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91章 纠结总是纠结(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人选一直没有确定,中央考察组罕见地两次赴岭,此事将省委的争议、犹豫暴露在明眼人面前。这无疑如一块大石落下水中,激起了很多的涟漪。岭西境内有资格、有能力的人纷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走着自己的套路。祝焱也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他的竞争力来源于快速发展的茂云市经济,而经济的快速发展与矿业的开发有着直接关系。

侯卫东在离开茂云之前与祝焱深入交换了意见。

由于祝焱有可能担任省委组织部长,以祝焱的人品,他在推荐安排重要岗位之时,除考察关系以外。肯定还会考虑对岗位的适应性。

侯卫东准备通过这次交换意见。给祝焱留下不同于日常接触的新印来

他很重视这一次谈话,事先进行了设计。他将站在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角度与祝焱交换意见,提问题要客观,态度要严肃,核心是要出于对老领导的关心和尊重。

“祝书记,我这次到茂云来,一是作为您的老部下,过来看望老领导。并做一做段穿林的工作,目前效果还行。他至少会将稿子拖一段时间。”

谢谢卫东。”

侯卫东正色道:“金矿确实可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茂云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省里高度认可。”

他加重了语气,道:“但是。金矿以及其他矿产开发是一枚双刃剑。经济发展上去了,同时也带来了污染问题。矿山污染并不是孤立的问题,而是带有普遍性全面性的问题。具体来说,一个矿不是污染一个点而是污染一大片,涉及的老百姓很多,极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这是省政府不愿意看到的,特别是提出科学发展观以后,如何健康持续发展,是摆在各级政府的一个重要课题。”

由于平时没有与侯卫东在工作有直接来往,祝焱在他的潜意识里,侯卫东还是当初在益杨当秘书之时的形象。今天侯卫东突然以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口气与他说话,让他有些错愕。

他原本心情还挺轻松,听到后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这些问题他都懂,可是为了茂云快速发展,他对污染这一块,确实放得有些松。如今茂云的成绩很明显,污染问题开始冒头,还没有爆发。他也有意等经济再持续发展,财政更有钱,然后再转头治理污染。

“祝书记,现在正是治理污染的好时机。若再晚一些,恐怕茂云会出现生态问题,到时治理的代价就太大了。出现这样的事,不符合科学发展观,茂去的成绩将打很大的折扣。”

祝焱明白侯卫东话中的好意以及规劝之意,沉默一会,道:“谢谢卫东,你这是诤言。我明白。”

经过这一次谈话,祝焱对侯卫东的认识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转变,以前的小秘书形象彻底被赶出了潜意识。

侯卫东与祝焱谈话以后,小车网进入岭西,接到了洪昂的电话,洪昂道:“卫东,我到岭西来了,晚上有空没有?吃顿饭。”

侯卫东笑道:“洪部长大驾光临,我怎么能不出来?除了我,还有谁?”

洪昂道:“我约了赵东,他今天恰好有空,我们兄弟三人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他开了玩笑,道:“赵主任是日理万机,难得接见我们,你一定要过来。”

“洪部长来到岭西,我一定当好东道主,酒店订在哪里?我来安排。”

洪昂道:“在金星大酒店吧。”

侯卫东与赵东一个在省政府一个在省委。但是赵东作为钱国亮的秘书。在省委有着特殊的地位,这是侯卫东所不能比的。前一段时间,由于钱国亮出差在外的时间多,赵东必须要随行。因此,三人一直没有小聚。

侯卫东心里藏着些事,正好可以当面探一探他的口气。

金星大酒店顶楼是省委常委、岭西市长熊大伟经常去的地方,一般情况下,最好的房间都给熊大伟留着。侯卫东让晏春平以省政府的名义给金星大酒店总经理打了电话,预留了一个顶层房间。

晚上六点,侯卫东准时来到金星大酒店,他从隐蔽的电梯来到顶楼。看到几个雅间都还空着,心道:“熊大伟没有到这儿,这样好,我们三人安安静静的吃顿饭。”

等了一会,洪昂也到了。

洪昂站在窗口看着窗外风景。道:“我原本想找个清静的地方赵东却偏偏要点这个金星大酒店。这里经常遇到岭西市的同志。”

“我刚才转了一圈,没有见到岭西的同喜。”

洪昂站在窗口,抽出了一枝烟。递给侯卫东。侯卫东摆了摆手,道:“我戒了,彻底戒掉。”

洪昂站在窗边,美美地抽了一口。道:“中央考察组两下岭西,我估计最近省市领导都有变化,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我这次动了心思,不能

心几漂在别人身后。要辛动出讨泣个店,不知又要等呼年。”

听洪昂说得如此直白,侯卫东道:“洪部长是老领导了,早就应该动一动,目前应该一个好机会。”

“听说熊大伟常来这里?”

