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03章 学琴(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小佳给宋致成打电话之时,侯卫东并不在家里。

当小佳就要动身去看卫浴设备之时,她接到了侯卫东电话:“粟部长两口子带着粟糖儿要幕岭西市。先要到家里来坐一坐,晚上一起吃饭。”

小佳并没有接到赵秀的电话,有点奇怪,道:“有什么要紧事吗?赵秀没有给我打电话。”

“也没有别的事,是票糖要拜师。她的钢琴水平在沙州已经很高了。想吃专业饭,我帮她约了省歌舞团的一位高手,晚上一起见面。”

两人在屋子里等了一会,接到粟明俊的电话小佳道:“我们一起去接人。”

侯卫东坐着没有动,摇了摇头道:“你下去接他们,我在屋里泡茶。”

小佳坐着电梯到了楼下,在小区大门站了几分钟,就见到一辆岭牌照的车出现在视线中。在岭西省。岭西市是岭牌照,铁州市是岭牌照。沙州是岭牌照。以前在沙州看惯了岭牌照。如今在满大街岭牌照中,突然看见一辆此牌照的车,觉得很显眼。

粟明俊、赵秀和粟糖出现在院中。

打过招呼以后,三人一起朝院中走去。赵秀亲热地挽着小佳的手,道:”省城就是省城,这个区太漂亮了。”

小佳尽量低调,道:“这个小区也就这样,和新月楼差不多。”

粟明俊看了看小区内环境,总结道:“这是新修的小区,与新月楼相比有不少进步,第一是小区内绿化搞得好,第二运动设施比较全,第三我看到摄像头比较多,安全系数也比较高,第四是管理得很规范,你看那几个保安,在院里站得笔直。”

赵秀笑道:“你这人报告成习惯了。说话总是一二三四,拜托,这是在家里,不是在单位。”

小佳也笑了起来,道:“侯卫弃也是这个习惯,三句话离不了本行。”

粟明俊手里提着一个包,里面是一些土特产。

这一次到岭西,他是给粟糖找钢琴老师,粟糖弹钢琴挺有天赋,多次获省市的奖,在沙州小有名气。看着她这方面的特长越来越突出,两口子准备给她请更好的老师,经过专业人士指点,他们知道省歌舞团有一位钢琴老师水平很高。

这位钢琴老师在岭西挺有名,包括岭西大学音乐系的学生很多都是她的学生。由于技术高超。性格就不免高傲。只要资质不行。出再多的钱,她也不会收为自己的学生。

粟明俊知道侯卫东与省歌舞团的关系很好,就拜托侯卫东联系钢琴老师。今天一家人到岭西,是准备与钢琴老师见面。

在临行前,赵秀提醒粟明俊:“我们到侯卫东家里去不能空手去呀。你还是提点东西,意思一下。”

在两家人初识之时,侯卫东还是上青林的小干部,向来都是侯卫东在过年过节之时给粟明俊拜年送礼。此时,一人是沙州市委常委,一人是省政府的副秘书长,论级别两人相差不多,可是论位置,侯卫东则更为紧要,发展空间更大。赵秀是很识实务的人,这一次请侯卫东办事,她想着要带一些礼物去。

粟明俊与侯卫东很熟,常来常往,根本没有想着带礼物,道“我们和侯卫东家是什么关系,还需要带礼物吗”

赵秀道:“明俊,现在形势变了,你也要与时俱进。侯卫东不是小年轻了,他是省政府的要员,礼多人不怪,按人之常情,我们从沙州到省城去做客。也不能打空手。”

粟明俊想想也有道理,只不过送什么礼物也有些考究,道:“那送什么,酒或者是烟?侯卫东还缺烟酒吗?”

