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88章 做了什么事(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老涂是东湘的老狐狸,听说中央大报记者被打了。他并不慌张,第一时间将国土局局长叫到了办公室。国土局不仅管着国土和房产,还管理着矿产,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位颇有江湖习气的国土局长在矿老板中说话挺好使。

约十分钟,国土局长将电话回了过来,道:“涂书记,我查到是哪一个金矿了,就是小兔崽子的矿。”

老涂道:“伤到记者没有?”

“没有什么伤,就是拉扯了几下。”

“你去一趟,要当场对小兔崽子进行处理。给记者一点面子。”

国土局长所苦道:“这些记者真是欠打,一而再,再而三来骚扰,还不是为了钱。”

老涂道:“这个记者叫段穿林。与卜报记者不同,他是中央大报的记者,很有份量,此事把省政府副秘书长惊动了,正朝我们这里来。”

国土局长道:“哪个秘书长,是以前成津的县委书记吗?”

“就是侯卫东,他和祝书记是穿一条裤子的,大意不愕。”

侯卫东坐着王兵的车,直奔东湘而来,还未到东湘县城,接到了段穿林的电话。

“卫东哥,我被放出来了,镇政府的人找了过来,将打人的矿老板戴了手铐。”段穿林鼻子被打破了。流着鼻血,他用一大块餐巾纸堵住鼻孔,就如鼻子在吹泡泡糖一般。只不过泡泡糖是白色,他吹的泡泡糖在自己还带着红。

“受伤没有,你这人也是傻大胆,一个人在晚上到河边处,被人黑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我还有是准备,给他们缴了一部手机,我还藏了一部,他们没有搜到。我专门设了你的号码,趁着他们不准意。按了发射键。”

侯卫东道:“我很快就要到县城,等会你跟我一起走。”

到了县城之时,段穿林也回到了县城宾馆里,他除了鼻子被打破以外,眼睛上还有着乌青一块,看上去颇为狼狈。侯卫东暗自皱眉,心道:“记者被打,这更是给东湘火上浇油。段穿林也太鲁莽了。”

他仔细看了段穿林的脸,转头对陪过来的刘市长道:“打人是违法行为,打记者更不对,何况段记者是来帮助茂云市,一定要处理。”刘市长脸色颇不好看,道:“秘书长,你放心。”

老涂已经给段穿林道了歉,此时在一边道:“这些小金矿都已经关闭了,小矿主心怀不满。现在打人者已经被拘留了,我们一定会给段记者一个说法。”

刘市长面色严肃地老涂道:“涂书记,此事一定要重处,要让打人的金矿彻底关闭,我们正在下大力气整治金矿,这人就是一只出头鸟。”

茂云市两位领导一唱一和,很给段穿林面子。侯卫东见火候差不多了,道:“穿林,能开车吗,不能开车坐我的车。我们回茂云,李颖还等着你。”他抬手看了看表,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赶回去。演出应该结束了。”

刘市长道:“演出结束以后,祝书记要请大家吃饭,就等着段记者回去。”

回到了东湘县,已是晚上十一点钟,几辆车来到了茂云宾馆。

在李颖的房间里,李颖见到段穿种的伤口,心疼得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口里埋怨道:“你这人太傻。晚上一个跑到山里去,如果你出了事。我怎么办,你爸妈怎么办。”

段穿林疼爱地抱了抱李颖,道:“这点皮肉伤,没有事。你平时排练,也经常受伤。”

李颖道:“我们排练才是真正的受皮外伤,没有什么大不了。你不仅是皮外伤,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你要答应我,下次别做这样的事。”

段穿林心里感到暖洋洋的,他搂紧了李颖。亲了亲额头,嘴唇滑下来,放在了李颖温润的嘴唇上。

柳洁和晏紫等卢在餐厅等了一会,柳洁道:“你去催一催李颖,几位领导都在等他们。”

晏紫来到李颖住的房间,她没有留然闯进去,敲了敲门,道:“李颖。段记者,大家都在等你们。”

段穿林已将李颖衣服撩起来,抚摸着她光滑的身体,两人都有些情动,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听到晏紫的敲门声,段穿林凑在李颖耳边道:“今天晚上,我们**。”李颖抬起头来,两眼亮晶晶的,道:“你这人,这事,别说出来啊。”

两人出来之时,晏紫正准备离开,她看了看满脸红润的李颖,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几位领导在等着,等会吃了饭再回来亲热。”

李颖听晏紫的玩笑话,脸更红。道:“晏紫,你说什么呢,穿林受

晏紫笑着道:“是吗,那等会你继续看伤口。”

李颖与晏紫都是省歌舞团经过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骨干,感情挺好,小姐妹平常常逗嘴,开了几句玩笑。李颖在晏紫耳边道:“那位张公子还来吗?”晏紫道:“那就是纨绔公子,莹莹那事以后,我坚决不和这种人接触,免得惹麻烦。”

“那当官的如何。恩,如果侯卫东没有结婚,你愿意嫁他吗?”

