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96章 母亲的病(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漏*点之后,两人平躺在床上,手却紧紧握在一起。侯卫东闭着眼睛休息,郭兰则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天花板上有着些汽浅的纹路,看了一会,纹路变化起来,如云锣一般,有时如人的脸形,有时如骏马奔腾。她此时心情格外平静,所有的凡间事都抛在了脑后,专心享受这难得的美好时光。

侯卫东眯了一会,这才恢复了精力,此时他特别越抽烟,睁眼看了看床头柜,床头柜上除了手机以外,并没有打火机和香烟。

郭兰看到侯卫东的眼神,问,“你在找香烟吗?”上一攻,两人结束以后,侯卫东坐在床头抽烟,这个很男人的形象深深地铬印在她的脑海之中。

侯卫东翻过身,抱着郭兰的腰,轻轻抚摸着光滑细腻的皮肤,道工“我妈住院以后,就戒烟了。抽烟固然潇洒,可是毕竟没有自己的性命宝贵,如今生活如此美好,我还想多活几年。”

郭兰感觉到一只发烫的手在身体上游走,她喜欢这双手抚摸自己的感觉,她偎依在侯卫东的怀里,道,“我爸当年抽烟也凶,怎么说也没有用。”

两人就在床上躺着,说着闲话,到了晚饭时间,侯卫东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亲了亲郭兰的耳垂,道:“我饿了,你饿没有,想吃点什么?”

郭兰道,“茶几上有订餐服务,我去看。”当她起身去拿菜谱的时候,侯卫东恰好从侧面看到她的身体,从辑部、胸部、腰部到臀部,女性完美的曲线在这个动作中得到了完美展现。

侯卫东翻身而起,双手抱着郭兰的腰,用自己的身体紧紧贴着她。

到了晚上六点,宾馆服务员将饭菜送到了房间。郭兰坐在桌边,她此时完全没有化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打开窗户,吹过森林的山风冲进了窗,又从另一扇窗离开,房间里负氧离子浓度远远离过岭西,让人感觉身体十分舒服。

侯卫东和郭兰相对而坐,他将话题慢慢引到了那张信用卡,他想给郭兰这张卡,却又不想伤害她的自尊心,这就得讲究方法了。

“你现在是公费读书,沙州大学每个月给多少钱。”

“现在学校自主招生,生源也还可以,沙州大学比前几年至少扩大了四五倍,在校学生达到了三万多人。学院老师的待遇比在政府机关工作还要好一些,我没有课时费以及其他杂蒉,每月收入在三。千多。

侯卫东时机关工作很熟悉,对其薪资水平了解得很清楚,道:“你还挂着学院的组织部长,是领导班子成员,能给你三千元,已经不错了他又问;“伯母现在能拿多少钱?”她是以工人身份退休,工费很低。”“上海生活费很高,伯母工资低,你们生活还是不宽裕,我见你的衣服还是在成津那一件。”钱多有钱多的用处,钱少有钱少的用处。”郭兰略有些调皮的笑道:“我的身材好,穿衣服好看,谁都看不出是旧衣服。

侯卫东满是爱怜的道工“青春易逝,美丽女子就应该穿美丽的衣服,否则会浪费造物主的厚爱。”

听到这些话,郭兰眼睛有些温润,她道:“我去趟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她擦了擦眼睛,在镜子前仔细看了自己的脸。时光在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她还和几年前一样,甚至比几年前更加成熟靓丽。郭兰把脸凑近镜子,她突然惊异的发现眼角轻微有一丝皱纹,看着这丝皱纹,她感到了辛酸,女人的青春确实短暂易逝,她也不能例外。

平复了心情,又补了妆,她才从卫生间出来。

侯卫东心情也挺复杂,他看着郭兰,问道:“郭师母要住院,听张振农的口气,应该很严重。”

郭兰神情暗淡下来,道:“自从我父亲中风以来,母亲心情一直很不好,特别是父亲过逝以后,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考虑到这个因素,我才将母来带到上海,让她跟在我的身边。前一段时间,她身体不舒服,到医院检查此后,是尿毒症,要换肾。”

她工作这些年来,也攒了些钱,加上父亲的存款,拿得出近十万,可是要换肾,这些钱是不够的。郭师母知道家底,她坚持要回铁州,也有向娘家人借钱的意思。郭师母求生的**很强,因为她如果也走了,郭兰就是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孤孩子,会寂寞的。

