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83章 鸟事也是事(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卫东久未抽烟。他知道张木山烟瘾不从抽屉里取刀烟厂送的好烟,慢条斯理地撕开包装,取了一枝,递给张木山。

“木山老总,抽烟,息息火。年轻人都有火气,打个架挺正常,没有什么了不起。记者若为此事炒作,见怪不怪,其怪必败。”

张木山深深地吸了一口,将烟气吸入到肺的深部,道:“现在岭西有仇富倾向,这很不好。我家那小子平时还算低调,在工厂一线当管理员。昨天跟着高中同学喝酒,与另一伙人打架。就是因为开了一辆奔驰,被人照了下来,放在网上,现在连庆达集团都成了网上的靶子。”

侯卫东笑了笑,道:“若为了这事,不用木山老总出面吧。”

张木山见侯卫东爽快,这才道出了原委,道:“据可靠消息,这个,记者笔名叫做移山,真名叫做段穿林,以前是《政经参考》的驻站记者,现在更牛,跑到中央大报去了

侯卫东慢慢地听出了味道,暗道:“段穿林是什么档次的记者,绝对不会为了普通的打架斗殴或者是富二代而出手,他若出马,绝对是大事。”他问道:“木山老总怎么知道我认识移山先生

张木山道:“段穿林的父亲是沙州大学的校长段衡山,你在沙州当过副市长,与段衡山有交情,听说与段穿林关系也不错。”

在益杨和沙州时代,庆达集团都曾给为了当地经济发展出过大力,给了侯卫东不少助力。侯卫东是记情之人,尽管职务不断提高,却始终把张木山当成朋友。

“我认识段穿林,与他的关系不错,段穿林不会为了这事大动干戈,这一点我有把握。木山老总应该还有其他事。我们不是外人,请直说

张木山人老成精,就料到侯卫东不会拒绝自己,道:“此事确实是由喝酒打架引起,打架的另一方有省歌舞团的演员,当时段穿林在现场,也被踢了几脚,头上被敲了一酒瓶。这本是一个偶然事件,可是复杂在另外的因素。

这几年,庆达集团业务做得挺杂,除了房地产成为主业以后,我们在沙州、茂云和茂东一线买了些有色金属矿。在茂云,庆达集团有一个金矿,老百姓对于污染处理有些看法,四处告状。段穿林如今盯上了茂云的金矿,对庆达集团有负面影响,多次到矿上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大子与段穿林打了一架,很容易让人发生误会。段穿林是大报记者,他要乱报点材料,我还真没有办法,所以找到老弟。”

层层录茧,张木山终于摊出了底牌。

听了这事,侯卫东到吸了一口凉气,他当过成津县委书记,成津大山深处就有不少有色金属矿,其中的尾矿治理格外艰难,矿山企业与当地村民的纠纷更是层出不穷。

一句话,这确实是一件难事。对于企业来说,这也是一个难题。

张木山道:“庆达集团的茂云矿山投入很大,相较其他矿来说,各项安全措施是最好的,可是由于规模最大,对周边村民最照顾,反而成为了唐僧肉,谁都想来啃一口。如果此事被段穿林摘到高层去,庆达集团将会损失惨重。想请老弟出面找一找段穿林,请他别将文章捅出去。至于打架之事,庆达集团愿意适当补偿,段穿林若有其他要求,也可以提。

侯卫东对这个,问题很敏锐,道:“木山老总,你怎么知道段穿林会写文章。”

“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赚了钱,更关键是交了些朋友。我就实话实说了,段穿林前一段时间到茂东,我们一直很清楚,他已经开始动笔写这篇文章了

侯卫东盯着张木山,问道:“我想弈一句实在话,金矿污染情况到底如何?”

张木山道:“我是在茂云开矿,是祝书记治下,如果真的有违法乱纪的事,祝书记也不会同意。问题的关键是周围村民要多要钱,而记者同志根本不作深入调查,你要来采访我们企业,我们欢迎。但是只采访单独一方,这种做法对企业很不公平

两人谈了一个小时,侯卫东做了一个含糊的表态,“我可以去问一问段穿林,但是最后结果如何,我不敢保证,只能尽力而为。”

张木山握着侯卫东的手,道:“只要秘书长出面,一定没有问题

送走了张木山,侯卫东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他第一时间给段穿林打了电话,问道:“穿林,我是侯卫东,在什么地方?”

