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97章 借钱(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人的潜力是可以激发的,得到了大家的鼓励,小桥双手在键盘上翻飞,就算抽筋,也要完成任务。从日前的进度来看,小桥完成30章肯定没有问题。

另:《侯卫东官场笔记》在当当网上销售很好,在新华书店销售也不硭,屡上排弁榜,小桥很欣慰。

谷云峰与侯卫东通电话之时,他下意识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仿佛侯卫东就站在他身边。他徽徼弯着腰,笑容满面,道,“侯书记,好久没有听到你的指示,什么时候回成津来视察工作,我们都盼着再次聆听你的指示。”

侯卫东笑道:“想聆听指示,很容易,你到省里来找我,随时可以聆听指示,不过既然是指示,喝几两酒,你就得按着指示办。老谷,你的脚很金贵啊,硬是走不到岭西。”

脚金贵,这是岭西市长熊大伟给侯卫东的评价,侯卫东现学玖用,将这句评语用在了谷云峰身上。

这样的语言,其实也是官场语言的一种,适用于上级对下级开玩笑,上级如此说,显得即亲切又幽默。

同样的“脚金贵”这句话,若是搞错了方向,由下级对上级说,轻者叫做没大没小,没有礼貌,重则叫做对领导有意见,心怀不满。

谷云峰曾经是县委副主任,因为与章永泰的关系处理不好,被踢到了碛里工作,侯卫东在成津当县委书记之时,因为煤矿冒顶以及方杰派人捅伤水厂厂长这两个事件,让他对办事颇有魄力的谷云峰很有好感。

椅他重新调回县委办,出任县委办主任。

有了这个平台,谷云峰在这几年辗转腾挪,颇费了些心力,最终通过侯卫东搭当了市委书记宁胡,这才当上了成津县委常委、组织部长。

从谷云峰的角度来说,没有侯卫东就没有他的今天,他一直将侯卫东当成仕途上的恩人,遇到了侯卫东,他才有了新的转折点,否则现在多半还在乡镇打拼。而平时他话里话外也主动承认是侯卫东的嫡系。

在这几年,他每年春节主动到侯卫东拜了年。

侯卫东挺看重谷云峰,说话就比较随便且直接,道“我今天有夸找你,是私人的事。”

能为领导办事,并不稀奇,可是能为领导办私事,则不简单。谷云峰听说侯卫东托自己办私事,心里更是高兴,还有几分激动,道:“侯书记,太客气了,你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

“没有那么多指示,确实是私事。我母亲生病以后,冒口不好,今天她想吃清水河的鳊鱼,你能不能给我弄几斤,我派人过来取。”

刘光芬住医院之时,谷云峰亲自到岭西省人民医院送过礼,他清楚刘光芬的病情,听说她想吃清水河鳊鱼,马上道:“侯书记,你真是见外了,这点事情,你叫秘书打个电话就行了

侯卫东道,“老妈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谷云峰马上检讨起来,“侯书记,还是我想得不细。伯母住在医院,身体需要营养,而清水河的鳊鱼有优质的蛋白质,对补充身体特别有好处,我没有想到,先做检讨。”

谷云峰语言一套接一套,侯卫东笑道:“别做什么检讨,你又不是孙悟空,怎么能想到我母亲想吃什么。”他又问道,“你在成津工作顺利吧?”

“侯书记在成津大搞有色金属矿整治工作,将各项难事打理得顺顺畅畅,后面几届领导享了福,运几年成津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地方财政收入直追虽杨。”

侯卫东当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站的角度不同,看事的视野明显比以前更为开阔,他道:“矿产费料源丰富,还是成津最大的财富,如今矿产j源这样紧俏,就算地方财政收入追过益杨,也是应该的。”

“没有侯书记打下的基础,就算成津有座金山,也将要捧着金饭碗讨饭吃。”谷云峰慢慢地将话题朝自己身上引,他很直白地道;“我在成津还可以,只不过我是侯书记提拔的,所以在县里再想往上走,有些难度,老领导,我想换一个地方,看有没有可能性。”

谷云峰是很聪明的人,他知道侯卫东因为类似的问题被朱民生打击过,因此提起这事,用以获得侯卫东的共鸣和同情。而在现实中,县委书记曾昭强确实也对谷云峰防务一手,既用,又防。

果然,侯卫东对谷云峰的话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道:“既然是这样,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一段省市都在微调,你要等待机会。”又道:“我这个店小了些,你愿意屈就过来吗?”

