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00章 开店(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郭兰下定决心以后,给沙州政法委李俊打了电话,道:“李俊,我是郭兰,我记得你同建行的人很熟悉,能不能搞抵押货款。”

“你贷款做什么?”

“现在缺钱,母亲得尿毒症,要换肾。我想带她到上海做手术。”

李俊吃了一惊,道:“换肾手术很贵的,而且肾源不好找。”

“目前治疗费用已经有了,只是以后不知还要用多少钱,我想做点生意,所以要搞贷款。”

李俊这时生气了,嗔道:“郭兰,我们是什么关系,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帮我,在关心我,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她怒冲冲地道:“我手里还有几万。你爱要不要。”

郭兰在母亲娘家尝到了人情冷暖,听到李俊生了气,心里挺感动,道:“我知道你才在沙州卖了新房子,前些日子你还在电话里叫穷,我怎么向你开口。只是母亲需要用钱的时间多,因此急着开店。”

李俊最知郭兰这种风轻云淡的性子,听说她要开店做生意,如果有眼镜的话,至少摔碎好多幅。道:“你真要做生意?想好没有。以你的性格,不太适合做生意。”

郭兰很无奈,道:“这有什么办法?母亲年龄大了,我必须撑起这个家庭,不可能让母亲因为没有钱而遭受痛苦。”

李俊想了想,道:“贷款的事好说,我有铁哥们在银行工作。你又有房产,应该问题不大,只是房屋贷款是按房款的比例来发放,按沙州的市价,并不多。

我手里还有些钱,如果需要,七八万还是有的。”

郭兰没有给李俊打电话借钱,主要原因是李俊才买了房子,而且总是在电话里叫穷,今天听到李俊主动要借钱。心里颇有些感动。

她躲在象牙塔里生活,与人无害,为人真诚,因此室友张永莉以及朋友李俊都是积极为了想办法出主意,这里也有投桃报李的意味。

在人际关系中有一个反射原理,即你用什么态度对待他人,他人也将用什么态度对待你。

有些人,进进处处算计别人。相应的,别人也就时时玄刻提防着他,算计着他,这种人反而很难占到便宜。

与这种人的反面就是所谓的老实人,民间总结的血泪经验,叫做“老实人不吃亏”也与反射原理有关。

基本落实了贷款之事,郭兰心里稍稍有了底,来到母亲的房间,趁着大姨出去之时,问道:“妈。你还准备在这儿住几天。”

郭师母以为郭兰想提前离开,道:“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我也不想久住。

“妈,如果你不想在龙堂县住,那我们到岭西去住几天,我在岭西手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郭师母马上道:“到岭西还要住旅馆。与其住旅馆,还不如在你姨妈这儿多住两天,你去办事。办完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郭兰因为借钱的事她对家耸有了小小的疙瘩,不愿意长住,原本想带着母亲回岭西,住在那间小房子里。可是转念一想,既然要办事,就拿出实实在在的态度,让母亲在姨妈家这儿住两天,自己可以清清爽爽地做事。

将母亲留在了龙堂县姨妈家里,郭兰一个人来到了岭西。

郭兰如今最大的念头就是快速赚钱,张永莉做外贸服装很成功,有现成的渠道以及销售模式,她想了一会,下定决心首先做好这件事。

而开外贸店第一个需要的条件就是要门面,按张永莉的建议。这个,门面不能太偏僻,要在人流量大的地方。门面选好以后,由于管理人员在上海,因为外贸服装相对便宜,可以采用略低于市场价,然后统一定价不讲价的方式进行销售。

郭兰从公共汽车从龙堂县到岭西,一路上,脑子里没有了音乐,一直在想着采用何种销售模式进行销售之事。她以前没有做生意的时候。经常看到有空门面出租或是转让,觉得找一个门面并非难事。可是真正耍做生意之时,她才发现找到一个合适的门面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她沿着岭西的主繁华街道不停的走,挨个查看有无空缺的门面,结果要么是门面太大,要么就是门面太有一间合适的门面,门面老板开口就是十万转让费,这还不包括门面租金。这把她吓了一跳。

火星落到了脚背上,大家都会觉得痛。郭兰以前无欲无求,一直在象牙塔在生活,并没有觉得现实之复杂,此时她准备向社会索取更多,社会就露出了可慢的面目。

找了一个小饭馆吃了午饭,继续在岭西的街道上逛荡着,一无所兑

第二天,郭兰一路步行来到岭西大学附近。以前的岭西大学地处城郊,如今这片区域变成了连片大学城,岭西美院、岭西工业学院都先后搬迁至此。

而且在岭西大学旁边是新修的金融街。

转了一会,她看到有一个空门面出租。这个门面无论从地形位置以及大小都还不错,她站在街道上看了看人流量,适合开外贸服装的销售店。

按着招贴…话给店辛打了讨尖,道!“请问这个门面是否要出

传来一个带着重重鼻音的声音:“我的门面当然要租,要不然我吃**,你要租丹面?”