赵秀也觉得为难,两口子合计了一会,赵秀脑中灵光一闪,道:“这一次老家来人,不是拿了许多三珍干货吗?就送这些土特产,显得亲近,又不俗。”

粟明俊也觉得可以,将板凳拿到了厨房,他人到中年,身体已经明显发福,扶着厨柜心站在板凳上面,在厨房的顶格上将赵秀老家送的山货提了下来。这些山货用农村粗布口袋提过来的,采摘了山里食用茹,晒得很干。是普通的山货,又是未经农药的难得绿色食品。

作为粟明俊的地位,送东西的人多,这一口袋山货就原封不动地放在厨柜,还没有来得及吃。此时想起耍送礼,他们才将山货拿出来检查一番。

山货晒得很干,颜色色泽都还行。凑在鼻尖,还有些淡淡的太阳香味。

粟明俊拍了拍山货,道:“这个东西好,既亲热,又不俗。”

赵秀见山货的粗皮袋实在有些粗糙。道:“换不换个包装?这个土袋子太丑陋了。”

粟明俊道:“我们是朋友家串门。这种山货越土越地道,要洋,我们洋得过侯卫东吗?”

两口子就把山货装到车尾厢里。一路来到了岭西。

上了楼,侯卫东见粟明俊提着幕子,开玩笑道:“粟部长,到我家还要提东西?我还得想着如何给你回礼。”

“以前在新月楼,我们串门方便,现在来往一趟不方便了,得架个,势才能成行。”粟明俊又道:“走亲戚带着土特产,这可是岭西的传统。每年赵秀娘家屋里人都要给我们送几袋山货,放在家里也吃不完。”

赵秀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呀。难道是吃不完的东西才送给卫东和小佳,这是最好的农家产品,纯天然。”

粟明俊又道:“我们就是吃不完啊。吃完了我们家还不够呢。”他将土货子递给小佳,道:“这是赵秀老家带来的土货,炖鸡,香得很。

小佳听了直笑,道:“以前我在赵姐家里吃过这种野干茹,还拿了一些回家。看着这些山货。我就嘴馋。干脆别出去吃饭,在家里吃山珍。”

侯卫东道:“我怎么没有吃过,没有耳象啊。”

小佳一边将山货提向厨房,一边道:“你是我们家里的大忙人,一年到头在家里能吃上几顿晚饭。”

“小佳说的是实话,我和粟部长愿望就是回家吃稀饭,半碟盛菜,比大酒唐衢联,了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们的胃肠并不是我们的,而是党和国家的。”

小佳抢白道:“你说得好听,若是你不想出去,谁能绑了你去,内因始终是占有主导作用。”

侯卫东马上拿今天的事来举例。道:“今天晚上为粟糖小朋友办事。特意约了柳团长。因为柳团长是外人,所以要在外面吃饭。其实我更想在家里吃山货炖的鸡汤,可是胃肠得为大局让位,尽管想在家里吃,实际上只能在外面吃饭。”

他喝了口茶,又:“这种事情在平时工作中多得不得了。若是我天天陪着张小佳,肯定在外面混得很差,到时,你又要说老公是窝囊废了。这男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难怪东方不败要自宫。他是当男人当怕了。”

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家庭气氛顿时就无比亲热。

小佳和赵秀是紧密的牌友,两人接触的时间比粟明俊和侯卫东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

进了新居小佳又带着赵秀在屋里参观。

小佳的房子是在省城新买的住房。一百五十平米,四室两厅,还带了一个顶楼。经过岭西家装设计师精心设计的新家,用材用料不张扬。档次却很高,看着很舒服。

赵秀听着小佳介绍,不断地发出“啧啧”的赞叹声。粟糖儿充分发挥了女性爱凑热闹的天性,象个小跟屁虫子一般,跟在小佳和赵秀身后。看着家居。

侯卫东和粟明俊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两人都是官场中人,聊的话题自然是官场之事。

小挂带着赵秀和粟糖儿转了一圈,回到客厅时,赵秀赞道:“省城的装修档次比沙州要高,简洁、大方,很人性化。”

小佳道:“这次装修,大部分我都认可,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个整体卫浴设备,听说宋致成那里来了一套新卫浴,我准备去看一看。”

