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04章 学琴(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和粟明俊两家人正欲下楼,粟明俊的电话响了。

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赵东在电话里道:“老粟,明天我要跟着钱书记出差,今天晚上有时间,见个面吧。”

赵东曾经出任过沙州市委组织部部长,粟明俊是组织部副部长,两人工作配合得很好,私下关系也挺不错。赵东因为一篇文章被踢到减负办以后,粟明俊曾经去专门送过他。

这一次,粟明俊到岭西之时,先同赵东联系过,约好明天见面,然后才同侯卫东联系。此时赵东在计划有变的情况下,能在百忙之中抽空与他吃饭,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工

但是,他现在又与侯卫东约在了一起,能否将赵东和侯卫东扯在一起,这是一个问题。只是现在已经无法回避,他必须作出选择。

他在脑中迅速地回顾了赵东在沙州的历史,在记忆中他并没有与周昌全、侯卫东有过矛盾。他稍有犹豫,还是道了实情,道:“我现在和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在一起,他帮我女儿找了一个钢琴老师,我们准备在一起吃饭。”

侯卫东听到粟明俊说得这么正式,便知道粟明俊肯定是在同相当重要的人物打电话,他有意识地与粟明俊保持了距离。

赵东、洪昂和侯卫东三人早就联系在一起,关系很到位。他听说与侯卫东在一起吃饭,道:“卫东老弟同你在一起,那更好,我们一起见面。”

粟明俊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我们订在沙州印象,是新开的那一家,我到时在楼下接你。”

赵东笑道:“你别接,这个地方我去过好多次,比你熟悉。”

打完电话,粟明俊又向侯卫东解释道:“我来沙州之前,和赵部长通了电话,原本约定明天一起吃饭,刚才他来电话,说是明天有事,想今天晚上一起吃饭,他听说你也在场,挺高兴的。”

在他的心目中,赵东的官场地位排了侯卫东之前,因此,赵东同意与侯卫东吃饭,想必侯卫东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

果然如他所料,侯卫东笑着道:“赵主任是老领导,平时忙得很,不容易约,今天晚上要好好地敬一杯。”两家人在沙州印象要了一个大包间,老邪将开饭馆的小邪也弄进了沙州印象小邪将这个,沙州印象当做赚钱的工具,老邢则是枯树发了第二春,将沙州印象当成了弥补自己遗憾的新事业。在这种指导思想之下小邢更加专业,而老邢则显得更加理想化。

在菜品上小邢更愿意追求时尚,在菜品中加入了川菜和海派菜等元素。而老邪坚持“沙州印象”就得有地道的沙州口味,否则只是饭馆,不是他的印象。

老人崛起来以后,九条牛都拉不回来,小邢与老邢多次争论以来,还是坚持了老邪的主张。正是由于有了老邪的主张,沙州印象才保持了地道的沙州风味,吸引了许多在省城的沙州人。而另一些不是沙州人的外地人,也愿意不出岭西就能体会到地道的正餐。

侯卫东是沙州印象的常客,也是老邪事业的启蒙人之一。只要侯卫东来吃饭,他必定是要来敬酒的。

他来到包间之时,已经另一桌喝了几杯,此时他已是六十好几的人,几杯下肚,便有些酒意。来到了侯卫东这一桌,见他们还在等人,就坐在侯卫东旁边,陪着他聊天。

此时小佳、赵秀、栗糖儿在谈论着女人的话题。

老邢向粟明俊递了烟,聊了一会,在粟明俊的夸奖下,开始抚今追昔,道:“我做生意是很偶然的,当年就是青林镇粮站的看门人。闲来无事,在房前屋后种了些花草盆景。乡镇粮站当年为了收粮,都有很宽的地盘,我的花种了不少,许多都是从上青林山挖来的,品种好啊。”

“后来,沙道司的李晶来找侯卫东,买了几个盆景,当时我记得很清楚,两个。盆景给了好几千,我这才如梦方醒,知道这些花除了修身养性之外,还可以卖钱。”

侯卫东正为宋致成与郭兰见面感到揪心,此时听到老邢讲起早已出国的李晶,他不禁偷眼看小佳,幸好小佳与赵秀在说笑着,没有注意到这边。

老邢有了醉意,话就多了,道:“李晶长得很乖,人又大方。到粮站之时,我还以为李晶和侯镇长要耍明友。我们粮站潮湿,李晶会关心人,还给侯镇长买了除湿器。”

