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8章 人生如戏(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坐在车中,透过天窗。仰望星光,担心着脚下的路。

工地正在雷区,等小桥赶到,值班工人仍然坚守在岗位上。工地四周山体滑坡严重,主体工程安然无恙。排水渠道长蹦米高2米宽米,洪水将渠道充满,如火车一样飞驰而过,发出轰轰巨响。

年月口日是一场大的震,小桥在更新中作了记录。力旧年7月旧日,面临着一场大暴雨小桥亦在更新中作一次记录。

公安厅接到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很快就来了一位副厅长。

侯卫东彳朗岂重,也很严肃,道:“演出大厅的修建是我省文化事业的标志性事件,周省长数次视察,我一直都在陪同。此人利令智昏,居然拿了能够上报纸的照片来敲诈省领导。”他指着报纸和一些照片,道:“这是周省长与歌舞团柳团长的合影,还有我和柳团长的合

在侯卫东办公室看了敲诈信,戴副厅长顿时感到事态严重,在心里掂量了一会,道:“秘书长,此事太恶劣了,我将安排精兵强将,暗中进行调查,坚决将此人绳之以法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着侯卫东,道:“此事涉及省领导,不知省里有什么要求

侯卫东明白戴副厅长的想法,道:“这种事情,一查到底,绝不能让坏人存在任何侥幸之心。但是,此事与一般案子不同,要注意保密,只做不说,不宣传,若闹得沸沸扬扬,就会造成很坏的政治影响。”

戴副厅长道:“既然是敲诈,就应该还要打电话或者进行联系,这是破案的关键。”

侯卫东道:“有情况。我同你直接联系。”

送走了戴副厅长,侯卫东将整个事情的过程回想了一遍,此事最大的破绽仍然在时间。排练的时间在。月份,而照片在旧月3日拍的。他转念一想,“演出大厅是在周省长支持下修建的,周省长数次视察也很正常,没有什么大问题。”

他再次将此事向周昌全作了报告。

周昌全此时已经气定神闲,态度坚决地道:“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歪,此事一查到底,决不能让敲诈者得逞

看到了报纸上的照片。他仔细与敲诈者的照片进行了比对,惊讶地发现,前后两组照片居然惊人一致,这让他卸下了一块大包袱。他和柳洁在国内确实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于是下定决心让公安机关出手。在背后让人盯着。感觉很不好。公安机关能破案,则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而态度转变的前提是侯卫东利用公开的活动,将敲诈者偷*拍的照片作用值降为零。

周昌全态度明朗,侯卫东心里也就更有底,道:“只怕报纸上登了照片,敲诈者就偃旗息鼓,这将对公安的侦察工作带来困难。”

周昌全道:“此事是疥癣之病,你不用投入大量精力,交给公安去办就行了

“明白,我会一直跟进此事

周昌全点了点头,又道:“十六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我省经济水平处于全国的中下游,如何解读决定,是一件带有全局性的重要工作。省里开了会,准备组织一个领导小组,对决定进行专门研读,你有地方工作经验,将进入领导小组,要配合闻秘书长做好此项工作。”

侯卫东道:“我会配合闻秘书长做好工作。”

作为副秘书长,他是很多领导小组的成员,比如是省政府整治城中村的领导小组的成员。是金融领导小组的成员,如今又成为了“解读决定领导小组的成员。”每一项工作都很重要,都具有指导意义。

进入省政府之前,侯卫东是沙州副市长,进入省政府成为了副秘书长,职务更重要,实质上却是从一线大将变成了幕僚。

经过这一段磨合,侯卫东惊讶地发现,尽管他当过县、市两级办公室副主任,对幕僚工作并不陌生。可是经过了成津县委书记和沙州副市长这两个职务经历以后,他居然不太习惯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份工作。这份工作处于幕后。事情繁杂却没有拍板的权力,让他有一种束手束脚的约束感。

“耸了一把手,再来当幕僚也是一件麻烦事。我还是得想办法尽快到一线去。”侯卫东心道:“在部门工作不如在地方工作带劲,沙州是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回去的可能性岭西市太复杂,还是铁州最好,经济底子厚,又距离岭西有一定距离,是最理想的工作地点

想归想,目标归目标。要实现心中想法还得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向前走,否则就是胡思乱想。