晏紫想了想,道:“他的官太大了,也不安全。”

三人来到宴会厅,祝焱放下架子。从座椅上起来,主动与段穿林握了手,道:“段记者,你这种精神直值得茂云的干部学习,如果我们茂云干部都有你这种拼命精神,何愁我们的事业不成功。”

祝焱是很有行政经验的领导干部。他以正厅级实权干部的身份,能亲自来陪着段穿林吃饭,很给他面子了。但是,在面对面之时,他还是掌握着主动,并没有让自匕首先就陷入不利状态。

俗话说,伸笑面人,段穿林道:“祝书记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记者的应有之职,我还想向你了解些情况。”

侯卫东到了东湘县,与老涂见了面。虽然只是短短的十来分钟,可是他几句话,就将东湘县整治金矿的情况掌握得**不离十,因此,他认为此次段穿林被打还是一件好事。回到茂云以后,他还将自己这个,观点与祝焱作了沟通。

祝焱也是人精;与侯卫东是心有灵斥一点通,他道:“段记者,你这次行动确实鲁莽了,要到东湘去,你给我打声招呼,我会合理安排。我这不是捂盖子。是因为这一段时间有特殊情况。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对金矿的整治工作,前一段时间下了决心,将非法开采的小金矿以及排污不达标的小矿全部关闭了,这些小矿主都受了损失,怨气很重,他们多数是本地人,文化低,素质不高。难免有些过激举动。今天的事。公安机关已经介入,一定会依法处理。”

这一番话,他已经将基调定在了关闭小金矿之上。

段穿林沿河走了很长一段,亲自看到小金矿被关掉的情况,知道祝焱所言非虚,道:“祝书记能下这样的决心,真走了不起,我通过实地查看,目前,至少沿河小金矿被关掉了,只是,我看到东湘河的污染还是挺重,河道堆的废料挺多。”

祝焱道:“我们已经有了安排,会有一个综合处理办法。”

话说开了,气氛变得很融洽。侯卫东见机,道:“祝书记,段记者。我们也别光谈话,坐下来吃饭。柳团长今天晚上的表演很精彩,为茂云带来了一台好节目,我要好好敬一杯。”柳洁笑道:“秘书长,你是省政府领导,怎么代表茂云,要敬酒,的代表省政府感谢茂云对文化工作的重视。”

侯卫东道:“我大学毕业在益杨工作,那时祝书记是益杨县委书记。他把我从镇里提到了县委办,我可是祝书记的兵,我是从这个角度来代表茂云。”

祝焱与侯卫东交行很频繁,两人早就由纯粹的工作关系变成了私下朋友,他笑道:“卫东,你虽然曾经是我的秘书,可是你现在是省政府副秘书长,柳团长所言有道理。我要代表茂云感谢省政府的支持,也真诚地感谢柳团长带来了一台精彩万分的节目。”

他指着晏紫道:“晏紫的剑舞。有公孙大娘的风采。”

晏紫坐在一旁,喝着饮料,她在祝焱面前并没有牙尖嘴利,而是道:“祝书记,我哪里有公孙大娘的风采,只是学了一点皮毛而已。”

晚宴在皆大欢喜中结束,祝焱等茂云干部离开,侯卫东以及柳洁等人来自省城,就住在了茂云宾馆。

段穿林和李颖回到了房间,关上房门以后,段穿林一把将李颖抱在怀里,嘴巴就凑了过去。李颖用手挡住段穿林的嘴巴,道:“不行,你的嘴巴好臭。”

“我们洗澡,洗鸳鸯澡。”

“臭美吧,你。”

在段穿林的强烈要求下,李颖还是被拉进了卫生间。看着无比妙曼的身体,他感叹道:“女人是女做的。这句话说得太好了,你的身体真是艺术品。”

李颖双手抱在脸前,看着镜子里的身体,深情地道:“我的身体是你的,你也要为我珍惜。”

在另一套房间,侯卫东洗了澡,他喝了不少酒,觉得很闷,打开房门。来到同一层的平台上。他站在平台上,深深地呼了口气,抬头看天。星星似乎在银河里流动着,格外美丽。

晏紫站在平台的角落,她吹着晚风,静静地想着心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