侯卫东连忙打断道:“老邢,你这个新”生意如何,说实在话,我觉得布胃得环不如以前有味道狂※

老邢被岔开了话题,道:“以前的沙州印象要拆迁,而且门脸太了,影响生意他马上又将话题转到李晶身上,道:“那个李晶现在到哪里去了,我还想当面感谢她

由于李晶之事,侯卫东与小佳曾经闹过不愉快,老邢是哪壶不开提那壶,扭到李晶来说。他看了小集一眼小佳仍然在同赵秀说话,似乎并没有听到这边在说什么。

侯卫东不愿意再同老邢讲话,他拿起手机,给柳洁打了电话。道:“柳团长,你来了没有,我和粟部长已经到了沙州印象,就在二楼最大的那个包间。”

柳洁算是个女能人,省歌舞团在她的全力支撑下,才有了今天的成绩。全团都认识到,如果没有柳杰,省歌舞团将和其他的文艺单位一样灰溜溜的,绝对没有现在的光鲜活亮,而大家的腰包至少要缩水一大半。

她知道侯卫东关系的重要性,听说沙州市委宣传部长粟明俊的女儿想学钢琴,满口就答应。

钢琴老师有一个很土的名字,叫张凤,名字虽然土,一手钢琴在岭西却是大大有名,她的古怪脾气同样有名。她对人向来不假颜色,唯独在柳洁面前还算客气。当柳洁找到她时,张凤道:“我收学生是有条件的,如果条件不好,给再多的钱我也不教,不管谁的关系我也不收。否则坏了名声。”柳洁耐心做着思想工作,道:“粟糖这个小姑娘在沙州市小有名气,获了好多钢琴比赛的奖,省级的就有两项。她想进一步学习,所以想拜师,凭着她能获奖,应该还是有水平的。”张凤“哼”了一声,道:“她有个当官的爸爸,还缺奖项吗?”

柳洁好说歹说,张凤这才同意明天见一见粟糖。至于一起共进晚餐的建议,则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侯秘书长,我已经到了门口,不用下来接,我知道那个房间

赵秀、粟糖儿和小佳还走到了门口。小佳认识柳洁,招呼道:“柳团长,这是赵秀,这就是想拜师的粟糖。”

柳洁与赵秀招呼一声,道:“粟糖,我能看一看你的手吗?。看了粟糖的手,柳洁信心足了,道:“我还没有听见粟糖谈钢琴,可是这双手还真是天生的弹钢琴之手。”

晏紫停了车,也走了过来。柳洁向众人作了介绍,介绍小佳时,道:“这个是侯秘书长的爱人张小佳,在建设厅工作。”

张小佳看到了晏紫,尽管她是女人,也不觉眼前一亮,这位不着粉黛的女子,在面前一站,不说一语,已是丽质逼人,风情万种。打了招呼以后来,她暗道:“好漂亮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

晏紫与侯卫该在几年前就认识,听说眼前之人是侯卫东的爱人,不冷不淡地打了招呼,在不再言语,跟着众人上楼。

柳洁是将晏紫当成接班人来培养,此时见到晏紫有些高傲的神情,心道:“晏紫为人好,干事也认真,一门心思恋着舞台,但是她在人情世故方面还真是差了些,女人终究会容颜衰老,学会为人处事就很关键

在楼上,有醉意的老邪终于走了,侯卫东刚刚松了一口气,可是抬头就看到了柳洁以及跟在身后的晏紫。凭心而论,他和晏紫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他从内心深处,仍然不愿意晏紫与小佳同时出现在自己眼前。

以前侯卫东在沙州之时,李晶在香港,郭兰在上海,他基本不担心小佳与她们产生交集。可是这一段时间,世界变得很平,确实有些象地球村了,李晶、郭兰以奇怪的方式开始同小佳发生交集。

这让侯卫弃的心脏屡受压力。

当老邪开始说酒话之时小佳其实听到一清二楚,关于李晶和侯卫东的事,虽然已是成年旧事。作为女子,她仍然记在了心里。此时听老邢说起李晶还在粮站找过侯卫东,顿时觉得很委屈,又很愤怒。

在侯卫东与柳洁站着说话之时小佳见到侯卫东手机随手放在茶几上,便悄悄拿在手里,来到了卫生间。

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次翻看侯卫东的手机。

她有些赌气地看了一会短信,没有任何内容,又看了一会通讯情况,也没有异常。她有些不扩心,翻到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咬咬牙,拨打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