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9章 寸草心上——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到了平几的名字,侯卫东有此楞神。心道!,“平几捌婆石入不了,为什么还不结婚。”

他不由自主联想到了郭兰的母亲,郭教授走了以后,郭师母越发有祥林妓的倾向。经常把郭兰的婚事挂在嘴里,包括那天到医院看望母亲,郭师母甚至与蒋笑一起谈了郭兰的婚事。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侯卫东想着郭师母,又联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这样拖着。对不起郭兰。”侯卫东心里有些内疚。

随着感情的加深,他对郭兰的感情发生了妾化,更多的关心,而不仅仅是占有。他必须思考郭兰的未来。

可是现实的关键是,郭兰是一个追求完美的女子。让她随意爱上一个人,很难。

楞了一会,侯卫东给唐山去了电话,道:“唐校长,专家调研组的方案我看了。水平很高,我受了不少启发

唐山对于自己亲自操作的方案很是自信,呵呵笑道:“秘书长对方家组成员组成有没有什么意见?”

“没有意见。”

“既然没有意见,我想请省政府发个邀请函,请这几位国内知名的专家到岭西,开个座谈会,然后分工合作,最后形成专家组的意见。”

侯卫东道:“没有问题,我马上艾排发函。”

唐山副校长又道:“我提了经费,恐怕到时得超支。”

侯卫东此时觉得唐山这位专家型教授一点也不象牙塔,他客客气气地道:“如果要超支,事先得有个约定,在方案中最好明确一下。合理的开支,绝不会少一分。”

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

“秘书长。我是市局赵凯旋,你有宴吗,我过来一趟。”

侯卫东突然心生异样,道:“赵局,我等你他没有在电话里追问赵凯旋。而是稳坐在办公室,等着赵凯旋来报告。

等了十来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赵凯旋道:“秘书长,实在抱歉,我刚接到市委常秘书长的电话,老大要外出考察,要我陪同,立刻就要去。”他又道:“老板是急脾气,雷厉风行,说走就要走,我得赶紧作些准备。”

侯卫东心里很好奇赵凯旋要说什么,不过他此时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新手,而是政治经验丰富的老手。赵凯旋是主动打电话来报告事,此事不用问。过几天他自然会说。

因此,他在电话里道:“这是大事,赶紧去,祝赵局长考察愉快。”

断了电话,赵凯旋暗自道:“这个侯卫东年纪轻轻诚府挺深,说话办事稳重得紧。难怪老板很看得起池。

侯卫东虽然没有询问赵凯旋是什么事,可是心里禁不住暗自琢磨:“赵凯旋是岭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过来报告什么事,莫非与敲诈者有关?”

想了一会,他就将此事彻底放下。

省政府副秘书长是大幕僚,大事不能拍板,小事却着实不少,特别是迎来送往之事十分频繁。

中央部委下来检查工作,哪怕是办事员,往往是代表着一全部门,侯卫东不愿意马虎。长期亲自接待。

邻省的同行。互相走动频繁,特别是钱国亮耍建金融高地,出台了不少政策,引的邻省同行经常过来学习。侯卫东抹不开面子,也得接待。

至于各市的领导,到省里来拜访,侯卫东原本是来自沙州。与各市领导都有交往。老朋友来了,不接待总是说不过去。

无数的应酬。占据了侯卫东大多数上班时间和业余时间。口月6日,送走了来自邻省的客人,已是晚上八点。

“幸好客人被灌醉了,若是去唱歌,就真是让人受不了。”侯卫东根本不想在外面久留,可是这些应酬无法推辞,比如今天是邻省金融办主任到了岭西,他作为岭西金融办主任必须要对等接待,否则以后传来出去,会在业内留下不好的名声。

在门外。一股冷风吹来。侯卫东站在车边。习惯性地去摸香烟,往常放烟的位置却空空的。

晏春平看到侯卫东的这个。动作,道:“秘书长。我有烟。”

侯卫东道:“你这是腐蚀我,我这人说话算话,戒烟了,就绝对不会再抽

晏春平将侯卫东送到了医院,停车以后,侯卫东道:“别等我了,你们回去。”晏春平还想说什么,侯卫东挥了挥手,转过身,沿着医院的走道朝着病房走去。

晏春平在背后道:“秘书长,那我就先走了。”

