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7章 人生如戏(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川不圳办公室,侯卫东把晏春平找了讨来。安排道!“你二省叭舞团要一份她们的演出表,以及排练的时间表,越细越好。”

晏春平道:“我马上去打电话。”

“你亲自去一躺,拿到时间表就给我送过来。”

晏春平接受了这个奇怪的任务,耍了车就朝省歌舞团走。

省歌舞团新近修了演出大厅,这是岭西最现代化的演出厅,是岭西最有文化品味的建筑之一。

从大理石台阶上逐级向上。与十来个漂亮女孩子擦身而过。暗香流动,让晏春平心猿意马,回头,只见一片窈窕身材,都是健康而匀称。

“找谁。”一位头发向后梳着的男子一声对着沉浸在美女中的晏春平一声断喝。

一般来说,守门人都是找的城郊社员或者说是下岗工人,这两类人都有明显的特征,一眼就能看出。省歌舞团的守门人则相当有特点,头发向后梳着,更象领导人,不象守门人。

“我是省政冉办公厅的。”

“证件。”守门人一点都没有被省政府的名头吓住,一本正经要过了证件,慢条斯理进行了登记。

晏春平自从当了侯卫东秘书以来,只要报出名头,多半顺风顺水。此时省歌舞团的门卫拿起了鸡毛当令箭,他也只能干瞪眼。

上了楼,他干脆不去跟办公室人员纠缠,直接去找到团长柳洁。柳洁办公室散坐着几人,正在热烈计论着什么。

晏春平噢觉也不差,他在柳洁面前不敢摆出省政府办公厅干部的架子,自我介绍道:“柳团长,你好。我是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晏春平。”

柳洁热情地道:小晏,你好。快请进。”她迅速扭过脸。对刃、公室其他几人道:“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找时间继续讨论。”

柳洁已经知道来人目的,于是和蔼地道:小晏,有什么事,还让你亲自跑一趟,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晏春平道:“是这样,秘书长想要省歌舞团的演出表以及排练表,他特意交待要亲自来取。”

柳洁亲自给晏春平泡了茶,道:“元旦将至,歌舞团排了好几台节目。欢迎省政府办公厅的领导来观看。到时我送一些票过来。”她给办公室打了电话,道:“赶紧将近期的节国安排送到我这里来。”

很快,晏春平拿到了详尽的节目表以及排练日程。起身告辞。

一位身材修长的美女送来了两张票,是近期的一场音乐会。柳洁介绍道:“这是省政府办公厅的小晏,这是我们歌舞团的台柱子,叫晏紫,对了,你们五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家。”

晏春平坐车回办公厅,一路上择是晏性美女的影子。

侯卫东看了详尽的节国安排,道:“节目很丰富嘛。”

晏春平有些好奇,道:“我们办公厅要搞元旦演出吗?”

侯卫东道:“也许吧,还没有定下来。”

晏春平离开以后,侯卫东反反复复研究了节目表,在今天晚上的节目排练上戈了一个红线。然后迅速来到周昌全办公室。

侯卫东道:“今天晚上是省歌舞团的元旦节目排练,为了表达省政府对此事的重视,周省长可以提前视察一下排练现场,也是对演员的鼓励关心。另外。演出大厅修好以后,也想请周省长去视察。”

周昌全明白侯卫东的意思。拿过了省歌舞团的安排表,瘦瘦的脸上没有笑意。

侯卫东进一步破题,“排练结束以后。我会安排柳团长以及几个演员与您合影留念,届时还要安排记者进行报道。”依照侯卫东的想法,如果周昌全手里只有看见过的那几张照片,这一招应该能解决问题,让偷*拍者手中的照片成为一堆废品,丝毫发不出作用。如果周昌全有所隐瞒,这一招自然会被否认。

周是全沉默了一会,脸上浮现出笑意,道:“卫东安排我看排练,我就服从安排,一方面给歌舞团鼓劲,另一方面也放松一下。这一段时间事情多,绷得太紧。”

侯卫东心里彻底有底了。他处理此事最怕是周昌全有所保留,没有完全说实话,周昌全欣然同意此事。也就说明他没有多少把柄留给拍照者。

既然如此,事情就简卓了。

回到办公室,侯卫东开始有条不紊地布置了工作,还亲自给柳洁打了电话,提前沟通了晚上的安排。

在晚上排练时间,侯卫东亲自接周昌全来到了歌舞团。省歌舞团柳洁、晏紫等人陪同周昌全等人参观了新建的演出大厅。

随行跟着报纸和电视台的记者,晏春平按照拟定的口径对记者们道:“为了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省政府于今年对省歌舞团演出大厅进行重修,如今新的演出大厅已经投入使用,在元旦期间省歌舞团将有一批节目推出,今天是为了元旦演出进行排练。”

