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01章 开店(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宋致成一直挺留意岭西大学这一片新兴区域,何时在这边开分店也有讲究,大早,浪费资金,太晚,则市场被别人占据。当岭西工学院正式搬至此,她就觉得到了合适的时间。

开新店,曾宪刚挺重视,也跟着到手现场。

他们开车从总店过来,路上遇到堵车,稍稍晚了几分钟。

鼻音男人正在跟郭兰谈门面,他的手机就响了,一个女人声音,道:“我们已经到了,你来了吗?”

鼻音男顺着声音瞧过去,道“如果你想租我这门面,就过来看,我这儿正在与人再谈。”

那个女的道:“那你等几分钟,我马上就到。’

几分钟以后,一辆岭西牌照的小车停在了路边。曾宪刚隔着车窗看了看周边的情况,道:“小宋,你的眼光还是不错,这个门面位置还不错,只是稍微小了些。”

“我已经查了很多次,这是最合适的门面,门面虽然稍小一些,货摆紧一些,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曾宪刚在车上抽烟的时候,宋蚊成下了车,施施然地朝着门店走去,她背后有雄厚的财力支撑,在这些小店主面前挺有心理优势,用挑剔的眼光看着门店。

宋致成拿着手机走到了门店前,她扫了一眼郭兰,对鼻音男道:“我上午同你联系过,要租这个门面,你是老板吧。

鼻音男正在与郭兰讨价还价,通过讨价还价的过程,他已经知道眼前的漂亮女子确实没有做过生意,她做生意,十有**会做死,换个说法,也就是说,她的生意做死以后,又得重新租。鼻音男喜欢打牌,最讨厌打牌之时有人来看门面,心里最想找一个长租的,他稳稳当当收钱。

见宋致成从小车下来,派头十足,鼻音男立刻将郭兰扔到一边,脸上露出笑容,道:“这位大姐,这个门面是我的,你要长租吗,租多少年?

宋致成没有搭腔,她朝门面里面看了看,又退出门面,看了看周边的情况,道:“你运人流量有些小啊。”

鼻音男用手远远的指了指,道:“这里有三个大学,二个中专校,还有金融街。那边开工的都是高档别墅区。”他见宋致成一脸爱理不理的神情,便知道遇上生意人了,道:“大姐,你是做什么生意?”

宋致成道:“建材卫浴”

鼻音男道:“这个新区开工了好多楼盘,以后都要用家装材料,到这里开店,绝对发财。”

宋致成又里里外外看了一会,道:“你是这个老板,我耍看一看房产证。不是我信不过你,因为是长签,大家事先说清楚。”

鼻音男身上背着一个包,他从里面拿了一个本子出来,道:“这是房产证,身份证,绝对没有错,你可以到房交所核查。

郭兰与鼻音男谈事之时,也曾经要求看房产证,鼻音男却是借口未带,没有拿出来。此时她见到鼻音男明显是瞧不起自己,胸口一起一伏,很是气愤。

宋致成直接无视郭兰的存在,她看了房产证,用手机记下了号码,道:“你这个店,每个月多少钱?

当那个男子向他们开价十万一个月时,宋自成毫不犹豫的道:“你少给我报天价,这片新区人气不旺,晚上根本没有几个人,不值这个价钱。”

鼻音男看了看不远处的丰田,道:“你若租得长,可是降一些,这个地方,现在虽然还不算太热闹,可是等几牟,这里的建材市场形成气候,不比人民广场耍差。到时就不只这个价钱了。”

宋致成伸出五根手指,道:“一口价,五千。”

鼻音男摇头道:“大姐,你可真会砍价,五千,太低了。

“这个价就差不多了。”宋致戍待价钱咬得很死。鼻音男也有对策,“底价七千,每年上涨百分之十。

宋致成爽快地道:“成交。”如今家装行业不比从前,以前竞争者少,大家不知清楚价钱,如今生意已经做透,竞争越来越激烈,占领位置对于商家来说是最重要的事。她也没有同这位老板过多计较价格。

不过,鼻音男拖着声音道:“但是我不能筌十年,最好三年一筌,最长五年一筌。”

宋致成见鼻音男变卦,也不恼,道:“耍筌就是十年,否则我不签。”她重在布局,先将核心位置占据,因此想签长一些。

曾宪刚抽完了烟,下了车,走了过来此时,宋致成正在与鼻音男互相砍价。

宋致成和鼻音男砍价之时,完全把郭兰抛在一边。听到鼻音男七千都愿意签租,而对自己的喊价在十万二,这明显是欺负人。郭兰气得脸青面黑,作为长期受人尊敬受人追捧的女予,如今受到如此藐视,她心里很难受,忍不住道:“做生意讲究先来后到,我正在和你谈,怎么说变就变?

