周昌全问:“老贺,我看上青林这几年发展不错,你除了在村里领点工资,还做其他事情没有?”

侯卫东对基层情况很熟悉,没有认真听,他看着陪着笑脸的秦飞跃,心道:“我初到青林镇,秦飞跃中很有派头的镇长,今天看他,不仅苍老了,而且穿着打扮挺土

秦飞跃感觉到了侯卫东的目光,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有话要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