进入医院大门就有特殊的氛围,空中飘着消毒水的味道,灯光尽管瓦数不看上去总是灰蒙蒙的,墙壁上挂着病情介绍,图片显示的病症让人心惊。

在小时候。有无数鬼故事发生在医院卫生间,侯卫东如今还记忆犹新。

来到病房前。侯卫东伸手去推门。手碰到门上,又缩了回来。他站在门口,透过门中间的玻璃,看着病屋。

病房是独立的房间,设好。有洗浴设施和卫生间,有两张床平时你可以去领床。最出色的地方在是窗头还摆着几盆花草,在冬天亦是绿油油的。

请来的护工早早地睡在了,她盖在厚被子,睡在加床上。她的睡眠很好,头挨着枕头,很快就进入梦乡。嘴微张,发出了轻轻的酣声。这些护工都是专业的护工,长期留连在医院,不少人都有丰富的经验,让侯卫东省了不少心。

侯永贵戴着眼镜,小心削着苹果。他平常很少削水果,手法拙劣,果皮很厚。由于厚,果皮就没有断,晃晃悠悠的。

母亲刘光芬脸看上去有些浮肿,头上掉落不少,在灯光下头皮有此发亮。她精神看上去还好。坐在床上看着电视。接过老伴喂到嘴边的苹果片。

吃了一块,侯永贵再喂,她不吃了。

侯卫东心里酸酸的。眼睛有些湿润。站了一会,他才推开门,进门之时,又是满脸笑意。

坐在了刘光芬的床头。他尽量装成一幅无事人的模样。道:“今天外省的金融办主任过来考察,陪他们吃了饭。”

刘光芬见到了儿子。来了些精神,道:“又喝了酒吧,让你少喝点。吃苹果,还有香蕉。”

侯卫东还是扮演母亲眼中的小三,不客气地掰了一个大香蕉,坐在母亲床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看着儿子吃得香,刘光芬心里高兴,等到儿子吃完,道:“我给你说个事,这事和你爸商量好几次,一定要给你讲透

当母亲的心里永远都装着儿女,尽管做了手术,精神稍复以后,脑里就开始思考着儿女们的事。侯卫东一切皆好,唯一让她操心的是火佛煤矿。

“小三,你给我说一说,你以后到底想老板还是官员。”刘光芬斜躺在床上,一边说,一边摸了摸儿子的手。

侯卫东没有想到母亲此时脑中想的是这件事,道:“老妈,你是什么意思。”

侯永贵道:“你妈给我说了好多次,你现在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就别开煤矿了,这几年赚钱不少,我们一辈子都够了。”

这正是侯卫东心里的纠结,他道:“如果当年一直在益杨县科委工作,没有给周昌全当秘书。我十有八九已经下海经商。现在当上了副秘书长,在全省也算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不可能为了一个煤矿辞职。”

刘光芬道:“我知道你要这样选择,住院期间,我天天看新闻,当官的家里经商,都要被大家盯住。趁着行情好。早点把火佛卖了。你年轻,还得走正道

侯卫东笑了起来,道:“经商办企业其实是最正经不过的事情,我买煤矿之时还在当科委主任。县科委主任连芝麻官都不算。根本没有能力搞腐败。火佛煤矿从来源到经营都完全合法。”

刘光芬摇头道:“我是火佛名义上的法人,谁都知道我是你妈。火佛煤矿就是你的尾巴。如果不处理,迟早会被人踩着。”

看着母亲浮肿的脸。侯卫东心里无比感动,道:“妈,我听你的话,近期去寻一寻买主。”他拉了拉母亲的被角,道:“你好好养病,别东想西想,早点出院给我带小孩拜

刘光芬浮肿的脸上露出些笑意,道:“只怕我那亲家不愿意。”

“你放心,我回去就做工作。到时别反悔,一定要给我带国田。”

侯永贵一本正经地道:“你妈出院了,身体虚得很,那能给你带孩子

三人坐在一起说着话。护士进来量了血压,为了让母亲早些休息,侯卫东则才离开。

侯卫东没有开车,独自走到街道上。想着母亲的点点滴滴小事,鼻子发堵。自从读大学以来。他为了所谓的事业努力奋斗,很少回家,甚至电话都不多,此时才发觉一直忽视了最爱自己的双亲。

他很想抽烟,忍住,没有抽。

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岭西的大街,北风尾随而来,将他包围。在路灯的灯光之下,他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走过第二条街道,天空突然飘起冬日冷雨,侯卫东仰望天空。一道道冷丝就从天空抽将过来。

回到家小佳还在客厅看电视。听了开门声,连忙走到门口,只觉有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怎么回事,这么湿。没有开车?”

“我走回来的,下雨了。”

“你到医院去了,妈的状态还不错,据医生说,她的手术成功,恢复得也不错。”

“嗯。”

小佳将侯卫东推到了卫生间,道:“赶紧洗个热水澡,否则要感

侯卫东突然将小佳拉到了怀里,吻了她的嘴唇。

吻完之后,山佳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你有多久没有吻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