“金星大酒店是岭西市政府比较固定的活动场所,熊市长喜欢到这儿。”

洪昂是老资格的市领导。对省里情况很熟悉,他并没有在侯卫东面前掩饰,道:“赵东定的这个地方,也挺有意思。我听说朱建国当副省长的时候,熊大伟是省政法委书记。两人关系不是太密切。这里面关系太复杂了。水深得很。”

侯卫东道:“什么地方水不深?就是在镇里面,也是有山头有派别,何况这么大一个省,有分歧、有争议、有派别,很正常。有时候一团和气往往并不正常。”

两人都是极其聪明的人,尽管关系不一般,但是这个话题只是互相试了试,便点到为止。

洪昂很快就转了方向,道:“卫东办事果断,从气质来说,并不适合在省委当秘书长。你最适合坐镇一方,这样才能充分发挥你的才能。”他又问道“你和祝焱熟悉。这次祝焱到底有可能成为省委组织部来”

侯卫东道:“我记得上一次祝焱还是当益阳县委书记的时候,沙洲副市长这个。位置已经是板上钉钉。谁知道煮熟的鸭子还是飞了,所以说没有正式宣布职务的时候,谁也不敢说有所把握。”

赵东、侯卫东、洪昂都是厅级干部,其中赵东位置最重要,侯卫东其次,洪昂同是沙洲组织部长,同样是手握实权,三个少壮派在沙州相识,如今聚集在一起,颇有桃园结义的味道。

当然,现代社会已经不流行桃园结义,三人心有灵犀,都在小心地培养着这难得的关系。

二十多分钟以后,赵东出现在电梯里,跟随他一起进来的居然还有岭西市长熊大伟。

赵东与熊大伟随行人员说着话。两人小声地谈着。

熊大伟拍了拍侯卫东的肩膀,道:“卫东老弟,你难得到金星大酒店来,你的脚很金额贵呀。”

“熊市长,我来过的,您丹理万机。没有接见我。”侯卫东见熊大伟眼光根本没有瞧洪昂,介绍道:“这是沙洲市委组织部长洪昂。”

熊大伟这才看了一眼洪昂,道:“哦,是洪部长,欢迎到岭西。”他对洪昂没有兴趣,敷衍一句。又与赵东和侯卫东说着话。

聊了几分钟。熊大伟对侯卫东道:“明天,我有事找你。”

“熊币长有何指示?”

“岭西市需要你们金融办支持”

“金融办愿意为岭西市,提供最优秀的服务”

“明天上午秘书长常青要来找你。和你洽谈工作”

“我就恭候。”

熊大伟自持身份,又特别强势,他如此说话已经是很瞧得起侯卫东了。至于具体的事,他只是让市政府秘书长常青去找侯卫东。

侯卫东明白自己与熊大伟有着巨大的差距,如果熊大伟亲自找他谈具体的事,反而不合官场逻辑。将熊大伟送走以后。他暗道:“当大官的人。很少如熊大伟这般快意恩仇,他这人是另类。”

三人回到房间,赵东先与洪昂握手,再与侯卫东握手,道:“我们三兄弟还是要多走一走,越走才越亲热。卫东你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确实在国外,很不好意思。其实你对我也见外,你要像洪昂学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侯卫东道:“赵主任事情多,不好意思打扰啊!”

赵东哈哈笑了两声:“我们都是一个战壕出来的朋友,这样说太见外了。而且,你是省政府副秘书长。我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你来找我。是正找。”

三人在沙州工作之时,赵东是组织部长,洪昂是市委秘书长,而侯卫东是成津县委副书记。赵东和洪昂的职务都比侯卫东高,两人关系很好,说话也就随便一些。

侯卫东年龄稍关系相对远一些,因此,他很讲分寸,赵东和洪昂可以称呼他为“卫东”以显示亲热,而他只是称呼两人的职务,以示尊敬。

每个人都喜欢被人尊敬的感觉。不以熟悉而失礼,是侯卫东来到省政府以后,给自己定的调子。

三人喝着茶,聊了一会家事,洪昂就问赵东,道:“东子,这一次省里动作大吗?地市班子微调动作大不大?如果有机会,我想调一调职务。看有没有机会任副刺引”赵东沉吟道:“中央考察组来了两次了,已经找了一些同志谈话,主要还是考察省委组织部长人选,我听说,市一级确实有微调。”

侯卫东很关心省里的动态,从赵东口中说出的话,绝对是有价值的核心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