郭兰准备再到铁州去,如果姨妈家里有余钱,就从姨妈家里借一些。张振农表叔倒是有钱,可是他这人向来节俭,她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此时她也考虑到向侯卫东借钱的事,可是作为从小就骄傲的女孩,面对着与侯卫东的特殊关系,她犹豫再三,始终张不了口,下不了决心。

一分钱困死英雄汉,这是千万个英雄末路时总结出来的血泪教训。

侯卫东从胸口摸出来张卡,他走到郭兰身边,握着她的手,道:“换肾要很多钱,你不是贪官污吏,因此凭着你的收入不可能有这笔钱。”他目光炯炯地盯着郭兰,强硬地道:“我不准你向其他人借钱,你知道的,我很早就开了石场,这几年挣了不少,这张卡有则万,号码是你的生日。”

郭兰定定的看着侯卫东,

侯卫东也不转睛地盯着她,道;“看到你吃苦,我心里难受,除了给伯母治病以外,你别过拮据的生活,别苦了自己。上海有好吃的,好衣服,好化妆品,你需要就买。我喜欢你过着轻松愉快的日子。”

郭兰足足看了侯卫东好几分钟,慢慢伸出手道,“这张卡用的是我的生日,什么时候办的卡?”

“有么20万是很早就存的,用的你的生日为号码,另外33万我是才转过来的。”侯卫东在这些细节上完全诚实,没有隐瞒,又道,“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万万不能。有了钱,可以解决大的问题。其实以现在的生活水平在上海40万又算得了什么,我希望你不要为金钱发愁”

郭兰从沙洲考上研究生以后,经济确实比较紧张,虽然还不至于贫困,可是在生活三四千的收入的确不太宽松,母亲病后,她也为缺口暗自焦急。她看着侯卫东的眼睛,从眼里看出了真诚、怜惜和疼爱之情,她没有矫情,将卡拿起,道:“谢谢我,我的卫东。”

吃完饭,郭兰担心着母亲,侯卫东将她送到铁州,两人在牟内一阵长吻,然后依依不舍地分开,

想着郭师母的病情,侯卫东心里也想到自己的母亲,他给刘光芬打了电话,问道:“妈,今天感觉好点了吗?”

刘光芬的精神还很不错,答道:“小三,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我不想在医院住了,想回家里。”

“妈,你要听话,医院的条件要好很多,随时有护士来,医生随时了解看病情。”

“在医院住着花钱如流水一般,我心疼”

侯卫东道:“妈,你怎么这样想,我们家难道没有钱吗?二姐生意好,小三也有钱,就是大哥经济上要弱点,钱的事情根本不要考虑。大家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对我们家庭来说更不是问题,只要对你病情治理有利,就采取哪种方案。”

刘光芬说:“其实除了钱以外,我更喜欢家里的氛围,医院不是家,我要死也死在家里。”

侯卫东怒道,“这话哪能随便说了,赶紧把话收回去,哉要长命百岁。”

刘光芬知道长命百岁是骗人的,她仍然很高兴,问,“小三,你两三天没过来了,什么时候过来。”

侯卫东道:“我很快能过来,妈,你想吃什么,我让人给弄了送过来。

刘光芬想了想,道工“我没有什么食欲,就想吃点清水河的鳊鱼。上次用清水河的鳊鱼煮酸菜汤,还挺香,我有点想吃这一口。

侯卫东马上回答道:“妈,你放心,我马上去弄清水河正宗的鳊鱼,熬了汤晚上给你送过来。”

刘光芬道,“哎呀,你别太狲讧了,也别麻烦别人,现在我就是说说而已,说不定你弄好了我又不想喝了。”

侯卫东道工“妈,你现在想喝,我就给你弄,如果弄好了,你又不想喝了,我爸还可以喝,他年龄也不小了,需要补一补。”

刘光芬既无奈,又幸福,道“好吧好吧,那就听你的,我的乖儿子”她又道:“你也别太急,免得麻烦下面的同志。

“老妈,跟你儿子还说麻烦?也就一个电话的事情。

“你是一个电话,县里的同志就要忙半天。”

“妈,这你就不懂了,如果我给下面的同事打电话,说要一点鳊鱼,这是给下面的同事机会,他们都想巴结你的儿子呢。”侯卫东平时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他这样说也是为了逗老太太高兴,可是现实情况也确实如此。

侯卫东挂断电话以后,马上给成津县委常委谷云峰打了电话道;“郭部长,我是卫东,现在有个事要府L烦你”

谷云峰听说侯卫东要鳊鱼,兴高彩烈地拍了胸脯,道,“明天上午十点前,我待最好的清水河鳊鱼送到岭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