郭兰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如此粗俗,她强忍着反感和厌烦,道:“你怎么个祖法?”

粗鼻音道:“在岭西都是通价了,月租八千,半年交一次。第一次还要交保证金。我不喊高了,喊高了没人要,喊低了我要吃亏。”

郭兰透过栅栏看着里面陈旧的地面,道:“这是新开发的区域,人气也不旺,这个租金能不能低一点?”

那个男人态度很横,道:“我不讲价,如果你有意来看,我就过来。如果你觉得价钱高,就算了”

郭兰心道:“还有这样做生意的。”她环顾四周,觉得这个地方确实不错,心道:“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就算多花一点钱,回收也应该快一点。”口里道:“我当然是要租,否则也不会打电话。”

“我这个地理位置好得很,你觉得刮算,我就过来”

“我就在门面这里,你好久过来。”

男子听到对方如此爽快,暗自后悔自己报价低了,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好反悔。心里盘算着如何再涨一些价钱。他坐车到了门面,见对方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女孩子。不象今生意人,便觉得她的生意做不长,有心多敲点钱。见面道:“我这个号码贴了很久的,现在早就不是这个行情了,加上卫生间,每个月一万二。”

郭兰虽然没有做过生意。可是也知道对方是乱涨价,道:“老板,那里有卫生间单独算钱的。”

那男子理着短短的头发,夹着个公文包。很有些社会人的味道。他上下打量郭兰,暗自流口水,心道:“这个小妞好嫩,若是能睡上一觉,莫说八千,四千都可以。”

是男人都要意淫。而意淫归意淫,现实中的生意才是最重要的。

打开房门。鼻音男把里里外外的装饰介绍给郭兰:“这些装修很上档次吧,我当时都花了不少钱,你拿过来。不用再装,就可以开店。”他拍着胸膛道:“看你妹子也是实诚人,我就给你报个实价,一个月一万一千,我租给你。”

原本说八千,转眼涨了二千一,郭兰心里有些不乐意,可又觉得这个环境实在好,问这个老板:“老板,能再让一些吗。”

鼻音男瓮声瓮气地道:“我说的都是实价,不能少了。”

郭兰又问:“那第一次要交多少,能不能一个月一个月地交。”

鼻音男有些不耐烦:“我是按规矩办。都是半年交,你要就给个痛快话,不要我关门,我还要打牌呢。”

“老板,我要回家商量,下午再给你联系,行不行。”她虽然第一次做生意。对如何租门面没有经验,可是她毕竟当了多年领导干部。察言观色还是很有一套,就想缓一缓。

那男子见郭兰没有马上答应。故意装做不高兴,把门拉得哗啦哗啦的,道:“下午你给个回话。我等到三点钟,如果你没有想好,我就租给别人了。”

说完,他关了门,骑着摩托车走了,

郭兰以前在组织部门工作,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此时秀才遇到兵,面对这种粗人,有理无法讲,所有的优雅都如对牛弹琴。

她继续在街道上转来转去,又看了好几个门面,都没有当初那个门面理想。她本来想马上给男子打电话,可是又觉得现在打电话显得太心急。等了一个多小时。她才给那个男子打了电话“老板,价钱能不能在降一降,我问了附近的门面,你这算是最高的”

鼻音男正在存牌。一边出牌一边道:“看着你还是实诚人,我就降五千。九千五,再不能降了,就这个价,随便你租不租。”

郭兰有心早点把店开起来,咬了咬牙。道:“好吧,那就下午三点,我们签合同。”

男子挂断电话以后,色迷迷地对牌友道:“刚才租门面的是个美女。妈的,若是给我当小三,我只收四千的租金。”

这时,又有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女人开口就:“你这个门面多少钱?”

鼻音男开口道:“一万。”

女人道:“那个地段值一万,你哄鬼哟。报个实价,我要长租。”

鼻音男见郭兰并不象是做生意的模样。估计她的生意长不了,心里就有了敲一棒算一棒的想法。可是有人长祖,这又不一样了,他态度一下变好了,笑呵呵地道:“长租。你要租多少年?”

女人道:“最起码十年,越长越好。”

鼻音男一下就乐了,道:“大姐,我马上到门面等你,见面细谈。”

女人道:“我现在手里有事,下午三点,我到门面来看。”

这个女的是曾宪刚的老婆宋致成,他们的建材店在岭西开得挺好,生意做得大,各个区都有分店。唯独岭西大学这片区域还是空白。她开车转了转,恰好也看中这个店。

此时的宋致成财大气粗,她更在意门面的地理位置,对于价钱反而并不走过于看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