侯卫东回到自己办公室。屁股都还没有坐热。接到省政府新任秘书长闻长风的电话,”,个“有时间吗。我在办公室等你。麻烦你动步。”“※

闻长风是亲切和蔼的长者,他办事挺细心。凡是要找副秘书长,都是亲自打电话,很少让秘书发通知。侯卫东甚为尊敬这位有学者型秘书长,接了电话。就朝秘书长办公室走去。

闻长风身体略胖。梳着整齐的分头,西服、领带一丝不芶,很有学者的派头,因此常被人称为专家型官员。

等到侯卫东进了办公室,他离开办公室,伸出宽厚的手掌与侯卫东握了手,然后一齐坐到了会客用的沙发。他是挺注意细节的人,遇到副秘书长来谈工作。一般都会主动站起来握手,并一同坐在会客的沙

而有的副秘书长以前是一方大员,架子大得很。只要遇到官职比自己小的人,他就坐在桌子后面,屁股都不会抬。

两人在沙发旁坐下,闻长风道:“前一阶段,省直机关系统学习了十六届三中会会的决定,大家都各有心得,但是省政府还没有出系统的成果。建国省长很重视这事,要求成立一个班子,聘请专家,认真研究岭西省城,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按照五个,统筹的要求,做好农村体制改革、分配制度和就业制度改革,转化政府职能和行政管理体制,以及建立资本、人才等要素市场。”

他说话温文尔雅。确实很有学者的派头。

侯卫东道:“刚才我在周省长办公室,他也跟我谈了此事。”

闻长风点头道:“领导们已经形成了共识,下了决心,具体操作就交给办公厅,我当组长,几个副秘书长都是副组长,由你来任办公室主任。”

在岭西,每年都要成立若干个“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组长加成员往往一大串。其实大家都明白,真正做事的人就是最后面的“领导组办公室主任。”

侯卫东当过成津县委书记,做过沙州昌市长,对于领导组的事自然门儿清,听到自己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便知事情落到了头上。他素来不怕事,也不推事,更何况这种大局已定的事,推来偻去反而让自己显得无趣,问道:“秘书长,那什么时候召开第一次会议,我想让各成员单位在一起议一议,然后分别交待任务。”

闻长风道:“建国省长有一个意见,这次对决定的解读,既要有经验丰富的行政人员。也要有具有专业知识的知识分子。实践与知识结合,这才能出硕果。我已经给岭西大学唐山副校长进行了沟通。专家就由他来组织。专家的活动也在领导小组的领导之下,由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来负责协调安排。”

“那我与唐校长尽快取得联系,进行沟通。”

闻长风道:“建国省长要出访东南亚,半个月才回来。我要跟随前往,这个星期就把相关文件发出去,并召开第一次成员单位工作

“秘书长要走。你不把关,我们就没有方向。”侯卫东这才明白闻长风急急忙忙将事情交待给自己的原因,就开了玩笑。

闻长风脸上露出宽厚笑容,道:“卫东年轻有为,能担千斤担,这事算什么。”

侯卫东也笑了。对于一位久经官场的行政官员来说,搞这种调明确实是小菜一碟,特别是解读决定等事情,看起刺艮重要,实际上也很重要,但是领导重视才是真正的重要,若是领导不是从内心重视,再好的调研成果也将会束之高阁。

闻长风工作作风很严谨,在陪同省长朱建国到东南亚之前,抓紧时间召开了第一次领导小组会议。

在会上,唐山副校长与侯卫东见了面。

散会以后,侯卫东特意将唐山约到了自己办公室。

唐山与闻长风相比,反而不象个,学者,开口就道:“这一次省委省政府将解读决定的重任交给了我,我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

他是岭西大学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所长,是拿了国务院津贴的专家,得知有此课题,他立刻找到了闻长风,将此课题争取到手。此时在侯卫东面前,他就开始争取具体利益。

“唐教授是全国顶尖的专家,由你来担岗,肯定能将岭西的问题找准,省政府才能有针对性地对症了药,其他人担不起这个重担。”侯卫东顺便送给唐山一顶高帽子。

“从目前我的看法,十六届三中会主要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结构不合理、整体竞争力不强、不全面、不协调、可持续能力比较差等深层次问题。但是要解剖岭西存在的问题,得有一个深入调研的过程,得邀请一些全国知名的专家。我作为专家组组长,得为成果负责。我将报一个调研方案,请省政府批准。”

唐山副校长说的隐晦,侯卫东听得明白,没有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道:“省里高度重视此事,经费、人员以及其他要求都可以提,只要能出结果,都是值得的。”

几天以后,专家组调研方案送到了侯卫东案头。里面有一份专家组名单,侯卫东只认识两人,一人是唐山,另一人是上海的平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