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80章 寸草心中——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谈恋爱的时候。接吻是侯卫东和小佳乐此不疲的游戏。一日不吻,如隔三秋。结婚到现在,两人接吻的次数越来越少,偶尔接一次吻,还会觉得有些不对头。

小佳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侯卫东冲热水澡,开玩笑道:“你今天遇上了什么事情,莫非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侯卫东站在蓬头之下,热水滚滚而下,抚摸着冷冷的身体,不一会,身体开始觉得温暖了。他对小佳道:“我刚才到医院去了,老妈脸肿得很,头发掉了不少,心里不痛快

小佳知道侯卫东的心思,她收敛了笑容,道:“手术做得很成功,妈恢复得挺好,我听医生说,都有这个过程,你别太焦急。”

侯卫东闷闷地冲了一会,穿上睡衣出来。

小佳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连续剧。等到侯卫东坐下,就靠到他的身边,道:“老公,你要想开一点,得病是天灾,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妈有你们三个孝顺儿女,应该能想得通

“妈病成这样,还想着我的事情。我刚才在医院,她和爸的意思是将火佛煤矿卖掉,安安心心工作。

我想征求你的意见

小佳过惯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反而对钱看得不重,道:“这样也好,免得总有人说三道四她又道:“我们到底有多少钱?”

侯卫东在心里算了算,道:“我们要树立一个观念,我和你都算是领导干部,领导干部经商是违法的。现在除了工资以外,我们的存款与资产都是老妈馈赠的。具体数量还是挺可观他偷偷在小佳耳边说了几句小佳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合不拢。

他是很小心的人,当了领导以后,多数现金都单独且秘密存放,人和钱绝对分离。尽管这些钱来得十分干净,全是从市场一分一厘赚来的。绝对合法。只是由于他的官越来越大。这些钱反而成了不是问题的问题。

此时候卫东充分发挥了学法津的严谨,在另一个绝对安全的地点,他放着有刘光芬签字的馈赠书。

而刘光芬的火佛煤矿有正规的工商证照、合格的税务登记,以及相关部门的各种证照,属于合法经营。

小佳发起了牢骚,“我们的钱是劳动所得,为什么要这样偷偷摸摸。好象真的是犯罪一般

侯卫东道:“世上的好事不能让一家人占完,如果要潇洒享受人生。就必须从官场消失

“那我们辞职好了

“趁着年轻,我想有所作为,否则这一辈子就真是酒镶饭袋了。”随着眼界开阔和职务的升高,侯卫东此时已经有了极强的政治意识,与初出茅屋时的迷茫有了很大的区别。

小佳少有的沉重。“老公。这一条路不好走,斗争激烈,而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要有思想准备

侯卫东抚摸着小佳的后背,道:“我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当官场路走到尽头时,我就当一个快乐的富家翁,这一辈子也就活得值了

小两口闲聊了一会。侯卫东进书房浏览了一会新闻。抽了一本书,随意看着。

早上起床。侯卫东开车去医院看了母亲。

刘光芬早上起来精神不太好,见了侯卫东和小佳,道:“你把病床摇起来。”随着嘎嘎的摇床声,刘光芬也就坐了起来。

侯永贵在床上放上支架。将带来的稀饭、包子、盐蛋和咸菜摆在床上,道:“老太婆,想吃点啥?”

刘光芬摇了摇头,道:“没有胃口,喝点稀饭她看着稀饭碗,道:“太干了,我想吃清稀饭

小佳坐在床边,帮着刘光芬刷了盐蛋,然后放到稀饭碗里,道:“妈,只喝稀饭没有营养,你总得吃点有营养的。你不是常说,人是铁饭是钢。两碗不吃饿得慌

三个人看着刘光芬喝了稀饭,吃了盐蛋,都觉得很高兴。刘光芬吃完饭。费了不少精神。靠在床上眯了一会。

看着母亲吃早饭如此费劲,侯卫东觉得心里堵得慌。

等到医生查了房。刘光芬精神稍好,她又想起昨天说的事,道:小佳来了,我给你说事

小佳坐在床前,道:“妈,我听着

“我的想法是将火佛煤矿卖掉,否则,小三要被人戳脊梁骨,他都是厅级干部了,得以身作则。而且,煤矿价钱涨得高,终究有一天会回落,现在卖煤矿,正好卖一个高价

小佳道:“昨天卫东给我说了,我没有意见

刘光芬拍了拍小佳的手背。道:小佳最懂事,有你支持小三,我就放心了,不过你也得把他管紧点

这话就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侯卫东不太爱听,道:“老妈成天东想西想,安心养病,出院后还得给我哥带娃儿。”

