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85章 污染问题(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及穿林很有职业修养,为了免的侯卫东说情,他卜来就狩四肆死。

侯卫东并不介意,语重心长地道:“穿林,我和你所处的位置不同。我是行政官员,最了解茂云领导心里是怎么想的。现行体制之下。行政官员必须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负责,而茂云要发展,除了矿业之外。没有其他道路,我理解茂云的做法,换作是我,也要充分利用资源

段穿林双眼明亮,有年轻人特有的锐利,道:“我关注的是结果,如今东湘县污染严重,已经显出后果,治理的费用远远高过收益,这在国内有不少前车可鉴。我手里有一份资料,请侯哥先看一看

他走到书柜,拿了一份薄薄的资料,递给了侯卫东。

侯卫东接过资料,资料名字是《中国水之痛》,里面有这样一段话:“海河流域的让东与河北、河南与山东跨省界断面,淮河流域的河南、安徽跨省界断面,辽河流域的吉林、辽宁跨省界断面水污染仍相当严重。滇池草海水质仍为劣类;巢湖的总磷和总氮等污染指标仍然很高;三峡库区部分支流水质呈恶化趋势,今春有七条次支流发生了水华;部分流域生态用水没有保障。海河、辽河流域水生态严重失调。其中内蒙古的西辽河已连续五年断流

段穿林在一旁解释道:“这份材料得到了国务院相关领导人的高度重视,近期要召开针对淮河的全流域整治工作会,据相关专家估计。投入的资金将十分巨大

侯卫东看完了材料,道:“我以前在成津工作过,有整治矿产的经验,目前这种情况,只能是逐步治理,欲速则不达。”

“逐步治理,那就是放任污染。”谈到具体问题,段穿林颇有些咄咄逼人。

侯卫东也不急,微微一笑。道:“若是关闭庆达集团的金矿,企业走了,自然不会为污染买单,这笔钱纯粹要政府来出,依据茂云的情况。很难

段弃林想着绿绿的污水,长叹一声,“当初开金矿,茂云政府应该认识到这一点,现在弄出了这样一个,大窟窿,大家都为难。

“这也是发展的代价,中央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科学发展观就是针对粗放型发展的良药。目前省里组织了专家组,以十六届三中全会为指导,研究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结构不合理、整体竞争力不强、不全面、不协调、可持续能力比较差等深层次问题

两人谈了一会大事,侯卫东道:“你这篇文章能不能暂时不要发,我要见一见茂云的祝焱书记,将这些情况与他沟通,到时我再回馈意见。”

暂时稳住了段穿林,侯卫东赶紧给祝焱打了电话。

“祝书记,我是卫东,有事找你。”

祝焱心情不错,打了个哈哈,道:“秘书长有何指示。”

侯卫东将与段穿林的谈话要点没有保留地告诉了祝焱。祝焱声音严肃起来,道:“木山给我说了此事,段穿林这人没有在地方工作过,头脑中有一堆不切实际的东西。”

侯卫东在老领导面前态度挺好,道:“段穿林是有些理想主义,可是他所处的位置重要。上一次要成津。他加了一篇编者按,赵东因为这一篇文章被弄到了省减负办。”

此时候卫东已是今非昔比,以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身份,专门打电话来提醒茂云污染之事,这足以见到其诚心。祝焱对此是心知肚明,道:“卫东,你有空没有,我网从省委出来,在老爷子这里钓鱼,过来喝野生鲫鱼汤

侯卫东看了表,道:“那我就过来了。”

他让司机将自己送到家门口。等到司机离开,他才开着奥迪车前往祝老爷子所住的院子。车停在院门口,侯卫东在后备箱拿了两瓶茅台,走了院子。两条十狗身体前倾,后背拱着,露出牙齿,从喉咙发出低沉的威胁声。

祝老爷子从堂屋出来,见到站到门口的侯卫东,向着两条土狗吼了一嗓子,两条土狗夹着尾巴让出一条道。等到侯卫东走进院子。一条健壮的黄色土狗还是凑了上来,绕着侯卫东一阵噢,从喉咙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

“祝焱钓鱼去了,他刚才打电话回来,说你要来,我给你备了鱼杆

侯卫东将两瓶酒放在院子里的石桌子上,跟着祝老爷子到西屋拿了准备好的鱼杆。

祝老爷子道:“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就是祝梅耳朵治好了。若是治不好,我进坟墓都闭不上眼睛。那个李晶是好人啊,祝梅挺喜欢她,又跟着她出国了