侯卫东正在于粟明俊谈天,听到这里,一下就想起了曾宪网与郭兰在门面处相遇之事,道:“我觉得这卫浴挺好,用不着再换。”

小佳摇头:“这卫浴牌子响,看上去也漂亮,我试了试,觉得不太实用,我要换一台。”她想起一事,道:“我刚才还跟致成功了,说是等会要去看卫浴设备,现在只能改天去了。”

侯卫东知道宋致成和曾宪刚才与郭兰见了面,此时听到小佳的话,心里有些紧张,可是他并没有恰当理由让小佳不去换卫浴,他连忙转换了话题,道:“粟糖到了岭西,明天你就带着粟糖去动物园玩一玩。”

粟糖马上抗议道:“侯叔,你别把我当小孩,我不去动物园游乐场我也不去。”

侯卫东成功地将话题转到了粟糖身上,道:“那明天,你想到哪里玩。”

小佳有心带着赵秀在岭西多转一转,道:“明天的安排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就别管了,我要和赵姐一起去看卫浴,新装修房间,卫浴设备很重要,要改善生活,从卫浴做起。”

听到小佳如此说,侯卫东只能翻白眼了,道:“粟糖儿要学钢琴,难道也带着她去转装修小佳,改天吧,带粟糖儿好好玩两天,不去动物园,还可以到科技馆,可以去欣赏音乐。”

粟糖抢着道:“我要跟着小佳阿姨去转街。侯卫东无法说服小佳放弃换卫浴设备的想法,他借口上厕所,躲到子卫生间,给曾宪网打了电话,道:“宪网。小佳明天也许要来看卫浴设备,她和小宋约过了。你给小宋打招呼,绝对不能在小佳面前提起郭兰和门面的事,一个字都不能提,绝对。”

听到侯卫东如此打招呼,曾宪网明白宋致成的说法是正确的郭兰应该和侯卫东有特殊关系,否则也不会这么忌惮小佳。他道:“卫东。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办,我马上给宋致成打招呼,让她把嘴巴闭紧点。你放心,不会露出一个字。”

侯卫东,丁嘱道:“此事千万不能让小佳知道,别忘了。”他没有解释,只是打了招呼,在生活中。许多事情不能解释,越解释则越描越黑。

曾宪网放下电话,马上将宋致成叫到了办公室,同时将门关上,道:“侯卫东给我打了电话,小佳要来换卫浴,你不能跟她提郭兰的门面。”

宋致成给了曾宪网一个大白眼。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以前我最信任侯卫东,没有想到他也是花心大萝卜。我偏要给小佳说。”

曾宪网一下就火了,拍了桌子,道:“你要敢说,别怪我翻脸。”

宋致成对曾宪网很上心,最怕他发火,道:“好好,我不说侯卫东的事,我一个字都不说。”

在侯卫东家里,侯卫东打完电话,从厕所出来。粟明俊问:“今天晚上,钢琴老师能来吗?”

侯卫东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道:“我约好了柳团长,她答应做工作。尽量请钢琴老师吃饭。只不过钢琴老师性子有些怪,不一定能出来。老师不出来,明天上羊就带粟糖过去看。”

粟明俊道“粟糖儿拜师,我们还是想正式一点,先请她吃顿饭。”他是官场中人,长期习惯了请客吃饭,在与人打交道时,总觉得不吃顿饭介绍一下,办起事就不顺。

“搞艺术的人和我们想法不一样。这事我拜托柳团长,由她处理,只是我有一个建议,事情办成了,有机之时,给省歌舞团安排一个有偿演出的机会。”

“宁书记跟我提过此事,说是春节要热闹些,搞点演出,为全市人民营造些节日的氛围。”

两人聊了几句,侯卫东又给柳洁打了电话,确定晚饭的时间和地点。

省歌舞团团长柳洁接电话之时正在高速路上,打完电话,她对开车的晏紫道:“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沙州印象。”

晏紫道:“我不去”

柳洁道:“你不去,谁给我开车,我的技术还生的很。而且。你以后要撑起省歌舞团。这些政府官员你还得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