聊了一会,刘光芬就赶两人走,道:…利叫川不早了,你们要卜班,别在我泣甲交呆”作要紧…

出了医院,侯卫东觉得很是郁闷,与小佳分手后,开车回到省政府,一路行人在车窗外匆匆而过。他暗道:“人生既无常又无奈,就算官当得再大。钱赚得再多,很多事情也无能为力。既留不住自己青春。又不能让老妈恢复如初

到了办公室,泡好茶,汇报工作的人就如走马灯一般轮番而来,侯卫东办事很干脆,给出的指令很明确,三言两语就解决了一个问题。

不到一个小时,基本上就将全天的具体工作解决完毕。

领导干部的工作时间分为被动工作时间和主动工作时间,被动工作时间越多,说明领导效率越低,反之亦然。侯卫东将被动工作时间尽量集中在早上上班以后的一个小时以内,部下形成习惯以后整个工作效率就大大提高。

上午十点以后,汇报工作的人就少了,这些时间就属于侯卫东的主动工作时间。

侯卫东在办公室想了一会,关上门,给李晶打了电话。

铃声响了一会,李晶才接电话。她的声音带着些慵懒,道:“卫东,有事吗?。

“你在香港、美国还是岭西?”

“我是在睡梦中被你吵醒,肯定是在大洋彼岸。”李晶看了一眼睡在身旁的小小丑丑,道:“你差点将儿子吵醒小小丑丑长得越来越象你了,鼻子和嘴巴。和你没有什么两样。”

作为一位男人,侯卫东深深地牵挂着远在海外的儿子。

作为岭西省政府的厅级领导,侯卫东不得不将所有感情埋在心底深处。

问了近况。寒暄几句,侯卫东道:“我记得前一段时间。精工集团想买煤矿,现在还有这个打算吗?”

“以前你让我买煤矿,我没有听你的,结果错过了一波大行情,现在煤矿价钱已经很高了。买起来有风险

“火佛煤矿资源厚。设施好,值得精工集团收购。”

李晶这才真的有些惊讶,“你想卖火佛煤矿?如今煤价这样高,卖了太可惜了

侯卫东开了个玩笑。道:“卖给你,我无所畏。反正肉烂了总在锅里面。”

李晶的第六感相当发达。听到侯卫东话音中总带着些淡淡的情绪,问道:“卫东,你遇到什么事了吗,能不能告诉我。”

得知刘光芬得了痨症。李晶有些吃惊,道:“手术成功吗?你应该给我联系,到香港或者美国来,医疗条件比内地还是要好一些

“主要是我母亲不愿意离开岭西,她希婴几个子女都在身边

“论法律关系,我一直是与伯母在合作,她是精工集团的大股东。伯母生病,我理应看望。有些事情,我还要与伯母具体谈一谈

侯卫东又抛出了一个炸弹,道:“精工集团的股份,我也想进行处理

李晶道:“你的股份如今很可观了,而且精工集团成长性很好,何必处理?。

“小丑丑和小小丑丑,我从来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职责,很内疚。”

“别这样说,两个小家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我在香港已经归依了佛门,天天保佑我们全家平安

侯卫东有些吃惊,道:“你归依了佛门?”

“我是俗家弟子,平常念念佛,有空去烧烧香,寻求心理的宁静

想起初遇李晶的种种往往事,侯卫东有些失神,他很快回过神来,道:“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我想把精工集团的股份转给小丑丑和小小丑丑,如何操办手续,就请集团的法津顾问去办。”

李晶沉默了一会,道:“这是一笔大数目。你要想好

父亲给儿子的礼物。我有什么舍不得。”

“其实你不必这样做,他们不缺钱

“对于我来说,这样做有意义,让我心安

李晶道:“我尊重你的意见,无论如何,这股份都是你们父子的

打完这个电话,长久以业压在侯卫东心里的石头被搬开了一块,他总算为小丑丑兄弟俩弄了一次微薄的职责。

虽然钱不能代替父爱,毕竟是自己的真心实意。

精工集团股份一事,由于涉及到李晶,侯卫东一直将此事作为秘密藏在心底,小佳并不知晓。以前的石场以及后来的火佛煤矿已经带来的丰厚的利润,精工集团的分红就显得并不重要。

侯卫东出任成津县委书记以后,其政治意识已经觉醒。到达了省政府副秘书长岗位,他的胸怀至少包纳了岭西。官职越高,火佛煤矿以及精工集团的股份带来的压力就越来越大,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

由于母亲的病,让他果断地作出了人生中重大选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