谷云峰并没有完全理解侯卫东所说的庙是指什么,不过,跟着旭日一般的侯卫东总没有错,他响亮地道:“侯书记,我随时听候调遣”

俗话说,一个和尚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侯卫东现在正在努力争取外派出去主政一方,他在争取外派机会的同时,也开始暗自考虑调配助手,这也是他主政成津县的重要经验。

这个经验是学自周昌全,当年周昌全为了解决成津问题,不仅将秘书侯卫东派到了成津,还将经验丰富的邓家春调给他当助手,在成津,如果没有公安局长邓家眷的全力支持,侯卫备要想打开局面绝对要费更大的功夫。

从这件事,侯卫东悟到很多东西,其中一条就是要培养自己的部下,形成一个战斗的团队。这是一个不能拿上明面的想法,但是这样做确实很有成效。

在关键岗位上安置信得过的人,还是多数领导人都会用的手法,只是手法各有千秋。

谷云峰放下电话,立刻将卢飞副部长叫到了办公室,道;“你马上到清水河去,精选十来斤鳊鱼,一定要最好的,钱贵一点都没有关系,在三点钟送回部里。”

卢飞知道肯定是送给某位领导,他没有问,叫上司机和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就去清水河,在车上,他给煤矿疗养院打了电话。

下午三点,卢飞准时回来。谷云峰亲自到了楼下,看了后备箱里的鳊鱼,道工“卢部长,我要到省城去一趟,明天有可能不回来,五个镇的会议由你来主持,按部务会商量的意见办理就行了。”

谷云峰知道侯卫东认识卢飞,他有意不讲是去见哪一位领导,这样能增加神秘感,在部下的形象会更加高大。在机关里,有后台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虽然大家都在批评拉关系走后门,可是都希望自己能拉下关系,自己能走很大的后门。

一路兼程,在吃晚饭前,谷云峰来到了岭西,他没有直接去找侯卫东,而是直奔省人民医院,来到了刘光芬的病床前,将鳊鱼亲自交到了侯永贵手里面。同时,他还带来了几包成津的特产——老酸菜。

侯永贵拿到了鳊鱼,就回家去做酸菜鳊鱼汤。他回到厨房,给侯卫东打了电话,道;“小三,成津的那位谷部长送来了十来斤鳊鱼,还有几句老酸菜,这个谷部长真是热心。”

侯卫东看了看时间,知道谷云峰这个时候将鳊鱼送到,已经是争分夺秒了,他心平气和地道;“鳊鱼在清水河挺多,也不是什么名贵水产,谷部长有心,你们就收着。”

侯永贵道,“他为了给你妈送鱼,跑了这么一趟,你要请他吃顿饭,这是人之昝情,你别把官络子端起。”

侯卫东此时已经有了安排,不可能去陪谷云峰,道:“爸,你只管给妈煮酸菜鱼汤,其他的事别管。”他又道:“其实沙州印象的酸菜鱼也弄得挺好,你让老邢弄好送过来就行了,何必亲自去弄。”

侯永贵蹲在厨房剖鱼,耳朵夹着手机,道工“你妈最喜欢我做的酸菜鱼,馆子里味精多,又用的是老油,不卫生。我在剖鱼,不打电话了。

侯卫东结束与父亲的通话以后,给晏春干打了电话,道,“成津组织部长谷云峰到省里,你约上杜兵,请谷部长吃顿饭,晚上你去安排。

尽管他没有出面,可是有省政府秘书以及省委组织部副处长作陪,已经很给谷云峰面子了。而谷云峰作为县委组织部部长,能与省委组织部的副处长拉上关系,也是一件划算的事。

在龙潭县,郭师母回到了自己的娘屋,由于她的父母早已经过世,回到娘屋以后,只能住在姐姐家里。住在姐姐家里,虽然也算回了娘屋,可是毕竟没了父母,与家乡就有了些许隔阂。

她将自己的病情向姐妹以及表哥诙了,亲戚们都表示了关心。

在娘屋的亲人里,她的姐姐,妹妹和大弟的收入都不高,全部在张掖农的企业里打工。她娘家的所有亲戚,只有张掖农一个人是老板,经济相对宽裕。她要换肾,这需要很多钌,因此,她回娘屋就有心战张振农借钱。

张振农虽然是大企业家,可是在家乡素来有抠门的名声,他可以让乡亲们在自己的企业打工,给的工资也不低,但是私人找他借钱并不爽快,他的抠门帮助他完成了最原始的积累,形成了用钱的习惯,也就下了抠门老总的名声。

在张掖农从省政府回家以后,郭兰并没有跟着回来,郭师母还是抹掉手面子,很隐晦地向张掖农夫妻提出了借钱的事。张振农夫妻含糊的答应着,并没有明确表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