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05章 学琴(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柳洁和晏紫随着赵秀、小佳、粟糖儿上了楼小佳进卫生间之时,粟明俊和柳洁握了手,开始谈事。

粟明俊客气地道:“粟糖的事,给柳团长添麻烦了。粟糖有弹钢琴的兴趣爱好,也获了些奖,做家长的希望她能深造。”

柳洁很会为人,夸道:“我是唱民歌出生的,也会弹钢琴,水平还不错。粟糖的手型和乐感都不错,我相信经过名师指点,会有很大的进步”!

粟明俊对自己的女儿挺有信心,听到夸奖心里更是甜蜜,道:“明天让张凤老师瞧一瞧,我想听专业老师的评价。若是有发展的条件,就让她跟老师好好学。如果不能继续发展,那就要想其他的办法,钢琴只能是业余爱

柳洁跟经常跟领导打交道,在粟明俊这种级别的领导面前,她挺放松,道:“明天我带粟糖去见一见张凤老师,粟部长就不要去了。张凤是性情中人,专业上很强,就是不太喜欢和官员打交道。”说到后两句之时,她抿嘴而笑,很有些刚情。

粟明俊是宣传系统的官员,宣传系统开会之时,难免有些小道消息流传,他听说过柳洁与周昌全的关系。此时见到柳洁的笑容,暗道:“柳洁半老徐娘,风韵犹存。都说她和周昌全关系密切,看来无风不起浪,此事也是有些根据。

他笑道:“社会上仇官的情绪不知何时蔓延起来,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妖魔化官员,说明岭西人民心智还不够成熟。”柳洁道:“这也是有原因的。主要是贫富分化严重。”

两人随聊了几句,粟明俊向省歌舞团发出了邀请,道:“市委宁书记以前在宣传部门工作,对文化工作很支持,今年春节沙州市委想请沙州歌舞团也到沙州演出。”

柳洁再次抿嘴而笑,道“宣传部是我们的娘家,没有省委宣传部和各地宣传部门的支棒,省歌舞团也就没有今天。另外,替我感谢沙州市委以及宁书记对我们的支持

在几人说着官话之时,小佳进了卫生间。握着的手机就如潘多拉的盒子,诱惑着她将那个没有名字的电话拨打了出去。电话打出去,就如潘多拉盒子被打开,跳出来的是猛兽是妖怪还是美女,她也就听之任之。

铃声是英语歌,《离家五百里》的旋律通过无线电波传到了小佳的耳朵。她熟悉这个旋律,可走到底是什么歌,并不是太清楚。

听完这首略即浪漫又忧伤的曲子小佳暗道:“谁会用这种英语歌来当铃声?政府官员肯定不会。男同志也不会,那就是不在政府单个工作的女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李晶最有可能选用这个铃声。”

在小佳心中,李晶曾经和侯卫东有些交集,听了老邪的醉话。更是加深了这个印象。只是光凭一首铃声,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此时,她的心理非常矛盾,一方面。她希望听到什么,另一方面,她又不希望听到任何不好的声音。

她站在卫生间里有些失神。过了一会。咬咬牙,又将电高拨打了过去。她一边听着《离家五百里》的曲子,一边在心里祈祷:“最好不要有人接,最好不要有人接。”

曲子放完,电话里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音,小佳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她没有继续翻看侯卫东其他的号码,拿着手机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回到桌子上。

侯卫东看见小佳从卫生间出来将手机放在桌上。心一下就悬了起来。

他做事向来谨慎,平时给郭兰和李晶打电话都是用另一个号码,带在身上这个手机没有同郭、李两人打过电话。只是,今天为了租用门面的事情,他才没有来得及换手机。所谓百密有一疏。这一次与郭兰通话,没有及时删除,极有可能酿成家庭冲突。

至于李晶,他从来没有用这个手机通过话。

侯卫东当了多年的领导,见过不少风浪,心里素质很好,没有马上去动手机,仍然继续与粟明俊、柳洁说话,用眼睛余光观察着小佳。他对小佳的性格了解得很清楚,如果她真的与郭兰通了话,绝对不能表现得如此平静。