段穿林此时正躺在医院,手机一直在响动,他看了号码,却一直未接电话。这时看到了侯卫东的电话号码,这才接了电话。

“侯哥,你找我有事段穿林已经猜到是什么事,却故意没有说破。

侯卫东没有道!”你和人打架了,没有想到大话者坏会动奉头二寻人味道。”

段穿林也笑了起来,道:“被人抡了一瓶子,现在头还在痛。侯哥,是不是张木山找了你。”

“对,是他找我,他刚刚从我办公室离开,跟我谈了些事,我要同你谈一次。”

段穿林道:“我在省人民医院。脑袋被敲了一下,得住在好医院,我这人是靠脑袋吃饭,马虎不得。”

“那我过来看你。”

“我也正想同侯哥谈一谈,请教一些问题。”

放下电话,床边的美女问道:“刚才是谁的电话,我听你叫侯哥?。

“是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张木山找了他。”

李颍撇了撇嘴巴,道:“官*商*勾*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穿林,你别和他们混在一起。”

段穿林伸手专了专李颍的鼻子,道:“你怎么象个小孩子,眼中不是黑就是白,说起官员来就愤愤不平。”

李颍道:“我虽然一直在歌舞团,可是见得并不少,我们团里好多漂亮女按子,不是被老板骗,就是被当官的骗,朱莹莹以前是这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活生生被毁了,先是刘明明,后来是方杰,这些我们都看到眼里,黑白清楚得很。”

“你这孩子,这个社会哪里有这么单纯,社会的进步要看主流,不能只看着阴暗面,只看着阴暗面,就会觉洪洞县里无好人”岭西这几年的进步还是有目共睹。”

李颍吃惊地道:“你觉得岭西有进步吗,你写文章之时,经常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岭西的那些贪官生吞活录了。”

“这不一样,岭西这几年进步很大,高速路连接了每个地级市,工业比十年前增长了近十倍,教育普及了九年制义务教育。”

李颖道:“得了,这些事都是政府应该做的,没有必要拿来摆

“这种说法也不客观,进步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和官员没有什么事,但是社会有问题就要官员来承担责任,这种说法也是蛮不讲理。功和过我们还都得承认。”

两人正说着,省歌舞团的晏紫提着花篮水果进了屋,道:“没有想到大记者还是英雄,敢于挺身而出小颖很有眼光。”她的身体高挑匀称,人比花更俏。

段穿林握着李颖的手,道:“那我得表现得更好,否则就辜负了小颖的眼光。”

说话间,侯卫东坐着车来到了省人民医院,这一段时间,由于母亲住院的事,省人民医院早已走得烂熟。下车以后,他下意识地走向了母亲的病房,走进了封闭的区域,才想起是来看望段穿林。

他看了看表,仍然走进了母亲的病房。

二姐侯小英见侯卫东进门,道:小三来了,我先走了,还有点事等到侯小英离开,刘光芬来了精神,把侯卫东叫到床边,道:三,那两个小家伙的照片,你洗出来没有?”

侯卫东悄悄将洗好的一张合影拿了出来。

刘光芬拿着照片,看得目不转睛。经历了生死,她将很多事看得淡了,猛然间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孙子,她心里暗自高兴。

这也是生儿子的母亲与生女儿的母亲最大的不同,若是女儿突然带了两个外孙回来,做母亲的恐怕会心有焦虑。此时儿子突然带了两个,孙子回来,做母亲心情就复杂了。这是千年传统思想在头脑中的沉积,是集体无意识。虽然不符合现代道德观,但是确实存在人们的头脑中。

刘光芬看了一会,然后道:“这照片我收着,你千万不能保存,电脑里的也要删掉。这件事已经是事实了,但是千万不能让小佳知道,否则会闹大的。”

她将手放在心口,道:“幸好两个小家伙平时住在香港,否则我真的不知怎么办小三,你做事怎么这样荒唐。要对家庭负责小佳是多好的姑娘。”

侯卫东低着头,道:“妈,没有下次了,以前是年少轻狂,现在我已经三十多岁了。”

刘光芬罗嗦了一会,又问起了两个小家伙的情况。等到侯永贵进门,她马上就闭嘴不谈此事。

侯永贵知道了此事以后,见到了侯卫东就没有了好脸色,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以后,坐在一边不说话。

侯卫东与刘光芬说了几句话以后,又与父亲打了招呼,就朝段穿林的病房走进去。

到了门口,听到一阵阵轻脆的笑声。站在窗边,见到两今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姿在床边,一个在削水果,另一个则在说着话。

侯卫东站了两分钟,这才轻轻敲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