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82章 鸟事也是事(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二东很在蒿杨给祝焱当秘书!时,借用了平几不少来猜,与!神交很久。但是这些年来他并没有与平凡直接见面,听到平凡直呼其名,心里还有纳闷此人是谁。

他当了多年领导,见对方风度翩翩,尽管没有认出此人是谁,脸上仍然带着职业性微笑,道:“你好。”

平凡是久闻侯卫东大名。有一次与郭兰在一起看岭西新闻,看见过侯卫东的面面,他印象特别深刑,加上他记忆力超群,这才能一口叫出侯卫东的名字。

他看出了侯卫东表情中的敷衍,自我介绍道:“我是平凡,接受了卫东老弟的召唤,回来一起学习十六届三中会全的决定。”说话之时,他眼光顺便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李晶。心中暗赞,“这个女子还真有味道。看她的神情和气质,应该是事业成功的女人。”

侯卫东没有介绍李晶,主动伸出手,道:“感谢平教授百忙之中抽时间参加研讨。”他又笑道:“以前我在益杨县委办工作之时,用了平教授不少材料,这一次版权人来了。我一定要找机会尽一尽地主之谊。”

平凡久在大学。握手的习惯生疏了许多,他一边握手,一边客气道:“我是岭西人,能为家乡做点事,是应尽之职。”

他话题一转,道:“你和郭兰曾经是同事吧,她正在读研,这次我原本想邀请她一起回岭西,可惜他走不开。”

郭兰是侯卫东心中的一个很重的纠结。此时听平凡热情洋溢地提起郭兰,便有意岔开话题,道:“平教授,有人接机吗?”

平凡道:“出发前,与闻校长约好的。他派人接机,应该就在外面。”

这时,祝梅带着小丑丑和小小丑丑从商店出来。祝梅见到了平凡,道:“平叔叔。你好。”

平凡在益杨工作之时,祝梅还是小女孩子,女大十八变,加上她从聋哑人突然变成了正常人,绕了平凡记忆惊人,仍然犹豫了两三秒。两三秒后。他惊喜地道:“祝梅,你是小梅。恢复听力了。”

“真是奇迹,奇迹,祝书记不知有多高兴。”平凡给祝焱当秘书之时。经常陪着祝焱到聋哑学校去看望祝梅,此时见到祝梅居然开口说话,是发自内心高兴。

祝梅道:“我跟着李晶阿姨到美国作手术。听力恢复得挺好。”

平凡初到北京读书之时,还与祝焱有联系,后来他将自己关在了图书馆。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学者,与祝焱与就渐行渐远。到了上海当教授,他才逐渐走出了书斋。屈指算来,他已经有七八年未与祝家联系。

这一次他来到岭西,也打算去见一见祝焱。作为社会学者,他必须要与社会接触。

“祝贺,真是医学奇迹。你爸不知道有多高兴。”平凡再次说了这一遍此话,然后他对李晶道:“感谢李总帮了梅梅。”

通过三言两语。平凡判断李晶应该是成功女士,而且十是企业老总,因此直呼李总。

李晶微微一笑,道:“谈不上帮忙。”

平凡听到李晶如此回答,便明白自己的判断准确,笑着对侯卫东道:“我没有想到一下飞机就听到这个喜讯,这一趟到岭西真是值了。改天我想去茂云拜访老领导,向祝书记讨一杯酒店喝。”

李晶牵着儿子。对祝梅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进去。”

此时候卫东与小丑丑兄弟俩站在一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父子三人。李晶为了保护侯卫东。不愿久留。她与平凡微微点头。就准备进机场安检。

侯卫东也不愿意站在此地与平凡多说。他再次主动伸手,与平凡握了手。道:“这几天我们要开座谈会,到时听平教授的高见。”

平凡注意到了两个小孩子的相貌,他心里有些奇怪,“侯卫东是领导,怎么能生两个。小孩,要么李总是少数民族。两么两人都是独生子女。”他是反对计划生育的学者。对人口老年化问题作过多篇有针对性的论文,见到两个小孩子就特别敏感。

他有着学者的风度,很是温文尔雅,虽然疑问,却也没有当场询问。

与平凡分手以后,侯卫东快走几步,与祝梅平行,问道:“祝梅,你有留学的打算吗?”