和粟明俊、柳洁聊了几句,他拿起了手机,在房间给金融办副主任原振天打了电话,安排了一件听起来挺急,实际上并不是太急的事。打完了电话,他顺手就将手机放进了衣袋里。

赵秀见粟明俊一枝烟接一枝烟没有停过,埋怨道:“明俊。我记得以前秘书长的烟瘾也挺大,他能戒烟,你为什么不能?这不是毅力的

侯卫东顺坡下驴,端起桌上的茶,道:“粟部。多喝茶,少抽烟,身体才能健康,只是喝茶也有缺点,上卫生间的次数多。”他喝了一口茶,就去上卫生间。

小佳看见侯卫东也上卫生间,她暗道:“应该记下那个未打通的电话。到邮局一查。就知道是谁了。”她很快又否决了这个想法,有些心酸地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这样做,是自己找没趣,何苦来哉。”

查与不查这两种想法,在小佳脑子里挣扎。

侯卫东关上卫生间房门以后。打开手机。快速查了手机里的已拨电话。发现两个拨出电话居然是郭兰的号码,时间也就在几分钟前。他顿时变色,脑子一时有些空白。

他很快回过神来,回想着小佳平静的脸色,又不像与郭兰通话的状态。细看两个拨出的号码,通话时间显示极短。心道:“小佳接连打了两个电话,显示的时间都很短,这只有一种情况,郭兰因为什么事情没有接这个电话,真是万幸。”

暗叫侥幸以后,段英、李晶和郭兰如走马灯一般在脑子闪现。侯卫东在心里涌起对小佳深深的歉意,想道:“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此事如何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瞪着眼,看着镜中的自己。他用手扇了自己一巴掌,自语道:“侯卫东。你干的什么事。”如今李晶有了小丑丑和小小丑丑,而郭兰更是融进了内心深处,他的人生将与这三个女人纠缠在一起,无法算开。

用短暂的时间调整了情绪,侯卫东将拳机调成无声状态,然后神色自若地走了出来。在房间里。他和柳洁正在聊天,手机在衣袋里弄始震动起来,侯卫东没有接听手机。而是让手机继续在口袋里震动。

在无线电联系着的另一方,郭兰听了一会侯卫东手机的铃声,“无人接听”的提示语响了起来以后,她又拨打了过去,结果仍然是无人接听。

郭兰翻开前两个号码,仔细看了看,直觉让她感到有些不对劲。她将手机放在桌上,如看怪兽一样看着这部联系着另一人的手机。

这一天,她一直在为门面操心。

曾宪网知道侯卫东的用心以后,适当提高了价格,与鼻音男签了长约。然后转手将这个门高的钥匙交到了郭兰的手里。他原本还想帮着郭兰装修,结果郭兰态度坚决的婉拒了。”曾总,能将门面转给我。我已经很感谢了。这个门面是做外贸服装,我想将风格弄得别致一些,吸引大学生。这个装修就由我自己来弄。”

曾宪网提了个建议:“若是想快速积累赚钱,就得做批发。你从上海如果能拿到便宜的外贸,就可以零售兼批发。”

谢谢曾总,我是初学做生意,很多环节不清楚,等先把零售做起来以后。再考虑批发的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们都是益杨人,来到了省城。就是老乡,应该互相帮助。”曾宪刚对温文尔雅的漂亮郭兰挺有好感觉,特别是知道其父亲病逝,母亲又得了重病,心里很有些怜惜。这不仅仅是侯卫东的交待,而走出于一个男人对于弱女子天然的保护心。

漂亮女人容易办事,很多时候不是色*情。而在于男人对漂亮女人发自本能的保护欲、逞能欲以及表现欲。

郭兰为了门面装修的事跑来跑去,累得够呛。为了节约钱,她不再矫情,住进了侯卫东买的房子里。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痛痛快快的洗耸水澡,正在享受热水的呵护之时,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起来,响了两次。

她匆匆冲了热水澡,到了客厅,看到是侯卫东的电话,正准备回过去,厨房炖的汤发出“噗噗”之声。等到把汤盛好。她顺手又炒了小菜。将汤和菜摆在桌上,这才给侯卫东回了电话。

她原本就是一个挺敏感的女孩,又面临着挺尴尬的事,心里格外的警惕。放下电话就坐在桌子上,手托着腮,静静的想着事情。

这个房子有些类似于沙洲大学的家,很安静。

一个人总是处在喧冉的环境中,就需要闹中求静,这样心灵才安宁。

一个人总是处在孤独的空间里,又需要有人交流。

郭兰无法与人交流,孤单地坐在餐桌旁,看着热腾腾的汤和菜,却没有什么胃口。父亲去了以后。只要电影里有一家三口坐在餐桌上谈笑风生的片段。总会湿了眼角。

她坐在客厅慢慢吃着,灯光。将其影子孤单单地留在地板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