记者们都拿到了省政府对省歌舞团演出大厅进行改造的具体材料。一边听晏春平介绍,一边就看资料。

在晏春卑的引导下,他们拍摄了演出大厅的全景,同时还采访了观看排练演出的群众,群众一致对新装修的演出大厅赞不绝口。

观看演出之时,歌舞团团长柳洁等人陪同周昌全、侯卫东坐在第一排。第一排前面放

尽管是排练。观众席上仍然有不少观众,节目精彩处,就会响起许多掌声。

侯卫东参加工作这么多年来,多数时间从事具体工作,工作繁忙,应酬很多,他还是第一次坐在省歌舞团的演出大厅里看节目。

岭西原本有省杂技团、省京剧团等七家演出单位,在市场经济冲击下,多数演出单位都门前冷落。观众严重流失。一片秋风萧瑟之中,唯有省歌舞团逆市飘红。新修的演出大厅富丽堂皇,节目也是精彩纷呈。

侯卫东暗道:“省歌舞团能走到今天,全靠了柳洁带领着一群年轻女孩子的坚持。若没有柳洁,省歌舞团或许是另外一种命运。周省长能同意重修演出大厅,一方面是与柳洁关系良好,更重要的原因还是省歌舞团自身有实力。两方面原因结合起来。才形成了省歌舞团的良好局面

想到这里。他用眼角余光看了看柳洁和周昌全周昌全面带着微笑看节目,柳洁不时为他解说两句,很正常的上下级关系。

记者在台上台下忙碌着,大部分时间拍节目,小部分时间拍领导。每当镜头扫过来的时候,侯卫东直起了腰,挺起了胸膛,脸上露出稳重并微笑的表情。

镜头扫过。侯卫东很舒服地靠在了椅子上,喝着矿泉水,欣赏省歌舞团的表演。他生于吴海县城,在小时候的记忆中,只能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省歌舞团的表演,久远的记忆让他觉得省歌舞团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如今仙女的头头就坐在身边,仙女也就从天上来到了人间。

舞台上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从角落里缓缓吃出一些雾气,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雾气中飞出了一个青衣长袖的女子。女子身体灵动如蛇。在雾中盘旋。看着这造型,侯卫东猜到是白蛇传中小青的造型。青的演出者正是醉心于舞蹈的晏紫。

小青扮相既原始又优雅。最后在一阵激昂的音乐中小青和背景中的塔一起到掉。

侯卫东目不转睛地看着飘逸的小青,细细的腰。修长的腿,柔媚的身姿,直接挑弄着心底的欲望,在远古,舞蹈是神喻更是性的挑逗,这才是舞蹈的本质。

一曲罢,掌声雷动。

侯卫东猛然间想起了郭兰。这是他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一段感情。他扭头看了一眼周昌全和柳洁,忽然又觉得满嘴苦涩。

散场以后,主持人道:“今天尊敬的周省长和侯秘书长来观看了我们排练,我提议,全体演职员与领导合影留念,大家说,好不好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周昌全、侯卫东、柳洁等人一起上了舞台。一阵闪光,时间定格于此。

在离场之时,柳洁、晏紫等众多美女陪着周昌全和侯卫东从正门离开。到了门口,侯卫东主动开口,道:“今天的主角是省歌舞团,作为忠实观众,能不能跟省歌舞团的演员们合影留念。”

柳洁笑道:“能与领导合影,很荣幸,那我先和周省长合影她大大方方地挽着周昌全的胳膊,以小车为背景,迎着了好几台照相机的闪光。

然后晏紫等人也与周昌全合影。

侯卫东也与柳洁站在一起照了相,又与晏紫合影。

众人分手之时,周昌全和侯卫东亦握了手,侯卫东道:“今天的节目很精彩,提前将排练情况播放出来以后,真正演出一定会吸引更多的观众又道:,“记者手里的相片,等拿到以后,我给您送过来

这是一场近于完美的策划。

一天以后,侯卫东拿到了照片,周昌全和柳洁照了七张,其中有三张与偷*拍者的照片惊人相似。特别是柳洁的动作、神态,几乎翻版了偷*拍照。侯卫东暗道:“柳洁到底是歌舞团的团长,演技出众,今天所有人都是她的道具,只是大家都在戏中,反而感觉不出来

这一组照片,很快出现在岭西在线的网站之上,作为元旦晚会的宣传照片之一。

隔了一个星期,周昌全将侯卫东请到了办公室。

周昌全道:“卫东,你的工作很细很扎实,不错。”

侯卫东当然知道所指何事。他微笑不语,等着周昌全说下文。

周昌全又将那几张照片拿了出来,道:“这人意图敲诈,性质十分恶劣,我思来想去,觉得不能姑息养奸,否则此人必然还会做出更恶劣的事情

侯卫东将桌上的照片拿了起来,用新的目光着了看。

这几张照片完全被复制,几乎与发表在网站上的照片没有区别,在夜晚,相同的主人公,主人公身上相同的衣服,背景同是周昌全的车。而且两套照片都没有时间。当然,即使有时间,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但是那封敲诈信却是实实在在的犯罪证据。

此时因昌全主动要求追查,就说明了他与柳洁没有更深的关系,或者说他没有其他把柄留给别人。

侯卫东道:“那我把公安厅的同志来到办公室。我单独给他交统。

周自全揉了揉太阳穴,道:“就由你全权处理。我不管此事了。”

« »