与初识祝老爷子相比,祝老爷子明显衰老了,脸上皮肤干巴,皱纹即深又长,眼袋也突山,尔话办没有省计委老领导的味成了纯粹的老

侯卫东不愿意多谈李晶之事,他接过鱼杆,道:“老爷子,你不去钓鱼?。

祝老爷子道:“这一段时间眼睛不行,看不清浮子,到医院检查,说是白内障,我准备去做手术。做了手术。看得清浮子,我再去钓鱼。假如能再钓十年,这辈子就没有什么遗憾了他从省计委退休以来,就住在南郊小院。他和普通村民不同。普通村民面对着菜地是为了生存,他面对菜地是为了消遣,他天天种点小菜,到河边钓鱼,日子过得舒服自在。

在大黄狗的带领之下,侯卫东在河边找到了祝焱,祝焱一个人坐在河边,身边并没有秘书和司机。

“祝书记,怎么一个人7。

“今天回家就是想清清静静。何必带着秘书和司机。”

祝焱搬了一张小柜凳坐在河边。戴了一顶草帽,从背影看,就如多年前的祝老牟子。只是看到正面,其堂堂相貌就是一位手握实权正厅级干部应有的相貌,一句话总结,叫做不怒而自威。这种神情出自内在,很难伪装。

在社会上,经常有骗子冒充高官行骗,受骗之人多半在体制之外。他们不熟悉官场脸的细微表情。侯卫东这种在体制内工作了十来年的人,通过相貌、表情和不超过十句话。就基本能够判断来人是否在体制内以及在体制内的大体地位。

“祝书记,你钓了几条?”

祝焱指了指身边的鱼萎,道:“今天还不错,有七八条土鲫鱼。

侯卫东看了清凉的河水,道:“岭西市政府对保护周边河道功不可没。这条围绕着城市的小河,居然一直没有被污染。”

祝焱笑了起来,道:“卫东。你是想劝我治理金矿污染。谢谢你。对茂云这样关心。”

侯卫东详细谈了与段穿林的对话。

祝焱并没有马上谈起此事,而是回想起了当初,道:“当年用你这位跳票干部,柳明杨还挺有想法。现在事实证明,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又道:“现在媒体历害,象段穿林这样有天线的人更走了不得。”

侯卫东客观地道:“段穿林这人挺正派,他是站在记者的角度在看问题,他只管事实,至于办事的艰苦,则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我知道,现在谁敢小瞧这些无冕之王。我给他父亲段衡山打了电话,希望通过他父亲这个渠道。给他做一做工作祝焱处于竞争省委组织部部长的关键时期,心里特别在意此事,可是他尽量让自己显得胸有成竹。

侯卫东很清楚祝焱的处境,这也是他主动为其分忧的原因,直言道:“祝书记,茂云这两年在全省排名迅速提升,与东湘的金矿关系有不小的关系,可是如今金矿出现污染,在这个敏感时期,确实不宜将这事捅出去。”

祝焱道:“庆达集团是投巨资建金矿,对环保也舍得投入,尾矿修的很好,真正污染重的其实是小矿。近期茂云将重点整治围绕大矿的小矿,到时邀请全省重要媒体来报道。”如今对于省委组织部的竞争进入白热化状态,祝焱能够入围的重要原因是治理茂云政绩突出,若在这个关键时期被爆出污染问题,无疑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此时,祝焱想变被动为主动。先治理污染更严重的非法小金矿,将媒体的嘴暂时堵住。只要能够顺利成为省委组织部长,茂云的事自然就交给了下一任。

侯卫东脑筋转得很快,提议道:“既然要开始整治小金矿,那还不如大大方方将段穿林请到茂云,把话说透,情况还会好些。”

祝焱点了点头,道:“茂云制定了详细的治污规划,除了小矿外,对大矿也有切实措施,这些事都可以向段穿林介绍。”

侯卫东突然想起一事,道:“前些天我遇到了省歌舞团的柳洁,她给我提起,想到各地搞几场演出。第一站能不能到茂云。”

祝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心道:“侯卫东突然提起此事,肯定也有深意。”他反问道:“卫东,怎么突然提起此事。”

侯卫东笑道:“我这是受柳团长所托,这事是多赢,一来丰富的茂云的精神生活,省歌舞团这两年搞得红火,节目不错。二来帮省歌舞团增加了收入。”

祝焱不说话,等着侯卫东下文。

侯卫东道:“那我就给李颖联系。她是段穿林的女朋友,是省歌舞团的骨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