鼻音男道:“我又没有与你签合同,大家都在谈,租给谁最划算,我就租给谁。”

曾宪刚在车里抽烟之时,看着站在一旁的郭兰,觉得颇为眼熟,他一时想不起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此时听着她轻微的圣阳口音,问:“你是益杨人吗?

曾宪刚说这句话咚,有意用了典型的上青林口语。

郭兰一愣,道:“我是益杨人,听你的口音,也是益杨人。

曾宪刚用独眼再看了郭兰一眼,道:“我觉得你很面熟,应该是在益杨见过你,但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记不清楚了。

郭兰是多年组工干部,认识许多益杨干部,在脑里并没有关于曾宪刚的记忆,她问:“你以前在那个单位上班?”

“我没有上班,以前在上青林。”曾宪刚的习惯,一般不说自己是青林镇人,而是直接说是上青林。

侯卫东在上青林的故事,郭兰知道得很清楚,听说此人是上青林的,道“我以前在益阳县委组织部工作过,到青林镇来过许多次。”

宋自成看见老公和这个女的攀谈起来,有些不满,她瞥了曾宪刚一眼,回头又与鼻音男仍然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谈价。

曾宪刚听到郭兰在县委组织部工作过,道:“我有一个好朋友,以前是上青林的驻村干部,曾经在县委组织部工作。

郭兰道:“你说的是侯卫东吧。我们在县委组织部是同事。

曾宪刚此时也想了起来,道:“以前我们开三干会,你私一个姓肖的部长来过,坐在主席台上。”

“我参加过青林镇的三干会,那时镇里党委书记还是赵长胜。

两人正聊着,郭兰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就稍微朝旁边走了几步,低声和母亲谈事情。

曾宪刚得知郭兰和侯卫东是益杨县委组织部的同事,他拿起手机给侯卫东打了电话:“卫东,我是宪刚,我和小宋在大学城这边看奋,我们准备开个分店,准备租一个门面。”

侯卫东道:“你们可以直接买门面,既可以做生意,还有升值空间。”

曾宪刚道:“我们在距离岭西大学东侧的楼盘订了一个大门面,距离大学城还有些距离,以后肯定繁华,但是近几年没有人气,我是图便宜,先买下来再说。现在租的门面,是为了占领这边的市场。”又道:“我和小宋租门面时,还遇见了你从前的同事。”

侯卫东有些讶异,道:“你看店怎么会遇到我的同事?是哪里的同事,这些牟我走了不少单位。”

“你的同事叫郭兰,以前在益阳县委组织部工作,她说,你从上青林调到益阳县委组织部以后,同她一起上过班。

侯卫东语气略有停顿,道:“郭兰也看门面吗?”

曾宪刚点点头“我家小宋和她同时看上了一个门面。

侯卫东心里已经知道是怎样一回事,问道“郭兰要门面做什么生意。”

曾宪刚摇摇头道:“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她,不过郭兰文文弱弱的样子,不像是做生意的。”

侯卫东道“她现在调到沙洲大学工作,目前正在上海读书。他加强了语气,道:“宪刚,你觉得这个门面如何?

“虽然这里不是太成熟的区域,可是前景很好,位置不错,只是这老板价钱喊得高。”侯卫东不容分说地安排道:“宪刚,门面由你租下,再轻给郭兰。”

侯卫东不容分说地安排道:“宪刚,门面由你租下,再转给郭兰。她是我的好朋友,最近她母亲得了疗毒症,要到上海换肾,她弁店是为了后期的治疗费用,如果有可能的话,看在。我的面子,你把这个店让给她。

曾宪刚听侯卫东说得很慎重,道“没问题,这个门面可以让给郭兰,我另外找一卒嗦巳是了。”

侯卫东道:“郭兰没有做过生意,你把这个店用你的名义谈下来,然后转租给郭兰,费用我表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