祝梅稍稍放缓了脚步,道:“我还在犹豫不定,即想去,又不想去。”

侯卫东道:“出去。能开阔眼界。但是我估计你爸不太想你在国外定居,他最在意你。”

祝梅看着前面的两兄弟,欲言又止。

看着飞机起飞,侯卫东心里即有失落。又觉得轻松。

在与李晶最初交往中,他更多的走出自放纵,是肉体的互相享受。几年过去,侯卫东惊讶地发现。作为精工集团董事长的李晶已经彻底脱胎换骨,富有,独立,自信。具有国际视野。

而十年前,她还是一株依靠着大种求生存的喇叭花。

开着车行走在宽阔的机场道路上,侯卫东在心里对比着李晶的成就,甚至有觉得自己留在省政府是在浪费光阴。

进入市区,路灯渐次打开。忙砖一天的人群纷纷涌上了街头小车经过了岭西市政府办公楼,只见办公

侯卫东想到了岭西市长熊大伟杀伐果断的样子,暗道:“秘书长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好差使,但是确实不适合我了。当了县市领导,再当省政府副秘书长,实在是没有了味道

作为周昌全的幕僚,他获得了极大的授权,可是毕竟只是代表着副省长周昌全行使权力,而并不是权力的本身。突然间,他迫切想着离开省政府,到一个能施展抱负的地方去实现人生的价值。

尽管周昌全曾经说过当一年副秘书长然后到地方任职的话,可是他毕竟只是副省长,要到一般的地区任职,凭着他的资历,问题不大。可是要到铁州等重要地区去任职,还必须得有主要领导点头。

而作为副秘书长,只是一部大机器的一个零件,天天按部就班工作,根本无法做出轰轰烈烈的成绩,如何引起主要领导的注意,就成为一个难题。利用赵东来走省委书记钱国亮的路子,或是利用蒙厚石、蒋笑走一走省长朱建国的路子,都还是有机会的。

“妈的,老子想为岭西做贡献,还得走歪门邪道,真是没天理啊。”侯卫东想着李晶行走天下的自由,突然觉得厅级干部也没有什么意思。很有些虚无之感。

斗上,刚来到办公室,见到金融办副主任吴波站在门口,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在门口踱着步子,眼睛看着地上。

“老吴,每次看见你转圈子。就知道有事,今天有什么要情。”侯卫东是省金融办主任,可是他的工作很超脱,具体工作大部分落在了吴波身上。这一段时间,两人混得熟悉了。在无人之时,侯卫东说话也就随便宜了。

吴波道:“我得到消息,张振农案件一审宣判了,就在昨天。”

侯卫东开了办公室门,不慌不忙地道:“你先别说结果,让我猜一猜。我是学法律的,多年不用,但是基本理论还在。从中央到地方对非法集资料的打击都很严历,在这个背景之下,张振农有非法集资的行为,很难全身而退

“但是,张振农一案有特殊性,首先他的借款的范围比较固定。主要是振农集团的职工,以及与振农集团有关联的农民,其次他借款的目的是扩大再生产,而非再次放款,第三此事没有造成大的危害。”

“结合两方面的力量,应该判刑3东左右,缓刑

吴波有些吃惊,道:“秘书长,你知道审判结果?”

“这只是分析得出的结论。在岭西,如此判决是最好的结果。”

吴波由衷地道:“秘书长真是料事如神。一点都没有错,就是这个结果。”

在侯卫东初到省政府之时。老资格金融专家吴波内心还是挺不服气,多次感叹外行领导了内行,选人用人只讲关系,不看能力。

而侯卫东到来以后,不显山不露水,行事低调,从来不加班。甚至还经常不在办公室。可是他将所管之事打理得紧紧有条,吴波是其主要助手。接触摸越久,越是能够感觉到侯卫东举重若轻的本领。

吴波离开以后,陆续有人进来汇报工作。侯卫东将办公室锁事基本办完。正准备到周昌全办公室去汇报事情。刚出办公室,见到庆达集团老总张木山急匆匆走了过来。

侯卫东见到张木山一脸沉重,问道:“木山老总,有事?”

张木山道:“我就是来找你

“有事打电话就行了,木山老总何必亲自动步。”侯卫东认识张木山多年,最初起步之时,屋屡受到了张木山的照顾,因此,他说话很是客气。

张木山脸上有泛起了怒气。也有焦急之色,道:“我就是找秘书长,电话里一句话说不清楚

侯卫东这倒真的有些奇怪,庆达集团在岭西赫赫有名,张木山本身是省人大代表,看他今天那样子,恐怕被气得够呛。

“木山老总,请进,有什么事难住了你?”

张木山进了办公室,道:“真是气死我了,家门不孝,我娃儿张杰喝了酒。与人打架,现在将人打进了医院

侯卫东递了茶过去,道:“伤得严重吗?”

“也不是太严重,就是用啤酒瓶敲了对方的头,医院下的结论是脑振荡。”

“公安机关介入没有?”

“原本与伤者都搭成了协议。可是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记者。将此事摘到网上,如今吵得沸沸扬扬,派出所将张杰拘留了。”

侯卫东感觉很奇怪,暗道:“以张木山的活动能力,这种事似乎不用找到省政府,多半里面还有隐情。”他意识到此事有些棘手。故意轻描淡写地道:“网上的事,热闹几天就完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不仅是网上的事,据说有记者在里面插手,要将事情摘到更高层去。”

“说破天,也就是一个。打架斗殴,年轻人嘛,难免。”

张木山摇了摇头,道:“若是这么简单。我就不会来找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